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倾城
舞倾城

舞倾城

里泠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1-31 11:58:46

姐姐是扬州舞娘,奉命进宫为贵妃跳舞。 皇帝称我姐姐杨柳细腰。 贵妃吃醋,将白绫缠在姐姐腰上,一寸寸收紧,将姐姐活生生勒死。 隔年,我作为舞师被贵妃娘娘召入宫。 京城谁人不知贵妃善舞,一舞名动京城。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贵妃背后真正起舞之人 是我。
目录

27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第一章

  姐姐是扬州舞娘,奉命进宫为贵妃跳舞。

  皇帝称我姐姐杨柳细腰。

  贵妃吃醋,将白绫缠在姐姐腰上,一寸寸收紧,将姐姐活生生勒死。

  隔年,我作为舞师被贵妃娘娘召入宫。

  京城谁人不知贵妃善舞,一舞名动京城。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贵妃背后真正起舞之人

  是我。

  1

  贵妃娘娘又在罚人。

  寝殿内,宫女战战兢兢一溜儿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贵妃厉声呵斥,“一群废物,连上药都不会,本宫还留着你们作甚?!”

  贵妃练舞时崴了脚。

  她的脚踝高高肿起,此时裹着纱布。

  侍女为她上药时,不小心弄疼了她,被她一脚踹翻在地上。

  侍女捧着药,“娘娘,太医说了,只要好好敷药一个半月,您的脚便能恢复如初。”

  贵妃卧在榻上骂,“一个月后好有什么用,本宫排舞半个月,这半个月的心血全都要白费了!”

  凤仪殿上下所有人都知道贵妃为何如此气恼。

  后天就是中秋宴了,贵妃半个月前就在编舞排舞,只等三天后的中秋宴上惊艳众人。

  这时,我端着洗脚水进来,贵妃身边的大宫女刚想喝止,我已经将贵妃的脚放进水中。

  众人屏住呼吸,生怕贵妃的怒火会波及到自己。

  可出乎意料的,贵妃非但没有发火,脸上的表情反而由痛苦变为舒适。

  贵妃颇为高兴,两道紧皱的柳眉舒展开来。

  “你这么个小宫女,倒是有几分本事,本宫瞧着你眼生,是内务府新安排的吗?”

  我低垂着头答道,“奴婢碧玉,娘娘半月前在扬州说奴婢舞跳的好,所以将奴婢带进宫。”

  因为刚进宫,我没什么家世背景,也没有银钱贿赂管事安排一个轻松的差事,所以被打发来洗脚。

  贵妃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终于想起来还有我这么一个舞娘。

  我接着解释,“奴婢早年在舞坊练舞,舞娘们时常容易崴伤脚踝,因而奴婢习得一套按摩手法,可以化血除淤。”

  经过我特殊的按摩手法,贵妃脚上的血肿顿时小了很多。

  她倚在贵妃榻上,纤长的手指托着下巴,容颜娇艳,活似一副绝世美人图。

  “既然你善舞,那就为本宫表演一曲助兴吧。”

  闻言,我浑身开始颤抖,“娘娘赎罪,奴婢河上起舞时不慎伤了脚,如今已药石无医,恐不能为娘娘表演了,娘娘赎罪!”

  我将脚上的伤露出来,一道蜿蜒扭曲的丑陋疤痕贯穿我的脚背。

  贵妃瞧见,眼底的那点狠辣终于褪去。

  我端着水盆一瘸一拐地出了门。

  那毒蛇一样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消失,我知道,这一关,我通过了。

  隔天,贵妃脚上的淤血果然消散了大半,贵妃大喜,这样一来,她便又可以跳舞了。

  这三天里,我每天早晚都会替贵妃按摩,不出三天时间,她脚上的伤已完全好了。

  三天的后的宫宴上,贵妃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起舞,美人身姿轻盈,翩翩起舞,若天外飞仙,出尽风头。

