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体修要学会冷静
好体修要学会冷静

好体修要学会冷静

北堂九云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4-02-27 12:00:14

小小天山门多少卧龙凤雏。 大师兄是用刑高手,二师兄痴情剑圣,小师姐的眼线遍布天下,就连后山的树都是妖域大佬。 张青无语凝噎。 笑死,当初为什么会觉得天山门又穷又弱呢? 算了,她也不是什么好鸟。 【新人第一本书,多多关照】
目录

22小时前·连载至三十二、谢卿羽喂药

一、娇羞少年

  张青有意识的时候,感觉脑子里一片混乱,身体僵硬,四肢无力,她挣扎着要睁开眼睛,却感觉到眼皮似乎被什么糊住了,后脑勺还隐隐作痛。最要命的是,身边还传来了不知是什么生物的粗重喘气声。

  草!

  好在那个喘气的生物似乎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张青开始怀疑,那是不是一只饿极了的熊,把她当成了尸体,在犹豫要不要吃了她填肚子。

  张青手指微微动了动,感觉到四肢开始恢复力气了。真该死!介于旁边有个喘粗气的,她还不敢大口呼吸!万一被发现自己还活着,那玩意不得扑过来生吃了她!

  张青的大脑开始疯狂运转,分析自己的现状。然后她发现了一件更悲哀的事情。她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的事情全忘了!

  芳龄几许,家住何方,有无婚配通通不知道!更别说自己为什么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旁边还有一只野兽!

  张青在心里骂的更厉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会喘气的依旧在喘气,而且喘的更厉害了,张青甚至能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张青身体绷的紧紧的,她确信自己能已经动了,但是不确信自己能不能从旁边这玩意儿手底下逃出去。

  而且她还没有武器!

  张青依旧躺得安详,主打一个敌不动我不动,但是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

  怪了,怎么还没过来吃我?难道不是狗熊?

  就在张青紧张得想蹦起来逃的时候,喘粗气的野兽有了动静,倒不是扑了过来,而是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的声音。

  张青:……是人啊?

  张青不再犹豫,睁开眼睛看向旁边。

  然后就模糊的视野里,看见一团白花花突然扑了过来,张青的眼睛猛地瞪大了!下意识抬脚就踹!

  “我去你的!!!!”

  只听一声闷哼。那人捂着肚子趴在旁边。

  张青赶紧爬起来,一边起来,还一边骂骂咧咧。“什么东西也敢碰老娘,不要命了!”

  张青刚起来,就感觉手脚软了一下,堪堪撑住地面才没趴下。

  张青眉头皱紧,糟心的很!

  她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饿得慌。

  然后她回头看到旁边那人,正呆呆地看着她这边。

  那人是个少年,此刻他身上只穿着中衣,喘着粗气,捂着肚子坐在地面上,一副吓傻了的模样盯着她这边。

  张青四下看了看,现在是她和这个少年不知什么原因,孤男寡女地呆在一个漆黑的山洞里。张青看不清他的脸,眼睛上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糊着,只能凭借身型判断他是个男子。

  张青抹抹左眼,龇牙咧嘴道:“看什么看!你没见过人啊!”

  少年听到她出声,抖了一抖。

  张青皱眉:我有这么吓人?

  然后把手放下来,捻了捻糊住眼睛的玩意儿。手心里发散着铁锈味,似乎是半干的血液。张青脑子更糊涂了。

  抬手把糊住右眼的血液也擦了擦,但是越擦越多,越擦越多,最后张青忍不住爆出一声。

  “娘的!”

  她现在满脸是血,身上也疼,想必浑身挂彩,也难怪吓人。

  旁边的少年又抖了抖,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血人。

  少年:她没死?她不是尸体?可刚刚为何不动?

  张青回头,突然看见那少年旁边堆着一些布料,想来是他的衣服,于是伸手去拿,想用来擦脸。

  少年似乎是察觉了她的意图,赶紧伸手压住自己的外衣,用沙哑的不像话的声音制止她:“不行!这是我的!”

  张青听出来对方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可能是被下药了。但是她现在真的很想擦擦脸:“你有中衣穿就行了!一个大男人这么宝贵衣服做什么!”说罢便从他手里扯衣服过来。

  衣服是扯过来了,但是张青没料到对方也被自己一把扯了过来,软绵绵地和衣服一起扑在自己怀里,还发出一声娇娇弱弱的闷哼。

  “唔!”

  这少年趴在张青怀里就不起来了,甚至他忍不住伸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占便宜也要看看时候吧!自己现在满身都是血啊!

  少年你是真饿了啊!

  张青狠狠一脚踢开他,少年瞬间就飞了出去,连张青自己都没料到,她的力气这么大。

  “啊!”

  紧接着“扑通”一声,是落水的声音。

  张青眼睛瞬间就亮起来了。居然有水,太好了!能洗洗。

  张青抓着那件衣服四肢着地,顺着少年在水里扑腾的声音爬过去,果然不一会儿摸到了一片潮湿的泥土。

  不顾少年还在水里挣扎,张青捧起水来洗了把脸。一边洗,一边疑惑地还摸着自己的脸。她确定自己脸上也是有伤口的,不然也不能这么疼,还流这么多血把眼睛也糊住,但是把血迹洗掉的那一瞬间,脸上却变得平坦光滑了。

  难不成这水有什么疗伤奇效?

  张青洗完脸,二话不说,捏住鼻子就打算把头泡进水里,看看能不能治疗自己的后脑勺上的伤口。

  然后就被制止了。

  又是那个少年,他呛了几口水,看起来似乎恢复了些力气。

  他从水里冒出来,一把推开张青的脑袋,不让她泡进水里,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声音也不像之前那样沙哑,但是却充满了愤怒:“暴殄天物!你这瞎了眼的丫头!方才想用我的法器擦脸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想用如此珍贵的灵泉洗你肮脏的头!”

  这水果然是好东西。

  张青被他推开,一屁股坐在地面上,脑袋猛地发晕了一下,随后听到对方愤怒的叫喊,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横眉冷竖,伸手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什么屁话呢!你不也让自己肮脏的身子泡在里面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想对我干什么!身心都脏的恶心男人!还有脸说我脏?!”

  觉得骂不过瘾,张青还撑着膝盖站起来,一边骂一边往水里走。“老娘都不在乎用你的洗澡水洗脸,你还嫌弃上了!我呸!”

  少年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