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给我找的相亲对象是精神病
老妈给我找的相亲对象是精神病

老妈给我找的相亲对象是精神病

蓝色有妖姬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8 11:10:49

过年回家我被老妈逼着相亲,于是闺蜜给我点了个男朋友撑场面,外人都说我是别人的小妈,二伯母更是撺掇媒婆给我介绍患有精神病的男人。二伯母一家人处处针对我,忍无可忍的我选择跟这家人断绝关系,并且让公司开除了二伯母的儿子,让他们自生自灭。
目录

10天前·连载至整治奇葩亲戚

过年回家就打脸

  二十七岁的我除夕回家过年,我妈安排了十场相亲。

  一气之下,我点了个男朋友。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婚托!

  由于男朋友很年轻,村里人都说我是便宜后妈。

  于是我妈第二天就让我跟精神病相亲。

  1

  “十一点钟了你还不起来,今天你二伯家杀猪,快去帮忙!”

  “哎哟,我真是上辈子造孽了,你看看你这个懒猪样子怎么嫁的出去!”

  我死死拽着被子,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一步,下一秒电热毯插头就被拔了,我妈一把掀开了我的被子。

  外面下着雪,我都要冻死了!掀人被子这是人干出来的事吗?

  “不嫁人是会少你吃还是少你穿?我上了一年班睡个懒觉怎么了!”

  本以为回家过年可以好好睡个美容觉,每天过的都是畜牲日子!

  我妈见我这样子,从我房间一直骂到院子门口,生怕别人听不见。

  村里小芳今年带回来个有编制的男朋友,二月份就要摆酒结婚。

  村东头丽丽去年毕业,今年肚子就大了,夫家把她当成宝。

  昨天去吃酒,我妈抱着别人家大外孙硬是舍不得撒手,别人一说到我她哭天抹泪骂我不争气,连男人都带不回来。

  这些话,我听了七年了,每年都有新媳妇,新孩子。

  迷迷糊糊爬起来,我妈的夺命连环call吵得我天灵盖疼,于是穿着毛绒绒的睡衣睡裤,不洗脸不刷牙,穿上狗狗拖鞋我就梦游着走到二伯家。

  刚刚坐下来火炉边,一群挂着花围裙的叫不上名字的大妈磕着瓜子把我团团围住。

  “哎哟,这就是美凤那个大学生毕业的卿卿吧,今年二十八混三十了吧?”

  “这穿着睡衣就出来了,难怪找不到男人回家啊。”

  我磕着瓜子,全当耳朵聋了。

  二伯母笑的花枝乱颤,打乱了那个大妈的话:“你们看看灶台边,小梅今年在网上找的男朋友,啥都会干,干活又勤快,我喜欢的不行!”

  小梅,我那个妹妹,今年才十七岁不到,那个灶台边切五花肉的男人都快三十岁了,还一口一个宝宝叫着小梅。

  小梅拿着纸巾全程给男人擦汗,这亲密的举动看得我胃酸翻涌。

  二伯母立刻叫了我妈的名字:“卿卿今年还单着呢,要不我让小梅跟她传授下经验,嫁不出去可是了不得的!”

  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到:“二伯母,我学习什么?找老男人吗?”

  二伯母气的脸红脖子粗,我妈迅速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安慰二伯母的同时,还不忘记眼神警告我不要乱说话顶撞长辈。

  这时候,小梅带着她那个老男人过来了。

  她热情似火地给男人介绍我,男人伸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油就要跟我握手,我全当没看到。

  “卿卿姐,我男朋友身边也不少兄弟,个个都是老实人,回头我让他给你们牵个线,相信他们不会嫌弃你的。”

  什么叫不会嫌弃我?老男人是有多大的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嫌弃我?

  可是我妈一听,立马就拉着小梅谄媚讨好,二伯母更是一脸嫌弃看着我妈这个样子。

  “哎哟,谁家家里还躺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我们小梅就是心好善良,乐于助人。”

  我抬脚一下踩进二伯母面前的水坑里,泥水直接溅到她的脸上和衣服上。

  二伯母大叫一声,拉着我妈就是一顿发泄,周围人都对我指指点点,说我脾气火爆不服管教,活该当一辈子老姑娘。

  我妈扯着我走到没有人的角落里,揪着我的耳朵耳提面命。

  “明天你就给我去相亲,我安排了十个人,两天见完,否则你别想进这个家门!”

  我以为我妈给我物色的都是些什么绝世好男人,结果一看照片,不知道的以为给我找马车夫!

  男一号,四十五岁,三婚,接受我要彩礼,他家有一室一厅。

  男二号,离异带三个娃,需要女方给生儿子,彩礼给十万。

  男三号,哑巴,庄稼人,吃苦耐劳,主要是想找个有文化的,改变家族基因。

  男n号,有过前科,改过自新,愿意入赘,前提是要给他生儿子。

  ……

  我妈真的是饿了,什么都能吃得下!

  是个火坑她都一定要按着我的头让我跳进去死无葬身之地。

  “我是找男人不是找爹,要去见你自己去见!”

  我妈立马一巴掌打在我的肩膀上,大喊大叫:“人家小梅十七岁就要嫁人了,你都二十七了还在没有人样,我真是要气进黄土!你没看到我在她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吗?明天把你腿打断我都要把你丢到饭店去!”

