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灭光了她的攻略目标
重生后,我灭光了她的攻略目标

重生后,我灭光了她的攻略目标

沈遥知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8 16:46:11

我与清殊大师归隐山林一年后,山上来了位貌若神女的公主。 短短两个月,清殊就变了心,他满心期盼地希望我能顶替公主去和亲。 上一世,我百般不愿,连夜出逃后,却被公主的裙下之臣一剑穿心。 这一世,我要站在权利之颠主动出击。 既然公主喜爱攻略,那便让她和被攻略者们去那无间地狱里谈情说爱吧。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断前尘

重生后,我杀光了她的攻略目标

  我与清殊大师归隐山林一年后,山上来了位貌若神女的公主。

  短短两个月,清殊就变了心,他满心期盼地希望我能顶替公主去和亲。

  上一世,我百般不愿,连夜出逃后,却被公主的裙下之臣一剑穿心。

  这一世,我要站在权利之颠主动出击。

  既然公主喜爱攻略,那便让她和被攻略者们去那无间地狱里谈情说爱吧。

  1

  北襄来使的这天,我作为王后,与北襄王季玄晏一同坐在上首,等待使臣觐见。

  一女子领着使臣自殿外款款而来,一袭明艳红衣,娇美若芙蓉,面纱下的红唇若隐若现。

  “轩辕若见过陛下。”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知道大夏有公主到来,但没想到对方会自称轩辕若。

  明明轩辕若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嫁给他们的国君,成了他们北襄的王后。

  红衣女子没有理会众人的指点,她镇定自若摘下面纱,昂首道:

  “陛下,您身边的女子,她是冒充我的!”

  闻言,我轻笑。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但当初不是她设计让我来北襄和亲,这会儿倒是眼巴巴送上门来拨乱反正。

  可惜这一世注定不会如她所愿。

  因为我重生了,重生加到了她上九宁山借宿的那一天。

  2

  一年前,九宁山大雪纷飞。

  一身狐裘的轩辕若上山借宿,我身侧的清殊看直了眼,忍不住感慨神女下凡。

  我没有如上一世那般笑骂他,而是扭头回到房间给了他们相处的机会。

  听着他们相谈甚欢,我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大。

  轩辕若可一定要快些攻略成功,好让我早点顶替她去和亲。

  因为这一次,我不地逃,我如如所所愿嫁给那个唯一没有被她攻略的男人。

  只有这样,我才有能力将那噩梦般的乱世扼杀。

  才有机会杀死那些被轩辕若攻略又抛弃的男人,在他们发疯前结束这一切。

  当然,若是有机会杀掉轩辕若这个祸首,自是再好不过。

  不过根据我做鬼时,盘桓在她身边几年的经验来看,这人有点邪门,怕是难杀得很。

  3

  不出我所料。

  轩辕若自借宿后,便时常到九宁山上找清珠论经。

  清殊肉眼可见的高兴,时常与我谈论阿若姑娘如何通透,阿若姑娘如何聪慧。

  渐渐地,他的称呼也从阿若姑娘变成了阿若,

  与前世的吃味不同。

  这回他们在一处时,我从不打扰,甚至还会为他们贴心地煮上一壶茶。

  轩辕若见我识相,总在清殊背后露出高高在上的算计神色。

  我恍若未觉,日日笑脸相迎,让轩辕若连计较的心情都没有。

  没几日,清殊对轩辕若,就从欣赏变成了怜惜,还有丝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情愫。

  “阿因,原来阿若是逃婚出来的,她好可怜。”

  “她父母要将她婚与一个快四十岁的鳏夫,若是这世间没有这等不平事便好了。”

  “听说那个鳏夫家住北地,阿若要是嫁去了那苦寒之地,身子如何受得住。”

  我压抑着眼底的嘲讽,附和着清殊。

  “那确实可怜,阿若姑娘有说她要怎么办吗?”

