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细腰娇骨,撩疯禁欲竹马
她细腰娇骨,撩疯禁欲竹马

她细腰娇骨,撩疯禁欲竹马

新十柒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27 23:02:27

身为孟府养女,沈娇娇自小被娇养长大,养得性子温吞恭顺,又倔犟认死理。
青梅竹马不喜她,对她严苛,她不恼。
早早定下的夫君移情别恋,她亦不恼。
半路归家的真千金义妹算计她,害她丢了清白,她怒了!
她本不愿趟入浑水,满心想着尽快洗清沈家冤屈,离开孟府去过自己的小日子,却莫名被某人缠上,还倒打一耙。

向来矜贵淡漠的男人掐着她软腰,“沈娇娇,你还想跑?”
沈娇娇吓得腿软,更想跑了!
他将头埋进她的颈窝,低低笑着,“娇娇,你本就是我的童养媳,又碰了我身子,合该对我负责。”
沈娇娇:到底是谁碰了谁的身子啊!!!
目录

3小时前·连载至第47章 承诺

第1章 夺欢

  “义兄,你找我?”沈娇娇小心翼翼推开门。

  正要探头看向室内,手腕却被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给一把攥住,往里扯去。

  她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跌进了一个滚烫的怀抱中。

  鼻尖磕在厚实的胸膛上,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沈娇娇懵了,直到那只扣着自己手腕的手,抚上她的细腰,她才反应过来要喊人。

  “救……”

  她还没来得及呼救,嘴唇就被捂住了。

  沈娇娇惊恐地瞪大双眼,饶是她再笨再蠢,也想明白了一切。

  孟绾害她!

  “帮我。”薄唇贴在沈娇娇白嫩的耳垂上,滚烫的呼吸就在她耳畔起伏。

  她脑袋轰的一声炸开。

  眼眶迅速泛红,呼吸也变得急促,她用力挣扎起来。

  男人似乎察觉到她的抗拒,停下了动作。

  沈娇娇抬头,猝不及防撞进一双深邃眼眸。

  她呼吸一滞,正要开口。

  一只大手突然紧扣住她的后脑,下一瞬,炙热的吻落下。

  “不、不要……”她呜咽出声,越是挣扎,男人就抱得越紧,像是要将她融进骨血中一般。

  ……

  第二日。

  沈娇娇从迷糊中醒来。

  身上传来的酸痛感告诉她,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她竟然……

  “醒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她右侧传来。

  沈娇娇身体一僵,不敢扭头看身后的人。

  懊恼、恐惧和惊慌瞬间朝她席卷而来。

  盖在身上的薄被突然蛹动,紧接着,肩膀被一双干燥温热的大手握住,她被拥进了一个滚烫的怀抱中。

  肌肤与肌肤相贴,热意渐起。

  她呼吸急促了几分,忍不住轻颤起来。

  男人垂眸,看着蜷缩在自己怀中的女子。

  嘴角微勾,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餍足,“你在哪里当值的?放心,我会纳你进……”

  话语突然一顿。

  他摸到了女人眉间的小痣。

  男人不可置信地摩挲了几下,像是求证什么,用力将女人的身体掰过来。

  她手忙脚乱将薄被拉起,遮住春光,惊慌抬头,看向男人。

  四目相对间,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义兄。”

  昨夜与她共度春宵的,正是她自小一同长大的义兄。

  她苦苦煎熬了一整夜,也担惊受怕了一整夜。

  不敢想象若是义兄发现昨晚的人是她,会不会在一怒之下命人将她丢出去……

  孟珲淡漠的视线凝在她脸上,只过了片刻,那双捏着娇嫩肩头的大手倏地收了回去。

  他整个人往床外挪出几寸,与她拉开距离后,坐起身来。

  等身后脚步声渐行渐远,沈娇娇才敢回头。

  确认义兄走后,她迅速穿上里衣,也顾不上外裳皱巴,套上再说。

  没等穿戴整齐,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沈娇娇一惊,脚下踩空,整个人朝前摔去。

  她吓得紧闭双眼,却不敢发出一丝尖叫,生怕尖叫声会引来前头的人。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

  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落入了孟珲的怀抱中。

  脸颊迅速染上绯色红晕,她低头掩饰自己的失态,手忙脚乱退出去。

  “怕什么,玉竹会拦住他们。”

  此话一出,沈娇娇惊得抬起头望过去。

  义兄是在安慰她?

