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打脸拍喜陋习
过年打脸拍喜陋习

过年打脸拍喜陋习

川前雨过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2-05 18:27:02

我重生了。 上一世,我妈借着过年要我去“拍喜求子”,沾喜气生孩子。 最后却联合我老公把我活活打死。 重活一世,我亲自把我妈送去拍喜。 在她被拍的只剩下一口气时,我把矛头指向了老公。 “这一切都是我老公指使的,是吧?”
目录

23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打脸拍喜陋习

第一章 拍喜陋习压死人

  我重生了。

  上一世,我妈借着过年要我去“拍喜求子”,沾喜气生孩子。

  最后却联合我老公把我活活打死。

  重活一世,我亲自把我妈送去拍喜。

  在她被拍的只剩下一口气时,我把矛头指向了老公。

  “这一切都是我老公指使的,是吧?”

  01

  睁开眼,我就挨了一巴掌。

  我妈一张老脸杵在我面前,边数我的工资边骂我,“赔钱货!去城里打工就赚这么点钱,还不如回来早点生孩子!”

  “一天到晚野在外面有什么用!”

  她见我不吭声,更是来劲。

  我妈拿出一根藤条就往我腿上打,“叫你跑出去!叫你跑出去!”

  我握紧拳头,逃了挨打,冲进房间里去摸索着什么。

  上一世我马上就要被拉出去遭受“拍喜求子”的过年陋习,我得做些准备。

  所谓的拍喜求子,就是把生不出孩子的女人赶到路上去,用东西拍打,沾沾喜气以求生子。

  我妈在外面的咒骂声越来越大,直至一记踹门声,把我整个房门都卸了下来。

  老公陈贺一把拽住我的头发,把我往外拖。

  “臭娘们!出去赚了几个钱了不起了!生不出孩子照样是个没用的!”

  “还不给我滚出去拍喜!大过年的还磨磨唧唧!”

  老公把我一路拖到泥土路上,招呼着几个壮汉,“新年好啊!新年好——赶紧抄家伙来拍喜吧!”

  他着重把语调加在了“抄家伙”上。

  几个大男人应声拿出竹条和棍棒,在地上抽的啪啪响,嘴里还嚎着,“来了!来了!陈哥你先来!”

  陈贺抽出一根竹条,一下打在我的腿上,“生不生!生不生!生不生!”

  钻心的疼痛蔓延在我的全身。

  被叫来的几个男人争先恐后地往我身上拍打,甚至还有人往我身上扔石块。

  陈贺见几他们起哄着,更是想对我下死手——

  我一个闪躲,啪地给了他一拳!

  “你个死娘们!你还敢还手!”

  “今天看我不打死你!!!”陈贺顾不及红了一块的脸,直直就朝我扑来。

  我从兜里掏出辣椒水,直接喷在这群想要我命的大男人脸上。

  “啊啊啊啊啊——你疯了——”陈贺惨叫起来。

  几个大男人的嗷嚎声传了几里地。

  其中一个男人被我拂了面子,他强撑着通红的双眼,想把棍子劈在我头上要我的命。

  我反手就抓了把辣椒塞进他嘴里。

  “何艳!你这个疯子!疯子!”

  拍喜的动静闹得不小,把附近出来过年祭祖的村里人都吸引了过来。

  村里那些老古板看我把几人折磨得不轻,又开始拿过年劝和:

  【大妹子啊,这大过年的就以和为贵嘛!】

  【这拍喜求子的习俗不年年都有?何必这么火气大呢!】

  【就是就是,女人不就是要生孩子的嘛......】

  我冷笑一声,把一红袋子的辣椒撒给他们。

  “来来来!既然都要沾沾喜气,赶紧都把辣椒吃了!”

  “都给老娘吃!”

  拿过年来压我?我上一世死的时候,不也是过年?

  怎么没见谁劝和叫我活下来呢?

  02

  上一世,我还天真地以为我妈是喊我回家过年的。

  直到我妈和我老公把我推上泥土路,让几个大男人拿着竹条和棍棒追赶,用尽力打我时,我才意识到不对劲。

  我哭着喊着求他们停手,他们手下的劲儿越来越大。

  我老公带着几个大汉高声喊着“生不生!生不生!”,手上也丝毫没有停歇。

  火辣辣的疼痛蔓延我的全身,我甚至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响。

  我知道,我老公是想杀了我——仅仅只是因为我没有怀上孩子。

  在我们村里,遭受拍喜求子的过年陋习的妇女,轻则头破血流,重则死亡。

  这只不过是他们谋杀自己妻子的借口,只要妻子死了,他们就能正大光明的娶一个,继续传宗接代。

  我被打得奄奄一息,额头上的血都模糊了眼睛,我老公才停了手。

  他招呼了周围的一些村民,拿出了花生和红枣给大家分发,“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快来沾沾喜气吧!”

  “对对对,都吃些红枣花生,大家早生贵子啊!”

  大家都其乐融融笑着,那样温馨的过年场面,只有我格格不入。

  当有人看见只剩一口气的我时,只是叹了口气:

  【这妹子没福气啊......这么快就受不住了......】

  【就是就是,果真是没福气的人!】

  我妈也在一旁抹泪,却不是为我感到惋惜,“这赔钱货就是个没福气的东西!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我就这样死在了阖家团圆的大年夜里。

  所有人都占着拍喜求子的喜气,吃着分发的红枣花生,庆祝新一年的到来。

  只有我成了这场蓄意谋杀里唯一的受害者。

  如果能重活一世,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03

  我把一整把辣椒撒在围观村民的身上,甚至贴心地想把辣椒塞进他们的嘴里。

  众人纷纷逃窜,只剩下陈贺和几个大男人在还躺在地上翻来覆去哀嚎。

  我狠狠踹了一脚陈贺,朝他吐了口唾沫,“想把老娘弄死?做梦吧你!”

