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假千金后,我送真千金出道了
穿成假千金后,我送真千金出道了

穿成假千金后,我送真千金出道了

无小湾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4 10:54:42

我穿成了真假千金文里的恶毒假千金。 原文里真千金回来后,我嫉妒成狂,疯狂欺辱她。 直到她年少时的竹马认出她后,为她愤愤不平,整得我家破人亡,我也落得个急火攻心患癌嘎掉的下场。 于是这次女主回来后,我每天给她端茶送水,发誓做她脑残唯粉第一人。 男主女主求高抬贵手,小女配安分守己,给个寿终正寝的好结局可否?
目录

16天前·连载至第2章 咱两把日子过好比啥都强

第1章 不一样的假千金

  我穿成了真假千金文里的恶毒假千金。

  原文里真千金回来后,我嫉妒成狂,疯狂欺辱她。

  直到她年少时的竹马认出她后,为她愤愤不平,整得我家破人亡,我也落得个急火攻心患癌嘎掉的下场。

  于是这次女主回来后,我每天给她端茶送水,发誓做她脑残唯粉第一人。

  男主女主求高抬贵手,小女配安分守己,给个寿终正寝的好结局可否?

  1

  顾萌被认回家那天,并没有得到想象中迟来的温情满满。

  反倒是爸爸妈妈担心我觉得有人和我分宠,怕我觉得自己受了冷落,轮番上阵安慰我。

  顾萌在房间里独自拆着编织袋里的行李的时候,妈妈端着亲手烘焙的曲奇饼干送到我的床前:“浅浅饿了吧,妈妈今天新学的做法,加了你最喜欢的蔓越莓呢,快尝尝。”

  我:“妈,我十分钟前刚吃了你做的六个蛋挞,真不饿。”

  顾萌怯生生地问着保姆家里卫生间在哪里的时候,爸爸带着最新款的驴包敲响我的房门:“宝贝开门,看爸爸又给你送来什么好东西来了。”

  我摩挲着手里他刚送来的几个爱马仕限量款,陷入了沉思。

  认真思索良久后,我觉得不能这样。

  原文中,女主的爸爸妈妈因为我的作妖,把宠爱全都给了我一人,没有给女主任何家庭的温暖和安全感,后续被男主顺带着打击报复后,落得个跳楼自杀的下场。

  现在不一样了,我可是个有脑子的女配。

  人家真千金回来后,没有嚷嚷着把我送走,我就已经很感恩戴德了。

  怎么还能做得出和真千金霸占人家父母宠爱的这种脑残事儿来!

  是的,我不仅不和人家真女主抢夺本属于人家的宠爱,我还要附赠她一份!

  我悄悄将爸爸妈妈拉到房里,开了个简短的家庭会议。

  字字出自肺腑,感人至深:“爸,妈,这十八年里,有您们的疼爱,我顺风顺水无忧无虑,我永远都感激爸爸妈妈。”

  “可在我享受你们宠爱的时候,姐姐却在那样穷苦、阴暗、闭塞的家庭里苦苦挣扎了十八年。现在她好不容易回家里来,我们应该给她足够的爱和温暖,帮助她好好融入进来啊!”

  我一通演讲结束,爸爸妈妈看着我眼含热泪。

  “浅浅真是长大了!”

  “浅浅懂事了,不仅懂得体谅爸妈,还知道为人着想了!”

  我被爸妈紧紧相拥,一度有点喘不过气。

  2

  送二老去顾萌房间,又估摸着他们一家三口感天动地的谈心话聊差不多结束了,我敲响了顾萌的房门。

  开门时,顾萌眼里的泪珠还没干,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盈盈地望着我。

  我不仅感慨——不愧是柔弱女主的相貌,果真是让人心生怜惜啊!

  我左手端着保姆刚切好的果盘,右手端着专门为她冲的手冲咖啡,操着一口甜腻的夹子音笑得不能再谄媚,“姐姐好呀~”

  3

  顾萌刚回来时,正值高考。

  她的成绩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爸妈为了弥补十八年来对她的亏欠,直接给全国最好的艺术高校捐了栋楼,把她送去学了艺术。

  原文中,我因为这件事嫉妒得发狂失智,偷偷雇人在校园里霸凌她,甚至还拍了照片散播得满校园都是,搞得顾萌一度患上了抑郁症。

  后来,男主爱上顾萌后,把同样的手段用在了我的身上。

  啧,很是凄惨。

  而这次,我不仅没有欺负她分毫,而且还跟爸妈一起陪着她去校园里报道,主打一个精神小妹全程保驾护航。

  顾萌前十八年几乎就没出过那个小破渔村,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大学校园的样子,两只眼睛里冒着星星。

  爸妈去和校长说办理手续的事,我陪着顾萌在学校里闲逛。

  可我没想到,我就去个厕所的功夫,顾萌出事了。

  4

  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没看到顾萌,反而是看见校河旁聚集起了一小撮人,还传出阵阵欢呼。

  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我立刻冲过去扒开人群,这才看见几个女生正按着顾萌的头往水里浸,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在欣赏着她双手挥舞挣扎的模样,还发出阵阵嘲讽。

  一股火气窜上天灵盖,我撸起袖子,拽着按着顾萌的两个女生一人咣咣给了两拳头,又小心地扶起顾萌,帮她抚着胸口顺着气。

  “怎么样?有事没?”

