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过南北
云过南北

云过南北

云有时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1-29 19:33:59

2013至2023。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你的心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他离开后,时间和岁月将你们的故事抹平,然后在平淡日子的某个深夜,他又出现在你的梦境里。你想牵着她的手,没想到的是,任凭你怎样努力,你和他还是有一段距离。你醒来后,平静如水。再回想起来,已经忘记了他手掌心十年前的温度,像极了你追他逃的游戏。后来也再因为一次醉酒, 一句旁人的话,都能让你痛哭流涕…… 这里有十六个动人的故事,十六种莫名的幸福。 这里有林若倾的铠甲和软肋, 这里有陈怡馨一个人孤独的心境, 这里有莫磊升幽默的体会。 我是云有时,让我们一起看云卷云舒,云过南北,一起体味他们十年的幸福和泪水……
目录

29天前·连载至第三章 《如你一般的人》

第一章 《爱有微凉不是风》

  有那么一个名字,最开始是没有交集,后来熟悉,后来陌生……

  她叫陈怡馨。

  如果所有的故事都有曼妙开始的话,那么今天请光临“心情”咖啡馆。

  咖啡馆的风铃响了又响,她轻轻地搅拌咖啡,抬眼向窗外望去。她在等待什么?咖啡的香气萦绕在眼前,她在想什么?吧台后的服务生遥望风铃,下一秒,便是美好的开始……

  01.

  老板娘已经在咖啡馆的靠窗位置安静地坐了一个下午,她好像在等一个人。这是她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吧台后的陈怡馨托着下巴,红着脸颊,呆呆地望着摇曳的风铃。今天是周四,咖啡馆的客人很少,陈怡馨在想老板娘在等谁……

  现在是17点30分,一切都是慵懒的。

  老板娘风情万种地站起身向吧台走去,她看着陈怡馨的眼睛说:“怡馨,今天你可以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了。”

  陈怡馨有点惊讶:“那,接下来半个小时谁来接待客人?”

  “喏……天空要飘下雪花来咯……”老板娘风轻云淡地看看窗外。

  陈怡馨赶紧转身出了吧台。

  “叮铃铃……”咖啡馆门口的风铃响了。

  此刻,天空中已经飘下细小的雪花。咖啡馆门口的男人迎着风雪而来,他缓步走到吧台前。

  陈怡馨再一次回到吧台后面:“你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咖啡。”

  陈怡馨心底想:“这睫毛也太好看了吧。”

  “我想来一杯最简单的咖啡……”男人嘴角带笑地说。

  02.

  “咚咚,怡馨,你可以下班了……”老板娘敲敲吧台的桌子。

  陈怡馨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低头去找马克杯,她猛地抬头,却碰到了桌角。“嘶……”陈怡馨的眼泪下来了。

  男人挠挠头发说:“我不是那么着急的。”然后,洁白的牙齿和嘴角的笑像晴朗的海洋荡漾开来。

  陈怡馨一边头疼,又一边看见男人的模样。她再一次红透了脸颊,然后低着头出了吧台。

  “小心点,交给我吧。”老板娘拍拍陈怡馨的肩膀。

  陈怡馨骑着自行车,迎着风雪,她的脑海里满是刚才咖啡馆男客人嘴角的笑意。

  “他明天不会再来了吧?”陈怡馨有点失落地穿行进风雪里。

  03.

