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余生
霁余生

霁余生

厉择言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1-28 16:10:5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一章

第一章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皇帝照例设宴凌霄宫,规定凡在皇都正三品以上官员可携妻、子、未出阁女儿赴宴。

  今年十一月太子长赢即将举行冠礼,他也到了大曌国男子适婚的年龄。前两年帝后二人就陆续开始相看太子妃人选,但一直悬而未决,就连侧妃也迟迟定不下来。

  倒不是帝后要求太高,礼部筛选下来家世、品德、容貌皆优的女子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但太子就是哪个都不要,清心寡欲的很,也让帝后头疼的很。

  眼看着长赢再过两月就及弱冠,到时再无太子妃入主东宫,国本便不稳固。皇帝便又规定每次中秋、除夕皇宫宴饮,大臣女儿可在晌午就进宫,找机会让太子自己看,自己挑,说不定真有合眼缘的呢。

  在宦海沉浮十几载的大臣们稍一细品便知个中含义。品级高的大臣在这两段时间内都是想方设法的回到皇都,能让女儿有机会得到太子青睐。

  那可是太子啊,当今皇上唯一的儿子,从小就被当作继承人培养,那文学武力一等一的优秀,两年前平定草原之乱更是完美完成了皇上下达的任务,体现了其走一步看三步的格局,不出意外,也必然是一代明主。最重要的是现如今东宫里一个女人都没有,就算当不了女主人,当个侧妃或是良娣,那来日登基就算是身边伺候的旧人了,再不济也能封个贵嫔。

  大臣们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但女儿家们的心思就没那么多。她们犹记两年前太子殿下平草原战乱回来时,骑着乌云踏雪、墨马白蹄、金戈战甲、打马入京,举手投足间满是倾城般的气魄。那一夜不知有多少女儿家失眠。

  大多数女子都在御花园三三两两的品茗、说笑、游逛,有少数胆子大的会结伴去东宫附近看能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若柳时常会去御花园替皇后看看有没有德行出众的女子。这次如同前几次一样,她们依旧没有看到太子殿下。

  此时,重华宫兴圣殿内,众人期盼的太子殿下正抱着大狗子靠在塌边的窗子上,边摸狗边看书。

  贴身太监槐安小跑进来,一脸为难的道“太子爷,皇后娘娘请您去御花园。”

  伊祁长赢翻一页书,看似津津有味的样子,实则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还是写一些老生常谈的大道理,索然无味的很,心想:还是民间的小说有意思,哪天再让暗卫们去偷偷搞几本。

  “告诉母后,孤在处理政务,真的很忙。父皇每日拨给孤的折子都要把孤给淹了。”

  槐安一脸为难,踌躇了半天还是开口道“可是......”

  长赢不耐烦皱眉,冷声道“出去!”

  槐安再不敢纠结,立刻作揖道“是,殿下。”

  姬府内

  “爷爷!爷爷!爷爷!”

  姬华琨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七十多高龄试图让自己跑起来以躲过身后催命的小小姐。

  天不遂老人意,下一刻就被抱住胳膊上不了马车。

  “爷爷!带我一个嘛!我还从来没进过皇宫,不知道什么样子!”

  姬华琨甩手甩不开,无奈道“不是爷爷不带你,这几年皇家宴饮就是为了太子选妃...”

  姬瑜笙打断他的话,“所以您觉得太子会对我一见钟情,然后非我不娶?”

  姬华琨被姬瑜笙不要脸的话弄怔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道“你爷爷我被皇帝封了镇国公公爵位的,你父亲又是从一品刑部尚书,两个哥哥在军中担任要职。满门荣耀,皇城内有几个女子能与你相比。”

  “爷爷放心,我绝不可以被看上!”

  姬华琨看着她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出来,一把揪住她的耳朵。

  姬瑜笙努力掰开她爷爷铁钳子似的手“疼!疼!疼!”

  姬华琨看姬瑜笙的耳朵被揪红,才咬牙切齿的放开手。

  姬瑜笙双手抱着耳朵,一副十分怜惜自己的表情“我这不是才回来吗?都在西洋生活十年了,就只是好奇而已!再说你看我今晚穿得跟假小子似的,谁能注意到我!”

  说着话还一边转着圈让姬华琨看她的衣着。

  姬瑜笙穿一身深色广袖衣袍,衣襟和袖口处绣有暗金色纹样,外罩一层同色轻纱衣,头发高挽成髻,上别一样式简单、暗色红金相间的华胜。

  姬华琨边抚着胡须边打量,一个没拉住就让姬瑜笙窜上了马车。

  管家探头看了看坐在轿子里姬瑜笙,一副誓死不下的样子,转头迟疑道“老爷...小姐她...”

  姬华琨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

  然后无视了马夫要扶他的手,一甩衣袖矫健的踏上了马车。

  马车驶出了好远,管家依然能听见自家老爷洪亮的大嗓门。

  “进宫就给我安安稳稳的,别冲撞了宫里头的贵人,否则回来要你好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