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碰瓷后小少爷他超爱!
沦陷:碰瓷后小少爷他超爱!

沦陷:碰瓷后小少爷他超爱!

辉伏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26 18:43:17

先婚后爱,高甜,年下1v1
叛逆富二代赛车手VS温柔无害舞蹈老师
慕韵最近处于人生低谷,父母去世,工作丢了,婶子还时刻惦记她的房子
出去吃个面还被碰“瓷”,领回个疑似被富婆抛弃的小白脸室友,室友拥有绝世美貌和一手好厨艺,堪称贤惠。后来慕韵更是和这位贤夫型室友形婚。
正当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契约夫妇也变成真夫妻时,慕韵突然发现自家老公好像并不是柔弱小白脸
慕韵左手搓衣板右手键盘:首富司家的小公子?你这个骗住还骗婚的大骗子!
司墨南尴尬笑笑,熟练的跪着搓衣板+键盘
老婆,不是啊,你听我解释啊...
赛车圈最近有个笑话
听说了吗?那个赛道上的疯子圈里的神话私下竟然爱穿懒羊羊围裙
司墨南叼根烟倚在赛车旁
你们懂什么?一群没女朋友的单身狗,真可怜
被偶像硬撒狗粮+羞辱的一群赛车手突然感到好心梗
司墨南最近很有危机感,他亲亲老婆的邻家哥哥回来了
司小少爷开始爆改自己,禁欲西装金丝眼镜,就连八块腹肌都去健身房加了个班
沉浸在男色的慕韵打了个嗝,“你最近怎么这么热情?”
司少傲娇道,“老婆,我是不是比那个林什么佑帅!”
慕韵感到好笑,“你说林嘉佑学长啊,他早就回英国了。你吃什么醋,我只喜欢你啊,笨蛋。”
目录

1天前·连载至进组

车祸

  “慕老师,可以过来化妆啦。”

  剧院后台,化妆室内,化妆师小姐姐正热情的招呼慕韵。

  今天慕韵所在的歌舞团有一场演出,此时后台大家都在忙碌的准备着。

  化妆师小姐姐长的有点喜庆,笑起来像个福娃。

  她左手拿着化妆刷,右手熟练的给慕韵涂上水乳。

  看着慕韵那洁白无瑕的皮肤,化妆师小姐姐不由得夸赞道,“慕老师,您的皮肤真白,感觉粉底都不用涂啦,可以直接上彩妆。”

  慕韵听后腼腆的笑了笑。

  化妆师小姐姐是个嘴上闲不住的,一边给慕韵化妆一边聊天。

  “哎,慕老师,你上个月的演出我去看了,跳的真好,可美了,像仙女一样。”

  慕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夸奖哈,没哟没有那么夸张哈,你喜欢看舞蹈剧吗?我下周有个演出,可以送给你一张票。”

  化妆师小姐姐听后,激动的说道,“啊啊啊啊,真的吗?谢谢慕老师。”

  一旁正在打理头发的女舞蹈演员胡玉受到化妆师小姐姐的尖锐暴击后,

  不悦的说道,“化妆师你能不能化快一点啊?后面还有这么多人排队等着化妆呢。”

  化妆师小姐姐听后连忙道歉,急忙说道,“不好意思,胡老师,我给慕老师化完后马上给您画。”

  胡玉听后翻了个白眼,说道,“但愿吧,希望你聊着天给慕老师化完妆后还有时间给我们画。毕竟我们这种小人物确实比不上即将成为首席的慕老师啊。”

  化妆师小姐姐听后脸色有些发白。

  慕韵皱着眉头解释道,“胡玉,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首席还没确定具体是谁,也不一定就是我。

  更何况这种东西是靠大家的眼光去评选,你真的不用觉得是我抢了你的首席。对于我们来说,把舞蹈踏踏实实跳好才是最重要的。”

  胡玉听后不屑的嘲讽道,

  “慕韵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装好人,团里谁不知道卢老师最喜欢你她退役了肯定会把首席给你。

  论到跳舞,我胡玉哪里比你差,我4岁就开始学跳舞,我的一生就是为舞蹈而生,凭什么首席不能是我?慕韵你也别得意,我们走着瞧。”

