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死后,狐妖姐姐大杀四方
妹妹死后,狐妖姐姐大杀四方

妹妹死后,狐妖姐姐大杀四方

暴躁芒果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8 11:15:53

城主夫人生了龙凤胎,可被道士断言,妹妹克兄,于是把刚出生的妹妹扔到了乡下,我本八尾狐妖,因为渡劫被劈到重伤,恰好被上山打猪草的妹妹相救,此后她一直默默照顾我,后来,她高兴的对我说,亲生父母要接她回家,我也替她高兴,本以为苦尽甘来,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叫一声爹娘就被炼成丹药,临死之际,她都不忘了叫我快逃走。
后来,落云城少城主带回一个女子,不顾城主夫人反对,硬要娶为妻子。
他不知道我是狐妖,这次前来,只为报仇而来。
目录

9天前·连载至少夫人靠媚术复仇

少城主执意娶我

  落云城小公子非要娶我为妻,甚至不惜和城主大人反目。

  城主夫人一个劲儿地骂我狐狸精。

  我埋在小公子怀里轻轻啜泣。

  小公子对着城主夫人怒目圆视。

  我捂着嘴掩饰唇角的笑意。

  城主夫人说得对,我是狐狸精。

  来索他们一家人命的狐狸精。

  1

  城主夫人寿诞这日,小公子温如愿带我回府,他执意娶我为妻。

  丝毫不顾及城主夫人难看的脸色。

  城主夫人看着自己疼爱的小儿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儿,你身份尊贵,何必要娶一孤女,为娘给你看好了咸阳城的大小姐,温柔娴静,和你最是般配……”

  絮絮叨叨的话还没说完,温如愿脖子一梗:“娘亲不必再劝,孩儿就喜欢胡雪,此生非雪儿不娶。”

  斩钉截铁的话语让城主夫人气得呼吸不畅,她神色阴沉地看着我,那眼神恨不得杀人。

  我怕得躲在温如愿怀里瑟瑟发抖,温如愿心疼的紧紧抱住我,躲避城主夫人的视线。

  城主夫人颤抖着手指着我:“狐狸精,狐狸精……”

  “我不会同意的,他爹你说句话啊。”

  城主夫人向城主温江晚求救,却在发现温江晚目不转睛盯着我的时候又气得一个倒仰。

  她哆嗦着身子晕了过去。

  晕倒?谁不会。

  温如愿刚想放开我去看他母亲,我干脆利落地也晕了过去。

  温如愿顾不得他母亲,抱着我就走了。

  “请大夫,快……快”

  城主心有不甘的看着我远去的背影,抱起了城主夫人。

  待到城主夫人醒的时候,没有发现她最爱的儿子,脸色黑得如同黑云压顶。

  屋子里的瓷器碎了一批又一批。

  我虚弱地躺在温如愿怀里,语气哽咽的说:“如愿,夫人不喜欢我,我还是走吧。”

  说罢,我就打算强撑着起身离开,却没想到我太虚弱了,又倒在了温如愿怀里。

  他心疼地抱着我,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八抬大轿把我娶进门。

  “可是……夫人她……”

  还没等我说完这话,温江晚从外面走进来,语气温柔:“胡小姐放心,你们的婚事我同意了。”

  温如愿高兴的差点蹦起来:“爹,你说真的?”

  “自然是真的,老夫一看胡小姐就觉得是个好孩子,配你,绰绰有余。”

  “爹,你真是太好了。”

  温如愿激动地搂住了温江晚。

  温江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羞涩地冲他一笑,看着他眼里的占有欲,我笑了。

  温江晚都同意了我和温如愿的婚事,城主夫人再不愿意也没招儿,她恨恨地拧着帕子瞪着我。

  很快,就到了我和温如愿成婚的日子。

  温江晚高兴地摆了三天的流水席,就如同他自己娶媳妇一样。

  拜完堂,敬茶的时候,城主夫人摆着脸子,不拿正眼看我。

  我上前一巴掌拍在她脸上,她的脸瞬间肿胀起来。

  我看了看两边不对称,又把她另一边打肿了。

  “贱人你竟敢打我。”城主夫人面皮肿胀,眼里蹦出血丝,脖颈青筋暴起咆哮着怒吼。

  “来人,来人,把这贱人给我拖走乱棍打死。”她气得不青,丝毫不顾及这是我和温如愿的婚礼。

  我冲她勾唇一笑,极尽挑衅。

  她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想要动手,却被温如愿拦住。

  温如愿神情不耐烦:“娘亲,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孩儿已经和雪儿成了亲,你又何必惹得大家都不愉快。”

