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穿越女心声后我杀疯了
偷听穿越女心声后我杀疯了

偷听穿越女心声后我杀疯了

夏紫焰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13 22:50:58

苏颜死了,死在天启国高高在上的林贵妃手上。 但苏颜又活了,年龄一降再降直接成了十三岁孩童。 苏颜:死后重生就算了,为什么她还可以听见别人的心声? 1.被下药找人家对峙还能偷听到关键原因? 要阻止她去中秋宴会不让她和锦衣卫指挥使薛大人解清误会? 苏颜:马上安排一场中秋宴与薛大人的浪漫邂逅~ 2嫂子的亲哥冠礼,贱人到场就算了还想打她哥的主意? 准备把她哥灌醉送勾栏院搞臭她哥名声? 苏颜:这就把你爹送去享受~ 3.参加围猎心上人受伤不能及时医治却被吐槽她无能? 什么,你说祁国有解药是吗? 苏颜:那无能的我就浅浅抢一个吧~ 只是偷听着偷听着她怎么就成了天启国摄政王的王妃
目录

15天前·连载至林青青的计策

重生

  天启十三年冬

  苏府

  “苏颜,要么你今日就给我上了去端王府上的轿子,要么就看着我将你最惦念的兄长剖心挖眼。”

  冰冷的语气里带了十成十的把握,在这冬日里宛如冰水,将苏颜浇了个透心凉。

  苏颜跪在地上,身上穿着破旧的麻衣,眼里似是失去了生机,木讷的说道:

  “我去。”

  这两个字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以后,苏颜整个人都向后倒去,苏凉川失去了腿,已经是个残废,他想爬过去拉苏颜起来,满目心痛的看着苏颜。

  但是整个人都被身后的婢子压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苏颜,送到端王那里的女子,没有活过第二日的,快同你的哥哥好生道个别,日后,可再也见不到了。”

  林青青不知是怜悯还是提醒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苏凉川猛地转头,对着林青青不停的往地上磕头,语气诚恳的说道:

  “求你,林贵妃,放过我的妹妹,我替她去死,求你给她一条生路。”

  林青青头上的珠翠轻微晃动,转头看向苏凉川的脸,嗤笑道:

  “端王又不好男色,你怎么替她去死?”

  苏颜看向兄长,这才带了些许语气的说道:

  “哥哥,不必多言,让林贵妃走吧。阿颜去就是了。”

  林青青看了一眼苏颜,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颜,如今你这样子本宫甚为满意,本宫为尊,你为卑,永远都给本宫记住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安排好了,林青青还没有出院门,燕王就从门口过来了。

  “林贵妃在此处做什么?”

  “苏颜是本宫的表妹,前来探望她,无可厚非。倒是不知燕王此次前来是?”

  燕王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青青,林家那点心思真以为他不知道?也就端王那个蠢货会被他们家骗到。

  “拿回苏家兵符罢了。”

  林青青嗤之以鼻,这事儿她磨了三年都没拿到,这燕王又来当显眼包了?

  “今日奉命而来,不如林贵妃一起瞧个热闹?”

  燕王眯了眯眼,想试试这个后宫第一宠妃的胆量如何。

  林青青其实是懒得看她的笑话的,一个永远翻不了身的可怜人罢了,有什么好看的。

  今日若不是端王开口要苏颜,她都不会踏进这院子。

  但这燕王毕竟是太子人选的备选之一,她轻笑道:

  “燕王开了口,本宫自然可以瞧个热闹。”

  苏颜和苏凉川见林青青去而复返,还带着燕王前来,不知道为什么,苏颜总觉得这心里有些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极不好的事情了。

  “苏凉川,苏家军的兵符拿出来吧。圣上的耐心有限,再不拿出来,今日你的人头就要落地了。”

  燕王懒得多费口舌,今日他是奉皇上的命而来,底气十足。

  苏凉川听到这个就没了好脸色,沉声说道:“苏家军根本没有什么兵符,一切调动都是凭着将军的安排而动。”

