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嫡女的虐渣日常
相府嫡女的虐渣日常

相府嫡女的虐渣日常

一杆风a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2-27 16:35:30

有仇必报的相府嫡女
被高中状元的凤凰男一把火烧的面目全非,相府将她接回去不闻不问,养在内院最深处不足为外人道,养女霸占她的一切,甚至和凤凰男珠胎暗结,一杯毒酒将她送上西天,这是韩迢上辈子的生活写照。
重活一世,韩迢佛挡杀佛,躲避大火,改写自己的人生,从养女手里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冷眼看着养女和凤凰男狗咬狗。
ps:男主需要猜
目录

5小时前·连载至第五十九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一章 重生

  灰暗破败的院子里,脚踩在枯叶上发出骇人听闻的沙沙声,如果不是有打扮的齐整的丫鬟走过,谁又能想到,光鲜亮丽的相府中竟然还有这样一座院落。

  秦准一如往常的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走了进来,“该喝药了。”

  韩迢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前院传来吹打声,她好奇的问道:“怎么今天如此热闹?是有什么喜事吗?”

  “有啊,我和相府嫡女的定亲宴。”秦准满意的接过空碗,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看向韩迢的眼神十分冰冷,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秦郎,你在胡说什么,我才是丞相府唯一的嫡女,她只是个养女而已。”韩迢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我需要的是丞相府的门面,而不是见不得人的你,看在我面对你这张丑脸这么多年的份上,麻烦你快点去死好吗!”

  秦准发了狠,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强行将她带到镜子前,镜子里倒映出一张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的面容。韩迢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这张丑陋的脸,吓得抱头缩在角落里。

  秦准笑的更加灿烂了,“你还不知道吧,那场火就是我放的。本想烧死你一了百了的,没成想你不仅没死,还成了丞相府遗失的千金,我只能将计就计,打着照顾你的幌子成功和相府搭上关系了!”

  韩迢双眼通红,原来自己苦难的根源竟是爱了十年的人,她发疯般的扑过来,大喊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却在离秦准一臂的地方倒下了,七窍满满流出黑色的血。

  秦准晃了晃手里的空碗,一脸的得意。

  韩迢自栩精通百毒,最终却倒在了最擅长的毒里,死不瞑目。

  秦准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确认死透了,这才放心的出了门。

  “秦郎,人家等了你好久啊~”秦准将韩遥拥进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夸奖道:“盈盈真是好计策,这样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这毒极好。”

  韩遥娇羞的捶了两下他的胸口,“哼~秦郎惯会打趣人家,人家哪有这本事啊,这毒是二哥找人配的。”

  “那也是你的功劳。”秦准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子。

  人死后,最后消失的是听觉,他们的对话全部入了韩迢的耳,一字不落。

  ——

  “起火了!起火了”韩迢猛的睁开眼睛,火势刚起,来不及多想,凭借求生本能快速逃出火场,直到安全的地方才肯停下来。

  她弯着腰喘着粗气,抬眼便看到躲在角落里看戏的秦准,他的身上还穿着大红色的状元袍。

  韩迢大吃一惊,一口气跑出十多里,在河边停了下来,看着水里的倒影,激动的热泪盈眶,她还活着,脸也好好的,一切都回到了开始的时候。

  秦准、韩遥,重来一次,我们不死不休。

  当务之急就是回到相府,成为名正言顺的相府嫡女,然后再一一报复回去。

  想起前世,祖母淑寿大长公主每年都要施粥三日,给丢失的自己祈福。韩迢鼓足干劲,朝着京都而去,一路跋山涉水、食不果腹,终于在施粥的最后一日赶到了,她高举打着相府徽记,刻着她名字的玉牌倒在淑寿大长公主脚下。

  淑寿大长公主将她带回相府,检查了玉牌和肩膀上从未对外人道的蝴蝶胎记,确认无误后派人给远在护国寺为韩遥心疾祈福的大夫人谢氏,捎了口信,又给韩迢安排了院落和奴婢,就回慈院养病了。

  她身体极差,精心养护一年,方能出来三日,安排好这些已经到极限了。

  一连四日府里的其他主子都没出现在韩迢的面前,丫鬟婆子们也是见人下菜碟,越发的苛待,先是饭食然后是碳火,现在连人影都不见了,只留了一个呆呆傻傻的小丫鬟东风还在。

  “姑...姑娘...大夫人回来了,要见您呢!”东风焦急的拿着珠花往韩迢头上插,却被韩迢拒绝了,只簪了一枚木头簪子就去了大夫人院子里。

  大夫人谢氏靠在门框边红着眼望着外面,这个遗落了十年的女儿实在是惹她心酸。

  大姑娘韩遥赶忙上前扶住她,“瞧母亲急的,二妹妹马上就到了,母亲与其望眼欲穿,…倒不如多备些金银珠宝,妹妹在穷乡僻壤里待了十年,实在是缺的很呢。”

