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离恨
情归离恨

情归离恨

沐沐超级乖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1 10:28:06

结婚八年的丈夫变心了。   我不止一次听他吐槽秘书莽撞愚笨,什么事都做不好。   可后来,儿子高烧不退,孤身将儿子送往医院的当晚,我的丈夫为秘书冲冠一怒,将殴打骚扰秘书的人进了警局。
目录

27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第一章

  结婚八年的丈夫变心了。

  我不止一次听他吐槽秘书莽撞愚笨,什么事都做不好。

  可后来,儿子高烧不退,孤身将儿子送往医院的当晚,我的丈夫为秘书冲冠一怒,将殴打骚扰秘书的人进了警局。

   1

  儿子烧起来的很突然。

  我给汤汤测了体温。

  38.5度。

  吃了布洛芬颗粒也不见退烧。

  我慌忙去找顾辰。

  「阿辰,汤汤他……」

  顾辰打断我,声音温和却难掩焦急。

  「月月,我公司有些急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

  我皱眉。

  「什么事这么急,非得你回去不可吗?汤汤发烧了,先把他送到医院不行吗?」

  顾辰迟疑片刻,还是拒绝。

  「不行月月,事情比较紧急,涉及到a城那个项目,我必须得赶紧过去,你先把汤汤送到医院吧,我很快就过来。」

  a城那个大项目顾辰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月。

  我知道项目对他的重要性。

  没多说什么。

  嘱咐他早点回来,就抱起汤汤打车去了医院。

  汤汤烧的迷迷糊糊的,小手抱着我的手指,眼睛睁不开,小脸烧的通红,叫完妈妈叫爸爸,看得我心疼的不行。

  我回握住他,温声哄他。

  「妈妈在这呢,别怕啊。」

  「等到了医院就好了,汤汤最坚强了是不是?」

  汤汤得了哄,不哭,过一会儿又问爸爸呢。

  声音细细的,弱弱的。

  我小心翼翼抱着他。

  「爸爸有事,等等就过来。」

  可我在医院一晚上,都没有等到顾辰。

  第二天,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

  告诉我顾辰和人打架斗殴,要我过来保释。

  2

  我和顾辰年少相识。

  我对他再了解不过。

  顾辰性格温和,最暴躁的青春期也没和人发生过肢体冲突。

  怎么可能和人打架被送到警察局!

  我怀疑是诈骗,又怕顾辰真的出事。

  只好拜托闺蜜过来帮忙照顾汤汤,自己急匆匆赶往警局。

  可到了之后,现实却狠狠给了我两个耳光!

  顾辰确实打架了,而且还是帮他口中那个厌烦至极,什么都不会的秘书。

  小姑娘可怜兮兮躲在他身后抹眼泪,男人身上挂了彩,不修边幅,显然一晚没有休息,却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只低头全神贯注看着她,温声哄,让她不要怕。

  和曾经一提到温玟就满脸厌烦的模样相距甚远。

  我神情有些恍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是他再也没有骂过温玟,只说这小姑娘父母双亡,孤身一人在大城市打拼挺可怜的。

  还是从他开始经常手把手带温玟,帮温玟挡酒送她回家开始?

  记得我们的婚姻中第一次出现“温玟”这个名字,是结婚的第五年。

  那时候儿子刚刚两岁,顾辰接手顾家公司事业有成,我为了照顾儿子辞去了顾辰秘书的工作,在家全心全意照顾汤汤。

  顾辰拗不过我,只好招一个新秘书。

  温玟是顾家资助的贫困学生,那一年刚好毕业,顺理成章进入顾氏,在顾辰身边当秘书。

  一开始,顾辰天天吐槽她说她笨手笨脚,什么事都做不好,连简单的打印文件都能打错,单面的打成双面。

  说完又笑着把我圈进怀里,下巴搭在我的肩膀上,小狗一样蹭蹭我,问我什么时候回顾氏继续给他当秘书。

  「月月,只有你最懂我。」

  他抱着我喃喃。

  我安抚地拍拍他的肩。

  「好啦好啦,你也不是不知道汤汤这个年纪正需要人照顾,让别人来我不放心。人家小姑娘毕竟刚毕业嘛,你就给人家一些锻炼的机会。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能做的很好呀。」

