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酒店穿年代,被四个哥哥团宠
带着酒店穿年代,被四个哥哥团宠

带着酒店穿年代,被四个哥哥团宠

园九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2-28 07:00:06

【年代+种田+日常+金手指略显普通+致富+高考+团宠】
参加大学室友的婚礼,奢侈了一把,拼了间总统套房。
点好炸鸡啤酒,坐等室友们从五湖四海赶过来。
却没有想到,一睁眼,竟然成了贫穷年代的山村少女。
父母双亡,只剩五个小苦瓜相依为命。
未婚夫被绿茶知青抢走,还想使计谋害死他们兄妹五人。
兄妹联手,奋起反抗,直接送渣男贱女去改造。
大家说他们凶残,男的娶不上媳妇,女的嫁不出去。
女拖拉机手是她。
先进个人是她。
荣誉奖章是她。
省状元还是她。
她偏要用实际行动一次次打大家的脸。
目录

3小时前·连载至第59章 羊骨汤

第1章 新环境

  “小蝉,小蝉,你快醒醒……”

  “哥哥已经帮你讨回了公道,他们家给你拿了一百块钱的补偿……”

  “小蝉……”大男孩抱起炕上眼眸紧闭,嘴唇和脸颊都毫无血色的少女,哽咽着说道,“哥哥只有你了,你不要抛下哥哥,好不好?哥哥已经带人砸了那个人渣的家了,如果你还觉得不满意,那哥哥再去找领导,说他们的事情,我就不信领导不替我们做主……”

  “夏彬,药已经熬好了。”这时,门外走进来另一位大男孩,他双手端着一只碗,特别的小心谨慎,一步一步的朝着炕走来。

  “快,快,快给小蝉喂下去。”炕上的大男孩焦急不已,连脸上的眼泪也没空去管。

  之后两人便手忙脚乱的给毫无知觉的少女喂药。

  夏蝉是被一阵苦味给刺激醒了,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似有千斤重的眼皮,就被两个大男孩紧紧的抱住了,她浑身无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他们给推开,只能任由他们这样抱着她。

  从他们愉悦的欢呼声中可以听出来,对于她的醒来,他们两个都特别的高兴。

  等他们激动过后,将她放下,让她休息,出去说事情的时候,夏蝉才有机会坐起来打量眼前的一切。

  眼前的房子是用石头和泥巴堆砌起来的,甚至泥巴里面还有一些稻草根,还用报纸糊了一半的墙,屋子里非常的简陋,只有一张正方形桌子,还有一张长方形桌子。

  长方形桌子是靠墙放的,上面还堆了一叠书籍,墙角还放了两个原木箱子,连漆都没有上。

  她所躺的地方竟然是北方的大炕,炕上有炕桌、炕柜,还有一些颜色灰暗的衣物和被子,东西看上去都特别的有年代感,她以前在老电视剧和老电影中看到过。

  眼前的这一切都在告诉夏蝉,这根本就不是她住的两万多一晚上的豪华套房,她明明来参加婚礼,点好炸鸡啤酒,坐等室友们从五湖四海赶过来,怎么会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呢?

  脑子里刚想到豪华套房,下一秒,夏蝉便出现在豪华套房里。

  夏蝉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刚刚真的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

  她一个金手指都没有的人,要是真的穿越了,还穿到了那么贫穷的年代山区,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夏蝉还没庆幸完,结果转眼她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感满满的房间,并且还在那个炕上,如此,夏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穿越了。

  作为一个一个月看了一百多部小说的资深的小说迷,夏蝉觉得自己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她穿越了。

  并且就是年代的山区。

  随后脑子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等回过神来后,夏蝉直接愣在那里。

  原来她确实是穿越了,并且穿到了有钱没票就买不到东西的年代,原主跟她同名同姓,不过今年才十七岁,比她年轻了十多岁。

  这个十七岁的少女以及她的一家都是可怜人,七岁的时候在山上挖野菜,被打闹的小孩子撞下山坡,陷入昏迷,那个时候夏家还没有分家,十几口人住在一起,几乎全家都反对拿钱出来给她治疗,当时她爸爸妈妈抱着陷入昏迷的她跪在院子里求夏家爷爷奶奶拿钱出来,可是爷爷奶奶死活不拿。

  夏蝉爸爸伤心欲绝,绝望之际,跟夏家断绝关系,带着妻子孩子净身出户,住进了山上的山洞,跟村里借钱给夏蝉治病,一点点的置办家里的东西,后来在半山腰的空地上,用自己的双手,一点点的将石头房给建了起来,之后一家四口就住在这个远离村子的半山腰上。

  别人家重男轻女,但是夏蝉爸爸不重男轻女,甚至他的想法还非常的与众不同,在夏蝉妈妈不是很赞同让夏蝉读书的时候,夏蝉爸爸说,既然想让女儿嫁到好人家,那得女儿自己有本事才行,如果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那好人家能看得上她吗?自己有本事才能找到更好的对象,这样就不用在泥巴地里刨食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也怪怪的,但到底还是说动了夏蝉妈妈,让两个孩子都读书了。

  夏彬读到小学毕业就没有读了,夏蝉成绩不错,一直读到了初中毕业,正好毕业那年村里建了学校,夏蝉就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了小学的老师。

  只不过夏蝉爸爸没有看到这光辉的一天,因为他发生了意外离开了人世。

  夏蝉十六岁的时候,跟村里一个男孩订婚了,约定十八岁的时候结婚。

  今年夏蝉十七岁,如果没有退婚的话,那么明年就要嫁人了。

  结果夏蝉妈妈生了很严重的病,借了钱也没有治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紧接着订婚一年的未婚夫又劈腿城里来的知青跟她退婚。

  这个未婚夫工作的地方离老家并不远,差不多几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回来的次数就比较多,不像别人几年才能回来一次。

  也不知道怎么就跟知青点最漂亮的知青勾搭上了,然后就跟夏蝉退婚了。

  母亲去世还没有缓过来的夏蝉,接着又被未婚夫抛弃了,双重打击让小姑娘承受不住一病不起,高烧不退,随后就这么没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过来了,接手了原主的身体。

  回忆完原主短暂的一生,夏蝉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既然她接手了这具身体,成了这个年代的夏蝉,那自然要为原主讨回公道了。

  那对渣男贱女,肯定也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的。

  一百块钱怎么了?

  一百块钱就能换小姑娘一条命吗?

  他们在想屁吃!

  夏蝉正打算从炕上下来时,突然门就被人推开了,刺目的光线从屋外照射进来,夏蝉下意识的就伸手挡在自己的眼前,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这个强度,才慢慢的放开了手。

  只见门边站着两道欣长的身影,他们背着光,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

  不过可以从身形看出来,个子稍微矮一点的是她的亲哥哥,夏彬,今年十九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