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握剑
人道握剑

人道握剑

偷吃供果的金玉

仙侠奇缘/武侠情缘

更新时间:2024-02-21 23:02:34

傲娇女主X寡言男主 双强文 BE 传说那岳峰上有个小宗门,这小宗门在江湖上一直不温不火,直到出了个“女剑仙”,这个女剑仙豪情壮志只是有点好色还贪点小钱,就算是这样,这宗门长老还是对她疼爱有加,但不巧这女剑仙下山去游历遇到了一个“祸害”,这女剑仙本来想坑完这祸害就跑路了,可不曾想这祸害竟是个厉害人物,女剑仙便只能和他们组队闯天下。
目录

7天前·连载至请假

下山

  “大师兄,我真的不会惹麻烦的,你就别叨叨了!”

  一位俊美女子捂住耳朵说着就要从面前高大的男人旁边逃去,可惜被男人抓住了衣领。

  男人抚着额头苦口婆心的说道:“玉儿,不是我不信你,就你这名头已经传遍江湖了,偏你还脾气如此暴躁,万一惹到不该惹的人怎么办?我也是为你好啊!”

  女子皱着眉,让眉中那道白色小光点都有了些变色。

  另一位拿着拂尘的男人笑呵呵的从旁边走来说:“你就别管五师弟,都在山上待了这么久了,该出去走走了,反正就算惹了天大的祸,还不是有我们撑着。”

  女子立马点头说:“四师兄说的对,而且我绝对不会惹什么麻烦的,我可不想在祖师殿里又跪上三四个时辰!”

  男子闻言放开了那女子的衣领,女子见没了束缚就立马蹦跶的跑出了山门。

  男人摇了摇头大声的呼喊道:“白玉癸,惹了事就回山上,师傅和我们都在山上等着你回来!”

  白玉癸听到大师兄的呼喊笑了笑便继续朝着山下跑去。

  山中的蝉鸣声极大但却也不怎么烦人,草木花朵的清香围绕着岳山,清晨的太阳指引着下山的路。

  这是白玉癸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下山,心脏都不免跳快了几分,硬生生跑到精疲力尽才到树中的一个亭中休息。

  “好久都没这么舒坦过了!”白玉癸躺在地上用嘴大口的呼吸着,汗水打湿了她额前的碎发,脸上泛着些红,但脸上却又极为白净。

  等到白玉癸稍微缓和了些便拿出了身上的符念了一道囗决,瞬间白玉癸换了身青色的衣裳,头发依旧用着一根桃木簪子盘着,额前干净利落,一看这装扮绝对不会将她与那混世女剑仙联系到一起。

  白玉癸慢慢走着下了山,到了山下太阳已经缓缓落了下去,白玉癸在附近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还靠着就是记得厚脸皮免费蹭了顿吃的。

  白玉癸喝着茶看着窗外夜市的风景陷入沉思,突然间一丝黑影在窗口飘过,白玉癸立马爬出窗外用轻功追了上去。

  白玉癸满脸兴奋,激动的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符,说:“刚才没业绩了,现在就主动送上门了,果然下山就是个最好的选择!”

  黑影飞行速度极快,白玉癸刚刚追上,结果在中间就冲出了一个男人用罐子把黑影装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业绩!!!!”

  那个男人没想到白玉癸竟然这么大的反应,被他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差点把罐子摔了,于是他先把罐子藏了起来,然后满脸和煦的走到白玉癸身边说道:“道友,这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先到,你看这黑影我也抓了有好几天,你这样抢业绩可不是什么好行为!不如我们俩结个缘,日后好相见,在下名为刘岐。”

  白玉癸越听越气就只差把自己的剑拔出来把眼前这个抢业绩的男人给砍了,头发都炸毛,结个什么缘?!但一想大师兄在下山前的嘱咐便压下了心中的气火,对着眼前的男人笑了笑就准备往回走。

  “救命啊!!!”

  黑暗的小巷子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呼救声,白玉癸立马拔出剑朝着巷子里走去,刘岐也跟了上来。

  巷子里一个怀孕的女人被凶取走了头颅,连四肢也被砍下放到了周围,女人肚子里那才5个月的孩子连带着那女人的五脏六腑都被刮了出来,凶迹被涂满了高墙。

  白玉癸看着巷子里血腥的一面,瞳孔一缩拔出了剑指向巷子深处,说:“滚出来!”

  刘岐看着惨遭杀害的女人啧了一声便转身出了巷子。

  白玉癸握着剑朝着巷子的深处走去,结果什么都没有,她望了望周围的高墙:轻功飞出去应该是不可能的了,到底是何人下此毒手?!

  白玉癸疑惑的往回走,结果尸体凭空消失了,只剩下来了女人那个孩子。

  白玉癸强忍着呕吐之意用布把那个孩子包住了。

  “怎么什么糟心事都让我遇见了啊?!”白玉癸对着天欲哭无泪的叫喊道。

  更糟心的是白玉癸刚出了巷口就发现自己迷路了,本来她就是个路痴,现在她不仅没抓到业绩还拿了个死婴在大街上游荡着。

  这山下的夜市十分的热闹,不仅小玩意儿多还有很多些“大师”出来摆个摊挣点小钱。

  白玉癸看着这街上五花八门的小玩意儿都被迷昏了头,这些可都是她在山上没见过的,她在这个摊子走走那个摊子走走,但就是不买东西,看看图个新鲜就得了,买了还懒得带呢!

  突然有个人朝着他冲过来,白玉癸被撞倒在地,而那个死婴也不知被撞到何方了。

  白玉癸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身上的青色衣裳明显脏了,这可是她新做的衣裳!几件不顺心的事推在一起直接让白玉癸炸了毛。

  白玉癸把地上的男人拉了起来,张口就骂道:“你眼睛是不是瞎掉了,没看见前面有人吗?还横冲直撞,你知不知道你还把我东西给撞掉了,我现在都找不到了,要么你现在把东西给我找回来,要么现在本姑娘取你狗命!”

  白玉癸松手把男人放开,但眼睛还是死瞪着他,生怕他跑了。

  男人有些慌张的看着白玉癸,说:“姑娘,我现在有急事,现在我就把那些钱赔给你!”

  男人把腰间的荷包一取扔给了白玉癸就又跑掉了。

  白玉癸打口荷包一看就只有几个碎银子,她更气了,但当下自己是把那个死婴给找到。

  白玉癸快把整条街都给转了一遍了,结果连那死婴的一丝线索都没找到,她颓废的坐在了路边的石阶上。

  有个人影罩住了白玉癸,白玉癸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欠揍的刘岐,刚准备拔剑动手,结果刘岐就丢了个东西给她。

  白玉癸把东西打开,里面赫然是那尸死婴。

  刘岐笑着看着白玉癸说道:“道友,你看我们俩多有缘,不如结个缘吧!”

  白玉癸盯着一脸狐狸相的刘岐有些提防,但最终还是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毕竟那女剑仙的名字是她的道号,她现在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神棍而已。

  “哟,这名字好听,比我强了好多了!”

  白玉癸傲娇的点了点头,说:“那自然是,还有我追那只黑影。把自己追迷路了,既然那只黑影被你收了,那你必须负责把我送回去!”

  刘岐哈哈大笑起来,说:“哈哈哈哈哈,原来道友还是个路痴啊!”

  白玉癸被他这一笑惹毛了,直接不理他便往回走。

  “诶!”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