  贵妃如愿以偿,皇帝接连三天流连贵妃宫中,贵妃重承恩宠,在宫中风头无两。

  第二日,贵妃与皇上用早膳时,我为贵妃布菜。

  皇帝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我尽力缩小存在感,低着头为贵妃继续布菜。

  可还是没躲过。

  早膳后,皇帝去上朝。

  贵妃将我叫来身前,捏着我的脸仔细端详。

  我心跳如雷。

  这些年来,凡是在贵妃宫中皇上多瞧一眼的宫女,贵妃都会私下将其杖毙,将尸体扔进后院的井里。

  贵妃娘家实力庞大,送一批新人进来易如反掌,死了一个,便用另一个人来顶着死去那人的名字,一个小小的宫女而已,不会有人在意,只要凤仪殿的人数不发生太大的变化,不会有人发现的。

  贵妃拔下一根簪子扔在地上。

  她欣赏着新染的丹蔻,“你自己选吧,是暴毙还是继续跟在本宫身边,保你下辈子荣华富贵。”

  我匍匐在地上,毫不犹豫拿起那根簪子往脸上一划,我的脸顿时血流如注。

  贵妃很是满意,她将带血的簪子在我右脸上随意抹了抹,将簪子扔在我脚边,“是个机灵的,这簪子赏你了。”

  我叩谢她。

  “谢娘娘。”

  我恭敬地退去。

  你看啊,天道就是如此不公,上位者轻飘飘的一句话,下位者便随时会丢掉性命。

  姐姐是如此,我亦是。

  既然天道是不公的,那我便要自己争取。

  2

  贵妃怕留下后遗症,仍要我每天为她按摩双脚。

  贵妃舒服得咪上眼睛。

  我垂眸盯着那光滑白皙的脚踝,那脚踝看上去已经康复如初。

  可贵妃仍然让我为她泡脚按摩。

  她的脚也确实看上去一天比一天好。

  可我哪有什么按摩手法呢,不过是胡乱捏一捏脚。

  只是我在泡脚的水里加了点药水。

  那药水有化腐生肌之效。

  浸泡可活血化瘀,促进生肌。

  只是……

  生肌的那几味药材我刚好没有,药水中只剩下化腐的药材。

  物极必反,化腐过度,便是腐烂。

  浸泡越长时间,毒性积累越多。

  贵妃如今更是让我早晚按摩,她的脚踝已经出现了一根细细的黑线,若不仔细观察看不出来。

  那是中毒的征兆。

  可那又与我何干?我只是个不通药理的舞姬罢了。

  3

  我本是一名被抛弃在扬州河边的弃婴。

  那时,在扬州坊间以跳舞为生的姐姐捡到了我。

  阿姐将我养大,即使她活得也并不轻松,却还是会将唯一一个馒头给我吃。

  她将我藏在舞坊后院,我经常回去后院的山上采各种奇怪的草药回来炼制毒药。

  有段时间,后院都是被我毒死的蛇虫鼠蚁。

  舞坊的其他舞娘都说我是怪物,只有阿姐会护着我。

  阿姐明明只比我大七岁。

  她教我读书写字,教我跳舞,教我明辨善恶。

  于是,后院被毒死的动物变成了只有老鼠蟑螂。

  阿姐是扬州坊间最善舞的姑娘。

  我十五岁那年,阿姐接到贵妃口谕,命阿姐入宫,为贵妃起舞祝寿。

  那时阿姐满怀憧憬,若是她能跳好这支舞,贵妃或许会赏她很多银钱,那时候,她就能带着我离开舞坊,去游山玩水。

  阿姐进宫了。

  半个月后,久不见雪的扬州下了一场大雪,阿姐的尸体被运了回来。

  她在宫中为贵妃娘娘跳舞。

  皇上一时兴起,称姐姐腰细如柳,跳起舞来如羽毛一般轻盈。

  贵妃吃醋。

  表演结束后,贵妃命人在阿姐的腰上缠上白绫,再将白绫一寸寸收紧。

  阿姐被嘞得窒息过去。

  而高高在上的贵妃冷冷看着倒在地上的姐姐,笑容艳丽又恶毒,像冬日里的毒蛇,“果然是——腰细如柳啊。”