  今天是周五,客人依旧稀少,老板娘依旧坐在靠窗位置,嘴里哼着快乐的曲调。

  陈怡馨在空闲时间,收拾吧台的卫生。门口的风铃响了,她低头擦桌子,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客人。

  “你好,我想要一杯最简单的咖啡。”客人轻轻叩击桌子。

  陈怡馨抬头,眼神撞上男人的好看的脸庞,然后心头莫名地一紧。

  还是昨天的那个男人,还是最简单的咖啡。今天的男人,换上了整洁的西装,像极了故事里精致的男主角。

  陈怡馨做了一杯自己最得意,做法却又最简单的咖啡。

  男人坐在角落里,咖啡馆的灯光打在他干净的头发和鼻梢上。他时而用手攥紧马克杯,时而又松开,双手无处安放。在陈怡馨看来,他在等一个人出现。

  窗外是日落黄昏,积雪还未化尽,咖啡馆的风铃偶尔会响起。这个男人蹙着眉,看一眼手表,然后深呼吸。

  在陈怡馨看来,咖啡馆快要打烊了,这也许是男人等待另一个人时间的极限了。男人突然向陈怡馨走来,有些局促地轻声说:“我能不能用一下你们咖啡馆的钢琴。”

  老板娘同时也站在吧台边说:“只有周末兼职钢琴师才上班,如果你会弹,我们会很荣幸倾听。”

  男人绅士地说谢谢,然后颔首走向钢琴。

  他弹奏了一首钢琴曲,曲调有些低沉,却又婉转。也许此时此刻,只有陈怡馨可以听出钢琴曲里的落寞与不甘。

  曲罢,男人走到老板娘和陈怡馨面前说谢谢。他只是说了一句谢谢,陈怡馨就招架不住男人嘴角的弧度了。

  他离开了,陈怡馨的心情莫名地慌乱起来。

  04.

  今天是周六,陈怡馨一天都在吧台后忙着,偶尔有空隙的时候,她会想起昨晚的钢琴曲,想起眼前说谢谢的男人。他今天不会来了吧?也许再也不会光顾咖啡馆了。想起这些,陈怡馨就咬咬牙,让自己忙起来。

  终于快要到了打烊的时候,陈怡馨准备要下班了,风铃突然响了起来。

  他来了,陈怡馨心心念念的他进门了。但在下一秒,陈怡馨就变了脸色。男人的后面跟着一个女人,确切的来说,是牵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

  这次他兴奋地告诉陈怡馨,需要两杯卡布奇诺。陈怡馨没有回应,转身准备咖啡了。她把马克杯弄得叮当作响,来掩饰自己的“不满。”

  男人和女人在角落里说笑,陈怡馨端着咖啡走到两人的餐桌前:“卡布奇诺,慢用!”

  “慢用。”这两个字说的极其讽刺与不满。

  男人一头雾水,看着陈怡馨的眼睛说:“谢谢……”然而转过头低声对眼前的女孩说:“妹妹,这家咖啡不错的。”

  陈怡馨没有听见男人说什么,转身回了吧台。她示意老板娘打烊的时间到了。老板娘示意陈怡馨可以下班了。

  陈怡馨忙了一天,有些疲惫。她推开咖啡馆门离开的一瞬间,眼泪莫名地就涌出了眼眶。

  今天她暂时没有回家,而是骑自行车来到了最近的海边。陈怡馨一个人踩在沙滩上,向着海边走去。鞋子里灌了沙子,这样并不舒服。海风吹得她走不动,这样并不舒服。她对着空旷的海吼了几声,然后转身离开。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境里她参加了一场婚礼,女主角是她,男主角是那个男人。陈怡馨在半梦半醒之间,男人向她吻来,但她挣脱开,在梦中醒来。

  她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苦笑着对自己说:“关于那个男人,自己沦陷了。”

  05.

  今天是星期天,咖啡馆的客人最多了,陈怡馨忙前忙后,空隙的时候会不经意间抿一下嘴角,因为昨晚的梦境。

  中午的时候,终于空闲下来。陈怡馨吃着便当,望着摇曳的风铃想:我根本不认识他,可是我又是在哪一个瞬间喜欢上他的呢?陈怡馨心里想着,不禁脸红起来。

  “咚咚。”有人敲吧台的桌子。她抬眼一看,原来是他。陈怡馨不知所措,却又闪着灵动的眼睛说:“最简单的咖啡是不是?”