  清殊一愁莫展:“唉,阿若说生死由命,真到了那个时候,也不得不从。”

  我挑挑眉,等着轩辕若不得不从的那一天。

  4

  那天下午,清殊在小院中来回踱步。

  因为轩辕若已经连着五天没上山来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正当他焦躁不安之际,山下的小乞丐送来一封轩辕若的书信。

  信上言明,她要遵从父命嫁人,日后不便再上山,希望我跟清殊能一直这样平静地幸福下去。

  清殊心痛难忍,当即就让小乞丐带着他,去了这信送出的地方。

  我亦步亦趋地跟着,这场戏,没我他们演不下去。

  九宁山不远处的驿站外,一辆马车停在门口。

  小乞丐带着清殊走到马车后头就跑开了。

  他刚想开口,却听一个女子在马车前哭求:

  “公主,摄政王太过分了,您还是逃吧,别回都城了,您有寒疾,去北襄和亲活不了的。”

  “您逃去南边,那里四季如春,还有温大人可以照应您,这样您就不用去北地受苦,北襄国君甚是残暴,就算您能受住北地的苦寒,奴婢也实在怕他对您不利。”

  马车里传来轩辕若隐忍的声音,让清殊的背脊瞬间挺直。

  “傻琼瑛,和亲本就是我的职责,我逃了,北襄若是发兵,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公主你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都怪那平阳侯让那什么北襄国君看到了您的画像,这才上赶着要求娶您。”

  那侍女顿了顿:“要是...要是能有个跟您相像的女子,代替您去和亲就好了。

  “不许胡说!”

  轩辕若佯装生气:“虽然...这世上确有与我相像之女子,可我怎么忍心让无辜女子替我受过!”

  呵。

  这个与她相像之人,说的可不就是我吗。

  且不说北襄残暴与否,单说这见了画像就要上赶着示娶,也未免太过儿戏。

  大夏上下,竟无一人质疑这事。

  5

  一主一仆在马车里轻轻啜泣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磨难。

  我冷笑。

  上辈子,还以为是因着轩辕若长得像我,清殊才会被她吸引。

  可现在却觉得,有些事情并不看先来后到,全看你手段如何。

  我侧头看见清殊紧攥佛珠,有些发白的指尖昭示了他内心的动荡。

  他紧张地看我一眼,又立马扭过了头。

  上一世,我听不下去他们主仆的话,忍不住出言训斥,却不想反被清殊一顿指责,骂我过于失态。

  但这次,我只会激动的拉住清殊问:“里面的是阿若姑娘吗?”

  “清殊,阿若姑娘竟是公主殿下,可是公主殿下怎会到九宁山来?”

  清殊原本沉浸在轩辕若的身份变化中,被我一提醒,倒也有些狐疑。

  轩辕若听到声音,慌忙从马车上下来,一双含情眸水盈盈地看着清殊。

  “阿因姑娘?”

  “清殊!?”

  两人那旁若无人的深情对视,让我觉得周遭更冷了。

  我被膈应到了,那大家就都别好受。

  噗通一声,身侧正愣神的人被我拉着跪倒在地。

  “清殊,快随我一道见过公主殿下呀。”

  他被我拉得好大一个踉跄,狼狈地伏在轩辕若的脚边,连轩辕若都吓了一跳,眼里尽是对我的鄙夷。

  但她还是收敛神色,把我和清殊扶起。

  “先前隐瞒身份是我不对,切莫行此大礼,在我心中,你们都是我好友。”

  清殊颇为动容,哪里还能思考公主应该不应该出现的九宁山的事。

  “阿若...不是,公主...您真的,要去北襄和亲?”

  轩辕若泪眼盈盈,绝别般地点了点头。

  侍女却在后头惊呼一声,欣喜地冲到我面前。

  “公主!这位姑娘竟与你如此相似!若是,若是让她...”

  “住嘴!”

  轩辕若连忙打断,凄苦的神色让她看上去像朵摇摇欲坠的茉莉花。

  这时,驿站中走出一位配着长剑,身着官服的男子。

  他看到我时,同样大惊失色,眼底溢出极浓的喜色。

  “殿下,这两位是?”

