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愚戏
百万愚戏

百万愚戏

是阿寻呀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2 08:48:14

父亲突然病逝后,男友一家对我关怀备至。先手撕不长眼的奇葩亲戚,后给百万彩礼安慰我心。我以为遇到良人可共度余生,谁知对方却是为了吃绝户能吃的安心。手撕亲戚是演戏,百万彩礼是假钞,被发现后还倒打一耙逼我就范,只可惜他们算了一点。我不是一碗白粥就能收买的恋爱脑,心怀不轨之人必须受到惩罚。
目录

19天前·连载至清醒女主不惧威胁,奇葩母子作茧自缚

以吃绝户为目的的爱都是耍流氓

  除夕夜,未来婆婆靠给孤女百万彩礼冲上热搜,所有人都说她配享太庙。

  只有我知道,她给的是一箱冥币。

  我去找她要说法,得到的却是诛心之言。

  “耍横也是要有资本的,你不过是个死了爹妈的孤儿,我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你能找谁帮你撑腰啊?”

  男友也帮着他妈劝我:“我妈也是替你着想,这样你就可以直接烧给你爸妈了。”

  正月十五,我把这100w烧了。

  不是给我爸妈,而是给他全家。

  1

  临近年关,噩耗骤至。

  我接到电话就从公司往医院赶,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病房里的监护仪器都撤了,只剩下盖着白布的我爸,和站在一旁的温言。

  “温言你疯了吧!你敢这样咒我爸!”

  我气的发抖,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

  随后赶来的男友陆轩被我过激的行为吓到,赶紧将我和温言拉开一段距离。

  “宁宁,我知道你伤心,可你也不能把火气往温医生身上撒啊。”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是在无理取闹吗?”

  “两个月前我爸还能帮他改论文呢,怎么可能突然就没了!”

  我用尽全力嘶吼着,似乎这样就能“吓”得温言改变结论。

  只可惜,我的计划失败了。

  “老师的肺癌发现的实在是太晚了,这两个月的治疗已经让他承受了太多痛苦,根本就没有继续坚持下去的意义。”

  “而且放弃治疗体面离开是老师自己的意愿,希望你能理解。”

  温言的语气很平缓,丝毫没有责怪我的意思。

  越是这样,我心里越难受。

  之后的几天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只知道有人不停地叫我在各种各样的通知书上签字。

  死亡通知书、户口注销通知书、火化通知书……

  我机械地写着自己的名字,用泪水去麻痹神经。

  其实从得知爸爸生病那天开始,我对生活的希望就被命运强行绑架到一艘飘摇的小船上。

  现在,船翻了。

  看热闹的人也来了。

  “我不管你们真爱还是假爱,这种死了妈又死爹的脏东西坚决不能进我陆家的门!”

  爸爸的送别仪式还没结束,陆轩大姑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骂我。

  陆轩好说歹说劝她别在这时候闹事,结果只是越骂越难听。

  “她就是个百年不遇的天煞孤星,很不吉利的!”

  “而且我听说她妈就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死掉的,现在她爸也死掉了,那肯定就是她克死的啊。你现在事业一片大好,可不能让这样的女人给霍霍了!”

  陆淑霞嗓门很大,吵得我喘不上来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我第一次和陆轩回家见家长,这位大姑笑的是最开心的。

  什么面色红润天生就是富贵命,什么天造地设金玉良缘。

  各种夸赞的话一串一串地往外吐。

  现在看来,就像一场荒唐的把戏。

  “这位阿姨,嘴下留德。在别人父亲的葬礼上用这样恶毒的理由去羞辱一个女孩子,你就不怕造报应吗?”

  温言一句话直戳陆淑霞脊梁骨,其他参加送别的同事朋友也纷纷黑了脸,阴沉沉地盯着她。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跟我大呼小叫!”

  陆淑霞脸上挂不住,只好用更刺激的臭骂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我今天还就把话撂在这,别说是骂她几句,我就算是抽她一嘴巴又能怎么样?”

  “一个孤儿,谁能给她撑腰,难道靠那盒子里的骨灰面面吗?”

  “陆淑霞,你混蛋!”

  缓过气来的我再也忍不住了,靠着为人子女的本能就想给先给她一嘴巴。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有一个巴掌扇的比我还快。

  啪——

  “老东西,这没你说话的份!”

  2

  “王翠华,你竟然敢打我!”

  陆淑霞捂着脸尖叫。

  陆轩妈妈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大有一种你再胡说八道我还敢打你的架势。

  “还你们陆家,你一个出门子几十年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这是你们家?”

  “平时舔着脸蹭吃蹭喝我看在老陆的面子上不愿意搭理你就算了,现在还跑到这来欺负我儿媳妇,我呸!”

  “我今天也把话给你撂在这,我们家不仅要娶宁宁,还要用100w彩礼风风光光地把她娶进门!”

  听到这话,包括我在内的人都愣住了。

  在我的认知里,王翠华不是个大方的人。

  之前我爸和她们谈彩礼,王翠华就找了各种借口推脱。

  什么陆轩做生意都投进去了,什么自己未来养老留些体己钱。

  总而言之,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为此双方闹得很不愉快,要不是我爸突然生病打乱了原有的计划,这事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大方,很难不怀疑其中有诈。

  “诶哟,一百万~看把你给能的,你还找得着北在哪吗?”