  谢氏皱了皱眉,退回到屋里,坐在椅子上品茶,清贵人家最不喜金银俗物,甚至看不起行商之人,若是女儿染上这等不良之风,着实是令人头大的。

  韩遥见计谋得逞,以帕捂面笑了起来,还想抢走自己在相府的地位,简直是痴人说梦。

  韩迢进屋便觉气氛不对,又见韩遥笑的诡异,心下便明白了个大概,上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不孝女儿给娘问安。”

  一声“娘”还是让谢氏红了眼,激动的握住她的手,仔细打量起来,韩迢默不作声的将满是冻疮的手覆在谢氏手背上,双眸含泪的望着她,眼睛里满是濡慕之情。

  韩遥见情况不对,立刻上前挽住谢氏的手,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母亲可是高兴糊涂了,妹妹刚入咱们府定是有短缺的,倒不如问问缺些什么,咱们也好添置一二。”

  谢氏赶忙擦了擦眼泪,轻抚着韩迢的手问道:“秋姐儿在府里住的可还习惯,可有什么短缺的?”韩迢扫了眼韩遥头上的点翠簪,眼里满是羡慕,小声道:“娘,女儿想要珠花。”

  谢氏身子一怔,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收回了握着她的手,语气略显不悦的说道:“什么娘不娘的,乡野称呼,若传出去让人怎么看我们相府,学学你大姐姐,规矩知礼。”

  一旁的韩遥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拔下头上的点翠簪作势就要塞到韩迢手里,“只要是是姐姐有的,都可以给妹妹。”

  韩迢踌躇着没有接,一但接了就立刻坐实了她小家子气的贪婪本性,韩遥好谋算。

  “姐姐误会了,妹妹怎么敢要姐姐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说完,转头濡慕的看向谢氏,眼眶红了红,“母亲,每年新年,隔壁大娘都会给自己的女儿做通草珠花,女儿可羡慕了。女儿愚笨忘了回家的路,找不到母亲了,也不能佩戴母亲亲手做的通草珠花了。”

  一滴热泪恰到好处的自眼角滚落。

  这滴泪正好滚进了谢氏的心里,烫的她钻心的疼,将韩迢搂进怀里,母女二人抱头痛哭,惹得一旁的丫鬟婆子全都红了眼。

  韩遥双手攥拳,长长的指甲扎进肉里,银牙紧咬,面目狰狞。

  旁边的丫鬟西风掐了她一把,她立刻回过神来,捂着胸口缓缓倒下。

  西风大呼,“大夫人不好了,大姑娘心疾发作昏过去了!”

  谢氏松开韩迢的手扑向韩遥,焦急的喊着:“盈姐儿你怎么了,还不赶紧请太医。”

  “母亲,女儿曾跟游医学过几年,知道心疾昏厥之人需以木簪刺人中方能唤醒。”韩迢道。

  “快,快救救你大姐姐。”谢氏完全慌了神,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韩迢拔下头上的木簪就要刺,韩遥吓得青筋冒起,眼珠在眼皮下左右滚个不停,怕是要装不下去了。

  “别碰她!”

  言落进来一个男子,长身玉立、面若冠玉,明明是极好的长相偏偏多了几分阴柔,显得有些阴险,破坏了大好的面相。

  男子抓住韩迢的手大力将她扯到一边,抱起韩遥就出了门,扯下腰间牌子扔给管家让他去宫里请太医。

  韩迢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唇角微勾,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抓到了一个还不错的把柄。

  见谢氏过来扶她,立刻换上一副无辜可怜的神情,“母亲,女儿只是想救姐姐,竟被如此误会。那人是谁啊,是姐姐的未婚夫吗?”

  谢氏拍了拍她身上的土,重新握住她的手,道:“那是你二哥哥韩进,从小就疼你大姐姐,以后也会疼你的。”

  “哦,是吗?那可太好了。”我看不见得哦,哪有哥哥的手会放在自己妹妹的屁股之上呢。

  见谢氏神色焦急,想去看韩遥又有些犹豫,韩迢立刻善解人意的说道:“母亲,女儿非常喜欢姐姐,想亲自照顾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