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于夏
落于夏

落于夏

乐忆往

浪漫青春/青春疼痛

更新时间:2024-02-04 23:15:42

当一个年轻的生命出现在你的面前即将消亡,人会做出什么事。 是在一旁嘲讽,记录着这难以见到画面,是拼命思考寻求拯救的方法,还是在一旁做一个无所谓的旁观者。 只要身处在一个发生事故的地方,没有人会是局外人。 命运是奇怪的。 某件事就会让两个人的命运相连,或是延续……
目录

23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同班

第一章 约定的开始

  死亡真的是一个人走投无路感到绝望时的一个选择吗?

  或许不是……

  “没有什么都会过去的,没事的。”这样的话往往出自自己亲近之人口。

  就算过去了,那也不会像说的那样没事的,“没事的”只是许多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人,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让自己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人用来表达自己对某个人的关心。

  如果有人在你对活下去心灰意冷,说一句:“没事的,一切等会过去的。”

  事情也许会如他所说没事的,那就应该好好活下去,毕竟有人关心你。

  春天刚到即使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天还是有些冷,于瑶穿着一件黑色卫衣,虽然戴着帽子,但还是能明显的看到他戴着的白色耳机,手上还提着一个布袋,里面装着一些游戏道具,有骰子、纸牌等。

  “喂!我已经到我们之前那个饭店了,你人呢?”于瑶拿着手机眉头微皱有些生气询问着,眼神却望向四周寻找什么。

  “瑶瑶别着急嘛,生气干什么啊,要是气坏了身体我可不赔哦~”于瑶从耳机能明显的听见这是在对别人撒娇的话,其中还能让他感到一丝贱里贱气。

  于瑶跟他认识近七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即使知道他经常会这样气人,但是随着长时间的经历,这已经是一种日常习惯。

  “瑶瑶~来找我啊,我们经常到这里,你基本上能一下子找到吧!”

  好吧!于瑶还没完全习惯。

  于瑶尽心尽力的保留住内心将要燃烧殆尽的耐心。他又来一次的时候,瞬间提着布袋的用力手握紧了许多。

  都是一米九多的高中生还给我整这一出是吧。

  于瑶握紧布袋的手松散部分,抿了一下嘴,小声的“哼”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走了,你们几个玩吧。”

  于瑶在这些年中找过他好多次,用句话说就是:“我找过的他比你捡过的钱还多。”

  几乎每次于瑶找到他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也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好了好了,我这就……”耳机里忽然没有传出声音,这让于瑶想到了什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似被什么绑住在那。

  这时一只手搭在于瑶的身上,他在被搭上的眨眼睛两只手抓住那个人的手腕,“来了。”身后传来的话还没说完,一记过肩摔将身后那人摔向前处,那人朝着一个盆栽飞了过去,他的一只手也将要砸到那个盆栽。

  这次的“好下场”也是如约而至。

  “砰!”随着那个人被摔到地上的是一个半米高的盆栽碎掉的声音。

  盆栽里的泥土被砸的四处都是,里面的花也被摧残的不成模样。

  于瑶嘴角上扬一会,又故作不小心的跑上前去,“哎呀!对不起,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不小心把你给摔了出去。”双手朝着面前那个人合拢摇晃着表示自己的对不起。

  “嘶~真是疼死我了。”面前那个被于瑶摔出去的人缓慢的站起来,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腰,面目难堪的说着。

  “我说老瑶你有必要这样报复我吗,不就是一句瑶瑶你就跟我急眼,要不是我身子骨硬,换作别人早就进医院了。”那个人走到于瑶的面前低着头微笑的看着他,而于瑶一脸无所畏惧的抬起头盯着他。

  他在很多时候都想过自己身子骨硬是不是被于瑶摔出来的。

  此时在别的角度看着他们有一米九多高他和比他低近20厘米拥有一张比女生还要精致的脸的于瑶看似一对最萌身高差的情侣。

  “许朝阳你什么意思啊,我又不知道是你,怪我咯!”说话的同时头也不时的摇晃几下

  “你觉得我会信…”许朝阳话才说到一半便被急忙赶来的保安给打断。

  “发生什么事了!”

