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妈妈才开始爱我
我死后妈妈才开始爱我

我死后妈妈才开始爱我

梦魇绽茶糜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1-30 18:08:13

我死了。从小我就知道,妈妈不爱我,因为我是妈妈痛苦人生的根源。妈妈身上全是被虐待和自残留下的触目惊心的伤痕。她该是恨我的。 可我死后,她奔走于公安局、法院。她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哪怕睡着也会哭着惊醒,她呢喃着向我道歉,说她对不起我,问我疼不疼。 凶手逍遥法外,妈妈的精神病、抑郁症复发,开始自残。 我后悔了,妈妈是爱我的,她只是生病了。我希望妈妈忘记我,忘记所有的痛苦。 “妈妈,如果有来世,你做我的女儿,我保护你。” 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
目录

29天前·连载至妈妈,如果有来世,你做我的女儿,换我保护你

我死后,妈妈后悔了

  我的妈妈不爱我,甚至厌恶我。

  但我不怪她,这是我欠她的。

  当我死后,她才开始爱我,只是已经太晚了。

  太晚了,妈妈。

  1

  我死了。

  我的灵魂飘到半空中,亲眼看着自己的尸体被侵犯。

  我的头上全是血,后脑勺被石头砸了一个大窟窿。

  今天加班,下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这是一个昏暗的小巷子,是我回出租屋的必经之路。

  听到身后有动静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头,就死了。

  我飘到前方,透过昏暗小巷中零星的月光,终于看清了压在我尸体上的人。

  我见过他。

  是一个流浪汉。

  差不多一个月前在去公司的路上遇到过他,当时我把口袋里仅剩的现金给了他,还把我的早餐也送给了他。

  没想到一个月之后我就被他杀死了,而且还是以这么不体面的死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就死了。

  我从小怕疼,一丝细微的疼痛都会被放大数倍。

  大概过了半小时,流浪汉离开了,我的灵魂不能离开尸体十米,只能守着自己的尸体,亲眼看着自己的惨状。

  我忍不住叹息,从出生就是不被期待的存在,死去或许也不会有人为我难过。

  只是谁会是第一个发现我的人呢?

  第一个发现我的人肯定会被吓到吧,真是很抱歉。

  另外意外的是,首先发现我的是一只流浪猫。

  附近有许多流浪猫,我喂养了半年左右。

  我没有收养它们,因为我和它们一样,也没有家,我不能照顾好它们。

  它们每天都会等我下班,今天可能是迟迟没有等到我,所以来找我。

  也有可能是被血腥味吸引。

  “咪咪。”

  它看不见我,围着我的尸体喵呜喵呜的叫,它舔我的手,蹭我的脸。

  我好想摸摸它,可是灵魂直接穿过了它的身体。

  几分钟后,又来了两只猫猫,它们不停的蹭我、舔我。

  守着我直到天明。

  “啊!”

  发现我的是一个早起出门买菜的阿姨。

  警察迅速封锁现场,但是他们想靠近我的时候,猫猫们身上的毛竖起,嘶吼着挡在我身前。

  它们很怕人的,我用了三个月才和它们建立友情。

  但是此刻,面对那么多人,它们瘦弱的身躯义无反顾的挡在我面前。

  这个世界上,还有它们会坚定不移的爱我。

  “咪咪,谢谢你们,我没能给你们一个家,希望你们以后能遇到一个好主人,再见了。”

  我的尸体被带回了公安局,灵魂也跟着来到公安局。

  警察通过我的身份信息联系了我妈妈。

  过了很久才接通,久到我以为妈妈不会接。

  “你好,请问你是苏离女士的母亲吗?”

  “你是谁?”

  我已经很久没听到妈妈的声音了,我很想她。

  原谅我是一个胆小鬼,不敢给她打电话。

  “这里是XXX公安局,你的女儿昨晚被杀害了,请你尽快到公安局认领死者尸体并配合后续的调查,我们会尽全力让凶手早日缉拿归案。”

  妈妈会为我伤心吗?

