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永不服输
真千金永不服输

真千金永不服输

蔷止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8 17:20:40

我是被故意调包的真千金。 被亲生父母带回家后,他们让我原谅假千金,和她和平相处。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抢走你的人生的。”面对假千金殷茵如同小白花般柔弱示好。 我冷笑着一巴掌扇过去:“我还是喜欢你你嘤嘤痛哭的样子,还真就是一嘤嘤怪啊。” 和她联手她生母杀我那天的凶狠模样,截然不同。
目录

9天前·连载至2

1

  我是被故意调包的真千金。

  被亲生父母带回家后,他们让我原谅假千金,和她和平相处。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抢走你的人生的。”面对假千金殷茵如同小白花般柔弱示好。

  我冷笑着一巴掌扇过去:“我还是喜欢你你嘤嘤痛哭的样子,还真就是一嘤嘤怪啊。”

  和她联手她生母杀我那天的凶狠模样,截然不同。

  1

  乌烟瘴气的网吧里,不少网瘾少年骂骂咧咧地边敲键盘边喷队友。

  我也是其中一员。

  “你们打得这么菜不如回家种地!”我喷得嗓子都干了,才抽空拿起桌上的可乐吨吨吨开喝。

  此时我终于注意到穿着打扮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四人,两大两小,两男两女。

  他们正不可置信地看向我。

  贵妇人眼神中带着隐隐的嫌弃,声音颤抖而犹豫:“你,你就是陈乐媛?”

  我上下打量他们几眼,“啊”了一声算是回应。

  “你们就是殷家的人?”

  “怎么说话呢,”比我大一些的少年毫不掩饰内心的想法,把对我的不喜摆在了脸上,“他们是你亲生父母!我是你亲哥,你就这个态度,从小没人教过你怎么喊人吗?”

  少年说的话显然其他几人都很认同,俱没人阻拦。

  就连一开始看到我就几欲落泪的贵妇人此刻都十分满意少年对我的敲打。

  “星睿,算了。乐媛她如今这样都怪当初偷走孩子调换的毒妇,我们今天带她回去日后好好教育就是了。”

  只是,妇人说完此话,他们身后如小白花一般脆弱的少女,脸色却霎时间白了。

  粉唇紧咬,眼眶微红,杏眼带着委屈,好像下一刻就会落泪,破碎感十足。

  我眼神露出一丝玩味。

  “行行行,那这人又是谁啊?不会就是你口中那个毒妇的女儿吧?”

  少女呼吸一窒,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下。

  其余三人感觉到我的敌意,顿时将少女保护在身后,开始柔声安慰起她来。

  “茵茵,妈不是这个意思,陈芳是陈芳,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宝贝女儿,这件事和你无关。”

  少年更是扬眉怒目指责起我来:“陈乐媛你什么意思?你凶茵茵干什么?欺负无辜的人会让你舒心一些吗?你……”

  殷星睿的指责还没说完,邻座的几个网瘾少年摘下耳机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媛姐,这几个孙子谁啊?唧唧歪歪个没完。”

  “他们不会就是你昨天说的今早来接你回家的亲生父母吧?我咋看着一点也不像呢,教训你跟教训仇人似的。”

  殷父咳嗽几声:“媛儿,是爸爸妈妈来晚了。爸妈知道这几年你受委屈了,可茵茵她也是受害者,你不要把仇恨怪到她头上。”

  “这嘤嘤怪真有意思啊,怪不得她是老妖婆的亲生女儿,真会做戏。媛姐你冬天穿个单衣给老妖婆做饭冻得满手冻疮的时候,她还在豪宅里做小公主呢。明明最委屈的是你,现在她一哭,亲爹亲娘亲哥都开始指责你了,啧啧啧……”

  没等殷父殷母再说什么。

  游戏中对骂从来没输过的何佑电脑都不打了,抱着臂就开始输出。

  “她怎么就是受害者了?你们也像那老妖婆一样,从小就对她棍棒伺候吗?六七岁大的时候,媛姐就得给陈家全家做饭,灶台太高,她必须垫着椅子站在上面,胸前还有被火烧出来的伤口。”

  “媛姐过了十几年没衣服穿没饭吃天天挨打的生活,学都差点上不了,怎么现在是嘤嘤怪开始卖惨了?”

  何佑输出后,其他网瘾少年纷纷同仇敌忾敌视地望向殷茵等人。

  不得不说,何佑真是个取名鬼才。

  殷茵低着头,泪珠啪嗒啪嗒大颗掉落,我见犹怜,嘤嘤痛哭的样子还真就是嘤嘤怪。

  我差点因为这个联想笑出声来。

  不过,何佑的话糙理不糙。

  网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在她身上,连带着她身后我那对便宜父母都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好。

  殷茵的脸顿时僵住了,她咬着嘴唇,眼眶的眼泪不知道还要不要落下。

  “她不是那个意思……”殷星睿还在为殷茵找补。

  “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更不应该在此刻卖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过了十几年非人生活的是她呢。”何佑快人快语,白了殷星睿一眼。

  “你俩要真是想为我媛姐好,就该让这个嘤嘤怪回到她原本的家,鸠占鹊巢上瘾了是吧?”

