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任我摇人,全家炮灰读心改命
天宫任我摇人,全家炮灰读心改命

天宫任我摇人,全家炮灰读心改命

元气空空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4-20 22:17:47

【全家读心术+团宠+炮灰+女主萌宝+扮猪吃虎+爽文】 天帝最宠爱的七公主因为仙凡恋触犯天条,被继母天后罚下凡历劫。 司命为她写的命簿是一劫连一劫,全家炮灰命。 出生在牢房,亲娘待问斩,她差点被反派扔进河里。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好在她平日里仙缘好,可以全天宫随便摇人。 【财神给我点座金山。】亲娘靠读她心声,上交金矿获免死罪。 【月老给我牵根红线。】恋爱脑大哥看清渣女真面目,头也不回地与真命天女喜结良缘。 【文昌星君给我开个智。】目不识丁的二哥连中三元,被誉为我朝第一才子。 【龙王给我布场大雨。】太子表哥治理三年旱灾有了转机,还被百姓奉为真龙,坐稳东宫。 【雷公给我劈个人。】渣爹被劈焦在作乱现场,造反失败,还做了大哥的垫脚石。 全家读她心声都逆天改命了。 连魏帝都想传位于她。 她却逢男娃就亲。 天后太狠,历劫成功的条件是必须在凡间找到转世的牛郎。 这怎么找? 月老说亲亲的时候会有感应。 七仙女害羞的捂住眼睛。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141章 大结局

第1章 七仙女下凡历劫

  天帝最宠爱的七公主因为仙凡恋触犯天条,被继母天后罚下凡历劫。

  她闭眼跳下天机轮盘,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感觉四周凉飕飕的,还一股子霉味。

  竟然是在一个阴暗的牢房里。

  她在人间的母亲萧氏,正气若游丝的坐在一堆稻草上,身下是一滩血迹。

  该死的司命星君,明明说好要给本公主安排一个大富大贵的命格呢!

  就这?

  司命星君,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夫人,恭喜您,生了位女公子。”萧氏的贴身丫鬟红萼欣喜的说。

  小婴儿被红萼抱到萧氏眼前,是个白白胖胖的小肉团子,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乱转,好奇的打量这个新世界。

  “七小姐长得真好看,以后肯定和夫人一样,都是绝顶大美人儿。”红萼真心夸赞。

  接生的稳婆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欲言又止的说:“夫人这胎生得艰难,恐怕伤了内里,若是这血再止不住……”

  红萼急道:“会怎样?你倒是说啊!”

  稳婆举着手中沾满血的白布条说:“……怕是血要流干了!”

  萧氏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想抱一抱刚生的女儿,却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只能让红萼把小婴儿放在她胸脯上,用大臂圈着。

  红萼的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她激动的拍牢房的门,尖利的声音在牢房的长廊里回响:“来人啊!——”

  过了一会儿,一个五大三粗的狱卒不耐烦的走过来,隔着临时拉的布帘子问:“吼什么吼?你当还是在你们侯府呢?”

  红萼眸子猩红:“大哥,求求您,为我们夫人请位太医吧!夫人血流不止,就快要不行了!大哥,求您了!”

  红萼声泪俱下,却没有得到一丝同情。

  狱卒嗤笑道:“本来就是将死之人,圣上许她产子后再行刑,已是皇恩浩荡,你还想请太医?”

  “懂不懂规矩?”

  红萼听出来这是在索贿,可她们在牢里住了半个月,能打点的东西早都给出去了,就是牙缝里也抠不出来。

  她扑通一声跪下,给狱卒连连磕头:“将来出去了再给您补上孝敬,求您了!”

  “你们哪有将来?接孩子的人就在外面,我好心替你们叫进来吧。”狱卒晃荡着两条肥腿就走远了。

  红萼急哭了,却听稳婆惊惧的说:“唉呀,这位女公子出生这么久了都没哭过一声,怕是有什么不妥!”