  姐姐的尸体运回来时,腰部仅有一指粗细。

  我将阿姐葬了。

  阿姐也没有家,我们相依为命,我将她的骨灰撒进江水里,希望阿姐能顺着江水,找一户好人家投胎。

  我在在舞坊中日日练舞。

  我的舞蹈是阿姐亲自教的,虽不及阿姐,但也是不差的。

  一年后,我打听到贵妃下江南回京路上要经过扬州。

  我在扬州河的船上跳了一夜舞。

  如我所愿,那一夜的舞,惊动了贵妃。

  世人皆知贵妃善舞,是个舞痴,请了许多身怀绝技的舞娘入宫探讨舞蹈,可那些舞娘自入宫后却再无消息。

  贵妃将我带进随行队伍中,说是要召我进宫表演。

  自此我入了宫。

  4

  贵妃是宫中宠妃,享受着皇帝独一份的宠爱,听闻贵妃与皇帝年少时相遇在梅花树下,梅花树下一舞,极尽妍丽,竞将冬日的梅花都艳压下去,与皇上一见钟情。

  皇帝还是皇子时并不受宠,贵妃不离不弃陪在皇帝身边,整个家族都站在皇帝背后,助皇上夺嫡成功。

  贵妃容色绝世,又与皇帝少年夫妻,因此皇帝登基以来,一直偏宠贵妃。

  只是太后为防止贵妃母家一家独大,霍乱朝政,以贵妃没有子嗣为由,不许皇帝封后。

  后宫无后,贵妃执掌六宫大权,便是实际上的皇后。

  但她哪里会满足于此。

  她既要皇上的心,也要后位。

  贵妃贪求与皇上年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她要皇上的心里只有她,因此她怎么可能容许皇上夸赞别的女人。

  因此皇上那天只是一句杨柳细腰,姐姐便丢了性命。

  可我的姐姐又何其无辜呢?

  太后为了制衡贵妃,做主将母家的嫡次女纳为德妃。

  深宫里所有人都知道,贵妃与德妃有血海深仇。

  德妃虽然位份不比贵妃,也不比贵妃得宠,但德妃母族势力强大,又有太后庇护,因此在宫中唯一能与贵妃分庭抗礼的只有德妃。

  皇帝每每想在德妃的万春宫中留宿时,贵妃总会想方设法将皇帝叫走。

  今日梦魇、明日头疾。

  皇帝一来,贵妃便娇笑着说皇上一来,臣妾的病就好了。

  皇帝与德妃圆房那天,贵妃在宫中闹着要割腕自杀,硬是在后半夜将皇上喊走了。

  皇帝心疼美人,连夜赶去凤仪殿安抚,将德妃一人留在太央宫中直至天亮。

  据说德妃娘娘曾怀有过一胎,中宫无后,谁先诞下小皇子谁便有可能为后。

  即使那时候皇帝再偏爱贵妃,迫于朝堂和太后的压力,也会封德妃为后。

  得知德妃怀孕时,贵妃将凤仪殿能摔得东西都摔了。

  只可惜德妃那一胎最终没有保住。

  贵妃抱着猫在德妃回宫的必经之路上,宫中人人皆知德妃怕猫。

  受惊之下滑倒,当场流产。

  毕竟是皇家子嗣,皇帝震怒,本想重罚贵妃。

  转头却看见贵妃穿着年少梅树下一舞的那条舞裙,抱着猫缩在凤仪殿中哭得梨花带雨。

  这一下皇帝想起了她们的年少时光,皇帝心软了。

  到底贵妃于皇帝是有恩的,两人又是少年夫妻,一路相伴走过腥风血雨。

  不然这么多年,贵妃也不会在宫中一直受宠。

  皇帝回去对德妃说,“今日都是那孽畜的错,蕴儿也受惊了,她是无辜的。”

