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修真世界后,她悟了
穿越到修真世界后,她悟了

穿越到修真世界后,她悟了

琳琅春

仙侠奇缘/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4-02-06 15:56:16

有关于一个穿越女在修真世界中悟出心中之道的故事。
前期偏欢乐,会写很多宗门里的崽子的相处故事,后期还不确定,目前定的是……我才不告诉你们。
总之,目前的更新内容就是一群聒噪的人一起发疯,然后天才小八疯狂跟其他天才炫耀的快乐日常。 节奏可能比较慢,不喜勿入(怎么感觉写的全是让人别来的简介QwQ
目录

23天前·连载至对红袖读者想说的话

穿越了?哦,穿越了

  当叶挽灵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面前已经换了一幅景象。

  站在广场之上,周围人群嘈杂,没有人在意突然出现的她,更没有人注意她身上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的吊带和热裤。

  她感到了些许的茫然。

  听见旁边的一群人正兴致勃勃聊着什么“招生大典”,她便也想凑上去打听打听。

  轻轻扯了扯一个看起来较为面善的女孩的袖子,叶挽灵有点忐忑地问道:“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们口中的招生大典是什么啊?”她的声音细如蚊蝇,那女孩倒也没在意,只是大喇喇道:“招生大典……就是用来招揽学生的大典啊。”

  那姑娘瞥了她一眼,看见她姣好的面容和优越的身材,顿时眼冒金光:“妹妹,我叫陈芍,你叫什么名字?我今日是为了济世堂的唤生长老来的,你呢?你打算加入什么宗门?若是你也入了济世堂,日后我罩着你。当然,就算你在别的宗门也没关系,我陈家大小姐的面子还是有人买的。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先告诉我一件事!”

  叶挽灵听见这话愣了愣。

  长老?宗门?大小姐?

  她这是穿越了?!!

  哦,原来是穿越了。她

  坦然接受了自己穿越的这件事情,然后颇有兴趣地瞧着陈芍,开口问道:“什么事,你说。”

  陈芍见她这么爽快,反倒有些扭捏起来,“那个……你这衣服是哪家铺子买的,怪好看的。还有,你身材好好啊,怎么练的?虽然周围的人都说我这样的身材也很好看,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这种。”

  叶挽灵怎么也没猜到陈芍就是为了问她这件事,但联想到她刚刚看着自己那两眼放光的样子,好像也算合理。也没藏着掖着,她大大方方地告诉陈芍这衣服是自己做的,又分享了一系列的健身方法,然后就开始向陈芍询问这个世界的一些背景。

  她穿越进了一个架空的修仙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飞升成神并不算什么稀罕事,在人们眼中神明并不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存在,顶多是种实力的象征。毕竟有许多神仙都与自己相处过,甚至是很好的朋友,在入了神界之后偶尔还会下凡游玩几天,如果真的雕出哪个上仙的石像供奉着每天拜一拜,被本尊看见了反而搞得大家都怪尴尬的。

  叶挽灵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世界里,人没有三六九等。在人人平等的世界里,所谓世家只是发展较好的,较有底蕴的家族,顶多有一点的祖辈经验流传下来供后辈参考,避免一些弯路,并不会因为身份而享受到不该有的优待,更不会有以势欺人的世家子弟出现。这里灵气充沛,大多数人出生便有灵根,可以选择走上修仙的道路,少部分没有灵根的人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安稳过日,或者修行魔道。

  没错,在这里魔道也是被认可的正道。人们认为魔气其实与灵气同根本源,是上天为没有灵根的人准备的另一条道路,所以在这里唯一不被认可的只有邪道。邪道以人心中的忧愁与欲望为原料,诱导人走火入魔,让人钻进死胡同后再毁其道心,主打的一个没有怨气就制造怨气。许多本有大好前途的年轻人因邪道干预,或变成废柴长睡不醒,或被诱哄着加入邪道,现在邪道组织里的长老大多都是从前修仙界的天之骄子,这使得人们更加痛恨邪道。