  保安看向于瑶他们,又转头看向许朝阳身后损坏了的盆栽和一地的狼狈样后又故作镇定问了他们一遍,“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

  在许朝阳被摔出去和盆栽碎掉时发出的巨大响声吸引了许多前来看戏的人,没过多久就将于瑶他们两如图包饺子围了起来。

  许朝阳绕到了于瑶的身后弯下腰、低下头,靠到于瑶的耳边小声的说:“老瑶,周围居然有这么多人,这下我可出丑了,你要怎么补偿我。”

  于瑶看了眼保安又转头看向保安看的方向也看见自己的杰作——脏乱的地面。

  于瑶走向那个保安,“那个这里没什么事,都是误会。”看着保安解释道。

  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才刚到这当保安就发生什么事呢。

  “那个…”于瑶刚出声就吓了保安一激灵,保安一脸疑惑的看向他,问:“怎么了?”

  于瑶抬手指着地上盆栽问他:“那盆栽多少钱,我赔你们。”

  才说完许朝阳鬼鬼祟祟的溜到于瑶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兄弟,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啊,我们偷偷摸摸的跑路,换一家吃不就行了,感觉这盆栽要不少钱呢!”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个道理于瑶是明白,而且他很喜欢这个饭店。

  于瑶听见后死死地盯了他一眼,“呵!”了一声后微笑着对他说:“不,我比较喜欢这家饭店,这也算给你的补偿吧,我赔。”

  虽然于瑶是微笑着对他说的,眼神却温柔的看向饭店的别处,但那冷淡又带有生气的声音还是让他产生一丝寒意。

  你喜欢,你弄坏的,你赔就算作我的赔偿。

  许朝阳站着原地想着,本来想反驳他,让他赔偿的,但发现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也就没有再说话追究,只是感觉有一点生气。

  “拿着,这是饭局时要玩的游戏,你先去。”

  于瑶将手上提着的布袋递向许朝阳,在接到的那一瞬间,许朝阳便低头查看一下。

  果然还是这些,也不知道玩些有难度的游戏。

  一想到这里,许朝阳就想起来,之前很多次于瑶找来新的游戏来跟他们玩,但是大多数没有被所以人给接受,大多数的人都不习惯,或者不会玩,所以最后无疑都被放弃,还是选择之前经常玩的狼人杀、大富翁之类的。

  保安过去很久也没说话,只是呆呆的站着原地看着他们说话,显然他是不知道盆栽的价格。

  “说完了吗?”

  于瑶看着保安点了点头。

  “那个我也不知道,请跟我去经理那问一下吧。”保安边走边说着。

  于瑶他们所处的这个饭店是附近最大的饭店有5层楼,有喜事什么需要摆席通常等会来这个饭店,又因为价格不同其它高档饭店那样贵,临着海可以看到美丽的景色而吸引来许多年轻人来这开开饭局,玩玩游戏。饭店的内部也装修的很好,有电梯、白色的走廊上有着许多精美的花纹,隔些许距离还会有盆栽,让人感到十分清新。

  “经理他在三楼,那里是给人摆酒席、设宴的楼层,今天刚好他的一个亲戚有喜事,不要害怕,他人很好。”保安笑着一脸和善的向着于瑶说。

  于瑶和保安刚走进电梯按好想去的楼层,一个女生就在电梯门将要合上的时候跑了过来。

  于瑶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生是要坐电梯,于是向前走了一脚按下了打开电梯门的按键。

  那个女生看见后急忙的赶来,没过一会便进了电梯。

  “谢谢!”头也不转的面向电梯门说着。

  虽然声音细如银针落地,在这个有些热闹的饭店几乎过耳不进,但还是被于瑶听见了,让他在内心浅浅一笑。

  这句话过后那个女生,除了按下去顶楼的电梯后,只静静地站在原地什么话也没说。

  他们三人都站在同一个电梯里,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交谈,没有东张西望,在此刻声音好似禁忌般无人打破,让这本就短暂的时间变得极长无比。

