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与白:宿命
黑与白:宿命

黑与白:宿命

一天半斤枸杞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1-30 18:27:08

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它把我一个杀手变成了高三学生的陪读家长。 也让我读懂了在这个世界上,让人最痛苦的,最刻骨铭心的,不是爱情,也不是死亡,而是后悔…
目录

28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第一章

  为了生存,我一身泥泞,身处黑暗。

  但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给别人带来一束光…

  1

  T国,唐人街。

  我已经在杀手这一行里混迹了五年。

  不怕告诉你,能在这个行当里能活我这么久的,真不多。

  癸卯年,农历腊月二十一。

  我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杀死一个叫徐强的人。

  一个普通的工人。

  可我怎么也想到,一个工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好的身手。

  最终我以腹部被划出一道二十厘米的伤口为代价,把刀插进了他的心脏。

  而且还失手误杀了一个路过的醉鬼。

  这种意外,是这五年来第一次发生。

  虽是杀手,但我一直相信因果。

  而这个误杀,让我隐约中感到了一丝不安。

  我拖着重伤的身体,处理好现场痕迹,然后把尸体给埋了。

  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能活这么久的原因。

  每次杀完人,我都不会直接离开,而是让尸体入土为安。

  这是我的原则。

  2

  我捂着伤口跌跌撞撞地走在乡下的胡同里,这时,突然有一户人家打开了门。

  是一个少女,大约十八九岁。

  她很漂亮,脸上的肤色出奇的白。

  尤其是她的嘴巴,很小,微微上翘的唇线给人一种天然的甜美感。

  她开门的一瞬间,我们刚好四目相对,而我也是在这时,瘫坐在了地上。

  她快步走到了我面前,看到我的伤口后神色显得有些慌张。

  她要送我去医院,我自然是拒绝的。

  犹豫了一下后,她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

  我没想到她敢把我带回家里。

  更没想到她居然是一名医护专业的学生。

  她手法娴熟的给我缝合了伤口,然后她给了我很多的药让我吃了下去。

  不一会儿,我的血止住了,人变得昏昏欲睡。

  “我这样的人,居然也会得到上天眷顾?”

  这是我昏睡前脑海里的最后一个念头。

  3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剧烈的口渴从昏睡中唤醒。

  我捂着伤口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打算出去找口水喝。

  走到外屋,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她坐在椅子上。

  手里捧着一本书。

  我看了一下时间,刚好半夜十一点整。

  “谢谢你救了我。”我扶着门框,有些虚弱地说道。

  听到我的声音,她先是一愣。

  然后有些慌乱转过了身,手却藏在背后。

  在那一瞬间,我清晰地看到了她藏在背后的水果刀。

  我内心一阵苦笑,是啊,一个女孩将一个浑身是血,不明身份的人留在家里。

  她心灵确实善良,但同样她现在也一定是很害怕吧。

  “你怎么起来了?感觉怎么样?”

  她调整着自己的神情,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

  “没事了,我出来找口水喝。”我没有揭穿她,而是直接说道。

  “我给你倒。”

  她有些慌乱地站起来,然后就往桌边走去,手里始终紧握着那把水果刀。

  我站在那里环视着屋里的一切。

  突然,我的目光定格在了一张照片上,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杵在了原地。

  她端着水走到我面前,我木然地接过来,然后指着那张照片问道。

  “他是谁?”

  “我爸,我唯一的亲人,你认识他么?”

  她盯着我。

  眼神里些许希翼,也弥漫着伤感和担忧。

  但作为一个杀手,我同样也捕捉到了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厌恶和恐惧。

  这似乎非常矛盾。

  “不认识。”

  我平静地说道。

  内心却是翻江倒海。

  我端着杯,哆哆嗦嗦地把滚烫的水喝进嘴里。

  一股灼烧的刺痛感从嘴里传来。

  我误杀了他。

  可他的女儿,却救了我的命。

  4

  腊月二十三,小年。

  女孩喊我吃饭,我拖着沉重的步伐从卧室走到了客厅。

  她给我熬了小米粥,自己却在吃着泡面。

  她上前试图搀扶我,我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刚坐下,突然一阵杂乱而又激烈的砸门声传来。

