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己从容
且己从容

且己从容

二月春雪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1-28 07:11:4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30天前·连载至护院

护院

  秋风拂过,银杏叶随风飘落,轻轻铺在云府的青石板上。

  云府主母赵婉君坐在花梨木桌旁,目光沉稳,静静地饮茶。她的侧脸柔和,但眼中透出一股威严。

  一位婆子恭敬地问道:“夫人,人已在院外候着,是否现在让他们进来?”赵婉君放下茶杯,轻轻颔首。

  随即,门外响起脚步声,十名侍从依次进入厅堂。

  赵婉君正欲启唇问话,忽然间,侧室的门扉被轻轻推开。

  那门扉乃是精工细作的格子门,上面雕刻着繁复精美的图案,透过其隙缝,斑驳的光影投射在素雅的地面上,映衬出一道静谧而高贵的轮廓。从那光影交错中款步走出的,正是云府大小姐—云容。

  她的面容宛如精心绘制的画卷,眉宇间透着淡淡的书卷气,眼睛明亮而深邃,鼻梁挺直如雕塑般精致,唇瓣轻抿,泛着自然的红润光泽。

  她向赵婉君行了一礼,口中轻声呼唤“母亲”,声音清冷却不失温情,宛如冬日里的一缕阳光,透过冰霜温暖人心。她的声线柔和而坚定,每个字都仿佛珠落玉盘,清脆悦耳。

  赵婉君望着自己疼爱的女儿,语气温和地说道:“容儿来了,今日为家中各院添补护卫,你看看这些人中是否有合眼缘的。”

  云容行礼转身落座,她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扫而过,最终停留在一处

  此人站在众人之中,衣着虽与其他人相似,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的身姿挺拔如松,气质沉静而不张扬。

  春梅注意到小姐目光,便轻步上前,低声在她耳边细语几句,云容微微颔首。

  就在此时,一名丫鬟快步走进庭院,她并未立即打扰,而是站在一旁似乎有事待禀。管家婆子见状,立刻开口询问:“何事?”

  丫鬟恭敬地答道:“二小姐到了。”

  话音刚落,赵婉君和云容对望了一眼,云容眼中闪过一抹了然的笑意。赵婉君捕捉到女儿那细微的表情,心中明白云容早已知道她的来意,便道:“请她进来吧。”

  随后,一名少女缓缓踏入庭院,她身姿轻盈,犹如扶柳般柔弱动人,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怜惜之情。

  她向赵婉君行了一礼,轻声说道:“夫人问安。”

  她的声线柔和,似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如同风中的柳絮,轻柔而飘渺。她的眼眸下垂,长睫如扇,微微颤动着投射出几许阴影,更增添了几分含蓄的娇柔。

  这位被称作二小姐的少女,其实并非云府的亲生女儿。

  赵婉君的目光落在云柔身上,目光无波,无形中透露出威视“柔儿,今日特地前来,是否有什么要紧事?你身体尚弱,原本是不必来请早安的。坐下吧。”

  云柔轻轻一礼,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夫人,听萍婶说今日要挑选护院,我那住处靠街,平日里也鲜少见人来往,所以想恳求夫人恩准,也为我安排一位护院。”

  赵婉君心中早已识破云柔那似弱实巧的言辞。她总是巧妙地在每一句话中透露出自己的孤苦无依,仿佛时刻提醒着他人对她的怜悯。尽管赵婉君本已有意为她指派护院,但云柔此刻主动提出,反使人觉得她在这府中备受冷落。

  然而,对于云柔小心机,赵婉君并不放在心上,正欲开口“你且挑……”话音未落,一旁的云容忽然轻启朱唇:“母亲,儿心中已有合适的人选。”

  赵婉君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诧异地望向云容:“我的容儿向来眼高于顶,今日怎会如此爽快?”云容只是含笑不语,赵婉君见状,不禁摇了摇头,语带无奈地说:“罢了,既然如此,你就去选吧。”

  云容随即语气缓慢道:“左边最后一个,抬起头来。”话音刚落,云容便注意到了云柔交握身前的手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而下方被点名的侍从并未立即抬头,他似乎迟疑了一下。约莫过了片刻,那名侍从终于缓缓地抬起头来。

  当这位侍从抬起面庞,厅上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吸了一口气,就连一向处变不惊的赵婉君眼中也掠过一抹惊艳。此人容貌英俊非凡,眉宇间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双目炯炯有神,仿若深潭中的寒星,让人一瞥便难以忘怀。他的嘴角紧抿,既显坚毅,又不失温文尔礼,即便是在卑微的位置上跪着,也掩盖不住他那由内而外散发的独特气质。

  此人显得有些意外,但也不失礼节地深深叩首,声音沉稳而充满力度:“多谢大小姐赏识,属下定当尽心竭力,保护小姐安危。”

  赵婉君目睹了这一幕,心理虽有些不认同,但还是选择了沉默。见云容不再说话,便转向云柔:“柔儿,你且看看是否有合你眼缘的。”

  云容听到这话,心中暗自一笑,目光转向云柔。只见云柔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云容一眼,然后低头颤声道:“一切听从夫人的安排,云柔不敢有所要求”

  “既如此,大家都退下吧,翠嬷嬷会给各院都安排好人手”

  众人散去后,赵婉君看向自己的女儿,语气温和却带着几分教导:“容儿,你是云府的大小姐,不必在意这……”

  “娘~女儿告退”云容撒娇地打断了她,毕竟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在人前端庄持重,私下里却仍有孩童般的天真。赵婉君看着她,心中的教诲之言化为一声轻叹,作为母亲的她又怎舍得继续苛责呢。

  翠嬷嬷见大小姐离去后,夫人仍陷入沉思,便轻声劝慰:“夫人无需过于忧心,奴婢会让人看着那个护院。”

  赵婉君深知女儿年纪虽轻,但心智成熟,非比寻常

  “不必”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