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夫后,驸马他每天都想弄哭我
休夫后,驸马他每天都想弄哭我

休夫后,驸马他每天都想弄哭我

米团团粉圆圆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3-04 07:20:12

颜明初爱了蒋宇戴九年,爱的疯狂肆意,助他登上皇位,最后换来一封休书恩断义绝。
一杯毒酒两人共饮,颜明初给自己一个交代。
重活一世的颜明初准备与此人再无瓜葛,在她重嫁他人的时候,蒋宇戴疯了,亲自抢她拜堂成亲。
*
上辈子颜明初临死前才知道蒋宇戴等了青梅竹马十年,都传是她棒打鸳鸯。
重活一世,这被打的鸳鸯提前出现,颜明初不慌不忙坐等被休,等来的是春宵无度。
最终,被赶走的是青梅竹马。
*
颜明初从小不受皇室喜爱,又被皇妹抹黑,蒋宇戴就是误打误撞得到的男宠,初见时他浑身是血依旧遮不住俊颜。
颜明初对他一见钟情,一年四季护他周全,寒冬亲自动手做羹汤滋补他的身体,只换来一个冷冷的目光。
蒋宇戴每次想起,那样皓洁的明月,不知到初瞎了哪只眼没有珍惜。
愿做她的裙下臣,用此生来补偿。
目录

3小时前·连载至第66章 变了一个人

第1章 重生(一)

  二月末,大雪纷飞。

  景福宫外跪着两个宫女瑟瑟发抖,房门大开,白雪掩盖住地上的大片血迹,带来了彻骨寒冷。

  颜明初一身薄衣,被寂寞千锤百炼的双眸看向窗外。浓烈的寒气混着血腥味吹向她的脸,剧烈的咳嗽过后又是平静。

  雪白的手腕有滴滴鲜血红了床褥,染红了废后圣旨的布片,上面的字迹变得模糊不清。

  颜明初服用了两颗药,努力不让自己现在殒命。

  颜明初是詹皇最不得宠的公主,从小在阴谋诡计中长大,都说皇家最无情,她在其中撞的头破血流。要不然也不会嫁给桀骜冰冷的蒋宇戴,在他身上寻求温暖。

  当年蒋家落难,正直意气风发的少年落到她的手里,颜明初对他一见钟情,先逼他做男宠又强行让他做驸马。

  皇权面前,旁人只有臣服的份儿,蒋宇戴尽管不愿,还是被颜明初强行留下做了夫妻。

  通过日常相处,颜明初不难猜到蒋宇戴的心思,不仅要为蒋家平冤还要皇权。

  颜明初为了得到他的真心,不惜颠覆早已腐烂的皇权,除去暴虐的父皇,甘心为他谋划推他坐上至尊之位。

  就在颜明初喜滋滋的坐上皇后的第一天,就收到了废后的圣旨。当时她就撕了圣旨,哭闹在大殿前,一连七日蒋宇戴都没见她。

  蒋宇戴并未发怒,让她做了没有权利的十年皇后。

  思绪收回,颜明初静静躺在床上,手腕的血慢慢滴落,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一位小宫女站在红纱帐外,用着很恭敬的声音说:“娘娘,皇上答应您的请求来见您,也给您准备好了离开皇宫的车马。”

  那宫女欲言又止,站在红纱帐外不肯离开。

  颜明初下意识起身,也察觉到了不对,玉指拨开红纱帐看清了站着的生面孔。

  绿岁是蒋宇戴小青梅的心腹。

  早在废后圣旨来之前,颜明初就听到了风言风语,蒋宇戴的青梅竹马被找到了。

  不出几日,蒋宇戴废后的圣旨又来了,何必多想,无非是让她给青梅竹马腾地方。

  颜明初曾偷偷去看过这女子,当时月黑风高,御花园内她为蒋宇戴跳舞,一个不慎摔倒,被他扶了一把,目光里都是怜惜不忍。

  声音矫软,媚骨勾人,自然能勾出郎情妾意干柴烈火。

  颜明初一时没受住往前走,没想到踩中枯枝惊动了两人。

  当时蒋宇戴只是让人把她送回去,挡在青梅竹马的前面,对她连目光都是冷的。

  颜明初收回思绪,压下翻涌的憋闷,继续去看小宫女。

  失败的惨状被瞧着,她主子知道了很满意吧。

  “你有什么话?”颜明初突然开口,声音极为平静,似乎面对的不是情敌的挑衅。

  绿岁面露骄傲,半分不遮掩主子赢了的喜悦,口吻不尊重起来。

  “皇后说,您以后出宫了,会给您寻一个好去处,或者是山野或者是乱葬岗,都在于您现在的表现。”

  能够隐忍十年才上位的女子,怎么会蠢到直白的逼她离开。

  颜明初起身从床上离开,手腕的鲜血滴滴答答流了一地,用布包好手腕,浑身开始发冷。

  “滚出去。”

  颜明初尽量显得盛怒,又因为两天未进食,刚才又流了太多的血,导致声音软绵绵的。

  绿岁嘴边带笑,目光中带着挑衅,“那就不留下伺候您了。”

  绿岁说完转身就走,走了没几步,便出现跪地的声音,伴随着阵阵哭声。

  另有一个女子搀扶的动作,声音柔美动听,是王若宁的声音。

  颜明初挺直脊梁往前走,打断了主仆俩的演戏,明显看到王若宁脸色一僵。

  片刻后,她躲在了蒋宇戴的身后,蒋宇戴严实的将她护在身后。

  不过就是看了一眼,就如此舍不得,颜明初跟着扯出笑意,毫不犹豫的坐在主坐。

  “本宫与皇上有话说,其他人都退下。”