  说完,我妈丢下我就进了厨房帮忙,我点开跟闺蜜的聊天框,咔咔一顿输出。

  我真想把那十个男人全都打包丢进我二伯母的床上,让她自己来享受这个福气。

  不用说我都知道,我妈怎么可能一个人找来这么多标准的歪瓜裂枣给我准备着,一定是这个“热心肠”的二伯母背地里搞的鬼。

  饭没吃到,都要被这群大妈气饱了。

  闺蜜一听,当即给我出点子。

  “实在不行,你在网上点个男朋友回家给你撑腰,我给你开钱。”

  本来我也有这个打算,但是这年头花钱找来的男人真真假假,我怕踩雷啊。

  结果闺蜜拍了拍胸脯,说包在她身上。

  直觉告诉我闺蜜也不靠谱,还是赶紧吃完饭跑路吧,毕竟确实饿了,能吃得下一头牛。

  2

  饭桌上,依旧是跟一群大妈坐在一起,不过依然不影响我干饭。

  只是,有一道恶心的视线一直定在我身上,我眼神警告了几次都毫不收敛,这个人正是小梅的那个能干的男朋友。

  “卿卿,我在城里开了家工厂,一个月收入也有一两万,你可以来我这上班,肯定不会亏待你。”

  说完他就往我碗里夹了一块肥腻腻的猪肉,我看着比猪肉还要油腻的男人,直接把那只碗都砸在了桌子上。

  恶心的吃不下了。

  二伯母不高兴了:“我们志平是看在小梅面子上,想帮衬你一把,你看看你工作多少年了,还是穿的破破烂烂的睡衣。”

  小梅也语气阴阳怪气搭话:“是啊,卿卿姐,以后他就是你妹夫,给你开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不成问题,我们都不要你送礼的,一家人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一家三口唱了一台大戏,只有我妈就差把头埋进饭菜里了。

  三千块钱就是她们眼里了不得的工资了,还话里话外要我们家对她们感恩戴德,真是天大的笑话。

  本来念着亲情,想提醒一下她们那个志平不是什么好东西,开的什么厂指不定是他胡编乱造的假话,但是一看这阵势,我都不忍心拆散她们一家人了,就这么正好。

  “首先,我这套睡衣,够买十个你那个什么厂了,就算你们不认识名牌衣服,也不能侮辱我的毛毛睡衣。”

  我这睡衣品牌也没那么小众啊,我记得专柜刷卡的时候都是五位数啊,当时走的急来不及挑好的,却被这群人当成破烂玩意儿看待。

  “其次,工作我自己有,赚的正经钱,不劳你们费心,有时间你们花钱去医院看看脑子,实在是有点发羊癫疯的前兆。”

  话音刚落,二伯母一家人直接气得是吹鼻子瞪脸的,说不过我,又拉着我妈一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就是个神经病,读书读成书呆子,诸如此类的话络绎不绝。

  那个志平眼看着被我戳到了痛点,还想强行挽尊。

  “卿卿姐说笑了,我身边女的见过不少,也只有那些傍大款的说得出这种话,只有我这种踏实本分的,说的句句属实。”

  呵,真是小刀喇屁股,开了眼了。他自己见识短浅还怪别人女孩子有本事挣钱比他多。

  只是这里的人,听风就是雨,王志平的话更是让他们开展了激烈的谈论。

  “原来是傍大款,我说怎么这么横着走!”

  “不过看样子是个见不得人的小三,男人都不肯来她家过年!”

  “去年她妈去了城里一趟,保不齐是她孩子没保住,养胎呢。”

  呵,我妈纯粹就是去买了个电磁炉回来,就被说成照顾我坐月子了,果然八卦的力量不可小觑。

  忽然,一辆豪华高奢的汽车停在了坑洼不平的路边,跟周边杂草丛生的黄泥土环境格格不入。

  我啧啧叹气,这就是我不把自己的那几辆车开回家来的原因,因为这里的路和人都配不上我车子的身价。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车里走出来的是何方神圣,只见男人定制的运动鞋踩在地上,身材高挑,穿搭中规中矩,更像是青葱大学生。

  我正纳闷这是村里哪个我不记得的飞黄腾达的邻居,结果男人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所有人的视线又转到了我的身上。

  “卿卿,回家吃饭都不叫我吗?”

  吃瓜群众炸锅了,我的脑子也乱成了一团浆糊。

  大脑飞速运转,难道这就是闺蜜给我点的男朋友?

  可是看起来不像啊,我起码比他大了五岁。

  男人五官生得十分俊俏,气质也是令人舒服的,虽然没有西装革履,皮鞋领带,但是也能给别人一种高贵的感觉。

  根据我混迹商场的经验来看,来者身份不低。

  “天呐,卿卿姐,你该不会做了富二代家的后妈吧?”

  小梅搂着王志平张大了嘴巴,声音放大了无数倍。

  那帮人又信了。

  “富二代孩子都这么大了,想必卿卿家男人七十多岁了吧?真是有勇气!”

  “王家出了个后妈,这不就是去给别人做牛做马的奴隶嘛!”

  后妈?出门在外,人设都是嚼舌根的人硬塞的。

  既然如此,我过去搂着男生的肩膀,揉了揉他的碎发:“乖,给后妈我拿点钱。”

  他低声笑了几声,摸了摸衣兜,啥也没有。

  果真,是个演员。还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演员,车估计也是租的,闺蜜这次是下血本了,我得好好补偿她。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和雪花,指着那一堆嚼舌根的长舌妇说着:“我家那位家财万贯,你们给我造谣的,九十度鞠躬道歉,我给一千块过年钱。”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