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灾星小村姑,把全村都带歪了
穿成灾星小村姑,把全村都带歪了

穿成灾星小村姑,把全村都带歪了

妍九笙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4-02-20 22:18:41

一开始李汐以为自己时运不济,穿成了西北苦寒之地的一个丧父可怜小村丫。 上有柔弱软性子亲妈,下有柴火棍小弟,内里家徒四壁,外边奇葩亲戚虎视眈眈。 李汐:她能怎么办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凑活着过吧,能死还是咋的。 为了挣钱,她上山采药,下山制药,出村贩药。 一次偶然,她在山上捡了个人,还发展成了自家的第一大主顾,再然后她知道了一个让她晴天霹雳的消息。 原来她不穿越,而是穿书! 她穿成了一本古早无脑狗血虐文中的无名路人甲,她捡的人也不是普通人,是女主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关键是女主心理变态,她不能接受白月光身边有除她之外的任何异性。 李·异性·汐:好累,毁灭吧。 为了活命,她只能使出十八般武艺。 种田养殖,粮食满仓,药材盈库,肥兔胖猪吃不完。 一手拿针,一手拿刀,药到病除,刀伤箭伤小case。 种棉花,养辣椒,造水泥,修城池,苦寒西北变塞上江南。 李汐:哎? 男主咋没了?哦吼,女主也没了! ****** 宫宴上,往日高傲桀骜的边关冷酷大将军,满眼爱恋地为身侧美丽英气的西北城主夹菜,“夫人,尝尝这个,这个好吃。” 众人:…… 人间清醒开膛手&种植畜牧小能手VS骁勇善战边关之主
目录

11小时前·连载至第四十六章 要离开了

第一章 穿越异世遇奇葩

  “我可怜的大妞啊,你别吓娘啊,快醒醒啊!”

  女人细碎的哭声夹杂着绝望,周围传来嗡嗡的议论声。

  “我看这大妞怕是不行了,这么冷的天怎么就掉河里去了呢?”

  “可怜了刘娘子了,前头刚死了当家的,女儿又没了,孤儿寡母的,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可不是,你忘了李铁柱还有个弟弟呢,我听说他们那,早算计上李铁柱那房子了。”

  “刘娘子你快别哭了,这大冷天的,先带大妞回去换身衣服。”

  刘娘子神情恍恍惚惚,茫然地抬头,对,外边冷,回家就暖和了。

  窸窸窣窣的哭声传进李汐的耳朵中。

  她挣扎着想要醒来,脑子里却传来一阵刺痛,一股陌生的记忆随之涌入。

  李汐猛地睁开了眼睛,周围人被吓了一跳。

  “大妞?”

  李汐看着刘娘子,她知道自己穿越了,记忆告诉她,这是原主的娘。

  “娘?”

  刘娘子啜泣着胡乱擦去脸上的泪痕,“娘在呢,大妞你吓死娘了,你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怎么活啊!”

  刘娘子边说边哭。

  周围人看不过去,说道,“刘娘子你快别哭了,大妞身上还湿着呢,快带她回去换身衣裳吧。”

  马婶子看着刘娘子这幅柔弱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孤儿寡母的,家里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小叔子,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对对对,大妞,走,娘带你回家换衣服,你受凉了,回去娘给你煮姜汤水喝,喝了姜汤水就好了。”

  刘娘子踉跄地扶着李汐起来。

  李汐身上的棉衣全被浸透河水,又重又冷,寸步难行。冬日的冷风一吹,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冻成冰棍了。

  *

  “虎子,快去把你姐屋里的炕烧上。”

  回到屋里,刘娘子就把李汐身上的湿衣服扒了,整个人塞进了被子里。

  李汐没有挣扎,冬日落水可不是闹着玩的,她现在意识模糊,太阳穴突突地疼,只想好好闭上眼睛休息。

  “大妞你躺好别乱动,娘去给你煮姜汤水,你喝了就好了。”

  刘娘子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儿,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转身离开去厨房煮姜汤水。

