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溪同学和海燕岛君的心理深渊
雏溪同学和海燕岛君的心理深渊

雏溪同学和海燕岛君的心理深渊

千松安

浪漫青春/青春疼痛

更新时间:2024-02-03 16:33:58

故事的开端在那个夏日,高二学校旅行的日子里,要回去时,葵鼓起勇气,终于吐露了心底长久的秘密:“因为我喜欢你。”然而,没有答复。   在那个漫长的暑假里,与山志仿佛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没有再说一句话,这让葵感到无比遗憾……。   面对高三上学期的开始,这将是一段充满挑战和收获的旅程。 这是雏溪葵与海燕岛优介互相了解痛苦的故事。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第一章 疯狂的少女

第一章 疯狂的少女

  和山志是什么时候开始有隔阂的呢?

  故事的开端在那个充满阳光的夏日,高二学校旅行的日子里,要回去时,我仿佛被神圣的光芒笼罩,鼓起勇气,终于吐露了心底长久的秘密:“因为我喜欢你。”然而,山志说我疯了吧,没有给我答复,转身离去。

  在那个漫长的暑假里,我与山志之间却仿佛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们没有再说一句话,这让我感到无比遗憾……。

  面对高三上学期的开始,我知道这将是一段充满挑战和收获的旅程。

  ——雏溪葵

  在晨光洋溢着的热烈之中,我踏上教室的长廊。我偶然瞥见了他——山志耿鹿,心中涌起的情感如同那盒巧克力般,虽然美丽诱人,却带着一丝苦涩,而非甜蜜。

  该如何面对这如梦似幻的相遇,我心中纷乱,不知所措。

  “那个...!山志”我渴望呼唤他的名字,与他随意攀谈,即使只是几句简单的交谈也好。然而,命运似乎并不掌握在我手中,他被一群男同学的喧闹声带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山志连一眼都没有投向我,难道他其实不屑于与我交谈吗?这种想法让我感到无比痛苦。

  不,这怎么可能呢?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无法保持冷静,汗水沿着额头滑落,我低头盯着地板,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迷茫和失落。

  四周似乎变得异常黑暗,不是视觉上的昏暗,是心中的光明也似乎被一层层阴影笼罩。

  “...小葵?小葵?”仿佛有人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如同从水中苏醒,缓缓抬起头,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小葵,你没事吧?是不是不太舒服?”

  “啊...我没事,只不过是在想事情”我对着我的好朋友黑土由希露出了习惯性的微笑,尽力掩饰内心的黑暗和不轻松。

  “这样吗……?”

  尽管由希心中充满疑惑,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我。

  由希和我聊了许多杂七杂八的八卦,这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就在我准备展现出真正的天使笑容时,由希下一句询问让我差点跳起来。

  “呐,小葵,你和山志君的进展如何了?给我说说吧。”我瞬间黑了脸,心里想着,我和山志的事情也成了她play的一部分?

  我尽量轻松地说:“什么都没有啦,你别再问了。”

  我试图让她停止打听。但她就是不肯放弃,“怎么可能!”她反驳道。确实,怎么可能呢。

  “你学校旅行不是向他告白了嘛?”即使如此,他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就这样,由希一句一句地攻破我的感情防线,我的表情也越来越复杂。

  现在的我,心情异常沉重,感到无比痛苦和沮丧,内心充满了黑暗。我展现出了与平时柔弱形象截然不同的表情,我的眼神中透露出难以言喻的痛苦,整个人显得摇摇欲坠。我感到自己异常脆弱……像跌入了万丈深渊。

  我猛地拍击桌面,声音尖锐地喊道:“别再说了!!!”我忘记了我们在教室里,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转向了我。我不知是感到既羞愧还是难受,由希的声音想要追我出去,我飞快地跑出教室,希望那声“小葵…?!”是从山志的口中叫出的。

  在仓皇的逃命中,我并没有留意前方的景象,只想要尽快逃离……尽可能地远离。

  突然间,我跌倒在地,撞上了一个人。我没有去关注那人是谁,也没有在乎周围人惊讶的目光。我内心深处的泪水涌出,我紧紧抱住那个少年,放声痛哭。

  尽管这可能显得无礼,但在那一刻——我释放了内心深处的感受。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失去了意识,彻底晕倒,不顾一切地昏沉了过去。

  我确实是一个内心疯狂的少女,山志。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里,视线逐渐清晰。我看到一个少年正伸手摸着一个精致的礼盒,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其丢进了垃圾桶。

  他的容貌显得清秀,眼神里透露出温柔。他注意到我在注视着他,转过头来,对我说:“你醒了,那个疯狂少女。”

  尽管他看起来很温柔,却意外地吐出了粗鲁的话语。然而,我也没有资格去评判他人,因为我心里想的也是这样想的。我向他表达了感谢和歉意:“谢谢你,也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冲动。”

  他笑了起来,说道:“哈哈,那时候你撞到我身上哭起来,我真的被吓了一跳~”他笑起来的样子阳光而温暖,属于那种容易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他自我介绍道:“我是海燕岛优介,请多关照。”海燕岛,这个姓氏听起来颇为动人,而“优介”这两个字,简直就像是少女漫画中的男主角名字。听到他那优雅的名字,我原本以为自己的名字听起来很不错,但现在却有些难为情地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雏溪葵,请多关照,海燕岛君。”

  “嗯,请多关照,雏溪同学”

  我疑惑地望向垃圾桶里的那个礼盒,它华丽而精致,显然经过了精心装饰,但现在却被弃置在垃圾桶中。

  “那个礼盒,是谁送你的礼物吗?”他摇了摇头,说:“这是我送给心上人的。”我听了之后感同身受,想起在情人节,每次我送巧克力给山志,他从来不接受。

  我问道:“是被拒绝了?”

  他回答:“她不喜欢,我需要更加努力。”

  我恍然大悟,我和海燕岛君竟然有着相似的经历。那不就是同道中人了。我顿时感到激动,开口说:“我也是!”他露出困惑的表情,我继续说着:“我也是,一直一直喜欢着一个人,希望他能用愉快的眼神看着我,这可能也就是我为什么会哭泣的原因。”他听完后,脸上露出了深深的复杂情绪。

  我向海燕岛君伸出了那只象征着邀请的洁白手:“所以——请你和我共同感受心理的深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