  女孩吓得浑身一颤,然后坐在那里随着砸门声不断地发着抖。

  “你知道是谁?”看着白薇颤抖的样子,我轻声的问道。

  “周凡。”白薇苦涩的一笑。

  “我爸用两万块钱的价格,把我卖给了他。用来做他的赌资。”

  说完这句话后,白薇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

  我曾对白元庆的死感到愧疚,现在突然却觉得他死有余辜。

  不多时,周凡就撬开了门,大大咧咧地就走进了屋内。

  “小薇啊,哥哥可是找了你好长时间了,什么时候来我家伺候我呀?”

  进屋后,周凡一脸猥琐的说道。

  见到周凡后,白薇满脸的尽是惊慌。

  “哟,这是谁呀?”

  周凡把脸转向我,一脸轻蔑地问道。

  “我是他哥。”我端着粥,淡淡地回答道。

  看得出来他对我的身份也没什么兴趣,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紧接着又开始逼问起了白薇,嘴里不断说着一些难听的污言秽语。

  “这样吧,你也别为难她了,我还给你们两万五,你放过她。”

  我坐在椅子上,轻声地说道。

  “你是她哪家的哥哥啊?”周凡听到后,转过头一脸戏谑地看着我。

  “这跟你没关系,你也看到了,白薇根本就不愿意,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卖儿卖女那一套。

  她要是报警,你们可什么也得不到,反而还会惹一身的麻烦。”

  我喝了一口粥,咽了下去。

  不得不说,粥熬得很生硬,小丫头根本不会做饭啊。

  “一口价,三万。”

  周凡想了一会,张口说道。

  “成交,我准备一下,明天你来拿钱。”

  我看着周凡,一脸笑意。

  周凡满口答应下。

  他们会出尔反尔么?或许会吧。

  但对一个杀手来说,这不重要。

  他们离开后,白薇问我,“我们萍水相逢,为什么要救我?”

  “谁说萍水相逢,你对我不是有救命之恩么?”

  我总不能说,我误杀了她爸,因为内心亏欠吧。

  5

  我带着白薇去取了钱,三万五,我一并给了她。

  离我康复还有一段时间,这里也很安全,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养伤。

  多出来的那五千,就当是养伤这段时间的生活费。

  回来的路上刚好路过了村里的集市,我决定买一些年货。

  尤其是猪肉和大白菜。

  小年嘛,晚上或许可以包一顿饺子。

  杀手注定是孤独的,但也是矛盾的。

  不喜欢节日,但却很看重节日。

  和面,剁肉,拌馅,擀皮儿,包饺子。

  在这个过程中,我和白薇从陌生变得熟络了起来。

  夜幕临近时,热气腾腾的饺子摆在了我们面前的桌上。

  我还做了红烧肉,蒸了一条鱼,拌了一个菠菜,炒了一个山药,煲了一个鸡汤。

  我想,如果我不做杀手,一定会是一个好厨子。

  白薇吃得很香,吃着吃着却哭了起来。

  “我懂事以来,第一次有人给我做饭,还这么丰盛。谢谢你。”

  她低着头,声音很轻。

  她的话让我感到有些沉重。

  我的职业注定了我内心的死寂。

  我想可能因为我比她更孤独,所以才更能体会到她的感受。

  我夹了一条鸡腿放进她碗里,然后笑着说道,“多吃一点。”

  后来的气氛逐渐变得欢快了起来,我们甚至还喝了一杯酒。

  汾酒,真壮口儿…

  6

  第二天,周凡来了,我把那三万块钱放在了他面前。

  可他往外一推,然后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万,三万是那天的价格。”

  他果然还是出尔反尔了。

  白薇上前一步,打算与他理论。

  我把她拦了下来,好声好气地跟周凡说,“兄弟,五万块呢,数额有些大,我一时也拿不出。

  这样,你宽限我几日,五天后我给他送到家里去。”