  她悄悄打量义兄的脸色,想看出些端倪来。

  义兄性子淡漠,连义父义母都不亲近,更别说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了。虽然两兄妹相处了十多年,沈娇娇依旧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义兄。

  外界传闻他心思诡异、手段狠厉,接管孟府生意五年,就将产业遍布大江南北,连小侯爷都对他多有赞誉。

  孟珲见她不说话,也没多问,牵起她的手走到盥洗室。

  盥洗室就在隔间,里头摆放着整齐的两套盥洗用具。

  沈娇娇面上一烫,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她又慌又惧,大脑乱成一团浆糊,根本无法思考为什么义兄会在西厢的盥洗室备两套用具……

  孟珲瞥了她一眼,撩起衣袖,亲自给她拧干面巾,递到她面前。

  “擦。”

  声音严厉,吓得沈娇娇瑟缩了下脑袋。

  想起义兄说一不二的性子,她不敢忤逆,受宠若惊地接过面巾,胡乱擦拭起来。

  “沈娇娇,我怎么教你的?处变不惊,从容自如……”孟珲皱眉看她。

  她擦脸的动作一顿,下意识抬眸看向男人。

  心中慌乱,她哪里能做到‘不惊’?

  况且,天底下也只有义兄会在如此紧要关头惦记着仪容吧!

  万一玉竹拦不住院外的人呢?

  “义兄,是孟绾……”沈娇娇急切放下面巾,张口想要说明前因后果。

  孟珲沉下脸,“沈娇娇。”

  她被吓得面色一白,将头深深低下去,不敢再说。

  孟珲眼眸深沉,视线落在她细长白皙的脖颈上,暧昧红痕被她的雪肌衬得极为明显。

  他面色松动几分,没有再劝。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沉寂。

  外头的喧闹声越来越响亮,似乎来了不少人。

  沈娇娇几次扭头看向窗外,面色慌张,恨不能插翅离开这个地方。

  “义兄,我、我想离开……你……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声音细如蚊蝇,微微起伏,却让孟珲彻底沉下脸。

  他斜睨了她一眼,淡淡说:“你现在离开又能如何?若被陈元礼发现你非完璧之身……闹起来,丢的还是孟府脸面。”

  她瑟缩着脑袋,听出了义兄话中的愠怒。

  她和陈元礼成亲半年,居然还未圆房,这话说出去都要笑掉旁人大牙。

  两人的亲事,是三年前义父替她定下的。义兄本就看不上陈元礼,若不是见陈元礼肚中有几分墨水,日后考取功名能为孟家所用……

  陈元礼是个读书人,家贫,父母双亡,两人定亲后他就住进孟府了。

  从前他对沈娇娇好,每日下学归来都会给她带些小玩意,小意奉承着她。

  如果不是一年前孟府流落在外的真千金被找回,她甚至以为两人能一直相敬如宾,白头偕老。

  “我可以和他解释。”说着,沈娇娇小心翼翼地抬眸,飞快瞄了义兄一眼。

  孟珲被这句窝囊话气笑了。

  “沈娇娇,半年不见,你脾性见长啊。”

  他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语气森然,“我孟珲的妹妹,怎能任他一个破落户搓扁揉圆?真当我孟家无人了。”

  沈娇娇不知所措地看着孟珲。

  换做从前,她自然不敢跟义兄顶嘴,没躲着他都算好了,哪会像今日这样,跟义兄讨价还价。

  可外头还有人堵着,她不赶紧离开,难不成要让孟绾抓个现成吗?

  她深吸一口气,将眼里的泪水逼回去,弱弱辩驳,“是旁人算计的我,与元礼何干?”

  ‘旁人’是谁,不言而喻。

  “沈娇娇。”孟珲皱着眉看她,没料到她这时候还要替那男人说话。

  他脸上隐隐露出不耐,“我只问你,这事你想怎么办?”

  沈娇娇呐呐无言,脑袋一低再低,给不出个回答。

  “既如此……”孟珲淡淡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说:“我替你做主,与陈元礼和离。”

  她抬眸,诧异地看过去,“和离?”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