  温江晚也是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刚才的失态让她尽显暴躁粗鲁。

  城主夫人愣愣地看着眼前她最亲的两人:“她刚刚打我,你们居然还要包庇这贱人?”

  温如愿抿了抿嘴:“娘亲,雪儿最是温柔胆小,怎么会动手打人。”

  我躲在温如愿背后,胆怯地说:“夫人,我自知配不上公子,可我们两个真心相爱,这世间真心最是难得,求夫人不要拆散我们。”

  我双眼含泪,娇娇怯怯的柔弱姿态瞬间激起了温如愿的保护欲,他紧紧地抱住我,语气冷硬:“如今我和雪儿已然成定局,孩儿希望母亲能识大体些,咱们一家人还要过日子,母亲莫要再生事端了。”

  说罢,抱起我就走了。

  我回头,娇羞地冲着温江晚一笑,他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其实刚才我动手打人那一幕只不过被我使了障眼法,打人是真的,只不过别人看不到,看到的只是城主夫人歇斯底里地找我麻烦。

  至于温江晚和温如愿只不过是以小小媚术,不愁他们两个迷不上我。

  这些本不可以对凡人使用的,易遭天谴。

  可我如今什么都不怕了,我只想报仇。

  为了妹妹,即使魂飞魄散也愿意了。

  2

  妹妹不是小狐狸,相反她是个普通不过的凡人,而且她是城主夫人的亲生女儿。

  而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灵狐。

  当年,城主夫人生下的其实是龙凤胎。

  只因一路过的臭道士胡言乱语,说妹妹克亲,需把人远远地送走。

  才刚出生的妹妹被城主夫人送到了偏僻的村子里,交给一户农家抚养。

  那户人家对妹妹并不好,经常打骂她,吃不饱饭是常有的事。

  因此妹妹经常跑到山里摘野果。

  而我,因硬抗天雷被劈得现了原形,被捕兽夹夹断了双腿。

  是妹妹救了我,她不敢把我带回去,每天借着打猪草的名义来看我,省下她为数不多的食物给我吃。

  她好傻,明明自己馋得咽口水,还是要一个劲地往我嘴里塞。

  “小狐狸你吃,你受伤了要快快好起来。”

  “饿肚子很难受,我已经习惯了,饿我一个人就好啦。”

  她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

  我嚼着她塞给我的粗面饼子噎得翻白眼。

  可也幸亏她的粗面饼子,让我在被天雷轰没了修为,腿断了的时候能活下来,没有被野兽叼走。

  我想我活了上千年了,叫她一声妹妹很正常吧,所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决定,等我好了就带着她修行,我罩着她,让她再也不受欺负。

  后来,她经常来山里陪我,直到我的腿慢慢好起来。

  她会温柔地抱着我说她亲生父母的事。

  她给他们找好了原因,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把她留在这里的。

  她期盼着他们能早日接她回家。

  在后来她兴奋地跑来告诉我,她要走了,她的亲生父母来接她了,她要回去享福了。

  她抱着我,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回去,我想我反正孤狐一只,在哪里不能养伤,所以我和她一起回去了。

