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极品小姑
打脸极品小姑

打脸极品小姑

云城南花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5 18:26:19

大年三十,第一次去老公家过年。 半夜,老公的妹妹穿着吊带睡裙,跑进我们的卧室。 「哥哥,房子里有蟑螂,我好怕,你陪陪我好不好?」 我还没说话,老公就直接把她扔出去。 「蟑螂还怕你呢,有事去找你妈,有病去看医生,别妨碍我陪我老婆!」
目录

22天前·连载至第2章

第1章

  大年三十,第一次去老公家过年。

  半夜,老公的妹妹穿着吊带睡裙,跑进我们的卧室。

  「哥哥,房子里有蟑螂,我好怕,你陪陪我好不好?」

  我还没说话,老公就直接把她扔出去。

  「蟑螂还怕你呢,有事去找你妈,有病去看医生,别妨碍我陪我老婆!」

  1

  吃完年夜饭,象征性地闲聊家常后,我去洗澡已经是半夜。

  李南天的妹妹,半夜不待在自己的房间睡觉,跑到我们的卧室找我老公撒娇。

  「哥哥,房子里有蟑螂,我好怕,我今晚待在你房间,你陪陪我好不好?」

  娇柔的语气,再加上一副人见犹怜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和哥哥说话的方式。

  尤其是想到两人是重组家庭,李南天和他妹妹其实没有血缘关系。

  李婷的长相不差,加上她性格主动,对男人还是有吸引力的。

  我的脑袋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一个荒唐的想法出现,难不成李南天和李婷有一腿?

  「李婷,你是怎么进来我房间的?」

  我认识李南天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严厉的样子,但李婷一点都不怕,反而故意贴上去。

  她委屈巴巴地回答:「门没有关好,我一推门就开了。」

  听到她的解释,李南天更加来气。

  「房门是我亲手反锁的,没有钥匙你怎么进得来?钥匙交出来,立刻滚出去,大过年的别逼我扇你!」

  李南天的反应让我稍稍安心,至少他没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哥哥,我真的没有什么钥匙,那只蟑螂好大,现在不知道躲在房间哪里,我好怕,不敢在房间里睡。」

  「我是你妹妹,若初姐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吧?」

  李婷的这番绿茶行为和语气,让我刚才吃的年夜饭都快吐出来。

  她茶言茶语就算了,还直接往李南天身上扑过去。

  李南天一脸厌恶地闪开,像是蟑螂要飞到他身上一样。

  「你怕蟑螂,蟑螂还怕你呢,有事找你妈,有病看医生,别妨碍我陪我老婆!」

  扑了个空的李婷,一头撞在墙上,捂着肿起的脑门大哭:「哥哥,你怎么能这样,我的头好痛。」

  钥匙也从她身上掉了下来,李南天的脸色瞬间沉下来。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钥匙长腿跑到你身上的?」

  李婷死鸭子嘴硬,还想否认,李南天不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把她拽出去。

  「我明天就找人换锁,你敢再进我房间,后果自负!」

  下一秒,他看到我从浴室出来,脸上厌恶的表情立刻变成欣喜。

  「老婆,你洗好澡了,快坐下,我帮你吹头发。」

  我冷哼一声,装作不高兴:「没有老婆,你不是还有个温柔的好妹妹吗?」

  李南天讨好地解释:「老婆,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就是个疯子,怎么可能和我老婆比。」

  想到刚才的想法,连我自己都觉得荒唐,他做任何事都不会避着我,或者说一天到晚就黏着我。

  正经不到一秒,他的手脚开始不安分,但被我一把甩开。

  「在你家就老实点。」

  2

  第二天上午,本来不想起床吃早餐,但毕竟是在老公家,面子还是要给的。

  等我们下楼的时候,李家人已经坐齐。

  李婷的额头上贴着纱布,看来昨晚那一下磕得不轻。

  她都伤成这样,还不忘恶心人。

  「若初姐,你终于醒了,爸妈等了快一个小时,但你第一次来我们家过年又不好意思去催你。」

  李南天盛了碗粥,放到我面前,然后直接开怼。

  「她早就醒了,是我还没睡醒,她在房间替我收拾衣服,哪像你游手好闲。」

  李婷气得脸都绿了:「她起来怎么不下来和爸妈拜年,什么收拾衣服,根本就是骗人!」

  她还真说对了,别说叠衣服,我连起床都费劲。

  我正要说话,李南天在桌下轻压住我的手,碗重重搁在桌上。

  「你自己骗人的事做多了,就觉得别人也会像你一样?」

  「一口一个若初姐,你比我老婆还大半年,你叫她姐在寒碜谁?连叫嫂子都不会,谁教你这么没礼貌?」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嘴巴这么利索,我差点就忍不住拍手称快。

  李婷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别有用心,嘟着嘴巴:「这不是叫姐亲近些吗?」

  「南天,你别误会,小婷她从小就是这样,心直口快,说话没个遮拦,她想着一家人,这种小事就没太在意。」

  李婷的妈妈韩素赶紧出来打圆场。

  这位继婆婆可是李婷亲妈,怎么会不知道李婷打的主意,只不过对此乐见其成。

  可惜,李南天不像他爸一样好忽悠。

  「韩阿姨,你女儿年纪不小了,别再说那种不过脑子的话,传出去只会让人笑话,也就是我老婆人好不计较。」

  母女俩的脸色别提多难看。

  我握住他的手,浅浅一笑:「好了老公,别生气,叫什么都没关系,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最重要。」

  茶言茶语,谁不会呢?