  男人眼神里有些失意:“是的,谢谢。”

  陈怡馨转身后有些难以名状的窃喜,难不成是分手了?

  男人依旧坐在角落里,这一次没有局促不安,没有风轻云淡,没有央求弹钢琴,他就那么安静地,细细地品一杯“最简单的咖啡”。

  陈怡馨在擦男人隔壁的餐桌,她脸红着瞄一眼男人的五官,精致地五官,尤其是嘴角,看到嘴角的时候,陈怡馨心头一紧。

  06.

  “叮铃……叮铃……”男人接到一个电话:“喂……好的,明天我就离开沂城……对……没有留恋……”

  这通电话被身旁的陈怡馨听到,她的心底突然就有些酸涩起来。她突然不知道擦完桌子,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直到咖啡馆来了客人喊服务生,她才反应过来。

  今天打烊的时候,陈怡馨突然问老板娘:“老板,我可不可以休息几天?”

  老板娘有些讶异地说:“怎么呢?最近状态不好吗?可是店里要忙了,白天我会安排一个叫阿辰的小伙子来帮你,而且咖啡馆要通宵营业了,但是我会安排夜班的同事。”

  然而这一切对于陈怡馨来说好像不太重要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中了那个男人的魔。

  07.

  陈怡馨没有休息。今天是周一。

  早晨上班的时候,陈怡馨就有点疲惫地趴在吧台上。老板娘过来对她说:“晚些时候新来的晚班同事会过来打个招呼。”陈怡馨不在意这些,她只在意,在某一个城市的咖啡馆,是否还有人会做最简单的咖啡。

  新同事来的时候,陈怡馨背对吧台在刷马克杯。

  “嗨……我叫明熙。”

  陈怡馨转过身,差点没有站稳。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剪了干净的短发,胸前有个小熊图案,还扎着围裙。

  老板娘走过来说:“怎么?是不是看着有点眼熟?他好像以前来过我们咖啡馆。但他现在是你晚班的那位同事。”

  “是啊!”他说。

  “你不是去……另外一个……”陈怡馨眼睛里噙着泪,却欲言又止。

  明熙蹙着好看的眉,盯着陈怡馨看,陈怡馨转头擦擦眼泪就又开始忙了。她就像做梦般,再也没有抬头看一眼明熙,因为她知道也许这次明熙再也不会离开了。

  打烊的时间到了,晚班的明熙也返回咖啡馆。

  陈怡馨红着脸颊对明熙说:“明天见。”

  明熙微笑着对陈怡馨说:“嘿,晚安。”

  08.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充满仪式感的去咖啡馆吗?你为此换了一条围巾,棕色,裹紧脖颈,像一只小熊。当你坐进宽大的沙发,空气里氤氲着咖啡香气,你瞬间慌乱,因为钢琴师动人婉转的间奏声。

  09.

  当一个女孩迎着风雪在街口驻足的时候,一束暖光打进她的眼角,她屏住呼吸,一步一步向暖光走去。

  “欢迎光临心情咖啡馆。”陈怡馨欢迎道。

  女孩低头注视踩脏的鞋子,与平软的地毯极不相称。

  “你好,我想来一杯最简单的咖啡。”女孩说。

  10.

  吧台后的陈怡馨晕红了脸,她转身偷偷对老板娘安排的白班新同事阿辰说:“喂,阿辰,这位客人不会是那位要等的前女友吧?”

  “哪位?噢,晚班的那位。你怎么突然这么说?”阿辰说。

  “谁知道,平平静静又气势汹汹的,还想要最简单的咖啡。”陈怡馨说。

  “你不会想下班想疯了吧?赶紧和那位say hello。”阿辰说。

  “say hello又怎样?”林陌说。

  “你好,我想来一杯最简单的咖啡。”女孩敲敲吧台桌面。

  “啊,要不要试试阿辰今日特调?”阿辰说。

  “嗯,好啊。”女孩说。

  11.