  可谁也不知道等待她的不是父母亲情,不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是要她的命。

  当年龙凤胎,温如愿体弱,道士说在胎里被妹妹抢了营养,再加上妹妹命格克兄,妹妹才毫不留情地被扔掉。

  而现在哥哥病了,需以命换命,所以他们才把妹妹接回来。

  妹妹满心欢喜地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等待她的是道士布好的夺命阵。

  她还没来得及喊一声爹娘,就被抽去了三魂七魄,肉身被炼化成了丹药。

  这个过程她痛得撕心裂肺,惨叫连连。可看到我,她还是强撑着要我快跑。

  这个傻丫头。

  我还没有修为,只有死命的挣扎,扑向道士,想要阻止他。

  却被他抓住脖颈。

  “这还藏了只小家伙……咦……千年灵狐,哈哈哈好好好,炼成丹药效果肯定不错。”

  我好恨,我恨自己打不过他,这时候没有修为,我没有救下妹妹。

  我只能用爪子对着道士又抓又挠,他吃痛把我甩出去。

  我转身想逃,却又被他抓住,我伸出尖厉的牙齿咬他,他甩不开,用打妖鞭狠狠地打我,直到血肉模糊。

  他施法想将我困住,我自断二尾,逃了出去。

  我本修炼出了八条尾巴,当初硬抗天雷我断了三尾才保住性命,如今也只剩下三条了。

  我躲进深山修炼了三年才勉强化为人形,可还是很虚弱,我不能肆无忌惮地杀人,不然还没等把那一家子人渣都杀了,就会被天道惩罚,只能徐徐图之。

  直到我刻意遇到温如愿,刻意安排了一出英雄救美,他带我回了落云城。

  那个小丫头惨死的地方,来到这里,我差点没控制住现出原形,我太恨了。

  妹妹,别急。

  很快,我就让你爱的父母哥哥去陪你好不好。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

  这回,我拼了这条狐狸命不要了,也要为你报仇。

  3

  自从成婚后,城主夫人是死活看我不顺眼,她最近经常做梦,梦到我把他们一家人杀死。

  我只不过施以小小幻术就把她折磨得不成人形,简直可笑,就这么一个愚蠢的妇人,就把我的妹妹害死。

  她神情狼狈地和温江晚念叨,说我是妖怪,说我是怪物,来到这里是报复他们一家的。

  温江晚看着发髻凌乱,神情憔悴,疯疯癫癫的城主夫人,简直快要烦死了。

  他不耐烦地说:“你说雪儿来报复我们,为什么?她为什么?”

  她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劲地念叨我要害死他们。

  她拉着温江晚的衣袖吼道:“为什么不信我,她是怪物,她会害死你的,会害死我的……她是妖物……”

  温江晚紧紧地皱着眉头看着她,城主夫人这个鬼样子成何体统。

  他又看了看我,叹了口气不知在遗憾什么?

  温江晚吩咐人把城主夫人关了起来,省得丢脸。

  城主夫人被禁足,像一阵风一样传遍了城主府。

  大家都说夫人中邪了,这么好的少夫人不喜欢?

  是啊,她是中邪了,只有她能梦到光怪陆离的梦。

  城主夫人治家向来严厉,自从她被禁足以后,府里的一切事物都是我在处理。

  我主动给大家涨了工钱,谁请假也很是宽容,天气热了,还有高温补贴。

  不知不觉府里的下人就更加听我的了。

  我吩咐人不必送好吃的给夫人,夫人被梦魇了要多吃些糙面饼子治梦魇。

  伺候我的丫鬟一边给我梳头一边说:“少夫人这么好,为什么夫人不喜欢呢?”

  为什么?

  当然是那两个巴掌扇得她不喜欢。

  不过这才哪到哪?重头戏还没来呢。

  我叹了口气,转身握住小丫鬟的手,为难地说道:“这事,我和你说,你可别传出去啊。”

  小丫头一听有大八卦,放下梳子郑重地点头:“少夫人放心,奴婢嘴最严了。”

  我看着小丫头郑重其事的样子,有些想笑,我故意找的她,这丫头憋不住话。

  “哎,造孽啊,谁能想到婆婆有恋儿癖啊。”

  小丫头一脸懵:“什么东西?”

  “就是对自己的儿子有不正常的感情,就是任何一个女人嫁给夫君,婆婆都不满意,在他心里,自己的儿子只有如她这般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懂了吗?”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