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沦陷后,黑莲师姐她不想负责
反派沦陷后,黑莲师姐她不想负责

反派沦陷后,黑莲师姐她不想负责

久酒玖韭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4-02-28 19:48:57

和反派同归于尽后,霓华重生了,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幼小的反派,虐文套餐ABC 安排上……
满级选手回了新手村, 霓华设计把 前世呼风唤雨的反派给收编成为自己的小弟……
于是 霓华从质疑魔头,理解魔头,到成为魔头。
然而,没了系统,霓华还是要攻略男主才能回去现实世界,她没想到自己攻略任务一顿操作,反而让反派爱上了她。
于是,反派一直以为她脚踏两条船。
那天的雨下的好大,中了情毒的霓华准备找男主解毒,结果被 黑化的反派独自锁在屋里。
反派的脸上没有表情,一双黑眼睛深不见底,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看着她质问道,“ 选他还是选我。”
霓华:“………”救命,她可是女主耶!
目录

7小时前·连载至第30章 白月光下线

第1章 都重生了谁还走剧情

  “师姐,师姐……”

  霓华恢复意识的时候,脑中的机械音同时响起:【重生成功,系统即将关闭,请宿主自行完成任务。】

  睁开眼,霓华看着自己没有一丝瑕疵的手,她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上一世记忆自动的导入脑海,霓华原本是现代女,在招聘会上被系统捡走了,她穿书穿成了女主,有系统和剧情的加持,本以为是轻轻松松完成任务,没想到,霓华不仅没有完成攻略,而且年纪轻轻就嘎了。

  念在霓华阻止魔头灭世有功,她重生了。

  剑童小十七伸手扶着霓华起身,“师姐,论剑大会要开始了。”

  伸手按揉了脑袋,霓华开口声音低缓,“你刚说什么?”

  “第一百一十一届论剑大会,师姐,你不会忘了吧?”

  霓华眼皮动了动,时间点不对,她记得上一次她穿过来的时候,都一百二十一届论剑大会了。

  霓华想了想,都重生了,又没有系统逼着她走剧情,她只要完成最后的任务就可以了。

  换一个思路,霓华应该先把阻碍她攻略并害她身亡的魔头给解决了,再去做攻略。

  回想起来这部分剧情,霓华沿着上一世的剧本的标注,来到那条偏僻的小路,还没走进,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属于恶毒炮灰的声音。

  “不过是畜生而已,师兄的东西你也敢偷!”

  霓华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十年前的席延不过是师傅随手捡回来的一个外门弟子,还是一个血脉卑微的半妖。

  那年论剑大会,玄天门的掌门的女儿师玲想要进入圣境的一个护身武器,师玲的好舔狗准备了一件礼物,而这件礼物,就是魔头席延的命。

  席延是不纯正的杂龙,他的身上的鳞片,是铸造武器的绝佳的原料。

  此时,师玲那帮狗腿子设计陷害席延,下一步就是准备把他逐出门派,寻个角落活生生的剥了席延的鳞片,放干他的血。

  微微吸了一口气,霓华站出来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躺在地上的少年像一坨烂肉一样瘫在地上,不纯正的血统使他身上出现了退化的鳞片,斑驳的血痕浸满了他的身上的衣服。

  对上霓华的目光,师允愣了一会儿,底气不足的说道,“师姐,不过是教训一个偷了东西的杂种而已。”

  少年听到霓华的声音,抖动了一下,抬起头来。

  在那一刻,霓华觉得自己的记忆出了偏差,此时的席延的眼神并不阴鸷,甚至还带着懵懂和悲伤。

  霓华静静的看着席延身上的破烂的衣服和斑驳的血迹,露出的一截腰上被生生扒下来的几根鳞片,她的良心竟然又在摇摇欲坠。

  席延的母亲席姻是第一掌门任一秋的夫人,席姻却出轨妖物生下了半妖席延,被修仙界唾弃。

  他母亲自刎后,席延就成了三不管,一个修为低微的半妖,受尽屈辱压迫成长。

  隐忍多年,席延本该成了修仙界第一人,却误入魔道,以一己之力,将和他有仇的妖门及修仙者一锅端,成了灭世反派。

  第一门派掌门任一秋死后,修仙界扒出了个大瓜。霓华才得知,当年,任一秋在妖界中计被伏,席姻是被任一秋亲手送给妖王的。

  席姻从妖界逃出来之后,生下席延后被人虐杀而死。席姻死后,这些罪名扣到她身上。

  而席主的成长逆袭,应该也是一个爽文打脸剧的主角,可惜这个世界早有天道之子司长云,所以席延只能够当垫脚石了。

  不过,席延可怜吗?