  相比于其他人的震惊,陆淑霞的反应可以称得上是神速。

  她当着众人的面让王翠华下不来台,也间接地替我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你要是真有这一百万,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啊。”

  皮球再次回到王翠华那里,只见她不紧不慢地从旁边拖出一个行李箱放到我面前。

  随着卡扣啪嗒一声响,满满一箱毛爷爷就这样闯进众人的视线。

  “天哪,真的是钱!”

  “这可太酷了!”

  “酷是酷,就是太土了吧,都什么年代了还取这么多现金带着。”

  “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是带银行卡谁能保证里面真的有钱?就你眼前的这位当年就干过这缺德事,说给媳妇八万八,结果呢,卡里只有八毛八。”

  “没错,我也记得这事。要我说还得是宁宁的婆婆明事理,说给就真的取现金,不像那婆娘似得玩那些弯弯绕。”

  现场你一句我一句的低声交谈,无一不戳在陆淑霞的肺管子上。

  她脸色越沉,未来婆婆的脸色越“和善”。

  “行了,问你也问了看你也看了,现在总没什么可说的了吧?”

  “要我说你年纪也大了说话办事过过脑子,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你不要脸呢。”

  “儿子,找几个人来把这打扫打扫,别脏了大家的眼睛。”

  有了自家亲妈发话,陆轩也不用拘着面子。

  叫了殡仪馆几个保安连推带赶地把陆淑霞给“请”了出去。

  完事之后,陆轩回到他妈身边抱怨。

  “妈,您不是说马上就到吗,怎么来的这么迟啊。”

  未来婆婆没理他,而是搂着我安慰。

  “宁宁不怕,妈来了。”

  “你记住了,下次谁再胡说八道,你就直接大嘴巴抽她。不管出现什么后果,妈给你撑腰!”

  不知怎的,我脑子里忽然冒出“患难见真情”这几个字。

  之前闹出的不愉快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只是她忽然拿这么多钱出来,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3

  “阿姨,谢谢您的好意,这个钱我不能要。”

  我把那箱毛爷爷推了回去。

  未来婆婆的笑容肉眼可见地凝固在了脸上。

  “为什么,是妈给的少了吗?”

  “宁宁,我们真的只是一般人家,这已经是妈能拿出来的全部积蓄了。”

  “你还嫌少的话,妈就只能去贷款了。”

  陆轩妈妈越说越难过,连带着周围人也渐渐出现了说我不识抬举的话。

  为避免事情进一步跑偏,我强打着精神开口解释。

  “不是的阿姨,您想多了。”

  “我爸尸骨未寒,我这个做女儿的就是再混蛋也不能顶着热孝收彩礼啊。”

  这话一出,陆轩妈妈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她连忙拉住我的手解释:“妈不是逼你不孝,只是想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

  “这一百万是妈能拿出来的全部,只当是卖你一个心安。从今往后我家就是你家,我和陆轩就是你的家人。”

  “阿姨嘴笨不会说什么漂亮话,阿姨就是想让陆淑霞那种王八蛋知道,我们宁宁不是没家的孩子!”

  此情此景,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那种滋味就像是在漩涡中挣扎的人忽然发现一块木板,哪怕之前被它划伤过,为了保命也会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抓住。

  话说开,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之后几天我和公司请了个长假,窝在房间里放空自己。

  陆轩母子也很默契的没有过多打扰我,而是把时间留给我让我自己调解。

  有时候真的要感叹一下大数据的神奇。

  我闲来无事刷视频,竟然刷到了未来婆婆在殡仪馆怒扇陆淑霞的片段。

  不少网友在视频下留言点赞,说这样的婆婆配享太庙,给座金山都不换。

  我觉得有道理,给那条评论点了个赞才划走。

  只是这视频越刷我越觉不舒服。

  一些营销号为了带节奏开始胡拼乱凑,把陆轩妈妈渲染地像救苦救难的神祇一样。

  而她本人不仅没有针对这一现象说明情况,反而转载并感谢了那个营销号。

  一夜之间,那个视频的播放量直接破亿。

  无数网红和专业营销号纷纷下场,掀起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流量瓜分运动。

  王翠华每天奔波于不同的活动现场,接受不同记着的采访。

  她笑的豪迈从容,一次次地讲是如何用100w彩礼让我走出丧父的阴霾。

  一开始我还在忍,觉得事实的确如此我没道理要求她拒绝赞赏。

  但事与愿违,我的忍耐换来的是更酣畅的人血馒头盛宴。

  除夕当晚,王翠华靠#神仙婆婆无畏世俗眼光,为求孤女安心豪掷百万彩礼#的词条登顶热搜。

  而她亲自坐镇的直播间也打出一个响当当的口号。

  #买神仙婆婆同款穿搭,有了它死爹都不怕#

  我气炸了,拿出电话直接给王翠华拨了出去。

  不过接电话的不是她,而是一个自称助理的人。

  “许女士您好,王总正在直播不方便接电话,但她让我转告您一句话。”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拿了钱就把嘴闭上。”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