  此刻我心底还是生出了几分期许。

  或许妈妈是爱我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一点点就好了。

  “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攥住我的灵魂,很疼。

  或许我的死亡对她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小时候我不懂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

  其他小朋友的妈妈都会陪他们玩,会给他们买零食、玩具还有漂亮的小裙子。

  每次他们谈论妈妈的时候,我都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因为我的妈妈只会厌烦的让我别出现在她面前。

  母爱,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其陌生的词汇。

  妈妈不爱我。

  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妈妈能来参加一次家长会。

  但是一次都没有。

  我怕疼,可是妈妈不喜欢我哭,我哭的时候她会变得很暴躁,我不希望她生气,所以每次受伤我都忍着不哭。

  我希望她会因此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然后抱抱我。

  可是直到死亡,也没能如愿。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的亲生父亲是人贩子,是强奸犯,是妈妈痛苦人生的根源。

  而我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那段痛苦不堪的回忆。

  怪不得当我问妈妈我为什么没有爸爸的时候她会失控,那是她第一次打我,她把我推出家让我滚。

  无论我怎么在门外哭喊她都没有打开门。

  我很害怕妈妈不要我。

  我本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可是妈妈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不可以引产。

  因为她被拐卖的这段时间受了很多苦,无论是心灵上的还是身体上的,所以她的身体变得很差,根本就承受不住。

  就算可以引产,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一尸两命。

  而且妈妈怀我的时候孕吐反应特别严重,几乎持续了一整个孕期。

  我的亲生父亲觉得我这么能折腾一定是个大胖小子,所以一直逼迫妈妈吃东西。

  她总是吃进去就吐个昏天暗地,甚至吐血。

  姥姥姥爷是医生,妈妈是独生女,从小被宠着长大,在二十三岁之前,她都是幸福的。

  她本该一直幸福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她二十三岁之后的人生也岁岁平安。

  妈妈的苦难从23岁开始,我的生命在23岁终止。

  因果循环,一切皆有定数。

  虽然命该如此,可终究还是有些遗憾。

  我还有许多事情一直想做却没来得及,比如告诉妈妈,我很爱她,再比如希望她也爱我。

  2

  警察再拨回去的时候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没有期待就不会难过,所以我只有一点点难过……就一点点……

  我在警察局从白天等到天黑,又从黑夜等到天明,妈妈都没有来。

  我缩在角落里,正对着门的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好像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期待,妈妈是来带我回家的吗?

  可当我仔细听时,却什么也没有听见,或许刚刚只是我的错觉。

  过了几分钟,就在我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真的是妈妈。

  还有姥姥和姥爷也来了。

  但是我突然有些害怕,不愿让他们看到我死状凄惨的模样。

  姥姥扑到我尸体上哭到快晕厥,姥爷也红了眼眶。

  只有妈妈,呆呆的看着我的尸体,脸色煞白。

  她的眸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碎开了。

  良久,她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的握住我的手。

  她张了张嘴,虽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但我分明听到她问“疼吗?”

  不疼的,一点都不疼。

  哪怕知道妈妈看不见,我还是摇了摇头。

  在妈妈来这里之前,我希望她为我的死亡难过,这样至少能证明她是爱我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希望妈妈忘记我,忘记所有的痛苦,永远幸福。

  她这些年,已经是在拼尽全力的活着,已经很可怜了。

  姥姥和姥爷总是让我别恨妈妈,其实我一点都不恨她。

  我知道妈妈只是生病了,她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想的。

  她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很爱她,很心疼她,因为她是我的妈妈。

  这些都是那个人的错,不仅伤害了妈妈,还给妈妈留下了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身体里流着那个人的血,我该赎罪的。

  妈妈从来都不欠我,反而我欠妈妈的永远都没有机会去偿还了。

  我亲眼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火化,我以为我的灵魂就快要离开了。

  记忆中,我和妈妈好像从来没有拥抱过。

  我张开双臂虚抱她,灵魂穿过了她的身体。

  “妈妈,我舍不得你,要照顾好自己。”

