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寡妇负债百亿,创飞豪门全家
高门寡妇负债百亿,创飞豪门全家

高门寡妇负债百亿,创飞豪门全家

上山捞金鱼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20 23:50:07

【沙雕发疯】+【打脸文学】+【背景板脑补帝男主】 末日疯批领主角娇穿书了,开局老公狗带,欠债百亿,还留下了一群嗷嗷待哺的“熊孩子“。 无所谓,反正她会出殡。 大侄子觉得假千金洗脚水都是香的,那就按他脑袋进去喝个够。 二侄子不想上学想出道?行,先去村口吹三天唢呐。 三侄子是圣父?要她肝捐给前前前女友?她先摘他一个肾祭点她死去的老公… 至于恋爱脑小侄女…爱情至上金钱粪土?现在就送你们去驴棚成亲,不能创造价值的人连生产队的驴都不如! 只会嘤嘤嘤的假千金绿茶妹妹?老娘反手就投资10个亿,今天让她挖野菜,明天去沙漠种白杨…还小白花,分分钟给你变成黑李逵~~ 社会你角姐—【我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我能让人所有人都不满意】
目录

10小时前·连载至046:人设仅供参考,具体性格看你是谁

001:可笑,打你还需要理由?

  “你怎么不笑了,是生性就不爱笑吗?”

  “是,所以我会让他们也笑不出来。”

  ——角姐语录第1条。

  “角娇!你老公都死了,你还嘚瑟什么!”

  “赶紧给我滚出来!都几点还睡,不知道你妹妹今天还有事吗!竟然敢让她等你!”

  吵。

  好吵——

  她不是死了吗?

  小徒弟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待到她死后给她扎18个漂亮的弟弟,怎么还有神似妈妈桑的声音,他是给她烧了一座牛郎屋吗?

  还有老公是什么玩意?

  这种恐怖的设定,是想她死不瞑目吗!

  角娇下意识睁开眼,就看到了那比她太太太奶奶裹脚布都丑的大花床幔,下一秒,一阵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了她的脑海。

  她的确是死了,但又活了。

  她依旧叫角娇,但已经不是末日领主角娇,而是一本狗血小说里炮灰,A城首富言家的家主夫人角娇。

  而刚刚“妈妈桑”口中的老公,便是现任言家家主言瑾瑜。

  按照书里所写,原主角娇是白家的真千金,出生就被人抱错,在乡下受苦受难了20年才被找回,原因还是白家欠了人情想用联姻的方式偿还。

  要不是她偶然救了言老太太,言老太太让小儿子娶了她,她就要嫁给一个牙都掉光的老头。

  虽然她和言瑾瑜没有感情,也没圆房。

  但除了爱情,言谨瑜什么都给她了。

  可惜好景不长,结婚第二年,老太太便去世了。

  第三年,言瑾瑜海上遇难,货物沉海,言家欠债千亿,原主一家非但没想帮忙,还忽悠原主把价值1亿的房子10万块钱卖给了妹妹,忽悠原主卷着她的嫁妆,言家古玩字画跑路,结果原主没跑出A城,就被人绑架卖进了大山当共妻,最后难产而死。

  而这本小说的女主,原主的妹妹白玲珑,则是住着她的房子,靠着她从言家偷的字画,事业名利双丰收,还嫁给了新任的A城首富,提起姐姐就是姐姐太糊涂了,不听劝,不仅自己遭到报应,还连累了言家一家。

  原主带着怨气用魂飞魄散的代价召唤了已死的她,别的愿望没有,就希望闫家人的下场能不那么惨,毕竟,言老夫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给予过她温暖的人。

  对于有着SSS级别的精神力来说,这点信息量并不算什么,但这个没有80年血栓绝对写不出来的剧情,看就是在玷污她的精神力。

  至于原主的心愿,角娇决定来都来了,就买一送一,替她报恩,也帮她报仇。

  只是她来的时机不巧,言瑾瑜已经遇难了,死亡通知书已经送到家了,马上,债主们也要找上门了,原主的母亲,正在忽悠她10万块钱卖价值上亿的大别墅!

  “角娇,你妹妹和你说话呢,你是不是聋了?”白母看着一脸呆傻的女儿就满是嫌弃。

  “还有,你刚刚砸坏了手机和门,要扣掉2万,我只能给你8万了。”看着坏掉的樱桃木门,白母一脸肉疼,见娇角还不动,便伸出手朝着角娇的肩膀掐去。

  角娇本来就因为要带娃和欠债烦得要死,看到白母大葱一般的手朝自己伸来,她面色不动,猛然掐住了她的手腕,翻转了九十度。

  “啊啊啊!小贱蹄子你疯了!!放开我!”白母疯狂的尖叫道。

  角娇抬手抓起床上已经黄到掉色的枕巾,塞进了她嘴里,另一只手掐固定住白母的头,对着她的耳朵开始喊:“我!没!!聋!!!”

  “是!的!我!疯!了!”

  白母:!!!

  白母被吼的整个脑袋都懵了,耳朵因为巨大的声响一阵耳鸣,跌坐在地都没反应过来。

  “你...你..你吼我?”

  “还敢发疯,你这个扫把星,你...啊——”

  砰——

  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的白母又一次倒在了地上,不是角娇踹的,但还不如角娇踹她,这孽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厕所拿了个马桶栓子!

  她的新衣服!

  这可是驴牌啊!

  看着上面白色的裙子上黄色的圈圈,白母眼睛都红了。

  白母:“你...你竟然敢用这东西扫我?”

  角娇奇怪的看着她:“不然呢,你说我是扫把星,我不得扫垃圾?”

  白母:@##¥%……

  白母:“我是你妈!!”

  角娇:“是啊,不是我妈我还不打你呢。”

  原主刚被接回家的时候,没少被白母当出气包掐来掐去,有时候胳膊都肿了,也无人过问。

  见白母又爬起来了,角娇抬手又捅了她鞋子一下!

  白母:“啊啊啊!你这个贱人,我要...”

  角娇:“要不你报警吧。”

  白母:???

  啥?

  白母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也被角娇用马桶栓子按了个圈。

  “不过报警也没用,我们是母女,打你顶多算家暴,你连骨折都没骨折,只能调解不能判刑。”

  白母:“你!”

  听到动静,楼下正在喝茶感慨人生的白玲珑一一家人都上来了。

  看到浑身是圈圈老婆,白父就是一愣,撸起袖子就...

  “啪—”角娇的老虎栓子就盖在了他脸上:“丑东西别说话!空气都不好了!”

  白家大哥蹙眉:“角娇,你又发什么疯?”

  啪——

  角娇抬手又给白家老大也按了个:“丑东西2号也给我闭嘴。”

  她最烦的就三样,没钱,丑东西,狗男人。

  白家这俩男的简直长在了她的雷点上。

  白玲珑看着白家三个人,有些迟疑,抬手捋了下自己的鬓发。

  哗啦——

  她被角娇拎起来丢进了旁边好几天没刷的浴缸里。

  看着自己精心的造型被毁掉,白玲珑脸都绿了:“你...你,我还没说话呢。”

  角娇奇怪的看着她:“打你还需要理由?”

  “你...”白玲珑气坏了。

  就在这时,角娇捏起了被白母催了一上午的房屋合同。

  好家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乐了。

  白家人口口声声说的卖房,竟还是赠与合同,近300万的税还得她交。

  “东西都带了吗?”

  看她拿起合同,白家被打的几个人都暂时忘记了疼,纷纷凑了过来。

  白母从盖满圈圈憋袋子里掏出了一个牛皮信封,白大哥和白父则从兜里各摸出了一个麻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