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人文学男主拒绝追妻火葬场
当死人文学男主拒绝追妻火葬场

当死人文学男主拒绝追妻火葬场

三月辞扬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1 12:00:17

齐雪爱了我三年,她死前写的书忽然上了热搜。 字字句句都是爱我的小事。 全世界都被她的爱感动,大家都在等我发疯后悔。 我却在她的葬礼上向女友求婚。 “凭什么我要为她一厢情愿地喜欢负责。”
目录

26天前·连载至被人恶意网曝后,我将恶意悉数奉还

拒绝追妻火葬场后,我被网暴了

  齐雪爱了我三年,她死前写的书忽然上了热搜。

  字字句句都是爱我的小事。

  全世界都被她的爱感动,大家都在等我发疯后悔。

  我却在她的葬礼上向女友求婚。

  “凭什么我要为她一厢情愿地喜欢负责。”

  1

  齐雪死前默默无闻,连手术费都难以凑齐。

  她死后,全世界都突然爱她。

  她死前写的关于爱我的书,送我上了热搜。

  而我女友全家也因此被骂,上班路上被人追着打。

  可我跟齐雪已有六年未见过面。

  无数的媒体记者找上我家。

  想要第一时间捕捉我脸上懊悔的表情。

  大家都在等着我追妻火葬场。

  直到我带着女友出现在她的葬礼上。

  “持续三天的闹剧也该结束了。”

  齐雪父母看见我俩后情绪无比激动,冲上前来就要狠揍我女友。

  “是你害死我女儿,我女儿只是想在死前见他一面,你为什么拦着不让见。”

  我一把将女友拉到身后,平静地望着他们闹。

  “你们是来赎罪的吗?”昔日同学皆围聚上来。

  我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赎罪?齐雪的医疗费都是我女友给的,她发神经放弃治疗,没用完的医疗费请他的爸妈还给我女朋友。”我戏谑地看着她爸妈。“钱已经被你们的好大儿拿去花了吧?”

  媒体瞬间将摄像机对准她父母。

  重男轻女,敲骨吸髓重病女儿,这种社会热点可比恋爱脑热度高。

  我拉着女友走向她的灵台。

  黑白照片上的她已经让我感觉很陌生。

  我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高中。

  “当年她遭遇校园霸凌,是你帮助她,在她的书里,你是照亮她灰暗世界的一束光。”昔日高中班长声嘶力竭怒吼。

  “那我干的都是好事啊,你瞪我干吗?”我不明所以地皱眉。

  “你俩明明就是两情相悦,可你却出国留学连个音都没给她留,再回国身边已经有了新欢。你是渣男,你女朋友就是插足你俩的小三。”女同学义愤填膺地叉腰。

  我眼神如飞鸟般扫过在场的众人。

  “当年霸凌她人的好像就是你。”

  我一句话掀起全场哗然,众同学立马盯着那女同学。

  “胡说什么,我跟她都没什么交集!”她脸上有些许慌乱,显然是在回想是否对齐雪做过什么。

  “冷暴力也是霸凌,当年你嫌弃齐雪出身农村,不让班里同学跟她玩,故意弄丢她作业,让她被老师骂。”

  我的话,让她陷入沉思。

  众人的指责对象瞬间变了人。

  “我们已经知道错了,可你依然死不悔改,居然带这个小三见齐雪。”

  “齐雪最多算单恋我,我为何要对她的喜欢负责。”我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从始至终,我喜欢的都是我身边的人。”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我下跪向女友求婚。

  漫天的骂语向我袭来,女友颤颤巍巍地不敢接。

  “你们所谓的正义感不过是居高临下的同情,以此伪装自己丑陋龌龊的一面,好义正词严的告诉世人自己是个好人。”我将戒指放在女友的手心。

  众人震惊地瞪着我。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做错事的明明是你和你女朋友?”

  “齐雪生病时,应该找过你们其中不少人,你们一个人都没借钱给他,最后不得不找我和女友借医疗费。”我嘲讽地看向他们。

  “站在道德制高点骂人,只能证明你们上不得台面,不能证明你们是好人。”

  那些怒气冲天的同学被我骂得不敢出声,怕我再抖搂出什么事来。

  “那言晏先生,您对齐雪以死明志的爱就一点回应都没吗?”媒体冲进来怼我脸。

  “我为什么要回应一厢情愿的爱?”

  “你是否太自私了?毕竟齐雪是如此爱你。”女记者冲到最前面。

  记者们疯狂地用摄像机对准我,想要拍下我眼中可能会一闪而过的懊悔。

  “你后面那三百斤的男记者暗恋你很多年,要不要喜欢他?”我忽然问道。

  记者哗然,纷纷看同行热闹。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被不喜欢的人喜欢是件很苦恼的事,可大家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想看我的热闹。”

  我回头看向齐雪的黑白照。

  “如果不是上热搜,我连她名字都记不住,谈什么喜欢?”

  2

  “你不记得她名字,却记得学校谁霸凌她?”女友季蔓眼神疑惑。“是否真如她所说,你曾对她动心,只是因为我的出现,移情别恋了?”

  “齐雪在学校存在感很低,当时全班都不喜欢他,一直劝我别帮她。”

  “那你怎么知道那些琐事?”

