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不学无术,搞游戏还算命
真千金她不学无术,搞游戏还算命

真千金她不学无术,搞游戏还算命

请给我让经济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28 23:27:25

蔺家真千金被找回来了,结果样样不如假千金还行为古怪得很,明明背靠蔺家却非要去解说什么游戏比赛,整日里不学无术还搞了个直播间。
只是这直播内容是不是不太对?
众人:说好的游戏解说员呢?怎么变成算命大师了?!
**
就在众人准备看笑话的时候——
厕所里鬼哭狼嚎的“歌手”:“我~没~有~说~谎~”
蔺江莞:“大家不要害怕,这是一只‘说谎鬼’~”
众人:“哈哈哈这年头还有说谎鬼?骗鬼呢——”
当蔺江莞将那只“说谎鬼”显形,众人:“……?”
练习室里当永动机的“舞娘”:“尽情摇摆吧少女~”
蔺江莞:“大家不要慌,这不是人传人现象,是有鬼作乱。”
众人:“练习室又没死过人,哪来的鬼?”
当亲眼见证女鬼从少女的身体里被劈出来,众人:“…………?”
节目上精神失常的“神经病”:“哈哈哈我该死啊我——”
蔺江莞:“大家……”
众人:“我们懂我们懂,这次肯定也是鬼上身!”
蔺江莞:“……”
【搞笑女解说员&算命大师X表面阳光开朗实则阴暗小狗职业选手】
PS:男主辛弈
目录

4小时前·连载至第32章 哥们怎么你了

第1章 卧槽,见鬼了

  “卧槽,见鬼了!”

  解说席上,漂亮的年轻女生发出震惊的声音。

  “啊?”

  在女生边上的男解说疑惑的顺着她视线看了过去。

  入目的是一个目如朗星的年轻男生,红白队服穿在身上容光焕发。他侧头倾听着,嘴角挂着浅笑,一对小酒窝若隐若现。

  极具优雅阳光的绝美男生。

  男解说一愣。

  上京DY.伏旬,KPL的神之辅助。

  男解说笑道:“小碗真幽默,咱们一般人都用‘神’来形容伏旬的。”

  他以为女生是伏旬的粉丝,两年不见偶像,难免激动。

  “再说了,哪有伏旬这么帅的鬼啊?”

  女生怔了一下后反应过来也笑哈哈:“是的,哪有辅神这么好看的鬼啊?哈哈。”

  她装作久仰大名的粉丝。

  却在耀眼的灯光下,瞧着无人窥见那幕——

  那个圈名叫伏旬的俊美男生的右臂上赫然攀着一只煞气重重的小鬼。

  只在一瞬间,小鬼似乎发现了她的视线,竟转头冲她凶狠的龇了龇牙。

  ……

  “让我们恭喜上京DY!”

  ……

  蔺江莞作为这一次的女解说员,毫不意外的接到了赛后采访冠军选手的任务。

  看着排排站着的五个大男生,蔺江莞首先把目光放在了伏旬——辛弈的身上。

  面对退役两年,复出即摘冠军的神之辅助,蔺江莞cue道:“复出就夺冠,请问此刻伏旬最想说些什么呢?”

  她的眼神并不完全落在男生的身上,余光顾着他右臂上攀着的那只灰白小鬼。

  辛弈对此毫无所知似的笑了笑道:“感谢队友,感谢教练,感谢我的粉丝,感谢我的爸妈。”

  这憨憨发言令蔺江莞保持完美微笑:“……”

  心里却想起了她在观里养的那只小野橘猫,简直一模一样的憨态。

  要不就救他一次?

