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攻略:魔尊黑化后掐腰娇宠
好孕攻略:魔尊黑化后掐腰娇宠

好孕攻略:魔尊黑化后掐腰娇宠

酒九鹿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2-17 19:55:25

【快穿+金手指系统++读心术+甜宠救赎】
和大魔头一夜温存后,世界就要毁灭,肿么破?!
……
目录

10天前·连载至第9章乙游病娇小少爷的白月光

第1章乙游病娇小少爷的白月光

  幽深昏暗,暗色调的纱幔落在地上,无风波动,圆形的大床上,隐隐约约有两道交缠的声音。

  “我勒个去!这个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是谁?”

  刚刚来的季九就看到了如此十八禁的一幕,不禁老脸一红。

  系统:“灭世魔尊。”

  “啥?”

  季九浑身发软,只有脑中尚存一丝清明。

  系统:“滴,检测到特定指令,恭喜宿主绑定抽卡系统!宿主将穿越三千世界,寻找魔尊丢失的情丝碎片,拯救崩坏世界,如果宿主拒绝,将会受到即可抹杀的惩罚。”

  “浑身酸软,我好累,死就死吧。”季九摆烂,顺从地被烙饼。

  系统:“好吧好吧,等一下魔尊就会把你烧得连骨头渣子也不剩,对咯,完成任务后还有丰厚的物质奖励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哟呵,你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我同意绑定。”季九一激灵。

  在虚无空间里。

  系统:“请宿主抽取金手指卡片,确定副本任务和技能吧。”

  季九面前悬空的三张塔罗牌样式的卡片,有点懵逼。

  “我选第一张。”手指轻触,金色的牌面翻转过来,随即剩余的卡牌消散。

  系统:“当当当!解锁第一个任务【攻略美强惨小少爷顾司渊】,技能:淘宝商城······滋滋滋滋······”

  季九脑海中骤然响起话筒接触到音响的强烈滋声,脑浆都要摇匀了。

  系统:“糟糕,刚刚网络卡顿,卡歪了,附赠一只绿鱼头套怎么样,超时尚的哦。”

  季九眼前一黑,差点儿撅过去,视线只能从头套的两个小圆洞里看出去,从另一个视角看就更加抓马了。

  系统汗流浃背了,擦着并不存在的汗珠。

  季九费尽力气也拿不下来头上的绿鱼头套,咬牙切齿。

  “狗统,你要让我顶着这个东西去攻略男主?他还没爱上我,就得被吓死在原地!”

  绿色的沙雕头套,她真的会谢。

  “呜呜呜,统砸也没想到会这样,应该也许大概这个赠品能很快消失掉吧。”

  系统心虚虚,数据传送中···

  资料卡:季九,22岁,是一名大三住校生,也是乙女游戏的忠实爱好者,“老公”无数。某天偶然发现一款无限流养成系乙游,开始了氪金之旅。但是过了没多久,逐渐就对抚养对象顾司渊失去了兴趣和耐心,养到一半就把人抛弃在精神病院,轻飘飘地扔下一句:“我不要你了”,任凭十七岁的少年苦苦哀求,她照样决绝离开了。就这样,顾司渊踩着伤害他的人的尸体,修罗般的雷霆手段,杀了顾氏全家,踏着伏尸百万的血路,最终黑化破除次元壁,把季九囚禁到死,然后自杀。

  站在顶峰的顾司渊,摇晃着高脚杯里如血般的酒液,映照着淡红色的眸子,举手投足间的矜贵优雅,猩红的眼尾,冷漠地盯着床上逐渐失温的女体,手腕上有一条极深的血痕,血液慢慢地汇聚在冰凉的指尖,在洁白的床单上开出大朵红艳的曼珠沙华。

  这样九儿就永远不会抛弃我了······

  结局就是你死,我死,大家一起死。

  “这是魔尊?好疯批,好吓人,我不会狗带吧。”

  直接一个大劝退,玩儿归玩,闹归闹,别拿生命开玩笑。

  系统:“是滴,男猪脚都是魔尊司渊的皮相哦,本宝宝是不是挺贴心的。”

  “滚粗,换一个世界,不然找你们领导投诉你。”风险也忒大了点。

  “完成任务后的物质奖励是30个达布溜。”系统狂撒金币。

  季九两眼放出七彩的光芒,觉得承担狗带的风险并不可怕了。

  “好好好,我要抱顾司渊大腿,我要去照顾他、温暖他,去做他的良师益友!”季九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季九马不停蹄地打开手机,在应用商店找到【潜龙在渊】,重新下载回来,登录账号。

  “现在顾司渊怎么样了?”

  系统:“被你抛弃了之后,又被顾家羞辱执行家法,精神病院又得了顾家大少爷的命令,没有给顾司渊处理伤口,现在他拖着伤,在天台。”

  季九精准地抓住精神病和天台两个字眼,瞬间坐不住,心里想,如果顾九渊跳下去挂了,那还有什么搞头?!

  “狗统,你不早说,快送我过去!”坐不住,根本坐不住。

  漆黑的夜,天台好高,风好大好冷。

  季九扶了扶头上的绿鱼头套。

  待会儿把顾司渊吓晕了更好,一整个打包拖走,看他还寻不死。

  谁知,刚一开门,就看到一个单薄的背影站在护栏外的边角,瞬间把季九吓得魂飞魄散,百米冲刺过去。

  “顾司渊,你别跳,you酱扑,I酱扑!”

  季九本想抱着顾九渊的腰,但是黑灯瞎火地没看准,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腰,但是她顾不了这么多了,人命要紧。

  顾司渊迷惑地偏侧一个角度,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大大的绿鱼头,他并没有被吓到,但他眼底的浓郁却因为季九的话产生了微不可查的涟漪。

  “你是死神派来带我离开的吗?好啊,我不想活了。”

  顾司渊单薄的身体任由冰冷的夜风撕扯,从季九的视角看,他有一双和魔尊司渊一模一样的血色瞳孔,但顾司渊略显青稚的脸庞多了几分病态的白,唇边凄美的笑,仿佛在告诉季九,他要碎掉了。

  季九感到顾司渊的身体有向前倾的趋势,吓得汗都出来了,隔着天台上的护栏,扣紧他的裤头,紧紧地把他的腰抱住。

  腰好细,她两个手用力就好像可以把男孩装进身体里,咳咳!

  “别别别,顾司渊你同我说,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留恋的,比如,比如······”

  哄人哄人,让他知道世界存在真善美。

  “比如什么?”

  顾司渊不知道怎么了,莫名对这头“绿鱼怪”有陌生的触动,好像他们认识了好久好久一样,他明明生性凉薄才对,此时他对这种奇怪的感觉感到好奇。

  季九头脑风暴,在想,用什么才能让顾司渊产生活下来的想法,毕竟,他们一直维持这种怪异的姿势也不是事。

  她可不想明天上社会新闻···有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