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后,我把暗恋对象踹了
七年后,我把暗恋对象踹了

七年后,我把暗恋对象踹了

板栗烤鸡腿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2-28 07:02:37

第一章 重逢

  7年后再踏入N大,徐染有些陌生。

  公交车的终点站已经变成了一个商业中心,早就不见了破败的杂乱的痕迹。

  旁边的情人湖,不再是情侣的聚集地,反而变成了老头老太太们的休闲场所。

  往里走,教学楼和图书馆都已经翻新,原本用简单一孔锁松松垮垮还能挤进去一个人的门,换成了感应玻璃的。

  下课铃声响起,年轻的学子们从门里鱼贯而出,有高马尾的清爽学生装扮,也有超短裙和高筒靴的朝流搭配,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染染,这几年你没回来,学校变化可大了。”夏甜指着教学楼旁的图书馆说,“你还记得那个个图书馆的钥匙吗?我们当时忘记还给大叔了,四年前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到了钥匙,想起来说还给学校,大叔跟我说门都已经换了。”说到这,夏甜笑了起来。

  徐染闻言也笑笑,她们也曾像从教学楼出来的学子们一样,在N大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回忆,哪怕物是人非,回忆却是永恒的。

  “而且你知道吗?变化最大的地方要属草莓园了,你一会看到一定会惊呆了。”

  看着好友卖关子,徐染从善如流地表达了好奇。

  N大有一片草莓园,是政府投资建设的草莓培育基地。草莓品种多,生得好,每年都会培育很多新的品种。草莓成熟之后,样本采集结束,种植的部分地方就会开放,让大家免费到院内品尝,如果要带走的话,就得付费。7年前是这样的规矩。

  徐染这次调回C市,N大刚好出了一批巧克力味的草莓,夏甜就赶紧约了她来凑热闹,顺便回母校逛逛。

  到达草莓基地,徐染确实有被震惊到。高棚、凉亭、专门的售卖区,甚至还有了一部分游乐设施,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头。她果然是很久没有回来了。

  巧克力味的草莓有专门售卖的地方,她们来得时候已经很多人在排队了。

  夏甜轻车熟路地找到种植园入口。

  “我们先去里面逛逛,这次出草莓的是一位熟悉的师兄。等逛完了我们直接找他去拿就行。”

  说罢,就拉着徐染往里走。

  俩人逛逛聊聊吃吃,肚子滚圆,等再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

  专卖点依旧有人在排队。

  夏甜带着徐染走过去,径直朝队伍最前面的人走去,喊了一声。

  “师兄!”

  那人闻言,转头看到夏甜立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师妹,你来了。稍等一会啊。”手里打包的活儿却是没停。

  一身运动服,目测185,可能更高,手指修长,面容秀气,看着夏甜的时候笑起来温柔和煦。

  徐染默默打量,她确定是个生面孔。

  “走,我们进里面等师兄去。”夏甜拉着她又熟门熟路地找到门儿钻了进去。

  里面还有三四个年轻人。见了夏甜齐齐地甜甜地唤。“学姐。”

  “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夏甜摆了摆手,夏甜跟他们很熟悉。

  坐下后,徐染眼睛在夏甜和那位高高瘦瘦的师兄之间来回看了下,然后朝夏甜挑了挑眉。

  夏甜回之一笑。

  “暧昧,暧昧。”

  徐染了然。

  夏甜的爸爸是学校的教授,这位师兄叫慕秋,是她爸爸带的博士,夏甜毕业的第二年暮秋考上了博士,所以徐染并没有见过。

  两人因为夏甜爸爸的关系一来二去熟悉了,但当时暮秋师兄有女朋友,夏甜也有男朋友,就当是兄妹处的,只是去年,俩人对象都掰了。这才发展出了一些暧昧的氛围。

  不过夏甜说,“彼此都知道彼此的前任就不太好,门儿清,就会想要试探很多。”

  徐染表示理解。

  说话间,慕秋还过来一趟,给夏甜塞了点零食。

  “师妹,再等一会啊,我这大概五点完事儿,一会有朋友来接班,到时候我带你们去吃点东西。”

  “徐染师妹,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零食,就随便买了点,打发一下时间先。”

  “师兄客气。”徐染一向是别人对她客气,她也对别人客气。

  俩人算是打了招呼,慕秋揉了一把夏甜的头之后,又扭头去干活。

  徐染心想,也暧昧不了太久的。

  慕秋是一个守时的人,5点整,准时和来的人交接完毕。到旁边的侧面库房,搬出来四大箱巧克力草莓。

  “师兄,我只要了两袋。”夏甜无语,“这么大我们也搬不动啊!徐染的车也没开进来。”

  慕秋笑,弹了下夏甜的额头。

  “你要两袋,我就只给两袋,你回头又得说我抠门。”

  他指了指地上的箱子。

  “这两箱你带走,一箱你自己留着,一箱给师父拿过去,尝尝。”

  “这两箱给徐染师妹,师妹刚回C市,吃不完也可以分给亲戚朋友尝尝。”又继续说

  “我让朋友开车过来了,一会开车出去,挪到徐染师妹的车上就好了。”

  夏甜摸了摸额头。“哎呀,师兄不要戳我了!”

  慕秋笑笑。

  “慕师兄想得周到,我就厚脸皮地谢谢了。”徐染也不扭捏,笑着大方道谢。

  周到得体,嗯,挺好,浅浅配得上她家夏甜一点吧。

  “阿秋。”

  徐染猛得一怔,这声音......

  回头看,夕阳晃着眼,没有看清人脸。

  夏甜也回头,却是看得清晰,脸上得笑容还来不及收回就已经皱起了好看的眉。

  “怎么是他?”

  慕秋显然没有注意到身旁两位女孩子的反应,而是朝来人招了招手。

  “阿科,得进来搬。”

  那个人点了点头,也是径直找到门走进来。

  身后披了点渐红夕阳,徐染的眼睛微眯,想要看清来人的样子。

  来人越走越近,徐染好看瞳孔里印出的影子愈发清晰。

  他走到徐染面前,站定,扬起了笑容,如7年前一般。

  “好久不见,染姐。”

  声音打断了徐染的怔忪,他知道她在这,她突然意识到。眼睛瞬间恢复清明,立刻回以一个恰到好处的浅笑。

  “好久不见,严季科。”

  曾经

  徐染想过无数次和严季科再遇见的场景,却都不如现在的云淡风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