  顾辰不情不愿的咕哝几声,但还是乖乖听了我的话。

  后来顾辰对温玟的抱怨越来越少。

  也不怎么在家里提她。

  我有天突然想起来随口问他一句,新秘书现在怎么样,还常惹它生气吗。

  「她啊,还那样。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干不好。」

  语气是淡淡的嫌弃,眉梢眼角却是上扬的。

  我应该看出来的。

  我应该看出来,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顾辰就已经动了心。

  3

  之后的顾辰工作越来越忙,回家越来越晚。

  我之前也在顾氏工作,知道现在是顾氏的危机关头。

  只是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那天顾辰似笑非笑的神情总是不断的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心中像是有个小鼓一样不断敲打,让我惴惴不安。

  我说服自己不要多想。

  我和顾辰相识二十余年,结婚六年,期间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学校里对顾辰有好感的女生就不少,更不要说他步入社会后成了众人眼中名利接收的顾总,想要插足我们之间的人数不胜数。

  只是顾辰的眼中从来只有我一个,给了我绝对的安全感。

  这次也是一样。

  我相信顾辰——

  直到我去给顾辰送夜宵,看到漆黑冷寂的办公楼里只有顾辰的办公室亮着灯光。

  顾辰和被他百般嫌弃的小秘书并肩坐在办公室里吃晚餐,小女孩不知道吃到了什么,噘着嘴,仰头软声细语的冲他抱怨,顾辰微微低头耐心的听,薄软的唇瓣上扬,带着一点宠溺的味道,全然不是他对我描述的那样厌烦。

  顾辰抬手帮女生拂开滑落到眼前的头发帘,两个人的距离在瞬间被拉近,暧昧滋生。

  顾辰像是不受控制的低下头去,女生也紧张的闭上双眼,身体微微前倾,好像下一秒两人就会接吻。

  「啪——」

  我手中的饭盒掉在地上。

  不算大的声响在安静的办公楼里格外明显,顾辰看到门外站着的我,表情瞬间惊惶,猛的推开女生,大步流星追了出来。

  「月月!」

  我泪流满面站在原地。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

  「顾辰,这就是你说的加班吗?」

  顾辰神色慌乱。

  「不是的月月,你听我解释!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您就是顾总的妻子吗?」

  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站到顾辰旁边。圆圆的眼眶含着泪水,看起来有些我见犹怜。她的声音也细细小小的,像是某种柔弱的小动物,让人听了就忍不住心生怜惜。

  「您别误会,我只是在和顾总谈公事,可能确实顾总最近回去陪您的时间少让你心里不痛快,希望您能体谅一下顾总。顾氏不是小企业,顾总每天在单位处理工作连饭都顾不上吃,你就别为这些小事跟顾总置气了。」

  她望着顾辰,眼里写满了心疼。

  「这位小姐,我和我老公说话,有你什么事?你什么身份立场插嘴?」

  温玟呐呐,「我是顾总的秘书,您不要误会我和顾总的关系……」

  我冷声打断她,「我误会什么了?还是说你和顾总有秘书和上司之间以外的别的关系?」

  「你也不用拿顾氏来压我,你这个位置我干了七年,顾氏什么样我比你更了解。」

  我转头看向顾辰,「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业务能力不行,而且经常给公司找麻烦帮忙的员工吗?」

  顾辰心中有愧,迎着我瑞丽的眼神不敢反驳,僵硬的点点头。

  我风轻云淡,「那就开了吧。」

  温玟猛然抬头,声音尖细。

  「你凭什么开除我?」

  「还是说你觉得能力不足者应该站在顾氏总裁秘书的这个位置上拿着比常人高出几倍的薪资,做着让你这个老板擦屁股的事情?」

  我虽然是顾辰的妻子,但没有人会对我的专业能力质疑。

  我站的稳,是靠我跑腿、拉客户,跟客户喝酒喝到胃出血,谈合作谈出来的。

  不是每天在办公室和顾辰撒娇撒出来的。

  「你被辞退了,明天去人事部。」

  顾辰走上前握住我的手,没有再看温玟。

  回到家后,顾辰反复跟我保证他没有对温玟动心。

  只不过曾经陪他在单位熬夜拼搏的都是我,他在那一瞬间神情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曾经的我,所以才会做出了越界的举动。

  他哭着下跪对我保证,说以后绝对不会做任何越轨的举动。

  他会把温玟辞退,并且以后都不会再见她不会再跟她有任何接触。

  他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求我原谅他一次。

  我也许是鬼迷心窍了,也许是太爱着他。

  毕竟我们相识相爱了这么多年。

  还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

  我做不到潇洒抽身离去。

  我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整夜,脑子里做梦都是他曾经对我的细致温柔,对我的偏爱照顾。

