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师弟总想陪我飞升
妖孽师弟总想陪我飞升

妖孽师弟总想陪我飞升

熏风窥月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4-02-21 00:00:23

辛辛苦苦肝了一年的神武还没来得及合成就穿到了未知的修真世界,开局就被人拿刀指着,想要她小命。
封似霜表示这不能忍。
左手抱着一桶香喷喷炸鸡,右手凭空出现威力无穷的神武,她也不是没有金手指的!
拜个师傅,救个妖孽,努力修仙。
等一下,这位妖孽师弟,你靠那么近干什么?
目录

10小时前·连载至第34章 我去把他家房顶掀了

第1章 天上掉下来的

  【已集齐所有部件,是否确认合成:神武·斩月】

  期待已久的机械音和绚丽的屏幕弹窗成为了陷入黑暗前的最后留影。

  封似霜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头晕过,又疼又晕,怕不是脑震荡。

  四周传来像是很多人议论的嗡嗡声,但更像是手机信号出了问题,发出的那种尖锐鸣叫。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捂住耳朵,才感觉到自己手里好像还捏着什么东西。

  一阵熟悉的香气飘来,封似霜的手十分熟练地将手里的东西送到她嘴边,一口咬下去…

  表面脆脆的,里头是肉的质感,恰到好处的汁水使口感更加迷人。

  啊?

  封似霜猛然睁开眼睛,手里那缺了一半的金黄色裹着肉色的东西,果然是她星期四买的鸡块!

  还没等她的大脑完全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周围的议论声在她咬了一口鸡块之后更大了。

  “这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错吧?”

  “听说高阶修士可以御风而行,难道这个小姑娘是…”

  “是什么是,哪有这样的修士,穿得奇怪不说,从天上掉下来摔了个狗啃泥,还抱着一桶不知道啥东西,闻着怪香的…”

  “哎呀,八成是个傻子,就算不傻,刚才头着地也该变成傻子了。”

  “就是,都摔成那样了还吃呢,肯定傻。”

  ……

  说谁傻子呢?从天上掉下来那不应该是仙女吗?

  就算是脸着地。

  封似霜不悦地抬起头看向周围,还没来得及不高兴,又愣住了。

  四周站着的人一个个穿着古人的服饰,从人群的缝隙中,还能看到后头的建筑,怎么长得那么像她在电视剧里见过的衙门?

  她刚刚不是在家里吃着炸鸡玩游戏吗?

  “都散开!测灵根是大事,若是出了差错尔等担待不起!”

  一道雄浑的男声传来,振得这边除了封似霜之外的所有人都立刻缩成了鹌鹑,周遭瞬间安静。

  封似霜有些不解,这些人怎么怕成这样?

  南宫䴕跨着大步走向人群,心中鄙夷不已,曲水城果然是闭塞的边塞地方,这里有灵根的人也极少,时隔十二年,还是一个有天赋的都没测出来。

  看看这些没见识的家伙,他只是用了不到三成的灵力就能让他们抖若筛糠。

  他颇为满意地看着这一群鹌鹑,正要开口再震慑两句时,因为目光的下移,愣住了。

  人群中的地上坐着一个穿着绿色奇装异服的女子,竟然毫无畏惧地看着他!

  封似霜哪知道这群人为何突然如此害怕,这人除了嗓门大了一些,其他也没什么吧?

  她感觉到怀里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了,她玩游戏的时候是抱着一桶鸡块来着。

  这时候还一阵一阵地散发着香味,似乎在抚慰着她摔痛的肉和眩晕的头。

  于是,在南宫䴕的注视中,封似霜旁若无人地捏起一枚鸡块,丢进了嘴里。

  “你!”

  南宫䴕瞪着眼睛,想要对封似霜发怒,却突然皱眉看向封似霜,说道:“你也过来受试。”

  “嗯?”封似霜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眼睛圆溜溜的,将鸡块吞下,“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连这里是哪都不知道,受哪门子试啊!

