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晚花落
凌霄晚花落

凌霄晚花落

汐汐汐汐ing

短篇/人物传记

更新时间:2024-02-03 16:06:53

”寒竹秋雨重,凌霄晚花落“ ——元稹 为查明师门全灭之因,凌霄深入鬼市。 攀升鬼市高层,在黑暗之中如履薄冰,探寻真相。 自毁容貌,满身污秽皆是她复仇的踏脚石。 “我并非全然为了师父,我也是为了我自己。” “不论如何,我都不愿将命运裹挟他人。”
目录

25天前·连载至第7章:蝶冢

第1章:死囚

  “嘀——嗒”

  额头突然传来滑腻的触感,一种类似液体之物降落其间。

  是血。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额间又传来同样的触感。

  此次更为连续,有节奏的不断侵蚀着。

  凌霄后退一步,抬头望去。

  人头高悬。

  颈痕血渍未干,是方才滴落之处。

  凌霄看清后,瞬间双膝一软,泪珠滑落,什么话都说不出。

  那具人头,正是抚养她十九年的恩师。

  “一千万两黄金!”

  “紫玉鎏烟一箱!”

  叫卖声此起彼伏,武林盟主的尸首被人抬高了一个又一个档次。

  她最为敬爱的师父,惨死鬼域不说,其人头还成为其张扬的资本。

  很想杀个天翻地覆,可面对能将自己粉碎的鬼域,她唯有忍辱负重。

  煎熬良久,拍卖会终于结束。武林盟主人首为鬼域三等鬼君邢月烟拿下。

  入场拍卖者皆黑布遮面。毕竟鬼域牵涉上层利益众多,没有谁愿意暴露身份,成为某人的目标。

  惟那邢月烟,偏生大方露脸,还着一身赤色,显眼至极。

  拿下盟主人首,又行为如此张扬。说不定师父之死与他有关。

  凌霄篡紧刀柄,拍卖落幕后,暗自跟了上去。

  “主上,计划顺利进行,接下来打算如何?”

  邢月烟跪于黑袍男子身前,那男子背对凌霄,看不真切。

  “接下来的目标,自然就是——”

  “谁在哪里!?”

  男子突然朝凌霄方向吼道。

  邢月烟一惊,眼疾手快绕到凌霄躲藏的树后,一把掐住其脖子。

  糟糕,若是被发现自己同师父的关系,依照鬼域作风,只怕…

  凌霄的黑袍被来人一把扯下,徒留一张面具傍身。

  “面具?我倒要看看面具之下是何人物!”

  邢月烟拔剑而出,强大的内力将面具震碎,可那面具之下的脸,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面上爬满烫伤痕迹,形貌可怖,奇丑无比。

  凌霄匆忙用黑布再次遮住,跪在地上求饶道:“凌霄面目丑陋,吓着大人了。”

  邢月烟收剑,转身险恶啐了一口:“晦气。”

  黑袍男子则拔剑指着凌霄后颈:“不想被鬼域用刑的话,识时务些。”

  凌霄脑海飞速运转,以怯懦卑微将自己伪装起来,跪下磕头颤抖道。

  “奴凌霄,自听…听说鬼域有赚钱的门道,便来看看。”

  “哦?”男子蹲下,细细将凌霄打量一番,上位者的威严瞬间将她压的喘不过气来。

  “入鬼域,可并非是易事,第一条,不得有在世亲友,你可懂?”

  “凌霄自然明白!凌霄如此样貌,又有何人怜爱?大人若不信,大可将凌霄身世好好探查一番!”

  邢月烟打断道:“依属下的意思,此子既敢偷听,便绝非平常,断不可留。”

  那黑袍大笑出声,浑厚的嗓音回荡深林,诡异万分。

  “鬼域本就不收庸才,我看她有些意思。”

  说道,还从怀中掏出一小颗药丸来,对凌霄言。

  “只要你肯吃下它,我便让你从二等摄鬼做起。”

  “要知道,大部分鬼域中人,可是从一等小鬼出身的。一辈子都逃不过做蝼蚁的命运。”

  “二等摄鬼,可是你求都求不得的殊荣。”

  凌霄死死盯着药丸,她清楚知晓此药绝非好物,但……

  想到被鬼域凌辱至斯的师父,她无论如何都不能退缩!

  她要深入鬼域,查出真凶,将所欠之物……万倍奉还!

  毫不犹豫吞下药丸,入喉片刻,剧痛便传遍全身。

  像是千万根针插心刺肺,灼烧感自血管深入骨髓,所有能想象到的痛楚,都浓缩此药中。

  “啊——”

  一声惨叫过去,好半晌,凌霄意识才逐渐恢复,身体变为常态。

  “你已服下蛊毒,若每月不能定期服用解药,便会七窍流血暴体而亡。”

  “入鬼域之人可不是人,是死囚。就算熬不住了,魂儿也是鬼域的。”

  凌霄的惨状被他尽收眼底,浑身溢满兴奋和愉悦。

  “不过,未能给鬼域做出任何贡献的你,可不算是真正的摄鬼。”

  “你和芸岫的人头,总要拿一个给我吧。”

  芸岫…

  江湖榜上第二的高手,实力仅此师父。凭其狠辣和善毒,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不败传说。

  思及此处,凌霄一阵绝望。

  排行三十六的自己,如何能拿下这等人物?

  “第一个任务失败,不仅入不了鬼域,可是连解药都拿不到哦。”邢月烟勾唇一笑,面带嘲讽。

  “对了,因你是初次服用,方才所下蛊毒可撑不了太久。若是七日之内,你无能提头来见…”

  “便找个远点的地方,把自己埋了吧。”

  说着,他们二人便狂笑起来,仿佛是将自己作为有趣的玩具,满足各种变态的欲望。

  即便如此,凌霄也甘心暂为蝼蚁。

  她从地狱里爬出来,唯一的信念,就是复仇。

  再可怕的经历,也比不上前日那场大火。她要将困住自己的梦魇,一一查明击碎!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