  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他。

  可我那时不明白。

  信任如同镜子。

  一旦被打碎,就再也无法拼凑成最初完美无瑕的样子了。

  4

  此后的日子里。

  我变得愈发疑神疑鬼。

  温玟就像是一根木刺,嵌入了我们本身平静美满的婚姻生活。

  表面伤口愈合,时时泛起的隐痛却不住地提醒我,这根刺却仍旧存在。

  我没办法再相信顾辰,他回来的晚些,我会神经质地不断给他发信息打电话,他回来的早,我又要觉得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来补偿我。

  哪怕他在家里陪着我,我也会担忧他是不是心里想着别人。

  我开始变得不像我自己。

  我的生活除了儿子,就是整日围着顾城打转。

  我紧盯着顾辰,害怕他再次给予我伤害。

  一开始,顾辰内心愧疚,对我可以说有求必应。

  哪怕是在外面应酬,只要我给他发消息,打电话问他在哪儿,想让他赶紧回家,他都会放下一切事物回家陪我。

  外面都说小顾总疼老婆疼疯了。

  但是随着我越来越抓狂,不仅每天要查他的微信QQ双系统,还要求他时时刻刻与我位置共享,观察他的行踪,顾辰忍不住冲我爆发了。

  「程月!我是你的丈夫,不是犯人!」

  「你要是实在过不去那道坎儿,我们就离婚算了。」

  这是顾辰第一次同我提离婚。

  之前我们俩吵架吵的再凶他,都不曾提过这「分手」二字,更不要说离婚。

  泪水瞬间从我的眼中夺眶而出。

  顾辰一下气消了,心疼的抱住我。

  「对不起月月,是我对不起你。我可以等你,我可以等你好起来……」

  5

  我收起了所有神经质的举动,不再追查他的行踪,不再每十分钟给他发条信息,问他在干什么。

  我变得愈发沉默。

  曾经亲密无间,好像彼此是对方的第二条生命的两个人,此刻在家中只剩下了相顾无言。

  我变得不爱出门。

  再次看到温玟,是顾辰好友叶子的朋友圈。

  温玟穿着简单的白T牛仔裤,和灯红酒绿的酒吧背景格格不入,她前面挡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侧脸线条轮廓冷硬优越。

  配文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有人在评论区问了什么,我看不到,但我能看到叶子的回复。

  「抓到误入酒吧的小绵羊一只,大老板发怒啦~」

  「好像是被人骗过来的。」

  「没事儿不用担心,大老板已经把他送回家了。」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我老公顾辰,我定会为他们的绝美爱情而鼓掌。

  我轻轻给这条动态点了个赞。

  退出朋友圈再刷新,这条动态就已经消失了。

  不知道是删掉还是对我权限了。

  我咧嘴笑笑。

  心痛的无以复加。

  顾辰是第二天早晨回来的。

  我不想让自己再像个疯婆子一样,变成我曾经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我没有问顾辰他去哪儿了、见了谁、为什么夜不归宿,倒是顾辰像是知道我看到了那条朋友圈,忙不跌地跟我解释。

  说他只是偶然在酒吧看见温玟,和她绝对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任何私下往来。

  我轻轻点头,没力气和他争辩,也没力气再怀疑。

  我说不清是欺骗自己,还是希望顾辰没有欺骗我。

  顾辰紧紧抱住我。

  我们恢复了一段时间的平静。

  在家里也不再相顾无言。

  没有最开始结婚时的甜蜜,但也算得上温馨。

  我以为生活会这样平淡的继续下去。

  直到——

  汤汤发烧。

  我不会开车,家里司机又请假回了老家。

  正常来说,这个点儿顾辰应该快到家了。

  我第一反应就是让顾辰快点开车回来把糖糖送到医院。

  顾辰说有工作顾不上汤汤,我体谅他,自己抱着汤汤打车去了医院。

  想着顾辰忙完就会过来。

  可现实重重给了我一耳光!

  顾辰不仅没来,更没去工作,而是为了温玟和别人打架进了警局,完全不顾他高烧不退住院的亲生儿子!