  霓华想到入魔之后的席延的凶残无度,想到自己无限接近成功的攻略任务,想到自己的师门那流干血的锁妖塔,想到被抽了灵髓的时候血溅了一脸的自己,想到那一层一层的祭台的粉身碎骨……

  低下头看着席延,霓华面露微笑。

  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淋了雨,就撕了别人的伞呢。

  霓华慢吞吞的蹲下身子和席延平视,席延的目光真好看呀,可是像他们这样受尽苦难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纯粹又温柔可怜的目光呢,果然,从小就开始装了吧。

  霓华静静的看着席延腕骨,他伸手死死的握住了她的裙摆,发出低哑的求救声。

  居高临下的看了席延一眼,霓华没想到席延被打成这样还能动,目光赞赏的又看他一眼。

  刚重生回来的时候霓华本来想一剑捅死席延的,可是现在看着席延隐隐落泪的这目光,她忽然改变主意了。

  霓华目光温和的看着席延,然后一点一点的温柔的把他的手给扳开,一字一顿的说道,“妖魔,永远是妖魔,既然犯了错,就该好好认错才是。”

  原本打人的那帮人被霓华撞见还有些瑟瑟发抖,毕竟大师姐地位高,而且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真去邢堂告上一状,他们所有人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师允听到大师姐温柔的话语,愣了一会儿,仔细想了想大师姐和师玲的关系,师允心里有了谱,顿时不敢把场面弄得太过血腥。

  师允小心翼翼的试探,“师姐,这样品德败坏的半妖应当逐出师门?”

  霓华看着席延手上长出的鳞片,她皱眉,私设门规,随意处置,这时候的修仙界真不成体统。

  恢复了自己大师姐的做派,霓华缓缓的笑了,“这种事情由掌门定夺,切不要冤枉好人才是。”

  一番似是而非的话,让他们又不敢动作了。

  席延奋力一挣,立马的把按住他的两个人给挣脱开去,然后下一瞬间,师允眼见势头不好,一脚踩在了席延的背上,埋汰了一声,

  霓华默不作声的看着,转头听到师允带着讨好的说道,“师姐,论剑大会就要开始了。”

  “不要闹出人命。”霓华临走前交代道。

  师允立马乖巧的点头,看着霓华走远之后,冷意森然看着席延,硬生生的打断了席延的脊梁骨:“畜生想叫谁救你呢?”

  席延低头不语。

  师允看着更不爽了,立马吩咐自己狗腿子:“放干他的血!”

  师七拿着匕首的手抖了一下,席延立马挣脱,两个人死死的按住席延。

  “废物,三个人打不过他一个人吗!”师允气不过,但是也知道这事一下子成不了,思忖了一下,“先找个地方把他关起来。”

  师允说着,狠狠踹了席延的后心,席延又重重摔摔在地上,席延被拖走的时候留下了长长的血痕,细碎的长发,也藏住的他阴森阴霾的双眸。

  ……

  来到热闹的比试大会,看到熟悉又陌生的那些一个个面孔,霓华有一瞬间的触动,那些活在记忆里的纸片人又活生生的出现了在自己的跟前了。

  霓华看着台上打得火热的外门弟子,目光缓缓的转向了台下。

  在台下高声喝彩的是霓华最爱笑的小师妹,小师妹木香尘最喜欢偷吃甜点,每次下山除妖的时候,还会带一些甜甜糕点贿赂她。

  后来锁妖塔倒,师妹拖着重伤去搬救兵,回来的时候,死在了与魔教勾结的心上人的剑下。

  而常常见不到影的小师弟顾长安平日风流,沾花惹草顾长安看着不是个正经人实际上是忠犬,与女二青梅竹马,然而她爱他不爱他他爱她,来来回回虐到死。

  最后女二宁愿成为男主后宫的一员,也不愿看顾长安一眼。顾长安死的时候,血留在了上山的那条长路,至死还不忘守住女二,守住灵脉。

  霓华目光扫过了各个长老,还有一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师弟师妹……为了争取到撤退的时间,以身殉道,他们生生世世困到了锁妖塔,成为塔中的一部分。

  然后,霓华的目光落到了台上最显眼的师傅的身上。

  霓华的师傅是正道的魁首,平时严肃方刚的一个人,却唯独爱喝山下客栈里头开出了天价的山泉水酿造的桃花酒,为此,师傅到处杀妖兽赚银子,把自己的日子过得一贫如洗。

  后来,霓华的师傅为了救酿酒的老板娘,硬生生的耗尽了自己的心血,死于仇敌之手。

  霓华也是后来才明白,师傅当年或许喜欢的并不是酒,而是酿酒的人。

  霓华在被囚禁的日日夜夜里想着,如果当年锁妖塔碎时,师傅在该有多好。

  看着霓华久久站着不动,小师妹木香尘挠了挠头:“师姐,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师铃呢。”短短的几瞬间,仿佛走过了前世今生,霓华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小师妹,问道。

  “那个小仙女每次出场都是要排场的,师姐又不是不知道。”木香尘撇了撇嘴角。

  霓华目光深深的看着这个小师妹,平时木香尘十分的咸鱼,平时又口无遮拦,得罪的人较多,霓华认真的劝说,“我和师傅都希望你和师铃交好,进入圣境。”

  “人人都说圣境有天道机缘,但谁知道真的假的。”木香尘吐槽,“而且我和她相处不来……”

  肯定是真的。霓华看天,圣境可是天道之子的金手指。

  “师姐,我去指点他们了。”木香尘听霓华说教,眼珠子一转,快步溜了。

  知道靠劝说木香尘,她是不可能听自己的安排,于是霓华心里头暗戳戳的列了一系列的计划让木香尘乖乖的进入圣门,远离渣男。

  霓华转了一圈,忽然就遇上了师父。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