  多亏了身下的土炕,李汐稍稍缓过来一些后,勉强睁开双眼,就看到床边趴着一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五六岁的模样,睁着大大的眼睛巴巴地看着自己。

  她知道这是原主的弟弟,虎子。

  房间里十分昏暗,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盏小小的煤油灯。

  “虎子帮姐去拿根针。”

  虎子没有说话,听完之后嗖嗖地爬下床,没一会儿就拿着一根针回来了。

  李汐忍着头疼,“虎子乖,姐姐太困,你出去陪娘待一会儿。”

  “好。”虎子乖乖地点头。

  刚才娘已经跟他说了,姐姐不舒服,让他不要打扰姐姐。

  虎子走后,条件有限,李汐把针放到火上烤了一下,简单消毒。

  她利索地在自己的十宣、大椎处分别扎针放血。

  放完血后额她气喘吁吁躺在床上,刘娘子和虎子此时也端着姜汤进来。

  “大妞,起来把姜汤水喝了,喝了就好了。”

  李汐被刘娘子扶起来,接过碗便一饮而尽。

  刘娘子看着她苍白的脸和毫无血色的唇,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娘,你别哭了,我休息一会儿睡一觉就好,虎子你陪陪娘。”

  “好,我不哭了,你快睡吧。”

  李汐忍着头痛安慰,见她应下,终于忍不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外边天色已经大亮。

  “娘,娘!姐醒了!”

  趴在床便虎子见她醒来,眼睛一亮,嗖地站起来朝着外边喊。

  睡了一觉,李汐感觉好多了,除了头晕,倒没别的不适,她给自己搭了一下脉,嗯,应该没事了。

  “你可吓死娘了。”刘娘子小跑进屋,眼睛一红,“大妞,你睡了两天两夜了,饿不饿?”

  两天两夜?

  李汐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久,听到刘娘子这么一说,肚子很合事宜的叫了起来,“咕噜咕噜”。

  刘娘子也听见了,笑着说,“饿了好,饿了好,知道饿就是好了,灶上热着饭呢,我去端。”

  刘娘子说完便匆匆离开去端饭了。

  “姐,你好了吗?”虎子眼巴巴地看着李汐。

  “姐,这两天夜里娘一直坐在你炕头哭,虎子不想你死,也不想看娘难受。”

  李汐:……

  天天夜里坐在自己炕头哭,怎么听上去这么渗人……

  刘娘子端着簸箩进来的时候,虎子已经熟练地把炕桌放好。

  “快吃,我去盛汤。”

  李汐看着簸箩里的土豆沉默,虎子见她不动,歪头拿起一个土豆递给她,“姐,你吃!”

  看着递到眼前的土豆,李汐似是泄气一般,咬了一大口土豆。

  不论是缩小的身形,还是周围的环境,都让她不得不接受自己从国医圣手变成西北李庄村的贫穷村丫。

  看着刘娘子端进来的野菜汤,她只是沉默了一下,便接过大口喝了起来。

  连着饿了两天,她顾不得美味不美味,填饱肚子最重要。

  吃完饭,李汐挣扎着想要收拾碗筷,被刘娘子一把拦住,“你歇着,就这几个碗,娘来就行。”

  “姐歇着,虎子帮娘。”虎子学着刘娘子的样子把自己的小碗放进簸箩里。

  “好。”李汐斜靠在墙上看着他们收拾碗筷,脑海里梳理着原主的记忆。

  看着贴心的虎子和温柔的刘娘子,李汐安慰自己,虽然穿越了,但好歹也不算太差。

  突然外边传来嘭的一声,大门被人从外边踹开紧接着外边便传来了嘈杂吵闹的声音。

  “姓刘的,你个丧门星,快给我滚出来!”说话的人是一个声音尖细的老妇。

  刘娘子听见那人的声音下意识地一抖,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回过神来的她说:“虎子,你在屋里陪着你姐,千万不要出来,听见没?”

  “听见了。”虎子有些惊恐地点头。

  “乖。”刘娘子叮嘱完之后便出去了。

  刘娘子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婆婆,怯懦地问,“娘?你怎么来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