  很快,我的泼辣事迹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我一进家门,就看到我妈一脸阴沉盯着我。

  “你个扫把星!大过年的你怎么干出这么晦气的事情!”

  “你让我在村里人面前怎么抬头?!”

  我妈说着说着开始大哭,她把我爹的遗像端出来,强迫我跪下,“你生不出孩子,就该被打死!”

  “像你这种没用的东西,活着就是被人指指点点!还要连累家里人的名声!”

  “好好的叫你去拍喜求子,你倒好,把事情弄的一团糟!”我妈发了狠,想当着我爹的遗像面前把我的双腿打断。

  我反手就把藤条抽在了她的腿上。

  “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我看你也是风韵犹存!你咋不去生孩子!”我跟抽陀螺似的抽我妈,抽得她嗷嗷大叫。

  我妈见我下了狠手,又开始假惺惺掉眼泪道德绑架我。

  “我不也是为你考虑吗?!啊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

  我妈连滚带爬从屋里头拽出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挡在她的前面。

  “这是妈和陈贺为了给你冲喜买的童养媳!你说这媳妇都有了,你难道不该快点生个儿子吗?!”

  “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和陈贺!”

  “为了你的事,我整夜整夜睡不着!”

  眼前的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我,眼睛里有说不出的畏惧。

  我气笑了,把我妈拽出来,质问道,“为了我?!”

  “如果今天我没有反抗!早就被陈贺打死了!”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根本就是为了你自己的脸面和你那个好女婿!”

  我的这一番话把隔在我们中间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给扯了下来,让我妈气红了脸。

  我不再理会她,拉着那个小女孩就往外走,“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被买来的,我送你回去。”

  女孩很抗拒和我走,她甩开我的手,淡淡道,“我叫阿瑶。

  “但我不走,我没有家。”

  就在我和女孩拉拉扯扯时,我妈忽然从背后偷袭,把我推进了房间里。

  “你又要干什么?!”我拼命地想要推开门,却发现房门被反锁了!

  我妈得逞似的狂笑,“大过年的你还想跑哪里去?”

  “今天晚上你必须要等到陈贺回来!”

  “否则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打断你的腿!!!”

  疯了,都疯了!

  04

  陈贺回来的时候,天都暗了。

  他喝得酩酊大醉开了房门,一进门就企图把我扑在身下。

  我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开。

  一坨肥肉的陈贺摔在地上,对着就是一顿痛骂,“何艳,你别给脸不要脸!”

  “今天要不是把那几个哥惹急了,我也不用请人家喝酒喝到现在!”

  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死死抓住我的手臂,“你既然不想被打死,就赶紧生个儿子给我!”

  “这大过年的多喜庆!你和我本来就是夫妻......”

  说着他就要把那张臭嘴往我脸上凑。

  我恶心得想吐。

  用着我的时候说是夫妻,无用的时候就想要我死。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拼命挣脱,奈何他力气实在太大。

  陈贺嘿嘿一笑,干脆把我压在一坨肥肉下,差点没把我压窒息。

  我忍着恶心,灵机一动,“老公你说得对......大过年的嘛本就是要以和为贵......”

  陈贺还以为我是屈服于他的淫威,想撕开我的上衣,嘴里还骂骂咧咧,“你最好是老实点给我生个儿子!”

  “生不出儿子我一样能找机会打死你!”

  我呵呵一笑,止住了他手里的动作,“先别忙着——”

  “你今天喝得高兴,咱们不玩点新奇的再高兴高兴?”

  陈贺喝得迷迷糊糊的,一听到这一下就松开了我。

  我把衣服袖子抽出来,在他脸上拂了拂,嘴里还振振有词,“大郎,大郎来抓我呀~”

  “快来抓我呀~”

  我老公的口水都要淌到地上,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被我哄出了家门,慢慢地——朝着猪圈走去。

  我就这样引着他走过去,那句“大郎来抓我呀”飘荡在漆黑的夜里。

  “嘿嘿嘿,你往哪里跑!”

  “让我抓住你啦——啊——”陈贺跌跌撞撞,摔了个狗吃屎摔进了猪圈里。

  我还给他补了两脚,好让他在猪圈里安安稳稳呆着。

  猪圈里传来了一阵鼾声。

  睡吧,睡吧,明儿醒来可就睡不着了。

  我摸黑一路上嘎嘎笑着,还捏着嗓子一遍遍传,“大郎来抓我呀——大郎来抓我呀——”

  活像个女鬼。

  趁着天刚亮不亮的,我蹲在我妈的床头,在她耳边轻声说,“妈,你不是说整夜整夜睡不着吗——”

  我妈吓得弹了起来,“要死啊你!大晚上不睡觉!”

  我一脸无辜,“妈,陈贺刚刚摸黑跑出去了,不知道去哪儿鬼魂了,你和我一道去找找呗。”

  “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从别个屋子里出来,你的面子往哪里搁呀?”

  我妈骂骂咧咧出了门,一路随我摸索到了猪圈边上。

  她侧耳听见一阵熟悉的鼾声,不耐烦地转头指使我,“你个废物!自己老公喝醉了跑进猪圈都不知道!”

  “还不赶紧进去把人——”

  我一脚把我妈踹了进去。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