  时间随过得很迷,但是依旧在流逝,于瑶他们终于到这次的目的地——三楼。

  “嘣!”的一声后,地铁门关上,继续往更高层的楼去。

  于瑶刚走出地铁,脑子却忽然想到了什么。

  急忙地走向保安,打断正在行走的他。

  保安回头一脸疑惑不解看着于瑶,于瑶此时脸上流露出急切的神色。

  “请问顶楼是做什么的?”于瑶虽很着急,却还是很有礼貌问着保安,声速很快从耳边一闪而过,但保安还是听清了。

  想了一小会,也就一、两秒后看着于瑶回答道:“我记得好像什么都没有。”

  话刚说完于瑶就一窜而过。

  “那个先生,你要做什么去,经理就在那边。”保安对着于瑶用力的招了招手,大声的告诉他。

  于瑶漫无目的在走廊上跑十几米后找到楼梯的门,果断地将手放到门把手上往下一用力打开了门,迅速地推开门朝着楼上走去。

  刚才在电梯上瞥了一眼那个女生,她的脸通红,看起来就像被扇过一巴掌,再加上刚才问保安顶楼有什么的时候,他告诉我什么也没有,这些都只是猜测,有可能她只是想去看一下顶楼的风景。

  ……

  不可能!于瑶在内心否定了这个猜法。

  还是上去看一眼较好,毕竟刚才在电梯上总感觉她有些难过,或许是发生什么事才导致她有这种轻生的想法。

  竭尽全力跑了几秒,于瑶终于到顶楼的门前,离事实只隔一扇门,让他的心情十分深重。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

  门没有合上,于瑶抬起手轻轻一推,门便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女生横着在楼顶的边缘徘徊,风吹刮着她的头发,阳光照射在她的一侧,而另一侧则如同身披黑纱。

  那束光照着她的身上,给予她一下温暖,但始终驱散不了她新中的雾霾。

  她不想活了。

  忧郁的眼神不断直视的楼下。

  于瑶仔细一看她有着黝黑的长发,有着弯又略浓的眉毛、樱桃般红润的小嘴、灵有神的眼睛和挺秀的鼻子,身高虽只有一米六五左右,整个人让别人觉得风雅别致,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以及一件带有跟于瑶所上学校的校徽的白色长衫,她和于瑶是同一学校。

  刚看到的那一瞬间让于瑶愣住在那,很快就反应过来。

  虽然周围很吵闹,但那个女生却听到了推门时细微的声音,于瑶的到来让她感到很惊讶,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变化,只是面向他警惕着,思考着什么。

  果然如此,她还真是要自杀啊!

  两人都站在原地什么也没说,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慢慢的于瑶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忧伤和空洞。

  于瑶相信要是他没上来的话肯定会跳下去,而现在还有机会!

  于瑶一言不发的朝着顶楼的边缘走去,坐着边缘脚底悬着空中,低头俯视的楼底。

  楼底的街道上早就人满为患,很热闹,也很冷淡。

  人们望见有两个人在楼顶边缘好似要跳楼自杀而议论纷纷,声音震耳欲聋连在五楼的于瑶都能听见;大多数人只顾着议论和掏出手机拍视频。

  此时此刻那正在议论的不是人,掏出来的是一把枪,时刻给予绝望的枪。

  “你们倒是跳下来啊!”

  “他们都只是在哗众取宠,不会真正跳的。”

  从下面传来许多类似于这样的话语。

  往往那些想要自杀但犹豫不决的人都被这些伤人的话给冲破最后一道防线。

  “呵!”于瑶看着下面的情景摇了摇头小声嗤笑着。

  于瑶早就意识到会有人这样,但他还是高估了,没想到街道上那些人几乎全都这样的,下面那几十近百好像只有几个人会担心他人安危在那拨打紧急电话,安慰着她和…我。

  于瑶转头朝着那个女生看去,她的脚下是一片空地。

  她面对下面人的安慰仍是面无表情。

  看来她还是温柔的人啊!

  但是有时候温柔只是一种累赘,你给别人带来温柔可能会委屈自己,而且那个人还不一定会以温柔为回报,可能是报复!

  “那个你有喜欢你的弟弟或妹妹吗?”

