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罪
恨罪

恨罪

竹间山隹

悬疑侦探/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4-01-31 12:45:27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一章·案发

第一章·案发

  引子

  唐清言,女,十六岁

  被发现死于学校花坛中,她穿着校服,花坛深处有凌乱的打斗痕迹,有一道血迹由花坛最深处延伸到被发现的地方,她是经过一段爬行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正值隆冬,花坛中有前些时节落下的树叶,刚下不久的雪落在上面,向句的一层,尸体上面,也落满了雪,看来是死者死后下了雪,这对于具体的死亡时间判断就有影响,毕竟寒冷的天气本就有利于储存易腐败的物品,一些变态的凶手杀人后会将尸体冰冻,从而延迟被发现的时间,企图逃离法律的制裁。

  ———————————————

  正文

  “哎呦,这大冷天的,马上元旦休假了还不安生“蒋轲从警务车上下来,伸了个懒腰,不同于旁边实习助理的胆怯,他戴好手套鞋套,径直走向案发现场,“呦,小蒋蒋这么勇敢的吗?不过我建兴你谨言慎行,不然小心死者的冤魂半夜来找你~“ “老简你个狗狐狸滚远点,不要打扰我执公务!”

           刑侦组的车再次打开.“痕检和法医还没来么?“两个人一前后的从车上下来,太阳当空,案发地点附近立马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有学生,老师,还有趁职务之便来的保洁阿姨,本以为前面两人很帅,看到后面两个便是连连震惊:

  “啊这个金发帅哥好贵气!他好帅啊啊啊我死了。” 

  “后面这个也帅!现在警局帅哥这么多吗?不敢想换成我要有多幸福!!!”

           这时,蒋轲正像个二傻子一样双手插兜的冲向“贵气”的白浯,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杂音,“快捂耳朵!!!”蒋轲出声,然后飞快的把手摁在白浯的耳朵上,然后悲哀的发现已经来不及拯救自己的耳朵了,众人还未从警局两个大帅哥的亲密举动中缓过神,就听见熟悉的扩音喇叭声:“同学们!一日计在于晨!!!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让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来看热闹的!一分钟之内赶紧回教室!还有老师!再不走就扣工资!“扩音喇叭被抓在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手里,这人还潮疏的带了顶鸭舌帽。

  “这谁啊?这么有精神。”简潲郢也从喇叭的声响中受到震撼,半天才缓过神来。

               “嘿老简,没听过我海光十中“狮王”柳主任的名号吗?”

            “你以前在这个学校上过学?“看来是震撼太大了,难得谷濯沂也能发出这样的疑惑。

         “当然啊,这可是我的母校~好怀念当时的日子啊~” 

           “等等,这不会就是你从马上脱离苦海休假的机会中脱身还拉着我们和你一起上班的理由吧,蒋大组长?“简潲郢看向蒋轲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看的蒋轲身后发凉,“怪不得我们来得比痕检还早,你小子信不信我写匿名信举报你那天晚上趁我们加班睡着在办公室里跳...唔...” “老简冷静啊,我来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听说,这个死者的死法不一般...” “那是自然,一个十六岁女生死于校园本身就不一般了,要说就说重点。”白浯出声打断,“好好好,你们都知道死者是失血过多而死,那你们知道出血点在哪么?” “报告上说是颈动脉大面积创口,创口较宽并不整齐,推测是多次攻击同一部位。”谷濯沂翻着手中另一队刑警在现场第一时间做的检测书。“对,就是这个创口,现场并没有发现与创口吻合的凶器,那凶器能去哪呢?” “当然是被凶手带走啦!”一道清越的声音从蒋轲身后响起,一头熟悉的红发出现在众人眼前,“你们法医组也来的很快么,痕检组呢?” “拜托,大哥,您知道现在几点么?我们痕检组尊贵的副组长现在还沉浸在刚放假的甜蜜梦乡里呢,我们有发现!伤口是多次是多次袭击而成的,凶器一定不会太锋利,口子比较宽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刀具形成的,所以我的们基本除是刀具,不过很有可能是金属制的。” “不太有可能哦徐焰阳同志。“ “为什么?” “因为有柳主任在,这个学校除了桌椅门窗是不可能有金属的。”这时,柳主任也悄无声息的绕到了蒋轲身后,猛一拍肩:“我就知道是你小子,还真混的人模狗样了啊。” “柳主任,这么多年过去了您吓死人不偿命的功力还是不减当年啊。” “哼,不是你小子我还不想吓唬你呢,好歹在警员面前维护一下我校高贵优雅的校风,但你这种参加学校活动冬穿渔网夏穿貂特立独行见义勇为的“优秀毕业生”面前,我觉得还是坦诚相见比较好。” “主任,您这么说我可就伤心了,”蒋轲话锋一转“发现死者的是校工吧,王大爷还是白大爷?”

            “他们俩调到安保了,发现唐清言的是李姐。”柳主任指向一旁一个保洁阿姨,那女人听到柳主任提到她,大大方方的抬起头来,漫不经心的用目光打量着几个人,不见一点慌张的神色。其实说她是阿姨也有些牵强,她看上去像是才过三十岁一样,谷濯沂上前,“你好,警察。我们需要对你例行提问,和我们去局里做个笔录吧。” “哎,小蒋,你们小心点,李姐这人平时做事都很胆小的,刚也受了惊吓,别吓到她。” “好。您放心只是例行审问。“白浯走上前来“我是海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白浯,您放松,我们只是了解下情况,请您去做笔录就好。”

              李姐又打量他们一眼,一声不吭的坐上了警车,只是在和留在车上的人打了照面后,不禁有些吃惊,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是很流又恢复了平静,这让坐在司机位上的新任刑警姜皓泽收眼底,看来一开始白浯让他留下来观察报案人的表情并非空穴来风,而此刻在李姐旁边的人还是睡的很安稳,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异样,直到——“唉?肖!夏!桉!你怎么睡着了?”徐焰阳突然冲了上来,姜皓泽突然发现李姐表情一松,长呼一口气,肖夏桉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嗯?怎么了...” “你不怕队长扣你外勤奖金吗?” “哦,谁说我睡了?我只是闭目养神一下!”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在偷赖!” “我才没有!” “好了,两位安静一下。好歹给人报案人留个好印象。”白浯也上了车,转头对李姐一笑,“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没有,我很喜欢这种氛围。”李姐终于开口说话了,大家都快以为她没有语言功能了,不过她的声音很清亮,而且是标准的普通话,不带一点口音,这也让众人吃了一惊。

            大家一路上各有心事,几乎没怎么说话,直到李姐突然开口“还有多久能到?” “啊,快了,您不要着急,前面就是。”过了几分钟,车子驶入警局大院, “到了,您可以下来了,我们经尽量快点,不耽误您的时间。”

           “好”

           李姐下车,目光扫过警局大楼,眼里动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默默的走了进去。众人也跟着进去,最终白浯和蒋轲走进问询室,开始和李姐核对情况,三人的表情愈发凝重,但收音设备却没有传出任何声音,外面几人只好等候在外,期待后续的线索能够发挥作用。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