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属意的是男二
快穿之我属意的是男二

快穿之我属意的是男二

松鼠Tian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2-05 13:28:42

男女主总能历尽千帆,最终圆满。 但深情的男二总被辜负,恶毒的女配苦恋男主。 留雁的任务就是,穿成原本恶毒女二,攻略男二,撮合男女主,给大家一个happy ending。 总有一个人,特地为你而来。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003 校园文里的女二

第001章 校园文里的女二

  留雁一睁开眼,就看见横铺在自己面前的光洁试卷,稀稀拉拉写了几个字。

  讲台上老师的声音冷不丁在教室响起,

  “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大家迅速把答案填涂在答题卡上。”

  话音未落,教室里唰唰的写字声此起彼伏,留雁快速入戏,一边往答题卡誊抄答案,一边默默整理脑中的剧情。

  女主苏筱出身贫寒却品学兼优,男主林越鸣家大业大但不学无术,很老套的剧情,男主爱上了女主,历经种种误会与困难,男女主最终成功在一起。

  故事非常圆满,但男二女二却令人唏嘘。

  男二段荃星苦恋女主,因女主被混混欺负而出头,却意外被打断双腿,获得成就-女主一生的愧疚x1。

  女二江留雁与男主青梅竹马,自小就定下娃娃亲,因为男主喜欢上女主,江留雁处处刁难抹黑女主,获得成就-家破人亡x1。

  而留雁的任务就是,作为女二,在不过分背离人设的前提下,攻略男二,同时助推男女主圆满,给所有人一个happy ending。

  铃声响起,考试结束。

  留雁停笔,把抄好的答题卡上交,快速把文具收拾到书包里,最后背上书包,准备回家。

  她刚走出教室,林越鸣已经在门口等她。

  教室门前,梧桐树下,阳光肆意在少年的酒窝上跳动,瓷玉一般的脸庞印着绿树浓荫,醉人心弦。

  林越鸣自然的伸出手准备接过留雁的书包,嘴里嚼着口香糖,声音含糊不清,

  “可以提前交卷啊,这次干嘛等到结束才交,我在门口等的好无聊。”

  留雁挑了挑眉,没有理会林越鸣伸过来的手,自顾自往前走,

  “不是不想提前交卷呀,只是考试的时候睡着了,刚醒。”

  “……”

  留雁和林越鸣并肩而行,俊男靓女,引人侧目。

  此时刚考完开学第一次分班考试,在校门口,即将会迎来男女主第一次见面,同时,这也是男主和男二爱上女主的前奏。

  经此一面,女主同时在男主和男二心中种下好感的种子,毕竟,善良纯洁如白月光一般的女孩子,谁能不爱呀。

  留雁暗自思考着,嘴角习惯性的带着一抹浅笑。她查看女二的记忆,发现女二不是一开始就是怨天尤人、嫉妒成性的,相反,女二在女主未出现之前都是明媚大方,善解人意的。

  女二的转变,是在男主对她的一次次拒绝和漠视里,她变得恶毒,变得不择手段,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从而一次次的刁难、诬陷、构害、欺辱女主。

  留雁有时候会想,这是因为爱情蒙蔽了双眼呢,还是作为女二,注定只能成为女主的陪衬。

  刚走到校门口,即使隔着人潮,留雁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女主苏筱,她正和她的朋友说笑,齐刘海,大眼睛,笑着的时候眼里像盛满了璀璨的繁星。

  她身材纤细,穿白色短袖,浅蓝色牛仔裤,脚踩一双洗的发白的球鞋,马尾在脑后晃荡,整个人看上去像一棵柔弱不屈的小草,散发着昂扬的生命力。

  留雁暗暗点头,嗯,标准女主气质,柔弱而倔强,像一朵白色小花却有着竹一样的挺拔和坚韧。

  校门口热闹无比,留雁不着痕迹的顺着人潮,往校门口的西南面靠。

  此时,人流涌动,校门口的马路边,一个老爷爷佝偻着背骑着三轮车,饮料瓶、纸壳高高堆起,塞满了整个三轮车。

  本来没到放学时间,但由于考试安排,新高一的学生们纷纷结束考试,提前涌向校门,学校门口出现了暂时的拥堵。

  留雁不动声色的往那边走,巧合的是,她刚到三轮车车旁边,绑住三轮车饮料瓶和纸壳的绳子突然断裂,比人还高的纸壳和饮料瓶嘭的四散开来。

  时刻注意着这边的留雁一个箭步蹿上去,迅速抬起右手,牢牢护住三轮车上老人的头不被砸到。

  女主苏筱和她朋友正好经过,她马上反应过来,先往后退了几步以避开散落的纸壳和饮料瓶,而后小跑上前确认老人的情况。

  留雁用脚踢开纸壳和饮料瓶,给老人腾了个落脚的地儿,手虚扶着他从三轮车上下来。

  老人在留雁的搀扶下刚刚站定,正跟留雁说“谢谢”,男二段荃星就出现了。

  他白皙的脸庞因为奔跑而泛着淡淡的绯红,那双深藏在浓密睫毛下的黑色眼睛,担忧的看着刚从三轮车上下来的老人。

  “爷爷,您没砸到哪吧。”