  “看不出来啊,白薇居然还有你这么一个有钱的哥哥,痛快,就这么定了。”

  周凡喜笑颜开的说道。

  临走前看了一眼桌上的三万块,犹豫一下后,他拿起来揣进了怀里。

  而我并没有阻拦他。

  “他这种人是没有信用可言的,到时候他还是会继续加钱的。”

  周凡离开后,白薇显得异常焦急。

  我淡淡的笑着对白薇说道,“这件事啊,你交我处理就好了,放心。”

  五天后,我带着两万现金来到周凡的家里。

  不出白薇所料,他以这五天利息的名义,要求再加一万。

  我依旧欣然地答应了。

  回去后我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白薇,而是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了。

  她有些神情复杂地看着我,“这五万块钱一定会还你的。”

  我笑了笑说道,“等你毕业赚钱了,连本带利我都接着。”

  三天后,周凡失踪了。

  有人见到他出了村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其实这些人都错了。

  周凡他还在这个村子里。

  在后山,一棵树底下埋着。

  那天我带着一万块钱去见他,他把我约到了村外。

  我是真心实意想把钱给他,了结这件事。

  但他太贪了,拿到一万块后,张嘴就再要十万块,并声称永远不会放过白薇和我。

  我厌恶被威胁。

  可他却嚣张地跟我动起了手,在扭打的过程中他从山上摔了下去,后脑刚好磕在了岩石上。

  这次也算误杀么?

  已经不重要了。

  像往常一样,我把尸体埋了。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

  7

  周凡失踪,白薇的麻烦也迎刃而解。

  本来周凡对白薇就是动机不纯,根本就不敢对外说出去。

  这反而让后续的调查都没有把我们牵扯进去。

  不知不觉,新年到了。

  白薇比那段时间开朗了许多,可能是因为跟我越来越熟悉,也可能是因为周凡这个麻烦的消失。

  她说她还想吃红烧肉,还想吃猪肉白菜馅的饺子。

  我带着白薇一起去了一趟城里,给她挑了一套衣服。

  “这…真的不用了。太贵了,你已经帮我那么多了。”

  看着我手里的衣服,白薇摆着手拒绝道。

  我以救命恩人和收留我的借口把她堵了回去。

  我总归是欠她的。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岂是金钱就能偿还的?

  即便她父亲是个浑蛋,那也是她的至亲。

  但有一点我总觉得有些奇怪,关于周凡的失踪,白薇没有问过我一句。

  还有关于她爸的消失,她没有报警寻找,也没有再在我面提过一次。

  这一切好像都是那么的刻意。

  直觉告诉我,她好像猜到了什么。

  而且我发现,我用来“做事”的刀,被动过。

  唉,这丫头的心思,让我有些猜不透啊。

  新年的到来,让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村村落落间都弥漫着祥和的氛围。

  我和白薇也努力地让自己融入进这种氛围里。

  为了融入的效果更好一些,我们还特地去买了很多的烟花爆竹和年货。

  我熬了浆糊,和白薇一起在院子里忙碌着把每个门上都贴上春联。

  即将到来的是龙年,所以我选择了两个大大的红鲤鱼窗花贴在了玻璃上。

  鱼跃龙门,一飞冲天。

  我们开始准备年夜饭,该炖的炖,该煮的煮。

  每道菜都有不同的做法,但过程都充满了相同的欢声笑语。

  不知不觉,我有些喜欢上这种生活了。

  同样的,也厌倦了做杀手的生涯。

  “我想读书,想考大学。”白薇喝了点酒,小脸红扑扑的。

  “人有文化是件好事。”我酒量也不是很好,说话有些大舌头。

  “可我不想住校,我总觉得跟别人格格不入。”

  白薇一边说着,一边又给我倒了一杯,捎带脚儿连自己杯子也满上了。

  “你去哪读书?我可以跟你合租。”我端起杯子,做了一个干杯的姿势。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好像什么事都能解决,什么事都由着我。”白薇紧盯着我。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拿着杯子,伸出手跟她碰了一下。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我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我从小生活在家暴中,妈妈和我每天都会遭受爸爸的毒打,后来妈妈忍受不了自杀了,而我也成了他赌资的一部分。他从来没有在乎过我们母女一天。”