  李南天满脸骄傲,看向李婷:「看到没有,多像你嫂子学学,为人大方!」

  李婷被气得要死,又不敢反驳李南天,只好恶狠狠地瞪着我。

  3

  刚吃完饭,换锁的师傅就来了。

  在他一家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李南天房门的锁换成了指纹锁,只录入了我和他的指纹。

  换完锁下楼,他爸黑着脸坐在沙发上:「没事换家里的锁干什么?难道家里会有贼?」

  李南天他爸边说,还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

  他该不会觉得是我给李南天吹枕边风,结婚后第一次在他家过年,就撺掇他儿子搞事吧?

  「爸,你看着若初是什么意思?」

  一听到李南天的语气,我就知道,如果公公说了什么他不爱听的,估计下场会和李婷一样。

  只不过公公没有纠结这件事,反而转移话题:「你妹妹在家待了也大半年了,你知道吧?」

  老公不给他任何面子,冷笑讥讽:「她不是在家备考吗?这次考不上就下次,反正你有的是钱,让她考一辈子研,也没有关系。」

  公公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提起李婷的事。

  「胡闹!人还是要在工作历练一下,就让小婷去你公司学习学习,正好还可以帮帮你。」

  铺垫这么多,原来是为了把李婷塞进公司。

  出乎意料的是,老公没有拒绝:「可以,让她去行政部门那边报道。」

  但公公不高兴了:「行政部门就是打杂的,怎么能让你妹妹去公司打杂?」

  「如果不是你提出来,她连进去打杂的机会都没有,公司哪个员工不是重点大学毕业?一个三流大学毕业,没有工作经验,还想当经理不成?」

  连番炮轰之下,公公沉默了。

  看他这模样,还真想让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女,直接进公司当管理层。

  「要么就去行政,要么就别去!」

  老公黑着脸,把我从别墅里拉出去,二话不说就开车走人。

  「老婆,我的演技怎么样?」

  我回过神来:「你刚才是装出来的?」

  李南天没有否认,而是扬起嘴角问:「生气不想看到他们不回家,不是一件合理的事情吗?」

  「我们晚上不用回去?」

  过年至少要在李家住4天,是李南天他爸立下的规定,但是这个家,住的很不舒服。

  家族关系复杂虚伪不说,还有个天天茶里茶气,对李南天抱有幻想的李婷。

  「当然不回,要是因为他们让你受气,我哪还有资格当你老公。」

  我心里生出暖意,忍不住抱着他,下一秒,他就大煞风景。

  「更何况,那里全是妨碍咱们的电灯泡,想和你做点什么都不行!」

  4

  没有碍眼的李家人,我们的年假过得很愉快。

  我和他的公司就在隔壁,年后回去工作后,中午不是我去找他,就是李南天来我家公司找我一起吃饭。

  中间李婷来打扰过两次,但都被李南天直接赶走。

  没错,李南天他爸嫌弃的打杂行政,李婷却立马赶来报道,也不知他爸脸痛不痛。

  说曹操,曹操到。

  我在李南天办公室等他开完会一起出去吃饭,李婷闯了进来:「哥哥,我点了你最喜欢吃的餐厅的外卖。」

  看到坐在办公室的是我,她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萧若初,怎么又是你?」

  自从被李南天训过之后,她终于不再叫我若初姐,改叫全名了。

  「一天到晚跑来哥哥的办公室,脸皮怎么这么厚?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吗?」

  我笑了,她怎么有脸说这话,她一天跑我老公的办公室三次,现在却反过来指责我。

  我反问:「说我什么?夸我长得漂亮,家境好,和南天门当户对吗?」

  「我可不像你,每天只会哥哥,哥哥的叫,我又不是鸽子精。」

  李婷气得脸都红了,把外卖重重甩在桌上:「萧若初,你不就是投了个好点的胎,得意什么呢?」

  「投胎可是门大学问,可惜你是学不会的。」

  我指着被外卖油溅到的办公桌:「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你哥交代。」

  李南天有很严重的洁癖,李婷当然也知道,整个人顿时就焉了,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现在才知道怕?

  晚了。

  「等等,哪来的衣服?」

  她看到我抽出一旁被外卖袋压住的衣服,那是我刚给李南天买的衬衣,外卖的事情一下子被她抛在脑后。

  我懒得和她解释,直接下逐客令让她出去,但她听不懂人话,直接动手把白衬衣抢走。

  衣服的尺码,她一眼就看出是给李南天买的,立刻笑了起来。

  「你竟然好意思买这种地摊货给哥哥,难道你不知道哥哥只穿私人定制吗?」

  私人定制?

  他可没有这么娇贵,我装作一脸震惊:「那为什么去年我在拼夕夕花19.9给他买的衬衣,他高高兴兴的装了一整年呢?」

  李婷的脸色一沉,明显猜到定制是李南天搪塞她的借口,但突然笑了出来。

  下一刻,李婷拿起外卖盒,揭开盖子,把里面的油倒在白衬衣上。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给我任何反应的机会。

  原本崭新的白衬衣,现在不仅被红油染了色,还油腻腻的。

  李婷一脸无辜地放下外卖盒:「哎呀,我手滑了,看样子这件衣服哥哥穿不了。」

  她嘴上说着无辜,表情还不忘挑衅我,仿佛就是在说我就是故意的,能拿我怎么样?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