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去见远方
我们会去见远方

我们会去见远方

上课困薯了Yy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4-02-02 23:23:09

“沈肆,我想上高中。” “沈肆,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读书啊” “沈肆,过年我们来买好多好多砂糖橘吧。” “沈肆,我好想学理啊” “沈肆,我要考第一名,跟你站在一起领奖。”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章

第一章

  “许笑笑!你查分了没?”

  2022年的夏季,热的人心里发慌,这一年,许笑笑中考完。

  沈肆从对面楼小跑过来问她,许笑笑靠着自家门,一只手比着嘘的手势,一只手拿出手机给他看刚刚查到的分。

  筒子楼结构简单,沈肆家住许笑笑家对面,两个楼间修了一个桥似的路,倒是方便了他们串屋。

  沈肆看着手机屏幕,瞪大了眼睛,“许笑笑!出息了!这么高分!”

  许笑笑得意的昂了昂头,臭屁道:“你以为啊!”说罢,她看向沈肆问道:“你呢?”

  沈肆笑了,一脸开心,“超常发挥,一中应该跑不了了!”说完他好奇问:“你站门口干嘛,这好事你不去告诉叔叔阿姨?”

  许笑笑示意他耳朵靠着门框跟她一起听,门内许家夫妇在谈话。

  “我听我们厂长家的小孩上高中前也是成绩顶顶好的,到了高二就开始力不从心了,最后不还是去了职校。”

  “笑笑成绩好,肯定要送一中去读,那学费开支。”

  “我想着,要不跟她商量商量,报个附近的职校,读个三年就出来工作了,学费也不高,之后也稳定。”

  许笑笑爸爸是工厂的工人,妈妈是幼儿园的幼师,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之前初中是九年义务教育花费不大。

  如果她要念高中可就不一样了。

  沈肆皱着眉,一时间少年心气占了大头,“叔叔怎么能这样啊!这不就浪费了你考了这么高的分吗!我要去同他讲去!”

  说着,沈肆就要往里面冲,许笑拉住他,但也没讲话。

  沈肆看着许笑笑为难的样子,低头问她:“许笑笑,你想读高中吗?”

  许笑笑没说话,她还没想好,楼下的张双意就已经上来了,“笑笑,你查分了吗?”

  许笑笑在这一圈朋友中,成绩数最不错的,所以几个人查了分也是第一个想知道许笑笑的成绩,大学霸的分数,谁不想瞻仰一下呢。

  许笑笑给她看了分,沈肆大概讲了一下情况,讲一半安景文也来了,索性凑一起听了。

  张双意听完,见四个人杵门口站着也不好,领着人去了自己家里。

  四个人进屋还没来得及换鞋,就看见早早在屋内盘腿坐好,双手合十对着手机就差磕头了的江与。

  沈肆有点好笑的问:“你这是在干嘛?”

  江与没接话,应该是还在认真许愿。

  张双意瞥了他一眼说:“别管他,他早上就来了,说为了查分沾沾学霸气息但是许笑笑爸爸妈妈在家他不敢去,安景文他没找到,就上我这儿来了。”

  安景文又问道:“那怎么还不查?”

  张双意说:“不敢吧。”

  江与一听这话,立马睁开眼,“谁不敢啊!我只是想要稳妥一点!”

  张双意:……

  江与又说:“想想看,要是你们都够一中的分,就我落榜了,这我得多难过啊!”

  江与这倒是说的实话,五个人从小一起在筒子楼里长大,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块儿,他可不愿意高中分开了。

  可是五个人里,许笑笑一向努力又刻苦,成绩顶顶好的,安景文踏实上进张双意一向不允许自己成绩太差,沈肆虽然明天笑嘻嘻的,但对待学习也不敷衍。

  所以江与中考前,临时抱佛脚苦学了许久,这下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心自己考不上。

  他斟酌了许久,把手机递给许笑笑,“许姐,你帮我查!说不定能沾上一点你的学霸气息。”

  沈肆伸手拦在了江与的手机与许笑笑之间,“你这要是出什么岔子,岂不是咱许笑笑背锅了。”

  江与瞪了一眼沈肆,“我能是这种人吗?许姐你放心查,出事我与弟扛!”

  许笑笑接过手机,还郑重的摸了两下手机,除了江与以外的几个人都盯着这个手机,许笑笑深呼吸了口气才点击查询。

  江与闭着眼,听见许笑笑说了句出来了,他才微微的睁开了条缝问:“怎么样?”

  回答他的不是许笑笑。

  沈肆轻轻叹了口气,安景文也说:“小与,这也不能强求,你别难过。”

  江与猛得睁开眼睛,一把拿过许笑笑手里的手机。

  许笑笑说:“比去年一中分数线低了两分。”

  “但给你个体育生来说还是够了。”

  江与看着分数欣喜若狂,顺手就抄起一旁的枕头砸向坐在一起的沈肆和安景文。

  “你们两个真是吓死人了!”

  沈肆阴阳怪气的学着江与说话,“你们两个真是吓~死~人~了~”

  江与回头怒视了他一眼说:“小爷我考上了,不跟你计较!”

  “这分数终于出来了,我前面放假觉都睡不好,生怕我考不上!”江与说着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说:“我们过两天出去玩吧,庆祝庆祝我们都考上了了。”

  沈肆一脸难过的捂着胸口,“我们都没告诉你,你怎么知道我们考上了,我没考上,江与你伤害到我了,你知道对于一个没考上的人来说庆祝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吗?”

  张双意瞪他一眼,“听他瞎扯。”

  “笑笑,你怎么打算的?”张双意问。

  许笑笑说:“没钱就不读了呗,去附近那个职校城,读个幼师,出来跟着我妈混。”

  他们这个小城市,幼师并不赚钱,一个月三千左右,许建伟在的工厂也赚不了多少钱,一个月四五千。

  许笑笑知道不上高中很可惜,但她也明白,有的事情,强求不来。

  沈肆横她一眼说:“你可千万别去当什么幼师,我怕以后我小孩会落到你手里!”

  许笑笑切了一声说:“你以为谁稀罕带你未来的小孩吗?肯定跟你小时候一样睡觉都尿裤子!”

  沈肆不甘示弱的说:“那总不能像你一样小时候每天张个大嘴哇哇哭吧。”

  说着许笑笑就把刚刚江与丢到这边来的抱枕抄起来对着沈肆砸。

  “沈肆你真欠揍!”

  “我说实话你还砸我,许笑笑你真不讲道理!”

  这一茬被沈肆糊弄过去,几个人很快聊着别的去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