  虽然白薇在掩饰,但我依旧看到了她泛红的眼眶。

  “巧的是你出现后,卖我的人消失了,买我的人也消失了。这一切是不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巧合。”我鼻子皱了一下,然后平静的说道。

  “人在说谎的时候,鼻子会不自己地皱。”白薇说完,一头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我看着眼前的白薇,我不知道刚才她的话有几句是醉话,有几句是真话。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现在为止,她不怨恨我。

  我的伤逐渐康复了,但我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她也从来没有提过。

  直到寒假快结束,她突然向我问道,“合租的事还算么?”

  “当然算。”我放下手里的筷子,果断地答道。

  “那你记好账,等我毕业了连本带利的还你。”

  “好,一言为定。你读书期间我会负责你所有的费用,这你不用担心。”

  我含着笑说道。

  白薇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嗯”了一声后,低下头又重新吃起了饭。

  今天做了她爱吃的红烧肉,看得出来,她的胃口很好。

  但不知为什么,吃饭时她总用碗堵住自己的脸…

  8

  开学后白薇开始为自己的高考备战。

  我在她学校的不远处租了一套房子,虽说不是很大,但是装修很好。

  那天起,我从一个杀手,变成了一个全身心照顾孩子备战高考的家长。

  每天起早贪黑地熬着粥,买着油条包子,在她临出门之前问清楚她放学回来想吃什么,她离开后,我一头扎进菜市场。

  晚上我做了白薇爱吃的糖醋里脊,外加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和虾仁冬瓜汤。

  全是她的最爱。

  我喜欢做她爱吃的东西,喜欢听她一边吃着,一边嘴巴里偶尔含糊不清地说出那句,“真是太好吃了。”

  生活一切都在平淡而又宁静中流逝着。

  我们算是同命相连么?或许吧,至少过往的记忆,都不美好。

  虽说我是在照顾白薇,可我能做的真的很少很少,

  我渐渐发现,我除了给她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其他的,什么都给不了她。

  至于对她的未来,我除了说一句,“自己决定自己要走的路”之外,我给不了她任何意见。

  我不知道白薇是不是感觉出了我的这种忧虑。

  周末,白薇突然提出让我教她做饭,她说,“这么久了,一直是你照顾我,今天算是一个小小的报答。”

  “通常家庭不幸的孩子,都会被逼出来一手好厨艺,可你为什么不会呢?”我带疑惑,忍不住地问道。

  “因为我们家不做饭,我从小的主食几乎全是方便面,或者馒头配着咸菜。”

  白薇拿着菜刀,一边切着厚薄不一的藕片,一边低着头说道。

  她突然停下刀,抬头看着又说道。

  “呵呵,我们家啊,连个盘子都没有。”

  这样的一个家庭,真的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我耐心地教着白薇做着一道道菜。

  她想着小小地报答我一下,我想着如果哪天我不在了,至少她可以为自己做一顿热饭。

  我们各怀心思,我细心地教,她认真地学。

  在后来的某个时间里,我还是会想起此刻厨房里的这一幕。

  或许,我也曾经有过家吧。

  吃饭间,白薇与我又端起了酒杯。

  “谢谢你,不知道命运是不是觉得我太悲惨了,所以才派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你让我感觉到,我灰暗的生命里,被照进了一束光。”

  白薇有些醉了。

  她看着我,眼神有些迷离,但说那些话的时候,却充满了真挚。

  她好像19岁了吧,成年了,喝酒是允许的…

  不过,她有些贪杯。

  我们的杯子再次碰到了一起。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怕这口气一松,会压抑不住自己。

  此刻的温馨,让我同样感受到了那束光的温暖。

  白薇醉了,趴在了桌子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我一个人坐在桌前,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就在我端起酒杯放到自己的嘴边时,醉酒的白薇趴在桌上,闭着眼睛突然说了一句,“你能不杀人了么?”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