  那个女生没有回答只是坐着离于瑶七米左右的位置看向他点头回应。

  “那好吧!”于瑶站起来,看向下面好像下一秒就要跳下去。

  此刻的风很大伴随着下面吵闹的议论声好像在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不适合他们,是时候离开。

  那个女生疑惑的看着他站在边缘,摇摇欲坠。

  “既然你想死,那好!我陪你。”

  听完于瑶这句话后让本就疑惑的她感到不解和奇怪,然后小声的询问道:“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单纯的不想活了。”于瑶看着下面的人群回答道。

  于瑶突然抬起手指着她,用着开玩笑的语气对着她说:“我死了的话,你要记得是你杀的,你让我想要跳下去,而你的弟弟或妹妹也将背上‘杀人犯的家人’的称号。”声音响彻云霄仿,楼下的人也听的很清晰。

  额…我怎么感觉莫名的有些中二呢?

  说完这些话后准备往前迈一步,刚抬起脚就被那个女生拉回去了。

  “我相信你,我暂时不会去死。”她紧紧地抓住于瑶的手,看着他说。

  为什么他说的话我会相信呢,他为什么要救我?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生对于于瑶说的话感到莫名的相信,相信他真的会跳下去。

  被拉回去的于瑶面露喜色的说道:“那就行!”

  顿时那个女生感觉自己被骗,刚想回去就又被于瑶拉住了。

  “居然还想。”于瑶不悦的说着,还抬起手朝着她的额头弹过去。

  “嘶~”于瑶弹的那一下用了一些力气,疼的她一下子用手摸了摸被弹的地方。

  刚举手准备再弹一下,那个女生抬手挡着,于瑶又将手收了回来。

  “没想到,都想要自杀的,还会怕这点疼。”

  于瑶才口袋中掏出手机,打开快速地按好进入自己的聊天软件,弄出二维码伸向她。

  “加个好友。”

  于瑶才刚说完,抬头朝着她看去,只见她一脸鄙夷的看着于瑶,还在不知情况下悄悄的向后挪几步想要离他远些。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加你好友是为了防止你再自杀。”

  她不敢相信的看向于瑶,又往后移动几步。

  额…加好友跟我自杀有什么关系。

  于瑶早就意识到会如此缓慢走向她,严肃而义正言辞的解释道:“我知道你可能会感到疑惑,我这样是为了方便得知你的情况,我们在次做个约定,你不能随便自杀…”于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一点,转口道:“不!是你不能自杀,以后每天都向我报备一次,24小时内我没有看到你的消息,我会认为你死了,最后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自杀了,我也会陪你一起死,你就是杀我的人,一个杀人犯。’听到了没有?”于瑶认真的看向她,盯着她的眼睛询问道。

  “对了!我叫于瑶,你叫……”

  于瑶话还没说完就被用力过猛推开的门撞向墙的声音给打断。

  门的打开让于瑶和她不约而同的看向那边。

  一个刚及于瑶腰的一米多一点儿的“白色小团子”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姐!你可不能死啊,不然就没多少人陪我玩了。”跑向她的身前抱着她,哭哭啼啼的说着。

  她蹲下身子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白色小团子”,轻声安慰道:“姐姐没有想死哦~只是在这里和这位大哥哥看风景呢!”

  过来一会,才发现伴随“白色小团子”到来的是几个穿着橘黄色救援服的消防员。

  他们朝着她走去,“那个接下来由我们看护你回家,随便了解一下情况。”关心的说着。

  一个消防员牵着“白色小团子”的手准备走下去,她也转身要离开这里。

  走几步后,又回头看向于瑶,面露微笑的说着:“我叫夏曦,那个…谢谢你!”这次的声音要比在电梯里的那一遍细声要更加让人听见、听清,也让远比于瑶在电梯里听到“谢谢”要怡悦。

  夏曦……不知为何于瑶在心中默念一遍她的名字

  “你可不要在想着自杀了,无论遇到什么,没事的,一切等会过去的!”于瑶认真的告诉她,朝着她摇了摇手。

  希望下次见面能看见一个崭新的你,再见。

  没事的…会过去的,时间会淹没一切,不流下任何痕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