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法师整顿职场
暴躁法师整顿职场

暴躁法师整顿职场

初夏2333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2-07 21:55:20

且看实境游戏《new world》里排名第四的法师如何整顿现世职场!
目录

25天前·连载至第六章 终究是有极限的

第一章 她不知道,世界似乎重叠了

  走进办公室之前,李欣悦心里是充满着忐忑和不安的,毕竟组长贾老狗每次叫她都免不了一顿PUA,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在工作了,产出在组里也算比较好的,为什么每天还是要被老板被客户各种刁难呢?

  好羡慕那些vip同事,每天十点多才到公司,去茶水间泡一杯茶,磨蹭到十一点半去吃个中饭,回办公室睡个午觉,两点多起床随便做点东西,六点就从办公室消失了。

  再看看终日996兢兢业业却总是被教导要有自驱力,要积极承担职责之外任务,最终却还是只能拿中等绩效的自己,李欣悦小声叹了口气,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坐吧!”,贾老狗挑眉看了一眼李欣悦,便不再说话。

  李欣悦局促不安的坐在一半椅子上,等待着贾老狗再次的审判。

  熬过了漫长的两分多钟,贾老狗终于再次说话了。“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是不是昨天合金材料厂的风险评估有什么遗漏,客户有什么意见吗?”李欣悦小心翼翼的问着。

  贾老狗不说话,只是看着李欣悦。

  “那是昨天晚上给我的智利风能建设的调研有什么疏漏,所以影响到其他同事的下一步工作了吗?”李欣悦努力的思考自己的工作有什么地方可能出问题。

  贾老狗还是不说话,只是靠在他的老板椅上,甚至眯上了眼睛,显示出不耐烦的样子。

  李欣悦脸色愈发的苍白,额头开始出现细密的汗水。“或者是上周交给洪城电信的底稿甲方公司还没审批的事儿吗,我也知道确实有点拖沓了,我马上再催一下。”

  贾老狗还是不讲话,像是还在等待着什么。

  砰砰砰砰砰砰...李欣悦的心脏越跳越快,发梢已经被汗水沾在两鬓,她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喉咙开始干涩,只说了一个字,“我...”沙哑的声音显得好陌生又好熟悉,确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贾老狗见李欣悦似乎的确讲不出什么新东西了,轻蔑的笑了笑,“小悦啊,我当初招你进来的时候呢,对你是有很高期望的,而你的表现吧,说实话,还远没有达到预期,比同期进来的人也明显要差一些。”

  李欣悦有些恍惚,入职半年来在这间办公室一次次的对话好像重叠在了眼前。

  “我们公司在业内也是属于顶尖的团队,对所有的工作呢,也都必须用业内顶尖的要求。”

  “你作为一个新人,除了要完成工作之外,还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和成长,别人都9点10点才下班,你至少要做到12点下班才能有点成功机会知道吗。”

  “考勤是8点你就卡着8点到啊,不要跟我说一个多小时地铁,你为什么不住公司旁边?”

  “不要提小雪,小雪家里什么背景,你什么背景!”

  耳边依然是贾老狗一句句的奚落和督促,李欣悦后背已经湿透了,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有点听不清贾老狗到底在说什么了,好像是在说自己这几天的工作产出还不够高,好像是把团队最近的所有问题都推到的自己身上。

  李欣悦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好像连呼吸的力气都消失了,好想回家,好想躺在游戏仓里,离开这**的现实,但是人活着就要工作的吧,工作就要做到极致的吧,就是要不停地学习的吧,就是要...大脑在颤抖...

  办公室的灯光好像变暗了,李欣悦什么都看不到,这个世界好黑,好黑!

  随即一点光亮在黑暗中膨胀,像是自己最喜欢的实境游戏《new world》的开场,眼前浮现出一个牛头怪物。

  哈,这是新手村boss牛魔。李欣悦已经攻略了这个boss不下三十次,看着牛魔用战士的技能野蛮冲撞向自己冲过来,轻车熟路提起手中的法杖,范围控制技能暴风雪便坠落了下来,牛魔陷入寒冷状态,野蛮冲撞便被打断了,行动变得缓慢,其暴怒的嘶吼也开始显得无力。

  李欣悦连续释放着寒冰箭,消耗着牛魔的血量。牛魔只能顶着伤害努力靠近李欣悦,一直到消耗了三分之一的血量才接近李欣悦,牛魔露出狰狞的面孔,举起手里的大斧头便要砍下去。李欣悦这种脆皮法师哪里顶得住牛魔的直接伤害,但是李欣悦丝毫不担心,熟练的向后退了一步,便躲过了足以一击清空自己血槽的斧头。

  呵,我可是银月城第四的法师,李欣悦不屑的释放一道冰锥术,便将牛魔击退了数米,并使牛魔陷入减速状态,再次进入了安全距离。紧接着几道瞬发的龙息术、魔爆术、冲击波砸下去,牛魔的血槽已经空了一大半。李欣悦举起法杖开始吟唱炎爆术,牛魔努力的想冲上来攻击李欣悦,但是被多个寒冰法术减速90%的战士职业已经无限接近一个静止的靶子。牛魔想要挥舞手里的斧头投掷向李欣悦,其动作在李欣悦眼里却只像是一个努力的树懒,牛魔想要狰狞的嘶吼,还想要释放恐惧,但只是睁开这张牛嘴就花了一秒多钟的牛头却只像是一个笑话。

  炎爆术吟唱时间已过,一道爆裂的大火球在牛魔的胸口炸开,牛魔头上的血槽符合预期的被清空。牛魔的嘶吼停止了,它捂着自己的胸口,狰狞的牛头终于平静了下来,灰尘溅溢到空气中,是牛魔终于倒在了地上。

  恍惚间李欣悦已经再次推开门,走出了办公室。被贾老狗PUA的时候,自己竟然神游天外想到了游戏里的事情,完全不记得后面贾老狗又在说什么,像是断片了一般,但是也算是躲过了难熬的认错和表忠心的环节。但是很神奇的是自己内心的郁结竟是缓和了许多,被贾老狗训斥时的恐惧和压力也消失了。不知为何,出办公室时,贾老狗捂着胸口像是很难受的样子,想到贾老狗这狼狈的样子,李欣悦脸上不由得挂起了微笑。

  办公室外的同事似乎很忙,平日里每次被贾老狗PUA,这些人都一副看热闹加嘲弄的表情看着自己窃窃私语,今天她们却都低头做事,偶尔有人偷偷看自己一眼,也立马收回去像是怕被自己发现了一样。

  真好。时间已经是下午七点十五,平日里的这个时间点,代表着这一日的工作进入中场。但自己也不知为何,李欣悦关上了工位的电脑,就这么走出了公司。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