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东宫逆袭记
庶女东宫逆袭记

庶女东宫逆袭记

乖乖尾巴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2-03 15:53:02

身为尚书府庶女,从小到大都被嫡姐与嫡母打压,与嫡姐一同嫁入太子府,逆袭机会这不就来了? 斗垮嫡姐、大权在手、一心复仇的女主最解气!
目录

25天前·连载至十一

  我的嫡姐和太子大婚当天,十里红妆,凤冠霞帔。

  太子府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谁也没注意到,在太子府的偏门,一顶偏红的小轿子也被抬进了门。

  轿子里坐着的我,手上太过用力,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

  人人都以为,我是尚书府嫡千金董晗的配角,是个不起眼的庶妹,掀不起什么风浪。

  可我偏要搅得满城风雨,我的路还长,刚刚开始。

  我是尚书府的二千金,当今尚书董大人膝下无子,唯有二位千金。

  但我是庶出,虽然我心里明白,我本不该是庶出的。

  我的生母是府上的温姨娘,是珍宝楼的绣娘出身,也是当年珍宝楼手艺最好的一位绣娘,送进宫里的成衣无一不是出自我娘之手,只因“幻彩凤凰”的图案,只有我娘绣得出,也为此颇得宫中贵人青眼,有意让我娘进宫。

  却不想造化弄人,偏偏我娘在父亲进京赶考时与他两情相悦,并相约厮守终生。

  我娘为此偷偷用这些年来被赏赐的珠宝和赏金为自己赎了身,一门心思准备嫁给父亲。

  却不想父亲一夕高中,被安王看重,并把自己的女儿金鸳公主嫁给了父亲。

  待我娘给自己绣完大红色的嫁衣,准备嫁给父亲时,也传来了父亲要迎娶安王之女做正妻的噩耗。

  安王之女自幼骄纵跋扈,在她与父亲成亲后三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父亲才好说歹说,把我娘接入府中。

  但碍于正妻跋扈张扬,又极好面子,我娘入府几乎悄无声息,并不似寻常人家纳妾那般吹吹打打,还是以丫鬟名义在府上服侍半年后,父亲才找到机会把她提做姨娘。

  父亲自以为成婚之前与我娘的约定只有他们二人知晓,只是奈何金鸳公主家族势力如此庞大,怎会不知这些前尘过往,但碍于面子又不好当场发作,明里暗里给了我娘不少气受。

  我娘战战兢兢忍辱负重多年,好不容易不至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然而命运却再次和她开了个玩笑,她和金鸳公主竟同时有了身孕。

  金鸳公主是何等霸道的人,为了让自己腹中的孩子先于我娘腹中的孩子出生,竟不惜暗中联络娘家找宫中太医要了一副催产药,并在怀孕期间流水一般赏赐给我娘许多补品,想让胎儿过大,我娘生产时一尸两命。

  只是她没料到,催产药虽能催生,但药性过烈,让她在生产时伤了身子,此后再难有孕。

  也没想到我娘竟如此坚强,拼着一口气仍然生下了孩子。

  更没想到,她大费周折折腾一场,和我娘生下的都是女儿。

  她的女儿,尚书府嫡女,得当今太后亲自赐名为“晗”,意为天将明。

  她因我平安出生而大动肝火,便为我取名为“幽”,取晦暗昏沉之意。

  稍微识字的人都听得出来,女孩子以幽为名,不是什么好名字。

  可她执意如此,我娘也不好反驳,我便一直以幽为名,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然成长着。

  董晗本就顶着嫡女名头出生,又是金鸳公主的独女,自幼便颇受宠爱,时间长了,性格上也免不了和她母亲一般骄纵跋扈。

  金鸳公主也没少在她耳边吹风,时间长了,她也不再和我以姐妹相称,每次看到我和我娘都会啐上一口,然后笑着说“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幼时的我听到这些会不服气,会冲上去和董晗扭打在一起,许是娘胎里嫡母送来的那些补品的缘故,我总能占上风。

  渐渐地,我也发现,占上风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每次事后,嫡母都会罚我罚得更狠,并在父亲面前添油加醋一番,并说我是被母亲教唆。

  父亲自此便很少到母亲房中,看我的眼神也不再慈爱,逐渐被失望填满,仿佛在说“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儿”。

  我娘告诉我,想要在这偌大的尚书府生存下去,就得学会藏锋守拙。

  我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娘说,就是别叫别人看出来你的本事。

  我学会了,在和董晗一起上课的时候故意出尽洋相,在女工课上故意绣了一只奇丑无比的大蜈蚣,在舞蹈课上故意左脚踩右脚让自己摔了个狗啃泥,书法课上故意打瞌睡把墨汁涂到脸上,这副憨态总是把董晗逗得哈哈大笑。

  笑完了还会假装关切地和我说,学慢点不碍事。

  然后在众人期盼的眼光中开始展示才艺,在我的映衬下她显得更加优秀耀眼了。

  人人都道,尚书府家有两位千金,嫡女如夜明珠般光彩照人,庶女却卑微到尘埃里。

  只有我知道,她是个天生的蠢材。

  我娘可是珍宝楼唯一能绣出来“幻彩凤凰”的绣娘,我的绣工又怎么会差?

  舞蹈教一遍我就能跳出来,只是不屑于在董晗面前跳。

  每次书法课结束,我都会回到卧房里悄悄练习课上师傅讲的内容,早已经写得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

  既然我娘说,我要守拙,那我就干脆一直傻下去,让董晗生活在自己才是高门贵女的幻梦之中。

  只是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