  “妈妈,我爱你。”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

  妈妈抱着我的骨灰盒,神情恍惚,脸色苍白。

  我的灵魂好像变淡了一点,但是没有消失。

  于是我跟在妈妈身边,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葬礼结束,我下意识的跟着妈妈。

  快要到家时,我才发现束缚我的某种力量早已消失了。

  本来我的灵魂不能离开尸体十米,可是现在骨灰在墓地,灵魂却跟着妈妈回了家。

  这些天妈妈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冷静的看着我火化、看着我下葬。

  和周围哭泣的人格格不入。

  可是短短三天,妈妈原本乌黑的发丝,悉数变成白发,犹如夜色中熠熠生辉的繁星点点。

  妈妈曾说过,她最喜欢的便是自己的头发。

  乌黑柔顺的发丝似绸缎如美玉。

  我也很喜欢,趁妈妈睡着还偷偷摸过。

  此刻我甚至不敢看妈妈满头白发的模样,不该是这样的。

  就在我跟着她回家的第一晚,她走到我的房间,望着床上我最喜欢的毛绒玩具无声的流泪。

  这好像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妈妈流泪。

  泪水无声的滑过脸颊,砸在地板上,像一颗颗破碎的珍珠。

  她的眸中,是化不开的哀伤。

  妈妈,我错了,我不希望你难过来证明爱我了。

  “妈妈,不要哭。”

  我想抱抱她,想伸手帮她擦去眼泪。

  可是我的手一次一次穿过妈妈的身体。

  如果早知道有一天连拥抱都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我一定会在活着的时候多抱抱她。

  我总觉得未来还很长,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可是世事难料。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妈妈都浑浑噩噩的,经常会对着某一个地方发呆,然后默默流泪。

  几乎每晚都会被噩梦惊醒,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总是喃喃自语:“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

  “为什么没有打那个电话?打了也许也许就没事了……”

  “你那么怕疼,一定很疼,溜了好多血……”

  妈妈,不是你的错,你永远不需要和我说对不起。

  其实一点都不疼的。

  我的灵魂已经越来越淡了,我有预感,我留在人间的时间不多了。

  可是我不甘心,我还没有告诉妈妈我爱她,还没告诉她要坚强。

  我不希望她一直沉浸在痛苦和自责之中,这本不是她的错,这只是一场意外。

  杀害我的流浪汉被抓到了,妈妈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许多,每天期待着他被判死刑。

  当流浪汉被问及为什么要杀害我时。

  他嬉笑着答:她和别人不一样,她是好人,她身上好香,我没有杀她,她只是睡着了。

  因为心生怜悯送出去一份早餐,最终把命也送了出去。

  我后悔了。

  我不是谁的救世主,那一份早餐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却能改变爱我之人的命运,让他们余生都活在痛苦和自责之中。

  事与愿违,流浪汉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大概率是判不了刑的。

  3

  妈妈一次一次上诉,却一次一次的败诉。

  她求遍了所有亲戚和认识的人,甚至求神拜佛,哪怕仅有一丝微弱的希望,也不曾放弃。

  姥姥和姥爷也找了很多人,可是最后的结果依旧是维持原判。

  妈妈的眸子逐渐如一滩死水般,仿佛再激不起一丝波澜。

  我本来对自己的死亡除了有些遗憾之外并没有太多的怨气,甚至还期待妈妈会因为我的死亡而悲伤。

  可是此刻,看着我爱的人承受失去我的痛苦,我开始怨愤,开始后悔。

  如果我没有对他释放善意,我是不是就不会死?妈妈、姥姥还有姥爷是不是就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的灵魂越来越淡,妈妈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她总是一个人喃喃自语:“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没保护好你。”

  姥姥和姥爷总是偷偷的哭,他们觉得自己没用,不能让杀害我的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

  而我什么都做不了,就连想告诉妈妈不是她的错都是奢望。

  妈妈的病情急剧恶化,失眠多梦,甚至做出了自残的行为。

  她的眸光黯淡,仿佛感觉不到痛般,任由刺目的鲜血染红床单。

  小时候我无意间目睹过几次妈妈自残,她身上有无数自残留下的大大小小伤疤,现在想起来,依旧记忆犹新

  随着她病情稳定,已经很多年没有添新伤了。

  可是最近,又出现了许多新的伤口。

  “妈妈,不要伤害自己,我求求你……”

  无论我怎么求,妈妈都听不到,她眸中一片死寂。

  无能为力的恐慌笼罩着我。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姥姥温柔的声音,“倾倾,你开开门好不好?”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