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君爱上穿越女
我的夫君爱上穿越女

我的夫君爱上穿越女

文签故事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8 12:21:33

太子带回一个古怪的女子。 她说我是受封建礼制压迫的可怜虫。 太子跟着她胡作非为,对我恶语相向,甚至动手。 可当我决定彻底离开后。 他却抱着我哀求: 月儿,不要和离!我知道错了!
目录

9天前·连载至我的夫君爱上穿越女2

我的夫君爱上穿越女

  太子带回一个古怪的女子。

  她说我是受封建礼制压迫的可怜虫。

  太子跟着她胡作非为,对我恶语相向,甚至动手。

  可当我决定彻底离开后。

  他却抱着我哀求:

  月儿,不要和离!我知道错了!

  1

  醒来后我一直昏昏沉沉的。

  就见一群侍女跪了一地,喊着「太子妃」。

  我气若游丝,:

  「请问太子妃是谁?」

  侍女们全愣住了。

  此时,门外有人高喊:「太子殿下驾到——」

  一名着玄青色常服的俊美男子走来,身后跟着个白衣姑娘。

  他不耐烦:

  「沈星月,既然你并无大碍,为何不谴宫人前来通传?非要孤亲自来看你。」。

  我一头雾水,旁边的侍女道:

  「太子妃刚醒来,没来得及禀报……」

  我不禁插嘴:「借问一下,我叫沈星月吗?」

  满屋子的人齐刷刷地看向我。

  太医赶来,为我诊脉后,扑通一声跪在太子跟前,。

  从他们话语中,我知晓自己得了失魂症,忘却了所有事。

  女子插嘴道:

  「失魂症?这不就是失忆了吗?」

  「莹儿,你即熟知,可有治疗之法?」。

  「我没学过医,治是治不了,不过……」她不怀好意地盯着我,

  「太子妃是真失忆了么?」

  太子当即神色微变,审视着我。

  莹儿补上一句:「这只是猜测,太子哥哥不必当真啦。」

  显然太子当真了。

  他讥诮。

  「也不是没可能。」

  莹儿恍然大悟:

  「有了!我想到个好办法,一试便知是否真的失忆了。」

  她环住太子的脖子,踮起脚亲了亲他的脸颊。

  我震惊了。

  太子轻轻推开莹儿。

  莹儿扭头冲我笑:

  「居然没生气,也不说什么《女训》,看来是真的。」

  原来是为了惹我生气。

  可惜我连他俩是谁都不记得,自然不会动怒。

  太子咳嗽一声:「你们都退下吧。」

  莹儿不依:「太子哥哥,连我也要走吗?」

  「莹儿乖,你回去等我,我与她说几句就来。」

  莹儿这才不情不愿地退下。

  太子往我榻上一坐。

  语带调侃:

  「沈星月,此处并无旁人,你就坦白吧。你当真得了失魂症?」

  2

  我无奈道:

  「太子倘若不信,我也不强求。」

  太子冷哼:

  「假如你是装的,便装得圆满些,别露出马脚来,叫孤对你生厌。」

  他说完,拂袖而去。

  我怔怔发愣

  接下来,我都待在房中养病,偶尔到院子里透气。

  期间,我得知。

  太子名慕容瑞,莹儿全名苏丽莹,是游商之女。

  我父亲乃礼部尚书兼太子太傅。

  我与慕容瑞自小情投意合。

  我二人婚后是人人称羡的一对佳偶。

  哪知慕容瑞三个月前微服出游,偶遇苏丽莹。

  慕容瑞对她一见倾心,自此性情突变,对我大不如前。

  太子本欲纳苏丽莹为良娣,她却说自己不接受“一夫多妻”,要做就做正妻。

  慕容瑞无奈,只好与她兄妹相称。

  贴身宫女珊儿劝我:

  「娘娘莫要为这等骨贱身轻之徒动气。那苏丽莹言行无状,屡次冲撞娘娘,早晚自作自受!」

  我失笑。

  幸亏我忘了苏丽莹与我的恩怨,不然天天生气。

  我痊愈后,去景寿宫觐见皇后。

  皇后的小女儿慕容欣柔也在场。

  她亲昵地挽着我:「嫂嫂,听说您得了失魂症。果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摇头。

  皇后看向我:

  「听欣柔说,你落水那日,曾与那个叫苏丽莹的庶民发生口舌之争,可有其事?」

  我一愣。

  欣柔接着:

  「母后,千真万确啊,那日我随嫂嫂和皇兄游湖。无意中瞧见嫂嫂与苏姑娘在舱外争执。待我走出去,就发现嫂嫂落水了。」

  我愕然。

  那日,欣柔也在场?