  “没有!还要多谢这小姑娘啊。”

  老人笑着,脸上的褶子如干枯的农田一样蜿蜒,他安抚的拍拍段荃星的胳膊,示意自己没问题。

  留雁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清亮的眸子像潭水一样闪闪发光,面对道谢,她轻摇着头说没事。

  说完后留雁便蹲下来,低头捡散落的纸壳和瓶子,同时不动声色的露出内侧手腕上被纸壳划出的一道渗着血的伤口。

  既然都受伤了,那肯定不能藏着掖着,必须发挥出伤口的价值,毕竟,这种程度的口子现在正好能搏个好感,再等等说不定就要愈合了。

  苏筱上前本来是想确认老人有没有受伤,看留雁蹲下,她也弯下腰和留雁一起捡。

  不远处的林越鸣一脸懵看着身旁空荡荡的位置,又看见三轮车前正在埋头捡瓶子的留雁,后知后觉的跑过来,也跟着捡。

  正是刚上高中的年纪,学生们大多正直而单纯,大家纷纷围过来,帮忙把饮料瓶和纸壳重新码上三轮车。

  不一会儿,纸壳和饮料瓶就像小山一样,整整齐齐的堆在三轮车里,回归原貌。

  大家各自离开,留雁双眸紧紧盯住段荃星,他正小声的向伸以援手的学生们道谢,虽然神色因为内敛的性格而有点拘谨,但脸上却是一片坦然。

  随后,留雁瞥了一眼身旁的林越鸣,他正看着旁边的苏筱的手发呆,而苏筱的手背上有道浅浅的擦伤。

  留雁用手肘顶林越鸣的背,

  “走吧。”

  林越鸣一秒回神,下意识说了句“好”。

  留雁刚准备转身走,却见段荃星不知何时跑过来,挡在她面前,朝她伸出手,掌心里躺着一个皱巴巴的创可贴。

  “同学,今天谢谢你,你的手腕好像划伤了,不嫌弃的话,可以用这个创可贴。”

  留雁顺着段荃星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腕,故作惊讶,仿佛才发现这有一道伤口一样。

  她笑着道谢,从段荃星的掌心拿过皱巴巴的创可贴,粉色的指甲状似不经意划过他的掌心。

  段荃星看着眼前的少女,黑发雪肤,五官大气而明艳,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如拂过柳树的清风一样令人感到自然和舒服。

  她没有丝毫的嫌弃,自然的撕开创可贴,贴在手腕的位置,又把纸屑拢在掌心,放进裤子口袋里。

  段荃星感觉自己的心突然飞快的跳了一下,他低着头收回手,掌心似乎还残留着她指尖的余温

  段荃星长睫微低,攥住身上的斜挎包转身,和骑着三轮车的爷爷一起离开。

  “给。”

  留雁递给林越鸣一个创可贴,说来挺巧,原主也习惯随身携带着创可贴。

  因为林越鸣打球经常受伤,虽然原主每次给他,他都不贴,但原主坚持每次都带着,这不,今天也派上了用场。

  林越鸣看着留雁递来的创可贴摸不着头脑,

  “我不需要啊。”

  留雁眨了眨眼,指向前边还在和朋友说话的苏筱,

  “我看那个同学手好像擦伤了,你要不去给她?”

  “啊,好。”

  林越鸣接过创可贴,跑过去递给苏筱。

  留雁勾了勾嘴角,林越鸣是那种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人,只会做自己想做的事。

  对于刚刚给自己递创可贴的段荃星,林越鸣没有一点不满和吃醋,说明他对自己没有一丝男女间的感情,可能只有一起长大的情义罢了,留雁想到原主对林越鸣的喜欢,心里为她默哀了几秒。

  原主真是个傻孩子,自从知道了家长们定的娃娃亲,就在心底默默的认定了林越鸣。

  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落落大方,这些像一层厚厚的完美面具,她时刻保持着自己最好的样子陪伴在男主身旁,却因为男主爱上了别人而歇斯底里。

  原主家境富裕、容貌美丽、多才多艺,本该会遇见一个真心爱她、珍重她的人,携手度过美好的一生,却因为设定只对男主倾心,落得家破人亡的境地。

  真实的身处这个世界,留雁很难客观的把这些都当作设定、当作游戏,毕竟,干她这一行,必须要学会付出真心,也必须学会时刻能收回真心。

  留雁从自己繁杂的念头里抽离,努力把思维拨回正道,按林越鸣这个性格,他刚刚没有拒绝去给苏筱送创可贴,估计是心里对苏筱已经起了兴趣。

  这就是男女主吗?根本不需要她推一把,他们彼此间就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留雁站在原地,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只看见苏筱红着脸接下林越鸣的创可贴,说了句大概是“谢谢”。

  留雁见此心情愉悦,刚出任务就开了个好头,她查看了一下段荃星对自己的好感度,5/100。

  随后她又看了眼男女主感情进度条,6/100。

  留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