  我不知道顾辰是什么时候和温玟重新联系上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没有旧情复燃。

  我只知道,在我儿子高烧不退,需要他照顾的时候,他抛下了我和儿子,去陪了另一个女人。

  我再也难以控制心里暴涨的怒意,冲上去,狠狠给了温玟一巴掌。

  「温小姐,插足别人的婚姻有意思吗?」

  比温玟更快的是顾辰。

  我还没回过神,脸便被重重扇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

  顾辰呆呆看着我,手抬起又放下,眼里闪过懊恼。

  「对不起,月月,我没有反应过来……」

  我应该哭的。

  可眼眶却像是干涸了,流不出一滴泪水。

  只觉得心脏破了个大口子,有刺骨的寒风刮过,空荡荡。

  生疼。

  顾辰,我们究竟算什么呢?

  在你享受温玟的崇拜依赖滋生出的暧昧情愫时,有没有想过你有家有室?

  有没有想起过一分我们曾经走过来的点滴甜蜜?

  在你为了温玟不顾形象冲冠一怒打架时,有没有想过你的儿子高烧住院危在旦夕?

  我怔怔看着顾辰,想起求婚时,顾辰捧着我的手为我戴上戒指,眼睛亮晶晶的,说要一辈子对我好,绝对不会让我有一丝一毫的难过。

  想起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互相鼓励,互相监督,走过最艰难的高中三年一同考上京都最好的大学。

  想到曾经犯错是他在我爸妈面前帮我扛,喜欢的东西他想方设法帮我得到,想到他说会永远爱我。

  怎么就……变了呢?

  那个曾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把我护在身后的少年终于站到了我的对立面,将另一个女孩儿小心翼翼护在身后。

  这一刻,我无比清晰的认识到。

  我爱的顾辰。

  爱我的顾辰。

  已经死了。

  死在了他模糊掉婚姻边界的那晚,死在了他放纵自己与秘书滋生暧昧的时刻,死在了他开始对我撒谎欺骗,死在他不由分说在我与温玟之间选择了温玟站到了我的对立面的现在。

  我应该放过自己了。

  6

  顾辰见我不说话也不哭,就站在原地木木看着他,越来越慌,上来扶住我的肩。

  「月月,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有注意来人是你。」

  「但是你刚刚说的话也太不好听了,什么插足别人的婚姻?」

  「玟玟还是个小姑娘,这里是警局,旁边还有同事,你这么污蔑她,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他语气放缓。

  「我和玟玟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昨天去应酬,有个变态跟踪狂跟踪了玟玟好几天,还要上去骚扰她,我怕玟玟出什么事,所以才跟他打架了。」

  「玟玟一个小女孩,独自在咱们这打拼,无父无母的,还是我前员工。我这能帮一点是一点,你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老公是个看见别人遇到危险见死不救的人,对吧?」

  「而且你之前让我辞退温玟玟玟,我也把她辞退了。她没有工作经验,又只是个本科生,只能到处打打零工。这个变态就是她在酒吧兼职打工的时候遇到的,说起来,她遇到这个变态责任也是在咱们,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还清咱们的债。」

  「她要是因为这个变态受伤的话,你肯定也会心里难过的,我不想让你难过。」

  「玟玟她真的很可怜,我帮助她也没有别的什么心,就跟顾氏一直资助贫困学生是一样的。」

  「我们生活条件确实是比他们要好一些,你之前当我秘书的时候也帮忙处理过故事慈善基金的事务,我记得你对那些贫困学生都是很有同情心的。怎么就不能把这份同情心分给玟玟一点呢?她和那些学生有什么区别呢?」

  「对不起老婆,让你担心我了。不过打架这事你不能怪玟玟,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太冲动……」

  自己越了界,还要用道德绑架来pua我。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顾辰是这么伪善的人?

  温玟身世可怜,生活坎坷,所以他要帮助温玟。

  我家世好,学历高,在遇到温玟之前生活可谓是一帆风顺,幸福美满,所以我要体谅温玟、同情温玟、关怀温玟。

  是顾家一直资助温玟,让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温玟的救世主吗?

  还要求我跟他一样慷慨善良。

  我凭什么?

  我同情他,谁来同情我可怜的汤汤?

  顾辰这番话让我彻底丧失了和他争辩的欲望。

  我忍不住笑出声。

  一字一顿。

  「顾辰,你说的对。我确实不应该怪温玟,我应该怪你。」

  我抬手,趁他猝不及防狠狠扇了他两巴掌。

  「一巴掌,扇你放纵自己在婚姻中越界。」

  「这一巴掌,扇我之前瞎了眼。」

  「顾辰,我们离婚!」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