  “我随口编的”我忍住笑。“只有被霸凌者才会记住霸凌细节,霸凌者是不会记住的。”

  “啊?那你那些同学居然都信了。”

  “即便送他们去非洲大草原让两百只大猩猩猛拍他们的头,他们也不会意识到脖子上挂的不是装饰品而是脑袋。”

  叮,手机邮箱收到一条新邮件。

  发件人居然是齐雪。

  “定时发送?”我眉头微皱。

  我随手将邮件点进垃圾箱。

  不远处商场大屏上还在播放齐雪为我写的书中事。

  画面忽然切换成我在高台上宣读保送感言,而她在角落里远远地跟我合照。

  字幕划过:暗恋是一个人盛大的狂欢,渺小的我,也想变成一个流星照耀你的世界。

  “她真的好深情。”季蔓哭得梨花带雨。

  我抬手拍摄记录显示屏画面。

  “你是不是被她感动了?”季蔓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我在想,未经过我允许投屏我照片,侵犯我隐私权,可以索赔多少钱。”我掏出手机。“先找下那大楼管理商,问下是谁投的屏。”

  3

  由于我那一闹,网上骂季蔓的人少了很多,都来专门骂我了。

  “这事估计过段时间就过去了。”季蔓靠在我怀中叹气。

  我却不似她那般安心,这事弄得轰轰烈烈,怎会如此轻易收场呢。

  早晨,我到公司后,同事看我的表情都很奇怪。

  “某些人当真是薄情。”女同事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看向桌上十个装满千纸鹤的罐子,有种梦回童年的错愕。

  “长得帅就是好,居然让人如此痴情。”同事将手机递给我。

  上面赫然显示齐雪对我的追爱宣言:我叠满了一万个千纸鹤,可你却不肯完成我一个愿望。

  我眉头微皱,同事们立马聚过来。

  “现在才发现谁最爱你,也太晚了!”

  “你最近不是要结婚,让你男朋友不要买房买车买钻戒了,改折千纸鹤怎么样。”我平静的看向看热闹的女同事。

  “什么?你发什么神经。”

  “轮到自己身上就不信这种虚无缥缈的爱了?”我嘲讽的看着他。

  男同事们忍不住笑出声。

  “你们也别笑,要是你女朋友的嫁妆是一罐千纸鹤,你笑得出来?”

  “你现在怼人都无差别攻击了。”同事们被我骂得兴冲冲离开。

  我眼神扫过桌上的千纸鹤。

  想来齐雪叠这些花了很长时间。

  我立马叫来快递,寄给她父母留念想。

  我将罐子给了快递员,转身想走,心中却泛起一丝犹豫。

  “怎么,不舍得了?”女同事期待的看着我。“我就知道,她那么爱你,总是会感动你的。”

  “寄到付吧,七十多运费,够我给女朋友点两次下午茶了。”

  “够狠。”女同事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要不你付?”我歪头示意她。

  她立马闭嘴,吓得转头就走。

  这年头站在自以为站到道德制高点谴责容易,真让骂的人掏钱帮忙怕是立马就走。

  4

  齐雪给我定时发送的邮件堆满了邮箱。

  淹没了我重要的工作邮件。

  我删除的时候不慎划了进去,便看到她疯狂的示好。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意识到你的爱,余生都在后悔中度过。

  我吓得背后冷汗直冒。

  如果不是她已逝,我真想回她,用生命证明你一厢情愿的爱,并不让人感动,只会让人觉得廉价。

  我终于清空了邮件,却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

  我抬头便看见同事在偷拍我。

  这些天,我成了网上热点人物,他们要拍我很正常。

  可上午没拍,现在突然拍,说明发生了什么事,让我更火了。

  不好的预感在我心头滋生。

  我立刻点开本地热门,上面赫然挂着许多关于我的头条。

  人性泯灭,痴情女死前二十七个电话皆被拒接。

  震惊,痴情女子遇绝情恶人,一腔真情错付。

  她这一生都在为他书写浪漫情诗,死前却被他挂断无数个电话。

  死前30秒,你是在遗憾自己生命进入倒计时,还是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呢。

  我看这些热搜词,吓得直冒冷汗。

  已经有很多人将上次的事再度翻了出来。

  无数人冲进来骂我渣男。

  同事们已经将偷拍我的照片传上网。

  甚至有我将那千纸鹤寄回去的照片。

  如果只是骂我渣男便罢,见死不救是影响社会公德的。

  我的电话响起,是领导打来的。

  “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吧,等事情平息再回来。”

  “你的工作我先让小陈他们接手,你记得交接下。”

  我徒然的挂断电话。

  项目刚刚上线,我作为项目负责人,不出意外,今年一定会胜任经理。

  而我的同事们如今只需继续拱火,就能拿走我的果实。

  “有点恼火。”我极力克制好情绪,让理智回归。“能战胜舆论的只有更爆的舆论。”

  我眼神落回屏幕上不断弹出的谩骂话语。

  大部分网络热点话题背后都是有心人推波助澜。

  若齐雪刚死时的书爆火网络,我勉强能认为是个意外。

  可热度一直持续,明显有人在推波助澜,再到今天再度发酵,热度升级。

  说明背后有一个很成熟的网络营销团队。

  “我本不想对逝者动怒,可你一直没完没了,我必须反击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