  女孩坐在咖啡馆的临窗位置,看落雪纷飞,再深呼吸看一眼钢琴师的位置,手指轻轻弹动了一下。

  “你好,阿辰今日特调,吻。”阿辰端一杯咖啡放在临窗位置的餐桌上。

  “啊,好特别的名字。”女孩说。

  “试试看。”阿辰说。

  她双手抱着马克杯,充满仪式感的轻启唇畔,靠近手心传来的温度。

  吧台后的陈怡馨暼一眼进来坐下的女孩,心里嘀咕:“哎呀,还真像那位的样子。”

  “怡馨,你想什么呢?”阿辰问陈怡馨。

  “啊,没有,对了,阿辰,你来咖啡馆多久了。”陈怡馨问阿辰。

  “三个月了吧,干嘛呀?”阿辰解释道。

  “没事,问问。”陈怡馨皱着眉用湿毛巾擦拭吧台玻璃,吱吱扭扭。

  12.

  “阿辰,几点了?”

  “15:30。怎么了?”

  “那女孩在靠窗位置坐了半天了。”

  “怎样?”

  “不怎样,我快下班了。阿辰,你说她在等人吗?”

  “等谁?”

  “等那位也说不准呢。”

  “呵呵……”

  “呵呵啥?你不觉得吗?”

  13.

  现在是16点30分。

  女孩站起身,走到吧台位置,微笑着对陈怡馨说:“你好,我看钢琴师下班了,我可不可以弹一下钢琴?”

  “不可以!”陈怡馨脱口而出,却又显得唐突了。

  “您可以试一下。”阿辰客气地说。

  陈怡馨眼睛里风云变幻,嘴角抽动。

  女孩坐在钢琴前,舞动手指,听前奏,很明显就是周董的《蒲公英的约定》。

  咖啡馆里暂时没有其他客人,女孩安静地享受着这一刻,间奏部分,眼睛里晕起了东西。

  14.

  17:30,陈怡馨下班的时间。

  那位并没有来替班。

  老板娘打来电话说,那位今晚有急事,让阿辰替班。

  阿辰忙忙碌碌的,时不时暼一眼陈怡馨,再暼一眼咖啡馆仅有的一位客人。她已经重新坐回靠窗位置。

  15.

  陈怡馨突然像是惊醒似的抓住阿辰的衣领:“阿辰!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啦?”

  “她就是之前那位要等的人!”

  “什么呀?”

  “你靠近了,我给你说。”

  陈怡馨附在阿辰耳边,嘀嘀咕咕,说完,陈怡馨抓着阿辰衣领的手就松开了,像是突然又慢慢滑落般。

  “怡馨,你哭什么?怡馨?!”

  “没事儿……”陈怡馨抹抹不争气的泪水。

  “是不是那位没有来替班的原因啊?还是那位的钱包里面有这位女顾客的相片?”

  “不是,阿辰,你不懂……”

  陈怡馨抖动着肩膀,泣不成声。

  “怡馨!你别哭!我TM喜欢你!”阿辰突然就这么说出口。

  16.

  陈怡馨真的就不哭了,眼神里满是疑惑。

  “咳咳,怡馨,你该下班了。”

  “阿辰,多久了……你来咖啡馆多久了?”

  “三个月……”阿辰低着头说。

  咖啡馆门后的风铃响了,进来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

  男人看到靠窗位置的女孩,突然一怔,手在背后攥着的鲜花突然掉在地上。

  17.

  今天是陈怡馨的生日啊。

  戴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就是,那位。

  那位手背在后面攥着的花种是红玫瑰。

  靠窗位置的女孩抬起眼睛,突然一怔,因为眼前的男人再熟悉不过,已经将他的所有嵌进眸子里。

  18.

  “欢迎光临心情咖啡馆。”

  你是否还记得你第一次坐在咖啡馆里听见音响里播放的那首歌?那首歌温柔而恬静,你在等现磨咖啡。对了,如果那首歌是刘若英的《后来》的伴奏,你是否会慢慢沉思,看窗外,恰恰好有一位你中意的女孩推门进来……

  19.

