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主爆改病娇
虐文女主爆改病娇

虐文女主爆改病娇

文签故事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8 12:18:27

我穿书成虐文女主独女,正为让她脱离悲惨结局焦头烂额。
转头见弱不禁风的女主......
目录

2天前·连载至虐文女主爆改病娇2

虐文女主爆改病娇

  我穿书成虐文女主独女,正为让她脱离悲惨结局焦头烂额。

  转头见弱不禁风的女主高举剔骨刀,砍砸砧板上骨肉,

  血水飞溅,她嘴角勾出温柔婉转轻笑,“呵…呵呵…”

  1

  我穿越了,穿成为虐文女主独女。

  我妈和男主在大学相爱,却在毕业前因女配而导致分手。

  我妈家道中落,不得已嫁人做妇,却因为我的存在备受家暴折磨

  三年后男主归国,成为商界大佬与女配订婚,完全无视我妈的处境,也并不知道我的存在。

  当我妈伤心彻底,决定带我远离家乡,却在提出离婚后被渣男捅死,当街身亡。

  而我也因为无人看管,饿死家中。

  想到自己惨死结局,我抬眼看向女主江月。

  2

  江月正温柔地举一勺粥,喂到我嘴边。

  虽然她长期遭受丈夫家暴,面容憔悴,但依旧难掩美丽,反而平添些许清冷破碎

  “星星一直盯着妈妈,是不是吃饱了?”

  我点点头,伸出肉手摸了摸她的脸。

  江月温柔轻笑,放下勺细心为我擦嘴,自己则就着剩下的粥饱腹。

  尽管她生活困顿饱受折磨,却将我养得很好。

  我紧握小肉拳,暗下决心绝不能让我们重蹈覆辙!

  可我一个四岁小孩要怎样破局?。

  我想着问题,没一会儿竟在沙发睡着。

  再次惊醒就看到名义上我的渣爹刘云飞拽着江月头发,对她拳打脚踢。

  我挣扎着想要上前拉架,但看到江月制止的眼神,只好躲在暗处捂着口鼻哭得小声。

  等刘云飞打够了,转头瞥我一眼,又充满怒气一脚揣在江月身上

  “呸,给老子带绿帽子,你个贱人。“

  江月呕出一口血,整个人仿佛要碎掉。

  刘云飞这才收手,骂骂咧咧的回到房间。

  我连忙凑到江月身边,“妈妈……妈妈…”

  江月终于回过神,一把搂着我,“星星不怕,妈妈没事的。以后妈妈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她看着我,一脸认真的向我保证。

  3

  按照剧情这次家暴后,江月就该碰见我生理上的爹。

  尽管我绞尽脑汁想要让她避开剧情,但最终他们还是相见了。

  男主谢铭珂看江月抱着我,眼底一惊,十分自然牵起旁边女配周娴的手。好久不见。”

  江月诧异过后温柔微笑,“铭珂,好久不见。”

  周娴暗恋谢铭珂,顺水推舟地依靠在谢铭珂肩上亲昵,一脸嫌弃的打量我们母女。

  “江月,真是没想到,几年没见你竟然变成这个样子,看来你当初抛弃男主之后过的也不怎么,”周娴趾高气扬地掩嘴嘲笑,“呵呵,不过还得感谢你,没有你当初,我怎么会和铭珂在一起。”

  我妈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谢铭珂就冷着脸看向她,“这是你的孩子?”

  我妈抱着我没有说话。

  我见男主抬腿就准备走,着急地恨不得直接开口叫爸爸。

  我妈却突然拉住了他,“是我孩子,不过她也是你的。”

  惊天一声暴雷,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江月。

  我妈笑笑,“没错,谢铭珂你就是清清生物学的父亲。”

  啊?啊啊啊?我内心惊讶万分,紧紧抓住我妈衣襟,倚靠在她怀。

  我妈不是内向含蓄小白花?怎么突然打直球?

  便宜爹当然恼怒,直勾勾地盯着我妈,“江月,你什么意思?”

  “清清是你的孩子,”我妈挑眉,“怎么我说的不够明白吗?还是你听不懂人话?”