  想着,她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一眼那只小鬼。

  正想着细细观察一番,恰巧小鬼转头对上蔺江莞的视线,再次朝她凶狠的龇牙咧嘴。

  只一瞬间,蔺江莞在本是炎热酷暑的六月天中感受到了异常的冷寒。

  她眸色微微一沉。

  真是敏锐的脏东西。

  这只小鬼怨气深重。

  脏东西一般只敢在阴凉的午夜出没,特别是小鬼这种东西更是害怕太阳。

  而他已然能在朗朗晴日里肆无忌惮游荡,若他是因憾逗留阳间也就罢了,偏偏他在汲取活人阳气往邪物方向成长。

  再不制裁他就该翻身做主,甚至是扰乱往生轮回秩序了。

  此物断然不能久留。

  提及了几个大家最关注的关于DY战队以及伏旬的问题,这场赛后采访就结束了。

  回到后台时,蔺江莞喊住了辛弈。

  辛弈示意队友们先走,自己留了下来。

  他垂下脑袋,再抬起头来面向蔺江莞时,脸上带着浅浅淡淡的微笑,安静等着她的下文。

  蔺江莞看着面前人这般温暖如春风的样子,很难想象他被脏东西缠身直到失去自我的模样。

  她酝酿一下开口道:“我真的看见鬼了。”

  她复杂地看了一眼辛弈的右臂,又道:“攀在你右边胳膊上。”

  “我没有骗你。”蔺江莞怕人以为自己是精神病患者,连忙补充了一句。

  这有点欲盖弥彰。

  “……”

  对面的男生沉默了。

  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蔺江莞:“……”早知道不说话了:)

  就在她以为人要出声骂她一句“傻逼”时,辛弈说话了:“嗯,然后呢?”

  不骂人?

  还——然后呢?

  蔺江莞张了张嘴正要回答,又听男生说道:“你是想说你有宝物要卖给我,还是想介绍什么人给我认识呢?”

  “要是宝物怎么开价呢?”

  辛弈绝美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如果是什么大师的话就不必介绍了。”

  能看见他有鬼缠身,他相信眼前的女生肯定有过人的宝物。

  至于大师就算了。

  因为家有“慈母”,败“慈母”所赐,他自小与鬼怪接触,早已经能感受到那些脏东西的存在。

  曾看过许多鼎鼎有名的大师,无一解脱。

  他已经不信所谓的大师了。

  蔺江莞顿了顿,漂亮的杏眼饱含真挚的看着辛弈:“你相信我吗?”

  辛弈愣了一下,没完全理解她的意思,“你是说我怕不怕你卖假货给我?”

  蔺江莞摇了摇头。

  辛弈歪了下头看她:“那是?”

  蔺江莞指着自己,一本正经的一字一顿咬字清晰道:“我,大师。”

  辛弈:“……”

  老实说,再问一遍他还是想不到所谓大师竟是她自己。

  年轻男生忍不住闭眼扶额叹气一气呵成,三件套做得行云流水。

  辛弈垂下手臂,表情复杂的打量了一遍面前的女生。

  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瞧着比他还小一些。

  目测160左右的身高,上穿白色暗纹飞机袖配挂脖璎珞,下搭棕色孔府旧藏花鸟马面裙,本就身材纤瘦的她在古风温婉的穿搭下衬得更加弱柳扶风。

  这样一看,别说是玄学大师,就连她是游戏解说员都看不出来。

  “看来是不相信我了。”蔺江莞从他的表情中解读答案。

  “……”辛弈默然,这是个人真的都很难相信一点。

  从喊住他开始,蔺江莞就做好了不被信任的准备,此时也没有丧气。

  她说:“这样,我先看过你的面相说说你的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辛弈本想直接拒绝,但看向她那双眼睛时窥到了很纯粹的认真。

  他沉默着点头应允了。

  算了,也不差这一位“大师”卜卦了。

  蔺江莞看完他的面相后也有些许的无言。

  见她不说话,辛弈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不好说?”

  蔺江莞吐了口气,道:“你生在富贵人家,两岁时亲妈因病离开人间,四岁时继母揣着大肚子进门,为了除掉你这个前妻之子,她以身试险企图陷害你却自食恶果,不仅孩子没生下来还绝了育……”

  “你继母从此记恨你,背着你爸去妖庙求了脏东西回来绑在你身边,你自此过上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当然,你发现这些脏东西的时候已为时已晚,看过无数大师都没能破解。”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