  顾萌靠在我的怀里咳嗽不止,却连连摆着手,生怕给我惹上麻烦一般。

  我冷冷地望向为首的女生。

  这人我知道,叫孔雯雯,家里也有点小钱。

  原文中,顾萌回来后,她和我走得很近,为了讨好我,总帮我在学校里欺负顾萌,活生生一个狗腿子。

  好家伙,这狗腿子还调动起积极主动性来了。我都没发话,自己开始搞事情了。

  “就是你牵头欺负她的?”我挑眉问道。

  她仍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是我,怎样?这乡下来的土鳖也好意思来Y大?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哪棵葱!这种人能读Y大,简直是给我们这些Y大学子掉份儿!”

  顾萌听到她这么说,眼泪瞬间掉得更厉害了,在我身旁小声啜泣地不停。

  我转身帮顾萌轻轻拭去眼泪,又脱去自己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轻拍着她安慰,“姐姐,看好了,这种人,该怎么对付她。”

  下一秒,我转身,不带犹豫地,大步上前一脚踹向孔雯雯的肚子,又蹲下身去薅着她的头发,冷冷发话,“给我听好了,顾萌和我都姓顾,是我唯一的姐姐。你们欺负她,就是欺负到我头上。得罪我们,你担得起么?”

  余光中,我看到爸妈和校长向这边走来,立刻起身站回到顾萌身边。

  顾萌楚楚可怜地望向我,眼里带着浓浓的感激和一丝担忧,我冲她微微点头示意——放心吧,尽在掌握之中。

  “发生什么了这是?”

  孔雯雯听到校长的声音,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张校长,我们在欢迎新同学,可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上来开始打我,您看我头发都被她薅掉了好多根!”

  好一个恶人先告状。

  爸爸妈妈向我们看过来,我轻轻推着顾萌,压低声音,“说啊,别怕。”

  顾萌紧紧地捏着手指,手都快扣出血了,脸也憋得通红,却依旧开不了口。

  我看不下去,直接驳斥道,“孔雯雯,怎么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同学的吗?欢迎到把我姐姐的头按水里去?”

  我又转头对着校长说道,“张校长,我听说Y大的校训一向是厚德载物,贵校学子的德行,难道就是这个样子么?”

  说罢,我给爸妈使着眼色。爸妈瞬间明白,开始顺着我的话,没什么好气地向校长施压。

  咱就是说,这惹谁生气也不敢惹金主爸爸生气不是?

  最终,以孔雯雯等人挨个向顾萌鞠躬道歉并被记了大过告终。

  5

  回家后,我和顾萌复盘:“这件事里,你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吗?”

  顾萌低着头吞吞吐吐,“我不知道……有吧?”

  “什么?”

  她皱着眉纠结了许久,声音更低了,“浅浅,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土?”

  我叹了口气,扳过她的双肩,认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说道,“姐姐,你听着,当洪流涌向你,你被淹没,错并不在你。她们打你,不是因为你有错,而是因为她们本身就是坏的。”

  “我们第一时间不是要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和她们说的一样,而是应该主动去捍卫自己的权利。如果我们自己的力量不够,就去求助别人。爸爸妈妈这么好的后盾,我们得用。”

  看着顾萌的眼神一点点发亮,我继续鼓励她,“姐姐,她们的嘲讽,只是她们的定义。我们从不需要活在别人的定义里,我们需要的只是坚定地做自己。”

  顾萌眼里水雾又升腾起来,看着我重重地点头。

  6

  我和顾萌上的大学都在本市,所以并未住校,而是每天都会回家。

  但最近我发现顾萌很不对劲。

  她前阵子还挺喜欢裙子包包的,总拉着我出去让我给她搭衣服。

  可这几天总是心不在焉的,一天天就抱着个手机也不咋抬头说话,我拉她出去逛街也不去。

  脑海中一声惊雷炸响——

  玛德!这怕不是开始恋爱的节奏?!

  7

  晚饭后,我将顾萌拉到屋里,“姐姐,这段时间,妹妹对你好不好?”

  她不假思索地点头,“好啊,很好。”

  “爸妈对你好不好?”

  “也好,怎么了?”

  “那你应该不想我们嘎……不是,那你应该挺喜欢我们的吧?”

  她一脸雾水,“当然了,浅浅,你怎么了?”

  好家伙,给自己续上一口命。

  我坐到她身边,眯着眼仔细观察她,“你谈恋爱了?”

  她瞪大眼睛摇摇头。

  “那是有喜欢的人了?”

  头摇得更快了。

  我紧锁着眉,“那你这最近怎么回事?”

  她眼神来回飘着,唇咬了半天就是不说一个字。

  “你摸着良心说话,你回来后我是不是对你掏心掏肺,比亲姐妹还要亲?你渴了我给你倒水,累了我给你捶背,现在你连这点小秘密都不想和我分享?你还当我是姐妹吗?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故意摆起臭脸,摔门就走。

  8

  半夜,顾萌蹑手蹑脚地钻进了我的被窝。

  我只能说还好我还没睡着,不然黑窟窿通的,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从被窝里钻出来,我这一世怕不是死得更惨一些——活活给吓死的。

  她一双大眼睛在黑夜里亮晶晶的,“浅浅~~”

  我把她的脑袋按远了点,“说事。”

  几个月来,我和顾萌形影不离,对她的小伎俩小习惯也越发熟悉起来。

  她每次这样,便是有求于我。

  她咧嘴一笑,“你说得对,我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和你说的。”

  “嗯哼?”我挑眉看她。

  “浅浅,能不能帮我弄死个人。”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