  周娴眼见形势不对想拉着谢铭珂离开,却被她一把拽回原地。

  谢铭珂低头厉声周娴,“你可不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说……那是她和刘云飞的孩子!”

  周娴眼见事情即将败露,面色铁青,可怜兮兮的向谢铭珂求情,“铭珂你要信我啊!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你反而去信一个抛弃你的女人!”

  谢铭珂面露犹豫,复杂地看我一眼。

  我妈冷冷打断,“那就去做亲子鉴定。”

  周娴目光毒怨,巴不得杀了我们娘俩,“不行!”

  “‘为什么不行?莫非你心里有鬼?”我妈挑衅般地轻笑。

  这场闹剧愈演愈烈吸引了不少观众,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谢铭珂无意再在大庭广众下纠缠,“去做亲子鉴定。”

  “铭珂我的头好痛,好痛啊……一定是因为昨晚陪你加班熬夜……”

  周娴眼见事情败露,开始装病妄图掩盖,奈何演技拙劣,只收获到众人的白眼。

  谢铭珂一把将周娴推开,“一会我让助理来接你。”

  他走到我妈面前,眉头紧蹙,“现在就去!”

  “铭珂……铭珂…”

  我转头对着在地上装柔弱的周娴挤了个鬼脸。

  坏阿姨,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从亲子鉴定中心出来时已经是傍晚,结果等几天才出。

  采样过程中,江月耐心地哄着我,谢铭珂始终与我们隔着社交距离,一言不发,眼神复杂。

  送我们回家路上谢明珂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江月却毫不在意,一颗心都放在了我身上。

  等到了家门口,江月更是直接准备带着我离开,没给谢铭珂一点交流的时间

  谢铭珂有些不爽,直接喊住江月扔下一句江月,“你别想用孩子绑架我,妄图我们回到从前。”

  便开车离开。

  而我那本该柔弱扮演受伤的妈,听到谢铭珂的话,笑不能自抑捂着肚子蹲在地。

  “星星,你说他怎么那么可笑,难道以为全世界都要围着他转吗。”

  我感受她收紧手臂,温热鼻息拂耳廓。

  檐下微风夹着丝丝细雨微寒,若有似无地落到她脸旁。

  啊?江月好像和书中描述的不一样啊。

  4

  回到家后,我妈哼着欢快小曲,拿出今天在超市买的剁骨刀,处理晚饭肉食。

  我妈以前是千金大小姐,不要说剁肉,吃牛排都有人给她切好。

  我担心她不会切肉,伤到自己,只好悄悄地趴在墙沿看着她,以防不时之需。

  却见,江月握着与手臂一般粗细刀柄,高高举起高高砍落。

  砧板上血肉飞溅,她似乎用尽全身力气,喘着粗气动作不停。

  一刀比一刀狠,一刀比一刀重,重重地砍在肉骨上,碰撞出沉闷而诡异的咚咚声。

  血水飞溅到她精致面旁,她毫不在意地抹开粘腻,笑意丝毫未减。

  “我要把你们…全部剁碎呵呵……”

  她不像在切肉,而像是在练习……

  我眨眨眼,不敢相信今天彪悍直接的妈妈是书中唯唯诺诺的小白花。

  既然我是穿越,那我妈重生或穿越都有可能。

  我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只要不会重蹈覆辙足够了。

  5

  我发现,我妈特别爱投喂我各种甜点零食。

  每次吃饭她都会直勾勾地盯着我,生怕我少吃一点。

  我们娘俩在家安逸日子没过多久,在外鬼混回来的刘云飞打破了我们的平静。

  饭后我妈搂着我在沙发上看电视,浑身酒气的刘云飞摇摇晃晃地走进来,扯着我妈头发一把将她拖拽在地。

  我被惊吓到,跳起来想帮忙,被我妈一个冷厉的眼神制止。

  刘云飞看我妈从地上站起来,呸了一口在地上,把拳头扭的咯吱响,“你个贱人,今天还想反抗老子?”