  这件事我已经说了许多次,燕王也可自行去军营查探,要是不信,草民也没有办法。”

  燕王眼里的杀意浓厚,看的苏颜心中一跳,糟了,今日只怕是哥哥真的要出事。

  自从爹娘因为谋反之罪处死以后,苏家十万将士一直不是很服管教。圣上怎么舍得这十万精兵?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收服。

  不知是谁进献谣言,说苏家有兵符才能调动。

  苍天在上,他们苏家从未用过兵符,为了这所谓的兵符,她和兄长这三年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她恨啊!他们苏家肱骨之臣,落得如此地步,何其可悲…

  苏颜的泪已经流干了,她已经哭不出来了,她跪在地上四肢并用爬向燕王,语气里带着哭腔说道:

  “燕王,我兄长真的没有兵符,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燕王一个眼神都没给苏颜,将手中的剑指向苏凉川,冷声说道“

  “本王最后问一遍,真的不拿出来是吗?”

  苏凉川知道今日他必死无疑,看向苏颜说道:

  “没有兵符,阿颜,好好活下去。”

  话音一落,燕王的手利落出剑,将苏凉川的头砍了下来。

  温热的血溅在苏颜脸上,苏颜的心底迸发出强烈的痛意,嘶哑着喉咙喊道:

  “不!哥哥!”

  林青青也被吓了一跳,这燕王是个疯子?突然砍头?

  苏颜爬过去抱起苏凉川的头颅,整个人如坠冰窟,她看着兄长的头颅,眼角流出血泪,看的人惊心动魄。

  这血泪是人伤心到极致才会流出,她语气里带着颤抖:

  “哥哥.….”

  燕王拧了拧眉头,懒得看他们二人的兄妹情深,再次开口道:

  “圣上说了,若是不交,将你兄长就地处死,将你充为官妓,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本王兵符在哪里?”

  林青青突然笑了一声,开口接话道:

  “苏颜,你若是还要嘴硬,本宫可送你去那军营里,那些人可都是饿着了,什么都能吃的下。”

  苏颜猛的抬起头,眼里带着浓重的恨意和杀意,那股气势看的林青青都有些心惊。

  “我苏家,满门忠烈,对得起天下百姓,我苏颜就算死也不会给苏家抹黑。”

  燕王不屑地笑了一声,满门忠烈?历史,都是由胜者来写的。

  苏颜猛地站起来,用藏在手中的匕首刺向燕王,燕王一躲,但还是吃了一刀。

  “住手!”

  伴随着门外传来的怒斥声,燕王一剑刺进了苏颜的心口处,似乎是杀的不够惬意,燕王另一只手猛的戳进苏颜的双目,苏颜痛苦的惨叫……

  剖心挖眼之苦,终究是苏颜受了。

  苏颜已经痛到麻木了,门外那人冲进来将她抱进怀里,语气里带着颤意的说道:

  “阿颜,求你,撑住。”

  苏颜听过这个声音,是那位叱咤风云的锦衣卫指挥使,但是她再也没有力气跟他说一声谢谢了。

  若有来生,燕王,林青青,端王,她一定要让这些人,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过了多久,苏颜的头再次传来痛意,她痛苦的捂着头,耳边传来娘的声音:

  “团团,怎么了这是?又头痛了吗?”

  苏颜身子一怔,这是到了阎王殿吗?所以能听到娘的声音?她本能的睁开眼,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定睛一看,娘站在自己从前的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徐若风看着自家女儿总算睁开了眼睛,松了口气,连忙说道:

  “下次可不许再吹风了,你这段时间染上风疹,才好一些,若是像今日一样站在窗口受风,又得难受好长一段时间。你看头痛了吧?”

  苏颜听着团团这两个字,思绪微微有些飘忽,这是她的乳名,爹娘死后,再也没有人叫过她团团了。

  她低下头看了眼这床,又看到自己略有薄茧的手。

  眼里带着震惊!不,这不是她的手,准确来说,这是她曾经的手,在爹娘死后,她为了兄长的腿疾偷偷去学了医,手上有一股很重的药味,指甲也因为常年接触药而微微发黄。

  这手...分明是?