  我觉得好笑极了,他们总算把戏唱完了,第一个我欲杀之的男人,也出现了。

  一个已经被轩辕若攻略的男人。

  平阳候的私生子,孙乘。

  6

  孙乘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护卫统领,负责保护轩辕若,日后则是称霸一方的统帅。

  别看他表面上正气凛然,实际上心狠手辣,是轩辕若手上的一把好刀,替他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阴私之事。

  听轩辕若介绍完我跟清殊,孙乘便担忧地看着轩辕若。

  “公主,您风寒未愈,还是再歇歇吧,左右也不急在这一两天。”

  轩辕若咳嗽两声,身姿柔弱地倚着琼瑛。

  清殊立刻紧张地把手搭到她的脉搏上。

  “阿...公主,你的身体确实不适合赶路,等我去给你采点药,一切等身体好了再说。”

  “不行...摄政王还等着我回去呢,况且北襄那边,我怕...”

  我瞧着轩辕若那娇柔造作的神态,心里默念着:三、二、一。

  一字还未念完,她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不过清殊和孙乘都眼疾手快,视若珍宝地把人扶进了室内。

  轩辕若这一倒,一连十日都未能起得来床。

  清殊天天都往山上去采各种草药,亲手炮制煎煮,再眼巴巴地往驿馆送去,风雨无阻。

  可惜,轩辕若的病就是好不起来。

  我掰着手指头,想着应当差不多了。

  果然,那天清殊满身风雪地回到九宁山上,开口第一句话便是。

  “阿因,你替公主去北襄吧。”

  重来一次,就算心里早有准备,但听到这句话时,心里的酸涩仍能将我击溃。

  “为什么。”

  清殊一愣,有些讷讷地低下头。

  “阿因,你我都不忍世人受战乱之苦。”

  “但公主体弱,根本无法完成两国交好的使命,若是你去...便是再好不过。”

  “我知你良善,定是知我的苦心。”

  他的声音很轻,却说得很肯定。

  不止是在极力说服我,也是在说服他自己。

  “所以,抛开这些,我们之间呢?”

  “你忘了你说过半年之后你便正式还俗,要与我成婚。”

  “你忘了我爹临死前,将我托付给你,忘了我们说好不再过问俗事,就这么在山上呆一辈子了?”

  我将他问得哑口无言,可他脸上的挣扎也只浮现了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我想我爹的眼光可能也不怎么样。

  他以为清殊虽然是出家人,但秉性纯良,又与我我过命的交情,定会是我的良配。

  我也相信他确实爱过我,但他也爱世人,更爱那个与他惺惺相惜的阿若姑娘。

  “清殊,承认自己移情别恋有那么难吗?”

  我深吸一口气,问出了两辈子都想问的一句话。

  他喃喃着说不出话,竟是默认了一般。

  我半真半假地作伤心状态:“既然你对我已无情意,那与我而言,在哪里都一样。”

  7

  我生无可恋地答应了他们,一副为了清殊任他们安排的样子。

  这副为情所困,被爱所伤的样子大大地取悦到了轩辕若。

  也收获了她越发轻视的眼神。

  我很了解她,在做鬼的那些年,我听她自诩最强攻略者,眼只有任务,没有情爱,对脑子里只有小情小爱的女子向来不屑。

  巧了,现在的我,亦是如此。

  轩辕若的病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一朝回王都。

  再次出现时,已经是一个月后。

  送嫁公主的队伍很长,在途经九宁山下时,孙乘下令整装休憩。

  我按着砰砰直跳的心,在湖心亭等着轩辕若的车架。

  这是一早就商量好的。

  我们在九宁山下湖心亭互换,从此我替嫁北襄,她天高任鸟飞。

  清殊捻着佛珠,显得有些心烦意乱。

  直到看见带着面纱的轩辕若出现在视线范围内,他才跟我说了到湖心亭后的第一句话。

  “阿因,大夏臣民都会感激你的。”

  我不置可否,事到如今他还要用这副嘴脸同我说话,实在另人作呕。

  九宁山下的湖心亭是我特意选的。

  他们对我向来轻视,只当我是放不下九宁山,放不下清殊,才想要在湖心亭与轩辕若交换。

  可其实,我只是等不及想出口恶气罢了。

  换上公主吉服的我,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容光焕发。

  有那么一瞬间,清殊看向我的眼睛都有些怔愣。

  我轻轻地向他靠近,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将清殊推进了二月的湖水里。

  “死秃驴,你去死吧!”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