  便宜父母尴尬地拉住我的手,装作没听到何佑说的话。

  他们只想马上接我走,然后迅速远离这个地方。

  “乐媛,来跟爸妈回家了。以后你不会再受任何委屈了。”

  2

  逼仄狭窄的蓝雨网吧门口停着一辆千万豪车。

  殷母忙替我拉开了副驾驶的座位:“乐媛,今天全家人都一起接你回家,以后你就是殷家的一份子了。”

  我无所谓地坐了上去。

  豪车启动前,原本还在上网的那些网瘾少年都跑到了网吧门口目送我离去。

  “媛姐!没事,你要是受了委屈,兄弟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何佑更是扔了一包用布袋子装的东西给我,我稳稳接住。

  我心中涌起一阵暖流,笑着向他们摆手告别。

  “知道啦。”

  刚走远。

  殷父殷母开始教育起我,一副“对我好”的模样:“乐媛,刚刚那些都是不入流的小痞子,你以后到了殷家还是少跟他们来往比较好。”

  “我们殷家来往的都是名门贵流,你以后应当和你同阶级的人多多来往,提升眼界。”

  “就是就是,”殷星睿摆出哥哥的架势,“你整天混迹在网吧,不修边幅,穿得邋里邋遢的,活脱脱一个精神小妹,以后远离那些人,要多向殷茵学习。”

  “还有那个说话很毒的小痞子,临走前扔给你的是什么东西?他肯定是以为一点破烂就能讨好你,等着你成为殷家千金后回报他呢,你以后别再和他们来往了,都是一群吸血虫。”

  殷茵眼角残留的泪珠欲垂未落,此刻面带愧疚想要拉住我的胳膊。

  “乐媛,我是殷茵,你的……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抢走你的人生的。以后有我陪着你,你不用再和不入流的人混在一起了。”

  我一声吃痛,身体本能甩开了殷茵的手。

  只见殷茵瘪了瘪嘴,下一秒又开始痛哭流涕,“乐媛妹妹,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我走就是了,但希望你能原谅我,不要怪罪爸爸妈妈,我们都很爱你,好吗?”

  殷母和殷星睿坐在殷茵的身旁,此刻纷纷又开始哄起殷茵来。

  “茵茵宝贝,你走哪去?不准走!妈妈都说了,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宝贝女儿。”

  “陈乐媛,你看看殷茵今天为了你哭了几次了,她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委屈过。就算你之前再怎么惨也不能这么咄咄逼人吧?”

  我颇为无语环顾四周后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谁咄咄逼人,我吗?”

  和我身上流着同样血的哥哥眼神里满是斥责。

  “殷茵她一向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你怎么能因为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人,就恨她呢?你这样和你养母有什么区别?”

  我“刺啦”一声撕裂料子差得离谱的上衣,露出满是陈年旧伤的胳膊。

  交错重叠的伤痕刺痛了他们的双眼,最新的一道才刚刚结疤。

  “乐媛……”顾母惊呼,不忍地斜过脸去。

  我像是没察觉到疼痛一般,歪着脑袋将伤痕伸到殷星睿面前。

  “所以,我连痛都不能表现出来吗?我被虐待,不能有恨吗?”

  殷星睿嘴唇颤抖,没再言语。

  我耸耸肩,从破布袋里掏出何佑他们为我准备好的红花油和碘伏棉签,仔仔细细地把刚才因为殷茵的触碰再次裂开的伤口消炎。

  “因为你们口中的小混子,我才能在她妈手里活下来。”

  “显然,你们只在意我的穿着是否给你们丢脸,并不在意我的死活。”

  我的一番话使殷家四人脸色霎时间白了下来。

  就连殷父都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再对我挑三拣四。

  3

  殷宅很大,是从前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豪华。

  因为愧疚,殷母亲自领我到他们先前就为我准备好的卧室。

  美好梦幻。

  相比起之前,陈芳只让我抱着破烂的小被褥每晚在厨房打地铺凑合的日子,好太多了。

  殷母语重心长握住我的手:“乐媛呐,殷茵她是个好孩子,妈知道你恨陈芳,妈也恨。但是殷茵是爸爸妈妈养了那么久的孩子,妈真心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

  殷茵也极为配合的眼带期许,她吩咐下人拿来许多衣服裙子送来我的卧室。

  “妹妹,我一定会对你好的。这些衣服,都是爸妈从前买给我的,现在我都拿来送给你了,你要是喜欢,我衣柜里还有!我房间还有许多玩偶,回头我们都一人一半。”

  殷母他们听完殷茵这一番话,眼神顿时更加温和了。

  “你看,殷茵她是个好孩子吧,你们两姐妹一定会相处愉快的。”

  我冷笑一声:“不好意思,我没有姐妹。”

  殷茵眸子顿时沁满泪珠:“妹妹,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知道我生母对你不好,可我如今已经尽量在替她弥补了。”

  顶着殷母谴责的目光,我指着那些衣裙,鼓掌拍贺。

  “好好好,原来你所谓的弥补就是把你穿不了的二手衣服扔给我,而且还特意挑全是露胳膊露腿的衣服。行,我回头就穿着它们出去,让所有人都看到你妈对我造成的伤口。”

  殷茵演技真的很好。

  她涨红了脸,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下一秒,不要钱的泪水又从眼眶涌出。

  我头疼极了。

  “大姐能别哭了吗?回来不到一天你都哭三四场了,你不就是怕暴露你趁我没回来的时候,撺掇你亲妈故意把我锁厨房里,开煤气让我中毒而死,你们好死无对证的事吗?”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