  苏颜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徐若风开口说道:

  “娘,现在是几月?”

  徐若风愣了愣,说道:“天启八年八月,怎么了?”

  苏颜思绪转的飞快,迅速反应过来,这是她十三岁那一年,八月,再过一个月爹娘就要受命出征漠北,不出一月,漠北就传来爹娘和哥哥通敌谋反,爹娘已经就地处死,哥哥被砍断双腿的信。

  这是,重生了?

  苏颜猛地扎进徐若风的怀里,眼泪喷涌而出,语气里带着颤抖的说道“娘!我这不是做梦吧?真的是你吗?”

  徐若风只觉得这孩子今日格外的粘人,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背,“怎么了乖团团,是不是又难受了?”

  一旁一直未出声的林青青适时开口道∶

  “妹妹定是难受着,所以才这般粘着姨母。妹妹莫怕,我们都在呢。”

  苏颜猛的转头,这才看到一旁站着的林青青!她身着青色衣裙,比当贵妃时亲和了不少,笑眯眯的瞧着苏颜。

  苏颜面色一冷,沉声说道∶

  “林青青?你这疯婆子怎的在这?”

  林青青拧了拧眉头,不解的看着她。上午还和颜悦色的,这一觉睡醒骂自己?这是病了连脑子都不太好了?

  她在心中问道,【系统,我这算不算成功了一半?但是苏颜这蠢货,像是被我毒傻了。】

  一道清冷的机械音传来∶

  【宿主别慌,苏颜可能是生了病说胡话呢。你庶妹的药怎么会毒傻她?还得让苏颜彻底去不成中秋宴,你的任务才算完成。】

  苏颜拧着眉头,这是什么声音?林青青明明嘴巴未动,为何会听到她说话的声音?

  还有这个回应她的声音……苏颜四处张望一番,并未在房间内看到其他人。

  见苏颜神色这般异常,徐若风有些担心的说道:

  “怎么了团团?不可对表姐无礼,你是不是难受的紧?”

  苏颜摇摇头,以为自己精神恍惚了,她怕这是在做梦,所以又将头埋进徐若风的怀中,只想多贪恋一点娘怀里的感觉..

  她实在是,太想她了。

  但那个声音又再次从林青青的身上响起∶

  【宿主,友情提示,任务一已经略有成色,还是先回去处理好任务二,将你娘最大的对手铲除。】

  苏颜神色一怔,她没有听错!是真的有人在和林青青说话?

  【嗯,我知道。只是这个苏颜这么呆呆傻傻的,日后真的能像原本书中所写的那样,帮着薛凌烬杀了皇上和我吗?】

  话音一落,林青青立刻开口说道∶

  “姨母,妹妹可能是人不舒服,不必介怀。

  我家中还有事,既然妹妹已经醒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姨母好生陪陪妹妹,我明日再来看妹妹,可好?”

  徐若风不怎么喜欢这个外甥女,但架不住自家女儿同她要好,这次又送了药过来,于是扯了丝笑意说道“

  “你这孩子,去吧,姨母谢谢你这般惦念你妹妹,待她好了,姨母带你们一起去参加皇后的中秋宴。”

  林青青神色一喜!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系统,这母女俩果真不太聪明,一副动了手脚的方子就拿下了,看来日后很好获得苏颜的气运,若我成了皇后,这苏颜我倒也可以留她一命,毕竟她奉献了自己的女主气运给我。】

  苏颜的脸埋在徐若风怀中倒吸一口凉气……

  “多谢姨母,那青青便先回去了,妹妹,明日见。”

  说罢,她就离开了这里。苏颜这才抬起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些愣神。

  林青青……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书中世界?系统?

  莫非……她可以听到林青青的心声,所以才会听到这个什么系统和林青青说话?

  她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可以嘴唇不动的说话?

  门口的守着的思敏见到来人,连忙通传道:“夫人,小姐,将军和大少爷来了。”

  苏颜愣了愣,爹爹?兄长?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