  说完胡玉将门狠狠一摔,走了出去。

  慕韵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和胡玉刚进舞蹈团时原本是很好的朋友,曾经一起演出结束后在小吃摊吃炸串,一起为演出在练习室拼命练舞,一起拉伸一起跑圈。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们再也回不去了。

  收拾好杂乱的情绪,慕韵开始为今天的演出做准备。

  “有请青年舞蹈家慕韵为我们带来现代舞《月光》。”

  “终于到我的女神了,她可是最出色的舞蹈家。”

  “慕韵最美慕韵最棒。”

  听到慕韵上场表演,台下的观众激动的欢呼。

  演出结束后,慕韵将粉丝们送来的花束放在化妆台前。

  有些疲惫的按了按眉心。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今天总是感觉内心扑通扑通的跳,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难道是最近演出太频繁累到了?

  慕韵打开手机准备和老师请几天假休息一下。

  刚打开手机,三十多个红色的未接电话赫然在手机屏幕上显示。

  里面是慕韵的爸爸打来的,也有慕韵的妈妈打来的。

  “爸妈出什么事了?”慕韵有些着急的将号码回拨过去。

  接通的并不是慕韵的爸妈,而是慕韵的婶子刘芳。

  婶子刘芳粗犷的嗓门从声筒处传来。

  “慕韵你个赔钱丫头死哪去了?打这么多电话你都不接。”

  慕韵听后不悦的皱着眉头,生硬的回道,

  “婶子,我爸妈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我爸妈人呢?”

  刘芳一听更加大声的朝慕韵吼道,

  “哟,你个赔钱货还知道你爸妈啊?他们死了,出车祸死了。现在都在火葬场准备被火化了。”

  慕韵的手机一下子就从手中滑落在地。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爸妈前几天还说要来看我演出呢?婶子你骗我的对不对。”

  眼泪一下子就从慕韵的眼角大块大块的滑落。

  打湿了今天演出的精致妆容。

  仿佛知道自己占理,刘芳更加大声的说,

  “你爸妈真死了,韵丫头,婶子可和你说啊,这次你爸妈出车祸可都是婶子我和你叔照顾的,你可得感恩啊。”

  还未等刘芳将话说完,慕韵就打断了她,

  “婶子,我爸妈现在在哪?”

  刘芳不悦的说道,

  “你这死丫头怎么这么没礼貌,大人还在说话你就插嘴,真是没教养。”

  慕韵加重了语气,几乎是嘶吼着发出声音,

  “我爸妈现在在哪里?”

  刘芳见讨不着好,悻悻的嘟囔了几句,干巴巴的来了句,“松阳医院。”

  慕韵演出礼服也没换,飞快的打了个出租车赶到机场。

  等到了松阳医院,已经是夜里10点半了。

  医院的大厅依旧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咳嗽声,机器声和小孩或者大人的哭声。

  慕韵抓住一个服务台的护士,焦急的问道,“您好,请问你们医院有没有两个病人,一个叫慕庆山,一个叫蔡美云。”

  护士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华丽的礼服,妆容虽然有些花了但依旧精致的女人,好心的安慰道,

  “这位小姐,你先别着急,我这给您查。”

  护士查询了一会儿,有些同情的看着慕韵,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位小姐,找到了,我们医院是有这两位病人,他们凌晨出车祸被送到这里。”

  慕韵焦急的问道,“请问他们现在在哪里?哪间病房?”

  护士低声说道,“非常遗憾,他们今天早上因抢救无效去世了。”

  虽然在电话中早已听到婶子说父母去世了,但慕韵仍旧抱着侥幸的心理。

  直到刚才听到医院的护士亲口说父母已经去世,甚至自己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未见上时,慕韵彻底崩溃了。

  大块大块的眼泪从眼中落下,慕韵自责的哭着。

  如果她今天没有演出,是不是可以见到父母最后一面。

  如果她不坚持自己的舞蹈梦想,是不是可以好好的守着父母,爸妈也就不会死。

  “这位小姐,你怎么样了?小朱,快去拿个担架,这边有位姑娘晕倒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