  心情咖啡馆的老板娘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走在飘雪的路上,他们有说有笑。男人深情而温柔地看老板娘一眼:“阿欣,你的侧脸看起来更好看呢。”

  “现在才发现吗?”

  “第一眼认识你的时候就发现了,可你的侧脸一直出现在我的梦境里,美得不像话……”

  “哈……阿磊,你的嘴那么甜……”

  老板娘阿欣和阿磊一前一后进了咖啡馆,气场强大的老板娘突然发觉咖啡馆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明熙早已摘下口罩,手足无措。

  陈怡馨惊讶地看着明熙,眼角又噙着泪。

  阿辰眉间起了波浪。

  咖啡馆里仅有的一位女客人盯着地上的红玫瑰。

  20.

  “喂,明熙,今天不是说好不来吗?”老板娘问明熙。

  “老板娘……我……”明熙欲言又止。

  “老板娘,明熙他有朋友在……”陈怡馨赶紧补救。

  阿辰低头不说话,他把吧台的玻璃擦的吱吱扭扭响。

  “噢……这样,你们各忙各的吧……’”老板娘转过身看阿磊,阿磊挤挤眼睛,示意有些尴尬地样子。

  “不对,陈怡馨干嘛哭了?地上的红玫瑰又是怎么回事?”老板娘心里嘀咕,她再次转回身去。

  老板娘从未见过明熙那么好看的五官上眉毛蹙着,又局促地揉捏着手掌,像极了他第一次来咖啡馆的时候焦急地等待那一个人。莫非,这位客人……

  “啊!先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公,阿磊。”老板娘急中生智,挽起阿磊的胳膊。

  21.

  陈怡馨破涕为笑了,抹抹眼泪,走出吧台,落落大方的和阿磊握手表示欢迎。明熙和阿辰微笑着对阿磊挥挥手,say hello。

  “啊,那么好看的红玫瑰干嘛扔在地上?”老板娘弯腰捡起红玫瑰,脸上晕着红色。

  “老板娘,这是明熙的玫瑰花……”陈怡馨咬着嘴唇,要强地不流下眼泪来。

  “明熙,这……这是送给这位女客人的?”老板娘试探地对明熙说。

  “不是……”明熙应道。

  “还嘴硬?”

  “啪!”老板娘一巴掌抽在明熙的脸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怡馨惊恐地看着老板娘,她不解,疑惑,冷漠地看着老板娘,为什么要抽明熙一巴掌。

  “你把怡馨当成什么了?摆设吗?别以为我不觉得这位女客人是你之前一直要等的人!”老板娘再次抡起手掌……却被阿磊拦住了。

  “老板娘!这玫瑰花是送给怡馨的!”明熙红着脸,眼角湿润了。

  阿辰突然间把头埋地更深了,只是停止了擦吧台的玻璃。

  女客人沉默着,嘴角勾勒起弧度……

  22.

  “啊……这下就明白了,明熙我抽你一巴掌,你可以抽回来,但你似乎有话要对这位女客人说吧?”老板娘说。

  “说什么?!”明熙攥起拳头。

  此时此刻,陈怡馨脸上一片焦灼,难以分辨是喜是悲。她一手夺过老板娘手里的玫瑰花,再递到明熙的手里。明熙脸上红肿着,眼泪终于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明熙拿着玫瑰花一步一步走到女客人身边,陈怡馨看不出失望,却又别过头去,老板娘胸口剧烈起伏着,阿辰眉间的波浪成了漩涡。

  23.

  “好久不见,木雅……”明熙落落大方地对眼前的女孩说。

  “好久不见。你剪了短发。”

  “你怎么在这?”

  “我在等人……”

  “等……谁?”