  蕴儿是贵妃的小名,皇帝下令杖毙那只冲撞贵妃的猫。

  自那以后,两人的梁子就结下了。

  德妃因此冷落了皇帝很久。

  皇帝自觉愧对德妃,连着提拔了德妃的父兄好几级,各种赏赐流水一样送进万春宫。

  可德妃始终是怨皇帝的。

  中宫无后,贵妃独断专宠却又无所出。

  太后以延绵子嗣为由让皇帝广开后宫选秀。

  宫中新来了几个娇美的美人。

  皇帝一连几天都留宿在那几个新进宫的美人宫中。

  我向贵妃绘声绘色的描述那几个美人承宠是如何嚣张跋扈的,在御花园遇见我时是如何颐气指使,如何不把我们凤仪殿放在眼里的。

  “贱人!”

  贵妃气得连摔了好几个花瓶。

  皇上已经好几天没来贵妃这儿了。

  我捂着被贵妃扇肿的脸跪下,“娘娘息怒,奴婢有一计策,可帮娘娘令陛下回心转意。”

  “哦?”

  贵妃染着丹蔻的指甲挑起我的下巴。

  我战战兢兢答道,“奴婢在民间时,曾意外得到一本舞册,里面有一舞名为细腰,若娘娘能为陛下献上那舞,陛下定会回心转意!”

  我将那本舞册递上去,贵妃翻着翻着,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5

  贵妃开始在庭院中排舞。

  只是贵妃在宫中养尊处优多年,她早年为了跳舞一直在吃药维持身材,如今为了能诞育皇嗣停了药,身材早已不复当年轻盈。

  这舞又对舞者的身材要求极高。

  每每到了关键动作上,贵妃便跳不出来。

  贵妃十分恼怒,又砸碎了一套茶具。

  我跪在地上收拾茶具,贵妃拿起手边一个茶杯又扔过来,我的额头被砸得出血。

  贵妃柳眉横竖“这舞本宫根本跳不出来。”

  我跪在地上连连恕罪,“娘娘饶命,奴婢不敢!这舞对女子身材要求极高,要不娘娘还是换一支舞吧。”

  又一个茶杯砸过来,“你的意思是本宫太胖了?”

  “奴婢不敢,娘娘的身材已经很完美了,只是这舞要求过于严苛,若是娘娘的腰身再瘦上一圈,定能将这支舞完美呈现出来。”

  贵妃对着铜镜照了照自己的腰身,这些年她养尊处优惯了,腰身已经不再像少年时那样纤细。

  旁人不敢说她胖,可她自己却很清楚。

  贵妃决定开始减肥。

  起初几天减肥的效果十分明显,贵妃排舞时腰身明显轻盈纤瘦了许多。

  只是减肥需要节食,贵妃这几天因为节食导致掉发,脸色蜡黄。

  一天,贵妃看着铜镜里面颊凹陷,脸色蜡黄,形容枯槁的自己,暴怒下将镜子拂到地上。

  我将镜子碎片收拾好,安抚她道,“娘娘,奴婢家中曾有一药,可让女子身形清减却不用受减肥节食之苦。”

  我呈上一枚暗红色的香丸,“此药名息肌丸,只要每日睡前将药丸塞在肚脐内坚持几日,腰身便会纤细,皮肤也会变得更加嫩滑,昔年赵飞燕与赵合德便是依靠此物使身段轻盈,能做掌上舞。”

  贵妃太心急了,当晚便迫不及待用上息肌丸。

  贵妃连用几天息肌丸,皮肤果然变得更加光滑细腻,腰身比先前纤细了一圈不止。

  她心情大好,凤仪殿内的打骂声都少了许多。

  每日睡前,贵妃都要让我替她按摩双脚。

  她的脚隐隐约约散发出一股臭味,我不动声色地往盆里加了一把花瓣掩盖臭味。

  是药三分毒,更何况她泡的不是药,毒性不止三分,毒素已经开始在她的脚部积累。

  臭味便是毒发的第一步。

  看来我的毒开始起作用了呢。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