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别虐了,你家咸鱼跑路了
魔尊别虐了,你家咸鱼跑路了

魔尊别虐了,你家咸鱼跑路了

籽微酱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4-02-19 00:56:25

薛滟滟穿书了,穿成一个妄想毒死男主江随泊,结果瞬间被秒的炮灰女配。 江随泊是位反派系的魔头男主,出了名的心黑手狠,杀伐果断。 早期的他父母双亡,罪魁祸首的舅父母假意收养了他,却极尽苛待,年幼的江随泊无依无靠,为了保全自身,他装了十年废物,受尽白眼凌辱,还被修界名门的未婚妻退婚。 但暗地里,他早已筹谋好一场歼灭全族的复仇,且自此之后,他将正式走向魔修的道路,横扫三界,所向披靡。 大难临头,江、姚二家毫无所知,甚至还各自派人暗杀他。 要命的是,刚穿来的薛滟滟就是那个被安排暗杀江随泊的替嫁新娘,还在大婚之日当场被识破。 眼看就要被嘎,命悬一线之际,薛滟滟膝盖一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仰慕您多时,所以我决定弃暗投明当你的狗!!” 江随泊一挑眉:“哦?” 后来,在三界兴起腥风血雨的魔头身后多了个跟屁虫,他在前面与天斗与地斗险象环生,而她在他身后疯狂捡装备。 一天,刚打败古域荒兽的江随泊正累的气喘吁吁,回头看见某人正兴奋的将他打死的荒兽抽皮剥骨,收入纳戒,不免冷声道:“这就是你给我当狗的方式?” 修为突飞猛进的薛滟滟理所当然道:“对啊,苟在您身后求带飞嘛!“
目录

2天前·连载至第二十二章

第1章 怂包穿书

  月华如水,笼罩着处处披红的宅邸,府内人声鼎沸,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看便知内有喜事。

  江府后院,红纱帐幔交错的婚房内,只见一名身着嫁衣的少女神色仓皇的跌坐在喜床上,

  而在少女面前,一红衣青年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睥睨之间,视线沉如山岳,极具压迫感,使人两腿发软。

  “谁派你来的?”

  青年的声音冷冽清寒,杀意透骨。

  被识破的假新娘满脸惊诧,她抿紧红唇,嫣色的眼尾泪光盈盈,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些什么。

  下一秒,她的神情突然僵住,湿润的眼眸泛出奇异的光彩。

  大脑好似瞬间炸开,无数记忆奔涌翻腾,混乱斑驳,将她的思绪一再撕扯,心好似碎裂出无数细微的裂痕,泛着浓烈的酸涩与痛楚。

  但眼前人没给她多少时间细想,见问不出答案,他显然失去了耐心,修长苍白的手虚空一握,化出一把半透明泛着冰色的长剑,剑尖直指她的咽喉,刺去。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刻,薛滟滟终于思绪回笼,记忆厘清。

  她大喝一声:“奇变偶不变!”

  青年一怔,手中长剑停顿在半空,他沉默良久,抖着嗓子来了一句:“符号……看象限?”

  “乌!蒙!山!连!着!山!外!山!”

  “月光洒下了响水滩……”

  ……

  铮的一声,长剑凭空消失。

  青年的嘴角微微抽搐。

  一身的冷意并未完全褪去,不过他定定的看着她时,眼中终于多了几分打量和……异样。

  得,得救了?

  薛滟滟惊疑未定。

  她知道自己穿进了一部暗黑向男频仙侠太监文,《我欲长生》里。

  这本书的男主江随泊,虽然也是从地球穿越而来,却心狠手黑,杀人如麻,为了长生不择手段,

  不仅各种践踏规则,斩杀名门正道,还心思缜密,精于算计,粉丝称他的“心计”比他的剑法还厉害,所有的反抗者都下场凄惨,不得善终。

  至于和书里同名同姓的她,则差不多是个一出场就死的背景版。

  前期江随泊羽翼未丰之时,素有废物之名,与他有婚约的姚清欢退婚不成,便对江随泊起了杀心,

  姚清欢的庶出妹妹,实际上的真千金薛滟滟知道后,在还未正名之时就十分着急的主动替嫁,揽下暗杀任务,结果大婚之夜瞬间被反杀下线,死后也不过寥寥一句带血的独白:

  “我其实是……真心想嫁你的……”

  ……

  于是,十多年来唯一向他释放过温暖的少女就这样死在他的怀里,还是他亲手所杀。

  而此事也成为江随泊和家族、姚家彻底撕破脸的导火索,之后江随泊入魔,献祭全族,获得祖魔真传,而后开启他日天日地、波澜壮阔的一生。

  也因为本书主角行为过于暗黑向,书出圈的同时也喜提广/电封禁,《我欲长生》最终在大结局前几章被官网和谐。

  当初薛滟滟追的时候还特别为这本书没有结局而意难平,觉得小说反正是虚拟的,爽就够了,何必要这么正能量,以至于下架了。

  谁料一觉醒来,自己竟然来到了书中。

  就……很愁。

  回想着书中老魔的城府与手段,以及自己原本下场,薛滟滟直打哆嗦。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她才不想那么轻易的狗带!

  可是,以老魔的心计,除了坦白,她还有别的路走吗?