  “好像不是你……”

  “那……就……好……”

  明熙迅速转身,走几步,一把把红玫瑰塞进陈怡馨手里,再单膝跪地……

  陈怡馨惊讶地抱着红玫瑰后退一步,阿辰眉间的漩涡成了平静的海洋,老板娘惊讶地捂住嘴,阿磊平静而欣慰,但气氛一时尴尬到极点。

  空间有限的咖啡馆里响起了掌声,是一个人的掌声,是女客人木雅的掌声……

  明熙在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大声对陈怡馨喊:“怡馨,我知道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那么……嫁给我。”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老板娘趁机起哄,也是给明熙打call,给陈怡馨喘息的机会。

  24.

  此时此刻,咖啡馆的门后的风铃响了,进来一个男人,他气场强大,风轻云淡的走到木雅身边,牵起木雅的手:“亲爱的,久等了,我们吃饭去吧……”

  “叮铃铃……叮叮……”老板娘的手机来了电话。

  “好,是嘛!西城的咖啡馆营业执照下来了……好的,非常感谢……”老板娘平静地看阿辰一眼,挂断电话。

  木雅和牵他手的男人离开了咖啡馆。

  明熙再一次鼓起勇气,大声喊:“陈怡馨小朋友!嫁给我好吗?!愿意你就点点头……”

  陈怡馨激动地哭出声来,拼命地点头。

  明熙心疼地起身抱住陈怡馨,嘴唇疯狂地印在她的嘴角。

  25.

  阿辰,老板娘,阿磊转过头去,眼里晕着什么东西。

  时间是18:30。

  26.

  等到所有人都平静下来,老板娘对阿辰说:“阿辰,我在西城还有间咖啡馆,交给你打理。”

  老板娘对陈怡馨和明熙说:“心情咖啡馆要重新装修了,改成一家鲜花店。你们俩打理吧。”

  “那您呢?”

  “那您呢?”

  “我和阿磊要出国了,其他人我们放心不下,谢谢你们。”

  27.

  三个月以后,阿辰成了咖啡馆老板,坐在角落喝咖啡,似乎在等一个人。

  半年以后,“心情”鲜花店开业了。

  明熙不再用钱包。

  陈怡馨忙前忙后,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分外鲜明。

  28.

  我是陈怡馨。

  这是我读沂城大学之前在咖啡馆兼职的日子。

  我其实是个很有性情的女孩,在一段平淡的日子里,我有一个决定,如果明熙向我求婚,我会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再和他生猴子,平淡而热烈地生活下去。

  也许我和明熙的经历不够刻骨铭心,每次我回家的时候,我都会偷偷把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来再进家门,这源于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重男轻女,所以我的母亲特别轻视我,对我不管不顾。倘若她知道我放弃读大学,然后和一个男人结婚的话,她是会疯掉的。

  我的右手食指有一个伤口,是我小时候饿肚子的时候咬的。所以长大了,我不爱吃肉。

  我不怪我的母亲,我发誓自己要独立起来。我要有自己的生活,谁都干涉不了的生活。值得庆幸的是,我遇见了明熙,我知道他是可以照顾我一辈子的男人。

  29.

  我是明熙。

  怡馨最近看上去有些心事,每次打理鲜花的时候,手指都会被扎破,但每次她都会解释自己是因为我和她准备去领证了,激动的魂不守舍。

  我知道她在骗我。

  有一次我问她,我们总要见一次父母吧。她搪塞我,所以我就觉得她的心情是不是源于她的父母。

  我总要解决这件事情的。

  那天我敲开了怡馨家的房门。

  她的母亲疑惑着问我找谁,我提着礼物进了门。我开门见山的介绍自己,我说我是怡馨的男朋友。

  她的母亲听完这话,脸色刷地就白了。她打电话给没回家的怡馨。

  我是在怡馨家的步梯口见到怡馨的,她哭的很伤心。她的脸上有一个红色的掌印,拜她母亲所赐。

  怡馨红着眼睛质问我,为什么不打招呼就去我家见父母?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我把怡馨揽进怀里,她不停地挣脱,最后挣脱累了,就索性在我怀里哭起来了。我第一次感觉我和怡馨之间有了距离感,难以言喻的距离感。