  颜明初说的有气无力,尽力彰显仅剩的皇后尊严,至少她现在才是名正言顺的正室。

  殿内安静下来,片刻后,蒋宇戴给了颜明初体面。

  众人退了下去,包括刚上位的青梅竹马王若宁。

  颜明初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水早就凉了,昨天蒋宇戴要立别人为皇后的消息一出,下面的奴才更不上心起来。

  今天早上就有人辱骂她。

  跪在殿外的两个宫人冻的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脸上还有巴掌印子。

  颜明初端坐着,努力压下翻涌的怒意,变得如同以前一样见到蒋宇戴欢喜的很。

  “夫君,你心里还有我吗。”

  这句话问的突兀,对方显然没有想到。

  蒋宇戴离她一臂之遥,十年未见,被颜明初如今瘦弱苍白的模样惊住了。还记得第一次见她,颜明初明媚高贵,在宫中虽然步步艰辛,但她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如今衣服简单,墨发披散,连嘴唇都毫无血色,目光下移终是落在她由纱布包着的手腕上。

  可能包的简单,鲜红的血液殷红纱布,地上更是骇人一片。

  蒋宇戴沉默片刻,并未答话。

  颜明初见他不忍,似是看到了希望,她的计划不会落空了。

  “戴哥哥,你最后抱抱我吧,我也不负这辈子爱你一场。”

  “这就是你的要求。”蒋宇戴皱眉,还是后退了半步。

  他还是不愿亲近她,甚至为了小青梅都不愿意,颜明初胃里开始疼痛如同针刺。

  她装出被伤到的模样,眼泪直流,带着祈求的目光,却看到了蒋宇戴再次拿出的圣旨。

  “如你所愿,拿着这道圣旨离宫,朕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多谢皇上。”颜明初面如死灰。

  恐怕到了宫外她会立马丧命,蒋宇戴怎么会任由她带着怨恨离去,让她有机会对外人说。

  颜明初接下圣旨,在地上磕头谢恩,又期待的看向他,希望得到承诺中的怀抱。

  蒋宇戴只是冷漠的望着她,并没有立马离开。

  颜明初放下圣旨,一点点靠近他,直到环住男人的腰身,手指勾住他的腰带,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脖子上。

  “戴哥哥,你这腰带可有旁人解过。”

  对方的身体一颤,颜明初突然笑自己蠢,最后都不甘心的问一问。

  还记得刚得到蒋宇戴那时候,他还是她的男宠,每天想尽办法缠着他逗他开心。

  百官骂她不守妇道。

  她成了几个公主中的异类。

  父皇更是让她跪在大殿前三日,数九寒冬,颜明初咬牙忍着,最后晕在大殿前。

  此事过后,颜明初更是想尽办法让蒋宇戴成为她的驸马,她怕他没有名分被别人折辱,不惜又跪在父皇面前苦苦哀求。

  最终,皇上赐婚,大婚当日,颜明初迎来的是蒋宇戴冷漠的脸。是她如同奴婢般解了他的腰带,逼他发誓此生他的腰带只能自己解。

  被逼的誓言终归不做数吧。

  颜明初和他对视,目光突然变得陌生,手指轻扣那根针,直直的扎进他的后脖颈。

  似乎感觉到不对劲,颜明初被立马推开,如同风中的落叶倒在地上,口里吐出一口血。

  这两日,无论是熏香还是毒药,颜明初用的太多了,自知时日无多,最后不想死不瞑目。

  胃里剧痛起来,手腕上的纱布早就被扯开,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裙摆。

  意识逐渐模糊,听到了旁边有人倒地的声音,还有太监急召太医来的声音。

  颜明初突然想起,蒋宇戴当初一身伤被送来,若不是她请名医亲自给他找草药,恐怕蒋宇戴早就死了。

  他的这条命就当是还给自己了。

  至于他的小青梅,敢对自己下毒,她的心愿也不会达成,她终究是无名无分的平民。

  颜明初的周身被血染红,刺骨的寒风吹遍全身,外面的雪试图掩盖她落下一层冰霜。

  蒋宇戴的后脖颈发黑,脖子也抬不起来了,低着头看到了她的嘴唇动了一下。

  “若有下辈子,我再也不想遇到你。”

  颜明初用尽全力说了一句,音量很轻,咬字却很重。

  蒋宇戴一怔,后脖颈猛烈的疼痛起来。

  宫里的毒向来厉害,恐怕要颜明初亲自用解药才能活命。颜明初是要他死才做的,并且药物厉害发作的很快。

  周围乱作一团,蒋宇戴被抬出房间,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雪,雪落在脸上,莫名的去看颜明初,她孤零零被扔在一旁白裙上一片鲜红。

  不应该是高兴的吗?这个人终于摆脱了,他再也不是旁人的玩意。心痛如焚,是颜明初的毒药起作用了吧。

  “用皇后的身份厚葬了吧。”蒋宇戴吐出这几个字。

  颜明初早就陷入黑暗之中,她好似做了个长长的梦。

  梦里的她一身白衣,身上都是血,墨发披散,周身冷的可怕,唯一的寄托都没有抓住。

  颜明初的母妃死之前告诉她,世上的人都是真心相换。若有一日,你遇到心爱的男子,务必要牢牢抓住,母妃不在了,希望能看到你被别人疼爱。

  颜明初狠狠点头,身处皇室的她有了一丝希望,被人爱着就不用每天如履薄冰了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