夫人是神秘大佬
夫人是神秘大佬

夫人是神秘大佬

u星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19 22:43:22

天才色盲少女&纨绔小少爷 女主:我全家都没用 男主:我也只是个没用废材 众多大佬:……你们也不听听你们在说什么!
目录

8天前·连载至第14章等我哦,等你

第1章大佬去清城了

  风刮得猛烈,丝毫不留情面,天空乌蒙蒙的,一片雪花落下,随后是许些雪飘在空中。

  此时的锵河镇,墓园里是大群保镖,有两人站在墓碑前。

  “来,营小姐,您先起来,”江诚庭犹豫了半天,可眼前的女生已经跪了两个多小时了,风刮得这么猛,他就怕营屿突然倒了,看到营屿不听劝,叹息道:“关女士可不想看到您这样。”

  营屿没说话,可她眼睛很迷蒙,对于奶奶的死,是没有料到的,她甚至还没有跟关华说上最后一句话。

  “江先生,有营小姐的电话”一位保镖走来,手中拿着营屿的电话,江诚庭看到了备注——陈荷。

  江诚庭道:“是陈荷。”

  听到江诚庭的话,营屿顿了一下,陈荷可没时间打电话给她,她眯了眯眼,随即冷声道:“给我。”

  “喂,营屿,”电话那边声音充满着高贵和傲慢,陈荷没听到营屿的回应,便随口说道“你奶奶死了?呵,那就先到清城吧,沈家说可以收留你。”

  每一句话都充满了轻蔑,这就是陈荷。无论如何,她都是一副高傲的姿态,仿佛一切都是她的施舍。

  “不用,我可高攀不起沈家,”营屿冷冰冰道,她最讨厌陈荷这种傲慢的声音,“你无非就是看到了我的新闻,觉得我有利益而已吧。”

  陈荷一气之下把电话挂了。营屿不太在意,起身站起来,望着空中,没有一点温度:“下雪了。”

  江诚庭:“是。”

  “帮我准备去清城的票,”听到营屿这句话,江诚庭突然来了精神,他早就准备好了,他甚至已经把营屿的户口迁到了清城,就等她这句话。

  “好好,我这就去准备”江诚庭满脸笑意,藏都藏不住。

  两人走出墓园,后面保镖紧跟着。江诚庭先帮营屿打开车门:“营小姐,请。”

  “奶奶把我托给你照顾了,那你以后叫我小营吧,”营屿顿了顿道,江诚庭确实帮了她许多,连关华的葬礼都是江诚庭在帮衬她。

  营屿回去收拾了东西,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最近几年她一直在国外,收到了关华的死讯才回来。

  营屿又住了几天,实在没有好留恋的,机场上,营屿穿着件卫衣,羽绒服拿在手中,戴着黑口罩,还带着耳机,显得冷清。

  营屿上了飞机,发现座位旁已经坐了人,是个男生,营屿坐在里面,营屿满脸无语,心想:“早知道听江诚庭的坐头等舱了。”

  营屿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所以不常会和别人在一块。营屿看着眼前的男生,男生也戴着口罩,正在看手机,可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坐在我旁边?”或许是注意到了营屿的目光,穆衍萧抬头,嗯,声音很好听。营屿没理会,直接坐到位置上,穆衍萧也不太在意,仍低着头玩手机。

  营屿正在和江榆聊天。

  江榆:“听我爸说你去清城了。”

  营屿:“嗯”

  江榆:“在那好好玩,等我回来再带你好好玩玩。”

  营屿:“不要。”

  江榆:“……”

  “小银叶,我不在这些天挺叛逆的啊。”

  营屿:“嗯”

  江榆:“小银叶,希望你心情好一点。”

  营屿看见这条,想了想,发了个字,很简单“骚。”

  江榆:“?”

