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靠闯关赚养老金
快穿:我靠闯关赚养老金

快穿:我靠闯关赚养老金

鲜橙维C多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4-03-03 20:03:48

姜秋澄作为芸芸众生中的路人甲,社会基层里的螺丝钉,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成不变的继续下去,直到某一日加班的深夜,被三千世界系统选中,从此开启了一段奇幻的旅程。 进入不同的世界,作为背景板里的小人物,该如何跳出原有的框架,活出不一样的肆意人生呢? 世界一:宗门充电宝的反抗 世界二:女不靠嫁 世界三:猫猫队立大功 世界四:献给山神的新娘 ……(未完待续,持续补充!) PS:系统存在感极低,大女主自立自强,全程无CP
目录

14小时前·连载至第58章 宗门充电宝的反抗(58)

第1章 宗门充电宝的反抗(1)

  感受到手里粘稠的质地,姜秋澄困惑地垂眸一看。

  洁白的手掌被暗红的血液尽数吞没,抬起手,甚至能感受到缓慢流淌的下坠感。

  血?

  姜秋澄的瞳孔猛地一缩,因为紧张而急速跳动的心脏,声声如雷鼓。

  自欺欺人般地将眼睛闭上,急促呼吸几秒后,再度睁开眼确认。

  的确是血,不过好在不是自己的血。

  察觉到自己没有受伤后,姜秋澄稍微松了一口气。

  瘫软了身子,倚靠在身后的树干上,整理脑中纷乱的思绪。

  不久前,她还只是一个刚离开校园,走上工作岗位的社畜。

  因为长时间的高压工作,在一个深夜不幸地猝死在工作岗位上。

  变成阿飘后,姜秋澄看着眼圈乌青的自己,有些心疼。

  人这一辈子最难过的事情莫过于,人死了,钱还没花了。

  自己挣的那三瓜两枣都还没来得及花呢,直接在工位上嗝屁了。

  惨!太惨了!

  但是,姜秋澄还没来得及多伤感,就被一个名为“三千世界”的系统选中了。

  系统需要她去帮助背景板里的小人物,跳出原有的框架,活出不一样的肆意人生。

  在任务完成时,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

  待她退出系统后,便能够带着这些钱,回到现实中,开启美好人生。

  姜秋澄原以为自己作为芸芸众生中的路人甲,社会基层里的螺丝钉,生活会一成不变地继续下去,眼下出现了这样的机遇,她自然不会拒绝。

  在哪里打工不是打,等她在这里头赚够了养老金,就可以回去美美躺平了。

  不过眼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呢?

  姜秋澄不敢轻举妄动,面对陌生且危险的环境,暂时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

  忽然脑中感到一阵钝痛,系统提供的世界信息和任务要求便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片刻后,姜秋澄才算是对这个世界有了大概的了解。

  原主出生在一个小山村,体质特殊,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

  却不想被有心人觊觎,设下圈套,不仅连累村庄被屠,还被诓骗着认贼作父。

  带回天玄宗后,如同工具人一般,成为了宗门大小姐林茹萱的灵力充电宝。

  不论原主如何勤勉修炼,最终所得的所有灵力都会传输到林茹萱的身上。

  等于她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坐享其成,获得天才的美名。

  直到原主无意之中撞破真相,走投无路跌落魔渊,含恨消散在这世间,才为这坎坷的人生画上了潦草的句号。

  而这件事却对林茹萱的人生激不起半点波澜,她依旧稳坐高台,风光无限。

  现在姜秋澄来到了这个世界,她所需要做的,就是改变原有的结局,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系统在给完基础信息后,便彻底没了声音,看来接下来的一切,都得靠自己了。

  想着最后丰厚的奖金,姜秋澄眼神坚定地站了起来,顺着周遭的痕迹向身前看去。

  饶是有心理准备,但还是为眼前的景象而感到胆战心惊。

  地面上满是残肢断臂,被撕裂的人体如破布娃娃般被随意地丢弃在路边。

  暗红的血液沿着地面的沟壑,蜿蜒地汇聚到一处,犹如一张大网,将人牢牢裹住。

  他们坚硬的头颅被不知名的外力劈开,内里的脑髓消失得干干净净。

  姜秋澄微红着眼眶,小心翼翼地穿梭在尸体旁。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故事的开始阶段。

  原主所在的村落遭到了鸟妖的侵袭,整个村庄的人几乎都被残害了个干净。

  而她因为上山砍猪草耗费了一点时间,侥幸逃过最猛烈的屠杀阶段。

  正在姜秋澄思索的间隙,一声尖锐的啼叫声响彻在耳畔。

  这声音又高又细,远远超出了人耳的承受范围。

  姜秋澄下意识地捂着耳朵,在原地蹲下。

  她猜测大概是鸟妖还没走远,发现此处还有活物,再度折返了回来。

  果不其然,下一秒鸟妖便扇动着翅膀朝着姜秋澄所在的方位,猛地俯冲了过来。

  速度之快,简直叫人闪躲不及。

  此时的姜秋澄不过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压根没有反抗的能力。

  她的眼神急速地朝周边看去,企图找到一个狭小的角落,能够为自己暂避身形。

  可还没等她动身,那鸟妖腥臭的气息便盈满鼻尖,姜秋澄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来临,只见混沌里闪过一抹白光,随后是鸟妖哀叫着轰然倒地的声音。

  姜秋澄试探性地睁开眼一瞧,那原本还威风凛凛的鸟妖,此刻正歪着脖子在地上苟延残喘。

  一个白衣翩飞的儒雅中年人从天而降,微笑着朝姜秋澄走了过来。

  似乎是看出了姜秋澄的惶恐和害怕,林绍光上前一步,俯下身子亲切的说道。

  “别怕,我乃修仙之人,路过此地见鸟妖作怪,便出手相助。”

  “只可惜还是晚来了一步,没能够救下更多的百姓。”

  “现在村庄已空,你也再无亲人,可愿跟随我一同前往天玄宗?”

  说罢,林绍光还一脸悲愤、惋惜的模样,任凭谁看了,都会对他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可早已知道真相的姜秋澄却透过这虚伪的表象,看到了林绍光险恶的用心。

  一个不大的孩子,遇到这样危险的情境,定然是会对第一个出手相救的人报以最大的信任。

  而林绍光就是利用这信任,诓骗着原主,走上一条黯淡无光的不归路。

  表面上是正直无比的宗门领袖,实际上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罔顾他人性命的上位者。

  惨烈的鸟妖屠村事件全是拜他所赐,先制造困境,再出现成为拯救者。

  目的就是为了切断原主所有的亲缘联系,成为她唯一的依靠。

  以一种看似温和的方式,在不知不觉缓慢渗透,直至控制。

  姜秋澄清楚地意识到,没人庇护,单凭她一个八岁的孩子是走不远的。

  没了眼前这只鸟妖,还会有更多凶恶的妖兽。

  外面世界的危险有很多,在没有真正的强大前,弱者的挣扎只不过是强者的兴奋剂罢了。

  想到此处,姜秋澄决定先跟随林绍光一同前往天玄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