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飞升,上界没氧气
别飞升,上界没氧气

别飞升,上界没氧气

上官丫蛋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1 19:04:53

重生回来,兄弟抢走能奠定飞升根基的灵果。 我笑着给他。 他满眼憧憬,以为抓住了此生最大的机缘。 可他不知道,上界没有修行者赖以生存的氧气。 飞升,是要死人的。
目录

26天前·连载至想飞升?机会给你便是!

飞升,其实是一场游戏

  重生回来,兄弟抢走能奠定飞升根基的灵果。

  我笑着给他。

  他满眼憧憬,以为抓住了此生最大的机缘。

  可他不知道,上界没有修行者赖以生存的氧气。

  飞升,是要死人的。

  1

  「李元,这果子不知有没有毒,你在野外冒险把它带回来,已经很辛苦了,就让我试毒吧。」

  江浩眼角微垂,情真意切,好似真的在为我考虑。

  可他眼角余光,紧紧的盯着我手中的朱果,那一闪而逝的贪欲出卖了他。

  我看着手中的果子,笑着递给他。

  「好。」

  江浩迫不及待的将朱果夺过去,一把塞进口中。

  那副急切的神情,倒真有几分神似猪八戒吃人参果时的滑稽模样。

  见我直直看着他,江浩胡吃海喝的动作一顿,面色有些不自然。

  「李元,我饿坏了,反正这果子都要我试毒的,你不要多想。」

  这一解释,反倒显得有些耐人寻味,江浩神色慌乱,立即找补。

  我点点头,只当看不出他的反常,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我知道,他大概也重生了。

  他吃下的这一枚朱果,是能为飞升,打下坚固基础的灵果。

  第一个吃朱果的人,会被天地认可,以后修行将会一帆风顺,白日飞升指日可待。

  可他不知道,飞升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前世我飞升之后才知道。

  上界没有氧气,空气之中全是剧毒物质。

  普通的飞升者活不过三分钟,便会被这种剧毒物质侵入体内,浑身溃烂而亡。

  2

  这是一个可怕的时代。

  一年前,地球空气之中突然涌出了大量奇怪的物质,导致地球上原本的植物难以生存。

  能存活下来的植物,几乎全部变异,绝大部分含有剧毒,这其中包括人类的食粮。

  无法种植粮食,坐吃山空,短短半年时间,人类的食物几乎全被吃空。

  产生变异的不止植物,动物也发生了不同层次的变异。

  那些原本对人类危害不大的野兽,一夜之间化作生啖人肉的妖兽。

  为了生存,人类修建了高墙,用做防御。

  可没有粮食,即便是能短时间防御妖兽,在高墙内,大多数人也会被活活饿死。

  无奈之下,高墙内的掌事人,每日都会随机挑选队伍,去高墙外寻找食物。

  可如今再也不是那个和平的年代,高墙外妖兽纵横,外出队伍随时都会面临生死危机。

  我和江浩与另外两人,便是这一次寻找食物的队伍。

  队伍有两个任务。

  第一个是寻找粮食,第二个是队伍中的其中一人,要吃下这种食物,尝试是否有毒。

  可前世临近出发前,江浩却因惧怕危险,临阵退缩。

  我念及旧情,让江浩留守高墙外侧的安全区域。

  我对另外两人说:

  「我们去寻到食物回来后,让江浩试毒,这样算下来也算公平。」

  另外两人没想太多,点头同意了这个看似合理的提议。

  可我其实是存了私心的。

  高墙外危机四伏,外出的队伍能活下来的十不存一。

  往往在寻找食物的途中,便沦落为妖兽口中的血食。

  即便是能寻得食物,也要面临食物中是否含有剧毒的生死危机。

  我让江浩留守,其实是我觉得,我与另外两人能活下来的几率太小。

  我若是回不来了,江浩在墙外等到天黑,找一个借口说没有找到食物,然后回到高墙内部。

  而我的死,也能让他堵住墙内的嘴,不会有人怪他懈怠。

  3

  可我活下来了。

  我不但活下来,还带回了受天地滋养,蜕变成先天灵果的朱果。

  可这个时候,高墙内没有人吃过朱果,更没有留下朱果是否有毒的记录。

  我带回朱果时,江浩眼中闪过肉眼可见的惊恐。

  他跪在地上,一个大男人,眼泪却顺着脸颊滴落在松软的地面。

  「李元,我不想死。」

  他怕了。

  害怕朱果有毒,他害怕死亡。

  我与江浩自幼相识,十几年的交情,我见他这副模样,二话不说,将手中的朱果一口吃下。

  朱果没有毒。

  我吃下朱果时,一股强大的能量贯穿我的四肢百骸,为我打下了深厚的修行根基。

  至此,我成为一名修行者。

  那日后,我便迅速崛起。

  后来,为了全人类能生存下去,我游走在各个高墙外,击杀妖兽,为墙内苟延残喘的人类,谋求一丝生机。

  我将自己得到的资源,分了一部分给父母与江浩。

  江浩在我的庇护下,快速崛起,实力差我并不算太多。

  可在一次外出任务归来后,我却得到父母身亡的消息。

  原来是高墙外的妖兽闯入了高墙,我的父母也在这一次意外中丧生。

  自此以后,江浩成为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我把原本用在父母身上的那些资源,全部用在了江浩身上。