  聊完天,一抬头,看见旁边的人正戴着耳机睡觉。虽然不想打扰他,可营屿现在想上wc。唉,真的很麻烦。

  “可以让一下吗?”营屿道。

  穆衍萧睁开眼,眼里装满不耐烦,随后又浅浅笑了:“当然可以。”虽然戴着口罩,可依旧很好看。

  半小时,煎熬,嗯。

  人都陆陆续续的下飞机,乘务员帮乘客把箱子拿下来。营屿也要拿自己的箱子,可是为什么放上去简单,拿下来这么难。

  “需要我帮忙吗?”穆衍萧热情道,平常他可没那么好,从来不喜欢管别人。

  “不用,”营屿看了眼眼前的男生,只比她高半个头而已。

  况且她又不是够不到,只是箱子有点重,很多古书,是营屿从国外拍买回来的,营屿的宝贝,很有收藏价值。

  营屿又道:“况且我讨厌陌生人离我这么近,抱歉,”营屿摇摇头,拿下了行李箱,下了飞机。

  穆衍萧被气笑了。嗯,挺爱笑的,挺阳光开朗的。

  营屿打了辆车,车开到小区前便停了下来。营屿提着行李进了小区,嗯,挺豪华的,到处透露贵气。到庭院前,营屿才觉得真的太奢侈了。

  看着眼前这么大的房子,营屿皱了皱眉,不是,这打算让她在家开工厂?营屿扶额叹气,走出了小区。

  营屿出门找了个小公寓,营屿收拾了一下东西,她没打算在这多住,毕竟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这时,江诚庭打电话来。

  江诚庭:“听那小区保安说你看到房子后,直接走了?”

  营屿:“嗯。”

  江诚庭:“哪里不够好?叔叔帮你换。”

  营屿:“没有,就是不习惯。”

  江诚庭:“唉,小事,叔叔再帮你换一套。”

  营屿:“麻烦了,叔叔。”

  江诚庭听到营屿喊他叔叔十分开心。江诚庭第一次遇到营屿时,就觉得她十分可怜,明明渴望被拥抱,脸上却充满傲气。后来江诚庭认识了关华,就对营屿更加了解。小女孩自小眼睛失去色彩,从活泼充满傲娇的女孩,变成了孤僻忧郁的女孩,让人心疼。

  营屿挂了江诚庭的电话后,打算出去买点日常用品。

  路过别人时,明显有议论声。

  “快看快看,那不就是新闻上很火的天才少女吗。”

  “天啊,真的是,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可不是嘛,她可是拿过许多数学国际大奖,都上国际论坛了。”

  “哇,真的好厉害,可看着她人有点不太容易接近。”

  营屿并没有理会,把帽子戴上。嗯,真的挺烦的。实际上营屿一点也不喜欢出门,因为她要面对许多问题,就比如:交通灯。

  营屿只能看着别人走,她才敢动。她对交通事故很敏感,不是没有过的,她当时在永裕洲时,幸亏江榆把她拉回来,不然会有不可预料的事发生。

  营屿戴普通的色盲眼镜还会是一片黑白,她一直在找方法,毕竟实验真的很重要。

  营屿买完后回了家,洗了个热水澡,清城的冬天也很冷。哈了一口气,热气便弥漫开。营屿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后,便跑上了床,怀中是个小仓鼠玩偶,手中拿着手机,正在翻着一些东西。

  随后又拿来了电脑,一顿敲打,完毕后,营屿松了一口气,准备睡觉。营屿回国之后,每天统一睡两小时,没睡什么好觉,今晚就准备好好睡一觉。

  一大早,手机铃声便响起。

  营屿想直接把它摔了,顿了顿,又把它拿起来,接通了。

  营屿:“喂……”

  对方听到这声音,才意识到,他把小菩萨祖宗给吵醒了。

  张德胜小心翼翼的说:“营小姐,别打扰你吧。”

  营屿:“没有,张校长,什么事?”

  听到是张德胜,营屿“啧”了一声,不太耐烦。

  张德胜:“营小姐,你来清城了吧,我想跟您说一下,下周就要开学了。”

  营屿:“哦,懂了。”

  说完营屿就挂了。她刚睡下,又突然坐起,抓了抓头发。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她就下楼了。

  她完全不着急开学的事,毕竟江诚庭都会帮她准备好,她并不是依赖江诚庭,而是她一个色盲连自己衣服都搭配不了,她还可以做别的吗?

  营屿带着耳机,耳机中放着歌,她也准备去晨跑了,顺便买早餐。

  ……

  中午,营屿就搬出了公寓,因为江诚庭已经帮她找好了房子。嗯,离楠江高中挺近的。

  营屿来到清城后就很忙,时间压根不够用,还要上学,营屿默哀:为什么大佬也要上学!!!

  实际上营屿都没上初中,那是她真没必要上,关华也从来没有逼迫她上学。因为关华知道,营屿读书就是在浪费她的天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