  皇后愠怒道:

  「不必多说,来人!」

  外头的大太监杨德才立即手执拂尘跑来。

  「奴才在!」

  皇后下令:

  「将苏丽莹拿来!」

  我茫然,欣柔安抚道:

  「嫂嫂别怕,母后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我不再多言。

  假若真与苏丽莹有关,我也希望皇后能查明真相。

  不多时,苏丽莹就被两位小太监押了进来。

  她骂骂咧咧:

  「你们凭什么捉我?你们这是非法禁锢!」

  杨德才掐着嗓子:

  「皇后娘娘在此,休得放肆!」

  苏丽莹被迫下跪,她见我愤恨:

  「好你个沈星月!原来是你告的状!」

  皇后容不得她口无遮拦,冷冷道:

  「大胆!掌嘴。」

  3

  杨德才抡圆了胳膊。

  苏丽莹的脸颊浮现出五指印,她哭叫:

  「你凭什么打我!你们这群老古董!我要告诉太子哥哥!」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下一刻,外头响起通报:

  「太子殿下到——」

  话音未落,慕容瑞冲了进来。

  他急匆匆地朝皇后行礼,开门见山:

  「母后,不知道您召丽莹前来,所为何事?」

  他边说边凛冽睃着我。

  看来他与苏丽莹都认定是我使坏。

  皇后冷声:

  「太子妃落水一事,你是否彻查了?」

  慕容瑞锐气骤减:

  「儿臣已查明了……当时湖面有些许风浪,太子妃是不慎落水的……」

  「一派胡言!」皇后满脸怒容:

  「太子妃落水前曾与苏丽莹争吵,此乃欣柔亲眼目睹。很显然,此事并非意外!事到如今,你还要替这刁民遮瞒吗?」

  慕容瑞狠狠瞪我一眼,又转向欣柔。

  欣柔吐了吐舌头。

  没等慕容瑞出言,苏丽莹就插嘴道:

  「你觉得是我推她下水的?我才不会做这种卑鄙的事呢!沈星月!你果然是装的!想不到你是个绿茶!」

  绿茶是什么?

  听她的语气,指定不是什么好词。

  还没等我明白,皇后再度发威。

  她怒不可遏:

  「大胆刁民,竟对太子妃出言不逊!来人!掌嘴二十!」

  慕容瑞慌了,连声央求:

  「母后!丽莹是我义妹!她率性纯真,不懂宫中规矩,还望母后宽宥!」

  皇后怒极反笑:

  「好一个义妹!堂堂大良太子,竟学那些江湖游侠的浪荡做派,胡乱攀亲道故!

  你可记得自己的身份?」

  慕容瑞赶忙认错:

  「儿臣知罪!求母后息怒!」

  小太监端来掌嘴用的竹板。

  慕容瑞阻拦:

  「住手!」

  杨德才顿住。

  皇后掷地有声:

  「给本宫打!」

  4

  杨德才不再迟疑,他手执竹板,对着苏丽莹的嘴狂扇。

  苏丽莹哀嚎不绝。

  慕容瑞本想营救,被皇后命人拦下。

  皇后威严道:

  「你若敢替她求情,本宫便再打二十!」

  慕容瑞只能握拳隐忍。

  苏丽莹刚开始还喊「太子哥哥救我」。

  挨了十多个嘴巴子后,她再也发不出声音。

  好不容易打完二十下。

  苏丽莹两颊充血通红,嘴唇肿胀,她几乎晕死过去。

  我不忍地别过脸去。

  欣柔幸灾乐祸:

  「活该,谁叫她敢顶撞母后和嫂嫂。」

  慕容瑞正欲过去查看,皇后冷声下令:

  「带下去,严加看管!

  没有本宫懿旨,谁都不许见她!」

  「母后!」慕容瑞彻底慌了神:

  「母后!丽莹她吃了教训,她知道错了。

  儿臣会带她回去好生约束,还望您……」

  皇后截断:

  「你若是能好生约束,又岂会让她爬到太子妃头上撒野?你放心,本宫不过是留她几日,教教她宫中规矩。她若知错能改,有所长进,本宫自会放人!」

  皇后的懿旨不容置喙,苏丽莹被拖了下去。

  慕容瑞只能忍气吞声离去。

  皇后与我说了几句体己话,又叮嘱我不可过于软弱一味忍让,必要时,需拿出天家威仪来。

  我半懂不懂,唯有点头附和。

  太子生母为贤妃。

  贤妃病逝后,太子才记在皇后名下抚养。

  母子俩虽不十分亲厚,但相敬如宾,而今怕是要产生嫌隙了。

  我离开景寿宫。

  就见慕容瑞泥雕木塑般杵在辇车前。

  我愣了愣。

  从他的表情来看,恐怕是来找茬的。

  果不其然,慕容瑞阴恻恻开口:

  「沈星月,想不到你变得如此卑劣阴毒。」

  我颦眉:

  「何出此言?」

  慕容瑞冷峻一笑。

  「一边装作得了失魂,症博取同情。另一边与欣柔暗通款曲,在母后面前构陷丽莹。好一招借刀杀人。」

  他断定,苏丽莹挨打乃我一手谋划的。

  我身正不怕影子歪,波澜不惊:

  「太子殿下,不管您信与不信。我确实得了失魂之症。且并未在娘娘跟前说过苏姑娘的半句不是。」

  慕容瑞斩钉截铁:

  「你是没说,你借着欣柔的嘴说了!要不我怎么说你好手段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沉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太子执意如此,我多说无益,告辞了。」

  我正要越过他离开,慕容瑞扯住我的胳膊。

  他恶狠狠道:

  「你立即向母后求情,让她放过丽莹,不然休怪我不念夫妻情分!」

  他对苏丽莹真是用情至深,不惜用夫妻情分威胁我。

  被这般冤枉胁迫,我也恼火了,反唇相讥:

  「殿下真是自相矛盾。既然您认定是我构陷苏丽莹,凭什么觉得我会向娘娘求情?我若真有心害苏丽莹,定叫她永不翻身,再也回不去您身边,而非只禁足数日!」

  我本是打比方,慕容瑞却曲解语意。

  他暴跳如雷:

  「你可算承认了!就是你耍的阴招!」

  他掐得我手臂生痛,我使劲挣扎,两人在宫门外推搡起来。

  珊儿等人不敢靠前,只得战战兢兢跪在地上。

  慕容瑞扯住我宽大的广袖,我甩开。

  他急了眼,一巴掌呼在我脸上。

  啪!

  一声脆响。

  我俩都呆住了。

  慕容瑞惊诧。

  我捂着脸颊。

  一段模糊的记忆浮现脑际。

  5

  漫天桂花飞舞。

  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将一支金累丝芙蓉飞蝶发簪递给我。

  他十五岁出头,戴着一顶二龙戏珠赤金小冠。

  我很笃定,这是小时候的慕容瑞。

  我接过发簪,慕容瑞含情脉脉,语调坚定:

  「月儿,我会护你一世周全。日后谁敢欺负你,你定要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我心中被暖意填满,羞涩笑道:

  「我从不与人结怨,又有谁会欺负我?倒是你,只有你爱捉弄我。」

  慕容瑞拉着我的袖子摇晃:

  「那是我少不更事。以后我要是惹你生气了,你尽管打我骂我,我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原来,这是我过去的记忆。

  为何偏偏在这种时候想起?

  我凄然一笑。

  当初那个说会护我一世周全的人,而今却伤我至深,多么讽刺啊。

  我哽住,一股热流沿着我的脸颊滑下。

  我这才发现,自己哭了。

  慕容瑞见我落泪,登时面露难堪。

  他退了半步,辩解道:

  「孤只是……一时失手……」

  在我回过神之前,我的巴掌已经扇在慕容瑞脸上。

  我的力度并不大,但足以让他愣住。

  慕容瑞大概没料到我会还手,他怒目圆瞪,无言以对。

  我打完他后,决然离开。

  既然当年他亲口允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我便让他兑现诺言。

  我登上辇车,这回慕容瑞没再阻挠。

  回到东宫后,我魂不守舍地坐在房内,随手拔掉发髻上的金累丝芙蓉飞蝶发簪。

  若君为我赠玉簪,我便为君绾长发。

  这是慕容瑞给我的定情之物。

  自从我与他成婚,我几乎天天把这簪子戴在头上。

  尽管我忘了许多事,但每当梳妆时,我都会不自觉地拿起它。

  但送我簪子之人,已移情别恋。

  我将发簪塞进妆奁的最下层。

  我惆怅地望着窗外芬芳馥郁的桂花,又记起一些往事。

  我自小喜爱桂花香。

  院子里这些桂花树,是慕容瑞命人寻来的名种,我俩再一同栽下的。

  珊儿谨慎地拿来浸湿的手帕,我木讷地接过。,

  手帕敷在脸上冰冰凉凉地,叫我清醒不少。

  良久之后,我缓过神来:

  「珊儿,我可以回娘家吗?」

  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倒不如叫我忘得一干二净呢。

  偏偏我的记忆正在逐渐恢复……

  我心想,远离这一切,兴许我能释怀。

  珊儿怜惜道:

  「依照惯例,只能允许您娘家的亲人进宫拜谒。但娘娘大病初愈,兴许皇后会额外开恩。」

  我当即提笔写信。

  皇后体恤,很快便派杨德才传来懿旨,恩准我归家省亲。

  宫娥们忙碌起来,光是箱笼就收拾了三车子。

  一小宫娥抱着一袭蜜合色如意纹褙子过来,珊儿制止:

  「你拿这套过来作甚?快拿走!」

  我疑惑:

  「这衣裳有何不妥?」

  珊儿吞吞吐吐:

  「娘娘,这褙子,是您,上回落水时……穿过的……」

  她是担心我会忌讳,我苦笑:

  「那有何妨?又不是衣裳害我落水的。」

  我让珊儿把那套褙子取来给我。

  我抚摸着袖口上精致的刺绣,不期然摸到底下有一小块硬物。

  翻开查看,竟是一只赤金嵌宝石葫芦耳坠子。

  6

  我将问珊儿:

  「这是我的吗?」

  珊儿摇头道:

  「不是,您没有这样的耳坠子。」

  既然不是我的,这耳坠子为何勾在我衣裳的袖子里?

  一段模糊的情景在心头闪过。

  我穿着如意纹褙子,扑通一声掉入水中。

  水花四溅。

  我在水里扑腾挣扎,后方是一艘重楼叠翠的画舫。

  一抹人影飞快跑开。

  此人是谁?

  与我落水有关吗?

  我头昏,再想不起更多来。

  珊儿急忙问道:

  「娘娘,您怎样了?」

  我摆摆手:

  「无妨……衣裳收好,尽快启程吧……」

  「是……」

  我想起什么来,又问珊儿:

  「这耳坠子你有见苏姑娘戴过吗?」

  珊儿再次摇头:

  「请娘娘赎罪,奴婢想不起来了。

  这耳坠子是时新样式,好多高门贵女都有类似的……」

  又补充:

  「如果是宫中嫔妃之物,银作局会归档的。」

  我若有所思。

  「日后再说吧……」

  此事暂且搁置。

  回到娘家后,家人对我十分体恤。

  我母亲和嫂嫂怕我生闷,变着花样讨我欢心。

  不是做我爱吃的,就是陪我闲亭对弈,观花赏鱼。

  我出嫁前的手帕交也不时登门拜访。

  我在娘家住了一个多月,家人虽没特意提起,但我也听到不少慕容瑞的近况。

  听闻苏丽莹已回到东宫,慕容瑞整日与她厮混一处。

  苏丽莹才老实几天,再次故态复萌。

  前阵子她与慕容瑞当街纵马,撞坏了商贩的小摊。

  她屡次违逆宵禁令,与慕容瑞私自外出。

  慕容瑞被言官参了一本。

  皇上龙颜大怒,下令将其禁足,还把东宫数名宫人杖毙。

  我深感无奈和心寒。

  中秋将至,这日,我与嫂嫂出门进香。

  归来时遇上赶集的人群,为赶在戌时回府,马夫不得不抄近路。

  车外传来喧闹声。

  马车前进受阻,嫂嫂撩开帘布问侍女:

  「在吵什么?」

  侍女道:

  「平康坊那边有人追逐闹事。」

  平康坊花街柳巷。

  嫂嫂嫌晦气,不悦:

  「怎么跑这边来了?赶紧走!」

  马车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下。

  马夫惊慌:

  「你们是何人?」

  一道清脆嗓音传来:

  「是沈太傅家的马车吗?我认识你家太子妃,借我们躲一躲!」

  这声音是……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就见帘布被外头的人粗鲁撩开。

  一名锦袍「少年」不由分说跳了上来。

  嫂嫂唬得放声惊叫。

  对方嬉皮笑脸:

  「太子妃,许久不见。」

  我定神看去,竟是苏丽莹。

  她一身男装,英姿飒爽,雌雄莫辨。

  嫂嫂惊魂未定。

  「娘、娘娘,你认识他吗?」

  我不知如何作答,苏丽莹扭头朝车外招手。

  「瑞公子!快上来啊!」

  我再次怔住。

  身着鸦青色弹墨云锦直裰的慕容瑞,满脸局促地上了车。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