  叹了口气,薛滟滟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

  姿容绝世,气质清郁。

  薛滟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像阴山上终年难化的一捧积雪,晶莹剔透,却又冷得瘆人,亦正亦邪的矛盾感萦绕在他秾丽的眉目之间,尽管形容消瘦,有种大病之人的鬼魅之态,但那一双漆黑的眼睛却深沉悠远,见之忘俗。

  不过她也十分清楚,书里,江随泊装作不能修炼的病弱公子来掩人耳目,暗地里,早就发展出了规模庞大的情报组织“不胜愁”,渗透于各地。

  他早知姚清欢会在新婚之夜杀他,便将计就计,为他后面的计划做嫁衣。

  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再利而诱之,乱而取之。

  这是他父母双亡,在吃人的江家存活的必要方式。

  很显然,江随泊是个心思缜密,城府极深的白切黑。

  面对这样一个多智尽妖的凶神,唯一的办法,只有滑跪,不要妄想能和这样的人作对。

  “如你所见,我们是老乡,而我是刚刚穿来,与你无冤无仇,毫无利益冲突,魔尊您手下留情,可千万别杀错了人。

  华夏人不骗华夏人,要是有可能,我还想投靠您,帮助您……为您效犬马之劳,但凭差遣!”

  这话薛滟滟说得无比真心,毕竟,倘若真能抱上他的大腿,从此混吃等死,就地躺平,岂不美哉?

  可是,魔尊的大腿哪有那么好抱,尤其是,他还是个生性多疑的老狗比!

  ……

  听了薛滟滟的话,江随泊挑眉道:“听你的语气,你好像很了解我?”

  薛滟滟的心提了起来,这是道送命题。

  说不了解,这谎言太拙劣,

  说了解,这老魔身侧又岂容一个人洞悉他太多的秘密。

  薛滟滟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折中一下,斟酌着交代了这个世界是一本书,她知道许多关键的人物和节点,只细节的部分不太记得清。

  江随泊没有着急回答,他的眸中闪过幽幽异色,似在权衡什么,

  而后,他饶有兴致的问她:“你说这个世界是一本关于我的书,那么书的最后……我求得长生了吗?”

  薛滟滟视线游移:“大概……”

  江随泊气息一冷:“大概?”

  薛滟滟叹气道:“因为你为求长生不择手段,欺师灭祖,杀人放火,残害忠良,冷酷无情、坏事做尽,嗜杀成性……”

  被如此形容的江随泊:……

  但是为了套话还是要保持微笑的某魔头耐着性子道:“所以?”

  “所以没更新完就被封了下架了。”

  江随泊再次沉默。

  这时,薛滟滟又补充道:“不过,全书几百万字,基本上一路走来,虽有波折,但只要你想要做的事,没有不成功的。另外我看到的那部分,你已经证道大罗金仙,仙法大成,有数百万年寿命,整个三界已经没有敌手,距离长生只剩临门一脚你不必太过纠结……”

  一听到没有确切的长生结局,他的表情明显的不高兴起来:“终究不是长生的结局啊……”

  他喃喃着,眸中雾气涌动着近乎偏执的疯癫:

  “一个人,若不得长生,纵使成了大罗金仙,又和茅坑里的石头有什么区别?”

  来了!原书中经典的金仙不如茅坑石的暴论!

  当时薛滟滟看的时候就感觉槽点满满,此刻听见江随泊亲口说出来,更是极富冲击力,让她砸吧砸吧嘴,下意识的有点小激动。

  江随泊慨叹完毕后,又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少女,表情变幻莫测。

  很显然,她的话信息量极大,几番交流,几乎已经坐实了她所言非虚!

  可是,她是穿书,自己是穿越,这有本质的不同,她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而他对她一无所知!

  谨慎如他,决定好好套一套她的话来做出下一步的判断:

  “你莫觉得我方才的话怪,毕竟我穿来十五年了,大抵被这个世界同化了吧。

  正如我的名字,随波逐流,在这个充满杀机的修界,我又是个不受待见的前任家主之子,无能多年,不得不留些自保的手段……”

  而他也确实被这个世界同化了,取人性命习以为常,说话也文绉绉的不像个现代人。

  听到江随泊说自己只想自保,薛滟滟嘴角抽搐:“……”

  可是。

  你这哪里是自保,分明是要屠城祭祖魔,真应当自保的怕不是那些江家老小才对...

  总之,虽然心中对江随泊的扮猪吃老虎言论极为不屑,但面上,薛滟滟目光炯炯,同仇敌忾道:

  “该!该杀!是江家先惹的你,您壳子的老爸当家主时劳苦功高,最后更是为全族死在天罚山谷,

  可那些狗眼看人低的族人都是怎么对你这个功臣之子的?这些年除了勾心斗角,你在江家可有感受到一点善意?

  因此,他们都该死,若是他们的死,还能为魔尊您的长生之路贡献一笔便再好不过!”

  顺毛驴顺毛驴。

  薛滟滟在内心告诫自己。

  许是她一口一个魔尊取悦了他,为此,他双眼微微眯起,态度似有所缓和。

  这是个机会。

  薛滟滟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她大着胆子凑近他,趁机可怜巴巴道:“所以我知道您是怎样一个人,我敬佩您,也畏惧您,我也愿意待在您的麾下,做你的狗,为您效力,如果可以,你放过我,好不好?”

  她最后问好不好的时候,音调婉转,声色动听,但凡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对此无动于衷。

  可惜江随泊根本不是个男人。

  他是个为了长生不择手段的魔头。

  江随泊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低到尘埃里的女子,心绪莫名。

  他没说好或不好,而是阖了阖眼睛,笑容寒凉:“放过你么?

  可是,谁又能放过我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