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子添香
落子添香

落子添香

苍术MIC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更新时间:2024-01-24 21:17:27

每个人的故事或离谱或平淡,只是有时候讲出来有人当做笑谈,有人缄口不言,便慢慢失去了讲出来的勇气。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1章 注定是一个小偷

第1章 注定是一个小偷

  叶晚生的童年让她注定不会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

  常言道:谨慎交友。

  若否定了农村是坏人,叶晚生至少不会同意,但若是说她们是好人,叶晚生又情愿这些人能够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点事,不以讹传讹。热心肠的邻居是她们,多年送汤圆的是她们,能借些家常东西的也是她们。她也是在慢慢长大之后才后知后觉原来,无知的人对狠心这个词才能会更好的体现。或许在她们的眼里甚至不知道这伤害到别人,她们只以自己的利益为主。

  叶晚生和吴叶从小就算是班里面强劲的竞争对手,她们争班上的第一名,争小伙伴,争老师的喜欢,争六一儿童节的优秀班干……

  那件事发生在小学三年级,就注定俩人即使在一个村里,叶晚生与吴叶只会是陌生人。

  一切对于吴叶而言似乎都比较得心应手,而对叶晚生而言,即使成绩第一,但是她的努力总是压在了吴叶的下面,她得不到老师的最喜欢,拿到六一的奖状不如吴叶的多,小伙伴也没有她的多。

  叶晚生并不知道吴叶的妈妈在放学之后会辅导她的作业,会打电话给老师强调吴叶的学习情况,会给吴叶,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让她带去分享给同学。然后强调不要和第一名的叶晚生玩。

  而叶晚生没有很多玩具,放学后就自己写作业,然后回自己家看电视。

  操场上,抱着篮球奔向球场的,争先恐后抢乒乓球桌的,相约找好位置跳绳的男孩女孩们,热闹热闹,仿佛阳台面前的两人是你们微不足道。

  叶晚生:“吴叶,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玩呀,每天中午我都可以去找你们的。”

  吴叶:“叶晚生,我妈妈说不要和你玩,你会带坏我的成绩。”说完这话,吴叶转身就和几个女生挽手去跳绳了,没有理她。

  那时候的叶晚生总是努力去融入吴叶的小姐妹团,虽然她在那个群体里并不是很受待见,但是也没有人会拒绝一个有钱买东西分享还跑腿的“伙伴”。

  “今天我过生日,今天晚上方便的同学可以来我家玩呀!”吴叶大方的向班里的同学说道。

  叶晚生当然不会放过这样能和她们接触在一起的机会,毫无疑问的参加了。

  “哇,这个花绳好好看呀!”叶晚生站在沙发边上看着沙发背上的花绳很羡慕的说。

  “你喜欢就拿回去吧!我和小叶说”吴叶的妈妈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叶晚生没有拒绝,因为这花绳着实好看,她想拿回去让妈妈也给她买一个。那晚上玩得很开心,是长大标志前的“开心”。

  “叶晚生,我的花绳呢?我妈妈说她昨晚看到你揣在口袋里拿回家了”吴叶在班里大声的质问她。

  “是你妈妈说给我了的,我才拿的。”叶晚生解释了一下。

  “看来我妈妈说的对,你就是一个小偷,她说你肯定不会承认,我妈妈说你要是不还给我让我告诉老师,老师会帮我要。哼,你要是不还,我就告诉老师你偷我的东西。”吴叶一副一定要让老师来处理这件让人讨厌的事样子。

  “可是我没有偷,是你妈妈同意了的!”叶晚生尖叫吼着说出这句话。

  “你就是一个贼,小偷。”吴叶也不甘示弱。

  “你们吼什么,在干什么,上课了,都给我回到座位去。”晏老师进门看到乱成一锅粥的同学生气的说到。

  晏老师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平静的对叶晚生说道:“把吴叶的花绳还给她吧!”

  叶晚生震惊之余什么都没有说,她知道这次老师占在吴叶的那边,认定了是自己偷了东西,她知道自己讲不清楚了。所以从书包里拿出花绳递给吴叶。

  叶晚生今天一整天在下课都能听到有人在讨论她偷东西的事情,她自己甚至都在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可是就是吴叶妈妈说的可以拿走啊,她郁闷,浑浑噩噩的混完在学校上课的时间。

  叶晚生刚回到家,她刚踏入大门,就看到妈妈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没有做晚饭。她知道,妈妈在等她。

  “你自己说说你拿人家花绳的事!”妈妈先开口了。

  “我没拿,是她妈妈说可以给我的,我才带回家来的。”叶晚生已经被妈妈的样子吓得有些颤抖了。

  “那为什么现在整个村子都在说你偷东西的事?啊?你说话?你的意思是她妈妈故意说这骗人话的?啊?你说话呀!”妈妈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丝丝讽刺。

  “我没有拿她的东西,我不是小偷。”被吓到的叶晚生伴随着眼泪的掉落不敢大声说话了,撇着嘴委屈巴巴的回应着。她想解释很多东西,但是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从何处说起。又好像是她自己不擅长说话,解释不清楚这件事。

  最后的结果是被妈妈暴打一顿,然后扯着她去便利店买了很多很多花绳,途径了许多看戏的大人和小孩同学。

  在村里,午后的谈资不就是这些零零碎碎的狗血事,叶晚生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在别人嘴里被锁得多么的无耻和下流。只是她能够看到同学对她的渐行渐远,不和她一起吃饭,上学,她能看到亲戚眼里对她的嫌弃。所以,她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的眼里不会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人了,而是一个会拿别人东西的小贼。

  原本她自己也以为,自己好好读书,然后由此来让那些喜欢讨论别人的大人对她这次的事有一个反转。原本一切按照她的想法和计划是能够改观的。

  但是发生的事就算自己不记得,也总会有些闲人会记得。所以说清水里容不得一滴墨。这只是一个开端,为之后发生的事仅仅只是一个铺垫,她自己也开始怀疑,为什么刚刚好,这一切都能牵扯上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