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角
折角

折角

酲知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4-01-28 01:13:03

付予闻×凌知 1v1 “我们终止在相交的折角。” 【暂改】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一章

第一章

  九月份,余热未消。

  路边枝桠自由摇曳,风拂面而过的时候还带着些夏日里独有的气息。凌知抬手看了眼表盘,又加快了步伐。

  返校日正巧赶上自家车限行,她不仅要把假期养成的阴间作息调回来,还要被迫早起十分钟。

  从车站走到学校大约要十分钟,为了第一天能抢个好座位,凌知一路小跑着,现在额头已经微微冒汗。

  凌知挑了后两排靠墙的位置坐下,刚才的困意已经消散了大半,她好奇地等待着一些新面孔的进入。

  十五分钟以后,班里人基本上来齐,只还空着两三个座位。

  十八中和别的学校规定不太一样,高一下就按照同学们自由选科的组合分了一次班,这次升高二,又给了一次改科的机会,再次分班之后,为了方便调整名单,大体不变,只换了小部分的人。

  六班的新班主任是语文组的组长,也是一直以来五、六班的语文老师,江芸讲起话来头头是道,如雷贯耳,听得人不仅感叹她深厚的语文功底,还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洗脑了。

  此时,这位老师正站在讲台上,慷慨激昂且条理清晰地阐述着他们新高二六班的未来规划。十分钟过去,凌知感觉自己的眼皮开始打架。

  幸好返校日时间不多,她没有再往后说更多。江芸拿出花名册,按照名单上的顺序开始点名。

  绝大多数都是原班人马,彼此之间也熟悉。终于念到几个陌生的名字,她让被点到的同学站起来做个自我介绍。

  底下涌起一片窃窃私语的声音,凌知也没忍住笑出了声。作为原六班成员,她对江芸能做出这种事显然并不意外。

  “逼死i人啊”

  “i人天堂是吧”

  “不愧是江芸”

  “……”

  付予闻循着声音看过去,瞧见凌知回头压低了声音跟后桌讲起小话,乍一看觉得这张脸有点熟悉。

  他稍微回想一下,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就听江芸富有磁性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字。

  “付、予、闻?”

  有些生疏的名字。

  “这名字一看就很适合学习语文啊。”

  话音刚落,底下嗤笑声阵阵,凌知偏头望过去,见付予闻慢慢悠悠地站起来,倒是毫不怯场的样子。

  少年戴着一副黑色的半框眼镜,清瘦的面庞轮廓线分明,阳光照耀下的明眸像被琥珀染过色,额前碎发被清风微微吹开,隐隐约约露出额头。

  凌知注意到,他刚来那会儿,找了个偏后的位置,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低头划拉手机屏幕,和旁边人几乎没什么交流。

  高一分班的时候,交际圈第一次被打散,之后凌知经常在三、四班走动,对这张脸还是颇有印象的。

  只不过,并不是什么好印象。

  那会儿凌知爱往四班跑,基本上半个班见到她都知道她来找谁。她和康佳靠在四班后门聊天,偶尔会碰到那几个男生在楼道里嬉笑打闹,也偶尔会听到康佳分享八卦的时候提到这个名字。

  在凌知有限的认知里,付予闻具备这个年龄段的男孩最典型的特点,拽拽的、爱犯贱、自来熟、没什么礼貌,抽烟、喝酒、去夜店倒是一样不落。

  她以为自己坐在比较偏的位置隐蔽性就会很好,所以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心,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有些期待他接下来的发言。

  等底下笑声沉寂了,付予闻才缓缓开口。

  “我叫付予闻。”

  “嗯,人如其名,爱学语文。”

  顿时,周围笑声朗朗,纷纷赞扬他风趣幽默,江芸也被逗得一乐,顺着问道:“那这位付同学,上次期末的语文成绩可否说来听听啊?”

  付予闻眼睛瞬间瞪圆了一些,佯装思考状。

  “嗯……”

  “就是因为不好,才要学嘛。”

  -

  开学第一周,凌知渐渐从毫无规律的暑假生活里挣脱出来,适应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课间,女生们聚在教室里聊天,男生们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预备铃的最后一个音节消散,才又蹦豆似的三三两两地往班里跑。

  电风扇不停运作,付予闻随手擦了下汗,揪起身上的校服短袖抖了抖,风不断灌进袖口,他才慢慢静下心来,翻找起了这节课要用的书。

  第一次排座位,凌知坐在他的斜后方。

  她单手支撑着侧脸,无聊地看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

  付予闻突然回头,撞上她直勾勾的视线。

  “有纸吗?”他问。

  凌知从兜里摸了两下,递给他。

  “谢谢。”

  夏天的风热得燥人,直到天色变深,空气中依然闷热难耐。

  自习课,铃声一响,班里一半人背着书包稀稀疏疏往外走。

  付予闻倚着墙壁,不禁投去羡慕的目光。

  他是住宿生,不能不上晚自习。

  凌知觉得回家写作业没定力,而且晚高峰不好等车,所以也上一晚。

  今天轮到陈泽宇组值日,凌知在教室里墩地,江芸在讲台前面“指点迷津”。

  她叹了口气。本来墩地的活应该男生干的,奈何他们组人手不够,自己就被分到了这个。

  凌知拿着沉重的拖把,正要去墩下一组,江芸突然叫住她,指了指后面说那好像有个小纸片。

  凌知怕踩脏刚刚墩完的地,只好踮着脚走过去,尽量减少沾地面积。

  另一组刚刚布置完板报,江芸叫付予闻到后面去收拾他们组没清理的废纸屑。

  凌知左手还拿着拖把,地上都是刚刚墩完的水,她半蹲下身捡起那张塑料纸屑,应该是谁吃完的零食包装袋的一角。

  地还没墩完,总不可能走大老远去外面的垃圾桶,班里又没有垃圾桶,凌知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手里这么一丁点东西,莫名不知所措。

  面前覆上一层阴影,付予闻屈下身子,手里攥着一团废纸,伸到她面前。

  “放这儿吧。”

  凌知愣了一下,才放上去。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好心。

  “嘿,就不能往上放放。”

  付予闻随口一说,人已经往外走了。

  凌知慢悠悠地去水房涮拖把,路过其他教室,明亮的灯光衬得楼道里有些昏暗。

  楼道里不仅寂静,还十分空旷,她低着头走路,慢吞吞的,也不怎么注意前面。

  走到转角处,凌知一个激灵。

  “哎呦!”

  凌知的身高刚刚到付予闻的肩膀,差点撞进他怀里。

  对方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扫了一下凌知,也不太在意,淡淡说:“不好意思。”

  付予闻略过她,和一旁的人说话。

  站在他对面的女生背着书包,看样子是不上晚自习的,还留在学校不走,说明已经等他有一会儿了。

  付予闻扔完垃圾出来,朝她招了招手,匆匆说:“走走走,江芸一会儿出来,你先去那边等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