  南宫䴕的手搭到腰间的刀柄上,对着在场的众人问到:“这是谁家的孩子,父母也一并入内!”

  若能测出灵根,需要其父母决定是否让子女去御道院修习,当然,至今为止还没有不让子女去的,能测出来灵根简直是祖坟冒青烟!

  结果,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周围有人“认领”地上坐着的那个小姑娘,反倒是这些人的表情更一言难尽了。

  “禀禀禀大人…”有一名男子狠狠吞咽了几下口水,结结巴巴道:“这个姑娘是,刚才,从从从从那边,掉下来的。”他伸出手,指了一下天。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点头,表示这人说得对,这姑娘直直摔下来,他们可都看到了。

  南宫䴕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晴空万里无云。

  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这片大陆能从天上下来的人是有的,关键在于她是怎么下来的?

  是御剑飞行,还是御风而行,又或者是…

  看到封似霜还是不理他,南宫䴕上前一步想去抓封似霜。

  可想到对方是从天而降,又能在他刻意的威压下淡定自若地吃东西,南宫䴕担心这个小姑娘天赋异禀,只能再次对封似霜说:“去里头受试。”

  封似霜发现周围的人都偷偷看她,南宫䴕又跟堵墙似的站在旁边,只好站起身拍了拍她身上的毛绒恐龙连体睡衣,又抱上鸡块桶,对南宫䴕道:“带路。”

  嗯?她的恐龙睡衣怎么好像变大了一圈?

  她一动,身后的人又开始叽叽喳喳了起来,南宫䴕此时也没空去管那些个愚民了,他的目光锁定在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姑娘身上。

  他感受不到任何来自她的灵力波动,那么她究竟是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

  封似霜一边走也一边在想,出现在这里,她怕是穿越了。

  再根据刚才这些人所说的话,她推测出自己大概是穿越到了一个人类能够修仙的世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灵根,现在这个大块头和屋子里的人就是来给百姓测灵根的。

  她有点懊恼。

  明明刚才,她还在电脑前准备给游戏里的神武点合成的啊!

  她那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终于凑齐了绝佳属性的神武——

  封似霜欲哭无泪,她只是喜欢玩仙侠类的游戏,不是真的想掉到什么修仙世界的啊…

  和恐龙睡衣配套的毛绒拖鞋踢踏着,封似霜能感觉到那个长得还没有张飞秀气的大块头正在紧盯着她,想开溜是不可能了,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衙门里头,很快来到了一处院子,外头被很多配刀侍卫把守着。

  南宫䴕越过封似霜,对守着院门的两个侍卫说:“开门,让她进去受试。”

  “是,南宫大人。”

  两名侍卫利索地向南宫䴕抱拳,打开了院门。

  封似霜这时才看清院子里的景象,就是一间很普通的院落。

  唯一不寻常的是,院子最中间摆着一张贡台似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半透明的瓶子,而那个瓶子竟然隐隐发出柔和的白光。

  在那张桌子后头,坐着一个男人,现在天气不算冷,他雪青色的衣服上却有厚厚的毛领。

  一张脸称得上俊俏,两只手随意交叠着搁在腿上,似乎是在阖眸休息。

  “又带来了受试的人?我看不必再测了,曲水城荒芜凋敝,也生不出什么有灵性的人。”

  他一张口,声音倒是清脆的,说出的话却刺耳,高傲之态尽显无余,让封似霜觉得不喜。

  “你在这里站着。”

  不如张飞秀气的南宫䴕对封似霜丢下一句,走到那名坐着的男子身边,俯身用手掩住了嘴。

  封似霜抱着一桶鸡块,观察着男子的表情。

  不知道大块头跟他说了什么,俊俏男子忽然眯了眯眸子,用探究的眼神看向她。

  他沉吟片刻,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封似霜面前。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