  江浩也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世界顶尖的强者。

  可就在几年后,我感受到上界的召唤,在全世界人民举目共睹下即将飞升时。

  江浩却在我背后给了我狠厉一掌。

  我对江浩那扭曲的面孔至今记忆犹新。

  「凭什么你是人人仰望的天之骄子,受万人敬仰,而我像一个爬虫,永远要活在你的阴影之下?」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江浩笑的疯狂。

  「你是不是至今还不知道你父母死亡的真相?实话告诉你,那高墙内的妖兽,是我放进来的,也是我引到你父母的住处的。」

  「可惜了,你父母的那些资源,你全部用在了我的身上,可我还是没有追上你,超越你。」

  江浩脸上的疯狂逐渐转化为痛恨。

  「那个朱果明明该是我先吃的,我才是受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是你,偷走了属于我的未来。」

  原来在他心中,当年我念及兄弟之情,冒死替他吃下朱果,在他心中却成了抢夺他机缘的恶人。

  4

  江浩以为那一掌能要我的命,肆无忌惮的将过往讲了出来。

  可他不知道,那时的我实力登峰造极,几乎达到了另一个层面。

  那一掌让我受了重伤,却并没能置我于死地。

  我反手一掌将他打的炸开,当场毙命。

  飞升光芒撒下。

  我带着重伤的身体,飞升到上界后,才发现上界远不是世人想象之中的那么美好。

  空气之中没有人类耐以生存的氧气,全是剧毒物质。

  哪怕是以我如今的实力,也几乎死在那剧毒之下。

  与我几乎同时飞升的另一人,却没有撑过去,浑身溃烂死在了剧毒之中。

  还没有等我调息。

  我便见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一名浑身白衣的修仙者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手中握着一根铁链,铁链的那一头,拴着一个匍匐在地,宛如牲畜的修行者。

  看清那名修行者的脸那一刻,我如遭雷击。

  那竟是先我一年飞升的一名前辈。

  此时的前辈双眼茫然,空洞无神,宛如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

  一袭白衣的修仙者撇了我一眼,啧了一声,随后将目光放在了我飞升的地球。

  「这地方无法再孕育出飞升者,养不出听话的狗了,旺财,毁了它吧。」

  修仙者轻轻抖了抖铁链,那名前辈仰起头来,眼中浮现凶戾之色。

  一掌打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向着地球席卷而去。

  我想要阻止,却被修仙者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我浑身僵硬,所有的力量仿佛被禁锢在了体内,无法使出半分。

  修仙者轻笑。

  「你真当那朱果是天地给你的恩赐?不过是我无聊时播下的种子而已。」

  我这才明白,原来所谓的修行,只是这个修仙者无聊时的一场游戏。

  他撒下灵气的种子,让世人得以修行。

  其中的佼佼者,最终飞升后,能在剧毒之中活下来,也只不过有能成为他手下一条狗的资格。

  修仙者打了一个响指,我便浑浑噩噩,控制不住的想要用尽所有的力量攻击地球。

  在理智还未被完全吞没前,我自爆了体内的丹田。

  我成为了一个废人,没有成为割向同胞的镰刀。

  可此时我已经没有了任何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毁天灭地的力量落在了地球上。

  只是刹那间,山河倒转。

  数不清的人类死在了这宛如天灾一般的力量下。

  无数的惨叫声、哭嚎声没入我的耳中。

  短短三分钟,那个孕育了无数生命的蔚蓝星球,化做一片废墟。

  再后来,我重生了。

  5

  江浩前世的背叛,甚至害死了我的父母。

  重生回来,我其实有很多种方法复仇。

  但个人仇恨是小,华夏亿万万同胞的生命是大。

  这一次,我不能再让全世界的人类,沦为修仙者玩弄的游戏。

  在前世,其实已经发现了另外一条可以修行的道路。

  只是那一条路,相比吃灵果修行,速度慢许多,并没有人深耕下去。

  现在这条路,也成为唯一能够摆脱人类灭亡的道路。

  这条路很艰难。

  或许并不会成功。

  我或许会因此而死。

  但即便是死,我也要在死之前,啃下修仙者的一块肉,扒下他的一块皮。

  让他知道,我华夏亿万万生命,不是他随便玩弄的牲畜。

  但在这之前,人类还需要高端力量,击杀墙外的妖兽,护卫人类安危。

  江浩虚荣心重,正好合适。

  所以,我让他吃下了朱果。

  他在前面挡着,也能给我利用另外一条路,慢慢成长起来的机会。

  6

  江浩吃下灵果,反应如我前世一样。

  他浑身通红,几乎是肉眼可见,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体内奔涌。

  几分钟后,那一股力量趋于平静。

  江浩睁开双眼,眼中浮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喜色。

  「感觉怎么样?」我装作好奇问。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