  萧氏急切望着怀中的小婴儿,她眼神虚焦,也不知道落在何处,小嘴微微开合,既不像说话,也不像蠕唇。

  其实她在吵架。

  “司命,咱俩这几万年的交情,你就给本公主写这种命格?”

  “七公主切莫误会,天后罚您下凡历劫,这历劫历劫,必然要有劫可历嘛!您说是不是?”司命星君虚化身形,对着七仙女一本正经的哄骗道。

  七仙女被他义正言辞的模样说服了,但依旧不肯轻易放过他:“把你写的命簿给我看看,我倒要知道你给我安排了多少个劫。”

  司命星君素日里最怕这个刁蛮任性的七公主,如今她变成一介凡人,余威尚可震慑百年。

  不,千年!

  “这不合规矩……小仙就给您草草看一眼,行不?”

  他忘了七仙女一目万行的本领,只一眼,她就看完了全本,气得暴跳如雷,举着两只小拳头在空中挥舞。

  她叫叶七七。

  她娘亲是宋国公主萧晚清,嫁给大魏忠毅侯叶时行,生了两子两女,她就是最小的女儿。

  萧晚清因为牵扯进通敌叛国案,马上就要问斩了。

  而她叶七七得到赦免,皇后姨母怜惜她,让叶家送她进宫,由皇后亲自抚养。

  可是渣爹偷偷把她扔河里,把外室生的女儿送进宫冒名顶替。

  外室女得到皇后的亲自照料,却在长大后帮叶贵妃的皇子争储位,害死了皇后的嫡子,还牵连皇后入了冷宫,郁郁而终。

  叶七七被脾气暴躁的养父母磋磨着养大,又卖回侯府做婢女,因为长得像萧晚清而被各种欺辱,眼睁睁看着哥哥姐姐被外室残害,全家命运都悲惨至极……

  “这就是你说的大富大贵的命格么?”七仙女质问司命星君。

  司命面若死灰:“不这么说,您不肯跳天机轮盘啊!”

  七仙女看了看自己的小拳头,吞下这口恶气,霸道的说:“给本公主改,必须是公主命!”

  司命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这改命格之事,小仙不好向上交代。可是七公主福缘深厚,又是神族血脉,定能突破命格束约……”

  “算你懂事!”七仙女听懂了暗示,笑起来。

  下一瞬,她就疼得哇哇大哭起来。

  【呜,好疼!谁敢打本公主脚心?】

  “夫人,七小姐哭了,七小姐不是哑巴!”红萼大喜。

  萧晚清听到这软糯的奶音,猛地一哆嗦。

  幻听了么?

  【本公主本来就不是哑巴,不哭只是因为生性坚强!】

  【不就是投个胎么?小场面,没什么可哭的。】

  萧晚清怔了怔,莫非听到的是女儿的心声?

  红萼在一旁神色如常,应该是没听见。

  看来母子连心,只有做母亲的能听见。

  小奶娃居然自称公主?

  “你是公主的女儿,宋国公主的女儿。”萧晚清苍白如纸的脸上浮现一丝慈母笑,戳了戳叶七七的小脸蛋。

  稳婆蹙眉道:“小姐无碍,可夫人怎么办?再不止血,只能……”

  她想说等死,又觉得不吉利,于是把后面的话吞进肚子里。

  她是萧皇后派来为她妹妹接生的,接生经验丰富,但在狱中接生,还是头一遭。

  要啥没啥的简陋条件,要如何拯救失血过多的产妇?

  “孩子,娘亲恐怕不能看着你长大了……”萧晚清眸中无限惆怅。

  牢房门口来了一个婆子,是叶府老夫人的心腹桂嬷嬷:“夫人,老夫人命我来接七小姐回府。”

  “红萼,把七小姐抱过去吧。”萧晚清亲了亲孩子的脸蛋,依依不舍的告别。

  【娘亲,别把我交给她!她是坏人!】

  怀里的小婴儿乌黑的眼珠子凝视着她,小小的手胡乱抓着她的衣服,好像在抓救命稻草。

  【她根本没把我送回侯府!出门就把我扔河里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