  第二天,怡馨没有来心情鲜花店。老板娘打来电话,我只听见她说怡馨再也不能打理鲜花店了,她还要完成学业。

  也许我和她的爱情也到此结束了吧。

  我接连十天都没有在小区门口等到怡馨,我已经有20天没见到她了,我没了勇气,没了勇气再一个人去敲她家的门。

  母亲说我22岁了,准备张罗我的婚事。我浑浑噩噩地见到了相亲对象。

  我遇见了对的人,却不是最佳的时间。

  我等到了最佳的时间,却像等了一阵风。

  30.

  我是老板娘阿欣。

  在关于所有陈怡馨和明熙的日子里,我最后悔的是,我抽了明熙的那一巴掌。我知道陈怡馨很心疼,我也很心疼。

  我在国外一直关心他们两个人的动态,等我知道明熙结婚的时候,我兴冲冲地给陈怡馨打了一通电话。

  我说,怡馨啊,恭喜你和明熙了。婚礼我会尽量赶回来参加的。

  怡馨只说了一声,哦……

  等我提前两天赶回国内的时候,我见到了明熙和她的妻子,小慧。

  小慧很大方,很开朗,如果说明熙是平静的大海,那么小慧就是晴朗的蓝色天空。

  我的心又疼了一次。

  心情鲜花店关门了……

  31.

  我是阿辰。

  我知道老板娘每天在靠窗位置等谁了,她在等每一位客人,不仅为了咖啡馆的收入,也为了一种笃定,为了自己的品牌得到欣赏。

  陈怡馨的事情我知道了,是在明熙婚礼的前一刻知道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怡馨。

  也许怡馨正躲在被窝偷偷哭呢吧。

  我很心疼。

  婚礼结束的时候,我见到了老板娘。她依旧气场强大,但从红肿的眼睛里,我看出了她的失望和伤心。

  但是,怡馨,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吗?

  32.

  我是陈怡馨。

  我恨我的母亲。

  我恨明熙。

  我开始怀念心情咖啡馆,平静而忙碌的日子,可是这一切已经不存在了。

  明天是沂城大学2010级开学的日子,我收拾好所有的行李,我发誓这个家,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父亲开车送我到学校门口。

  我想我的青春结束了……

  但直到开学第一天,我走错了教室,我在靠近教室门口的位置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林若倾。

  他好奇的问过我,陈怡馨小朋友,你有男朋友吗?

  我告诉他,我有。

  但他不相信。

  他开始发了疯的追我,为我买早餐,为我抄作业,晚自习结束,偷偷跟在我后面,目送我回宿舍。

  我想和他做普通朋友,但那天他在教学楼的台阶上向我表白:陈怡馨,做我女朋友吧。

  我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但我值得庆幸。

  后来我才知道,他有女朋友。

  33.

  我是陈怡馨的母亲。

  我为陈怡馨掉过两次眼泪。第一次是他和明熙分手的时候,第二次是她举行婚礼的时候。

  我再未见过明熙,但我见过林若倾。

  我觉得林若倾值得怡馨托付一辈子,但林若倾不是婚礼的男主角。

  后来,我听说林若倾大学毕业回了济城,她被怡馨按下了删除键。

  34.

  我是林若倾。

  我听说过明熙,听说过老板娘,阿辰……

  我见过陈怡馨的父亲,母亲。

  我知道怡馨为了我所做过的一切,她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

  她的婚礼,没有通知我。

  也许在哪个平静的,微风不燥的日子里,她就把婚礼举行了吧。

  她也许有了孩子,也许过得不好,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35.

  我是陈怡馨。

  我结婚了。

  我希望自己忘了明熙。

  我希望林若倾忘了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