  我妈阴恻恻地瞪他一眼,转身走向厨房。

  我要保护妈妈!

  刘云飞正想去追,被我一把抓住腿,摔了个踉跄,他痛呼一声,下意识踹我一脚。

  “狗娘养的小婊子,老子迟早杀了你。”

  我妈出来时正好见到我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哭,立刻红了眼。

  她边拿着刀向刘云飞走去,边温柔地哄着我。

  “星星别怕,等妈妈解决这狗杂种,很快的。”

  刘云飞平时在我们娘俩面前嚣张跋扈,拳打脚踢,本质上是个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怂货。

  如今见着我妈举着刀向他走来,刘云飞吓得瘫软在地,站都站不起来,手指颤抖的指着我妈说,“你他妈想干什么!你敢动老子一根毫毛试试。”

  我妈眨眨眼,笑盈盈的,语调轻柔,“好啊,那就让我来试试~”

  她哪有柔弱小白花的样子,只见爽快地手起刀落毫不犹豫。

  一刀两刀三刀……刀快速插入肉中,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刀抽出时血飞溅到我妈脸上,玷污了她洁白的长裙。

  她毫不在意,隐隐带着享受。

  一阵腥骚味在客厅里蔓延,刘云飞下腹蔓延出水渍,他被吓尿了。

  “啊啊啊——”,往日肆无忌惮的施暴者发出凄厉的喊叫声后,晕了过去。

  不说他,我也快被我妈吓尿了。

  “呼——”,我妈看他晕过去后轻笑两声,放下刀柄,拨通了急救中心电话。

  我被吓得一动不动,脑袋发昏。

  陷入昏迷之前看到,我妈慌忙向我跑来。

  我再次醒来,看见医院天花板。

  想起我妈捅了刘云飞好几刀,或许会面临牢狱之灾,吓得我连忙起身。

  着急忙慌的想爬起来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按,是妈妈。

  我妈只字不提那天发生的事,也没有警察上门问询,她每天在医院耐心地陪着我照顾我。

  我慢慢得知,我妈是医学生,虽然捅了刘云飞好几刀,伤口看起来恐怖,但刀刀避开要害,最终鉴定为轻伤。

  考虑到他们是法律上的婚姻关系,并且我和我妈身上有刘云飞家暴的痕迹。

  不予我妈刑事处罚,仅仅进行家庭调解。

  简直大快人心!

  我崇拜地看着我妈,一想到刘云飞昨天见到我妈就屁股尿流的怂样,想必他今后不敢再招惹我们娘俩。

  我扑在我妈怀里,她似乎有感我的喜悦,轻轻拍抚着我的背安慰我。

  比起原书唯唯诺诺的小白花,我更爱现在有点疯批的妈妈。

  可我被吓得失声,想张口说话,却只能发出简短的音节。

  我妈的温柔面具破碎,眉头紧蹙,生怕真给我吓傻了,连忙抱着我找心理医生。

  “袁烁?”我妈抱着我愣在心理科室门口,看着俊美的医师。

  “江月,好久不见。”

  没想到接待我的心理医生竟是我妈的大学同学,袁烁。

  一阵寒暄后,袁烁得知我妈这些年过得这么倒霉,如今我妈要奋起反抗,非但不嫌麻烦,还主动提出要帮我妈照顾我,给我妈出谋划策。

  “你可以这样……还可以……”

  袁烁专注地看着我妈的眼神可算不上清白,我妈听着袁烁的建议更是两眼放光。

  我在一旁默默听着两人兴致勃勃地商议“复仇计划”

  临走之际,袁烁突然拦住我妈,眼底狠厉一闪而过,又期待地看着我妈。

  “要我帮你杀了他们吗?”

  我妈伸手为袁烁抚平领带的褶皱,露出一个安抚的笑,“暂时不需要。”

  叔叔,你怎么张口就是杀人啊?

  但妈妈不反感,甚至有些愉悦。

  我相信我妈如果回答需要,那么我们就可以开始准备葬礼了。

  我心里打出流汗黄豆表情包。

  默默腹诽,我可不想要疯批后爸啊。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