  而正常的修道共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分神、出窍、渡劫几个阶段,进阶难度逐阶增加。而进阶的速度也与修习功法及选择培养的灵根有关,多数功法并不会太大影响进阶速度,只有少部分会让修道者卡在某个阶段迟迟无法进阶,一旦突破难关便如有神助,修为飞速上涨甚至一举飞升。而灵根却是会大大影响修炼速度的,并不同一般小说里的单灵根才算天才,这里的人讲究全面发展,有人会选择将一条灵根修炼到极致,这样的修道者所需灵气较少,需要的是功法堆砌,而有些人会选择几条灵根同时修炼,这样就需要许多灵气提升等级了。全灵根是很难实现的事情,至少如今是没有这样的人出现过,有的强迫症选手会为了凑齐所有系的术法而使用与自己灵根不同的武器,在这样灵气充沛的环境里,使用其他系的武器并不是难事,甚至曾有人因武器里的灵力与自身融合,从而催生出了相应的灵根。所以想要集邮其实也不是不能实现的事情,只是完成这件事需要无数天才的汗水就是了。

  叶挽灵现在参加的就是三年一度的招生大典,各宗门的长老都会出席,偶尔会有掌门前来挑选合自己眼缘的弟子,但因掌门事务繁多,大多还是抽不开身来抢人的。招生大典会进行灵根的测试,宗门长老会根据被测试者的灵根属性和灵根长短进行抉择,灵根越长,发展前景越好。一般来说,参加了招生大典的修士都不会有落榜的现象出现。就好像现代的中考,天资上乘者进入精英宗门,弟子少资源多,就相当于省重点高中,其他人也会按照天赋进入相应的宗门。但平心而论,这里宗门的资源分配要比现代的高中平均得多,精英宗门的资源也基本是弟子外出游历时带回宗门填补库存的。

  叶挽灵正被陈芍拉着往人群前方挤,忽听破空声阵阵,几人衣袂飘飘御剑而过。她驻足停步,望向堪堪在高台上刹住车,正整理着自己发型的几人。

  看着不太靠谱的样子,她暗暗腹诽。

  倏然间一道金光凭空而起,然后就见台上又出现一人,那人一袭白衣,衣角绣着朵朵红梅,使得衣服不显素净。叶挽灵抬头看向那人面庞,柳叶眉樱桃口,一双杏眼让五官都柔和下来,可偏生面上又总是副不屑的表情。一根白簪挽住青丝,似又有了些清冷之意。

  看着就很厉害的氛围感拽姐!长得还美得一批!叶挽灵总结。

  嫌弃地瞥了一眼身旁几人不着调的样子,夏羡星清清嗓子,朝着台下开口道:“长青界第九十九届招生大典,现在正式开始。请各位考生注意脚下,您随时有可能出现在台上。”

  下一刻,高台前的平台上就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紧张地抓了抓衣角,然后在众人的目光的簇拥之下走向那悬在空中的判珠,双手置于判珠之上。微弱的光芒亮起,红色和青色的光线蜿蜒向上。正当所有人期盼着它再往上延伸之时,光线骤然停下,好像被人拦腰截断一般,光芒又黯淡下去,几个长老交头接耳几句,然后宣布了他的去处。

  叶挽灵了解了流程之后,便原地坐下休息,也没兴趣去看其他人的去处。她看向陈芍,“你不坐会儿吗?”

  陈芍看了看地上,一撩袍子也就地坐下了,“你没有想进的宗门吗?”

  “没了解过,随缘吧。”叶挽灵兴致缺缺地答,“我一直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哪像你啊,早早就决定好了去济世堂。”

  “嘿嘿,毕竟陈家是医药世家嘛。”陈芍笑着挠了挠头,“我从小就是被往这方面培养的,自己也有兴趣。我们家也不是强制性要求所有后辈都从医,只要有一个人继承衣钵,不至于让手艺失传就行了。我娘说当年因为已经有我大哥学医了,所以是希望我向别的方面发展的,在抓周的时候还特地把草药放远了些,结果我根本不看其他的东西,直奔药草而去,说什么也不放手,我娘也就由着我去了。”

  陈芍聊起自己的娘亲,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丝毫没注意到叶挽灵的失落。

  叶挽灵看着陈芍,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母亲从前和她欢乐的点点滴滴。

  她恍惚间想起,在一切开始之前,自己也是一个无比幸福的孩子,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父母。

  只恨命运多舛,造化弄人。

  她很久没有想自己的父母了,因为害怕,因为愧疚,更因为不能接受落差。

  挺好的,在这个新世界里,先把日子过下去吧,她想。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