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上神宠上天
被渣后,上神宠上天

被渣后,上神宠上天

广高韵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1-30 18:40:45

东海三公主万岁生辰宴前夜,我的心上人将我骗至绝境,逼我用保命仙法讨他女神开心。
那一夜,东海上空灿烂如星殒,三公主十分满意。
而我倒在血泊中,灵力尽散,内丹全碎。

后来他身中阴煞,四处求医。
三界中唯一能治疗魔族阴煞的圣物,是我的仙法。
可惜,已被他亲手毁了。
目录

28天前·连载至2

1.

  东海三公主万岁生辰宴前夜,我的心上人将我骗至绝境,逼我用保命仙法讨他女神开心。

  那一夜,东海上空灿烂如星殒,三公主十分满意。

  而我倒在血泊中,灵力尽散,内丹全碎。

  后来他身中阴煞,四处求医。

  三界中唯一能治疗魔族阴煞的圣物,是我的仙法。

  可惜,已被他亲手毁了。

  1.

  海平面上露出一双灰褐色的眼睛,紧接着一道黑影腾空鱼跃。

  我攥紧手中的符纸,不等怪物靠近便掐诀念咒,希望将它一击毙命。

  然而火符落在怪物的身上,只是放缓了它攻击的速度,并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索性借着这股缓冲,我看清了妖怪的真面目。

  这是一只蝠鲼妖,它鱼鳍化翼,能入海能飞天,在妖界难缠榜上排行不低。

  我一个只有三百年灵力的散仙,能跟它打成平手已经不易。

  再次摸了摸符袋,我又拿出一张攻击力更强的符纸,这一次,蝠鲼总算吃痛遁入海中,放弃吃掉我的打算。

  我长舒一口气,准备继续在东海边捡散落的鲛人珠。

  徐子恒告诉我,今夜亥时至子时,东海退潮,鲛人一族会上岸望月、泣泪成珠。

  到时,我只需躲在岩石后,等他们悉数离开后再去采集,就可以轻松获得价值连城的鲛人珠。

  我满心欢喜,想着要同徐子恒结为仙侣,采买花销必然很大。如若捡了鲛人珠当添妆,肯定能涨几分底气。

  没曾想,我刚打走了一只蝠鲼妖,再一抬头,海面上数百双灰褐色的眼睛正盯着我。

  蝠鲼妖潮来了。

  2.

  我头皮一阵发麻,捏着符纸的右手因战栗而颤抖。

  传闻中蝠鲼妖潮像凡间的狼群,所到之处无人生还。

  一只、两只、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怪物向我发起进攻。

  直到我的符用尽了、剑被削去半截,身上被捅出十几个血窟窿,天还未亮。

  不得已,我把一切都抛了,祭出灵力,召唤出我的保命仙术——烁玉流金。

  我死去的娘告诉过我,不到生死攸关,万不可随意使用保命仙术,它无比珍贵,且反噬极为严重。

  我们玉虚兽一生只能放出这个仙术三次。

  第一次,我已经用来帮徐子恒挡灾了,还剩下两次。

  如果今夜再用掉一次,我以后将不能再用灵力。

  然而面对杀不尽的蝠鲼妖潮,我咬了咬唇肉,决定还是使用。

  很快,天边乌云密布,道道金光化作星雨落入东海。

  星雨很美也很危险,凡是触及到星雨的蝠鲼妖,无一不惊叫连连,仓皇逃窜。

  眼看我要大获全胜了,不知怎么回事,其中一只蝠鲼妖突然被激化。

  它全然不顾星雨带来的痛感,拼了命一样朝我飞扑而来,我伸出手去抵挡,小臂处瞬间被嘶咬掉一块血肉。

  仙人的血腥味对妖来说,鲜美万分。

  妖群再一次重聚!

  情急之间,我无奈地选择震碎内丹,以祭仙法。

  第三次烁玉流金绽放,把黑夜点缀的极美。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徐仙友,这份生辰礼,你有心了。」

  一声脆如黄鹂的女声,兀地从不远处传来。

  我躺在一片血污之中,喘着气寻声望去。

  3.

  从暗处走出一名身段轻盈、衣冠华众的少女。

  她肤色洁白,眉间一点红。

  怎么是她?

  我愣住。

  这不是明天要过万岁生辰的东海三公主吗?她怎么会在这儿。

  下一秒我想嫁的心上人徐子恒,出现在三公主身边

  「承蒙三公主谬赞,徐某献丑了。」

  他接受周遭男仙官的艳羡。熟悉的脸庞上写满春风得意,。

  这时的他,哪里会来管我的死活。

  果然我听到一男仙骂道「把蝠鲼妖最爱吸食的仙草,塞在那女小仙腰间香囊中,你也够狠毒的。」

  徐子恒不在乎地摆摆手:「此言差矣,我有没有逼着她佩戴香囊,说白就是她自己愿意成全我对三公主的一腔赤诚。」

  我听得喉间腥甜翻涌。

  这个香囊明明是他给我说是母亲让她赠予中意仙女的宝贝。

  可如今听来,什么宝贝,怕是早就想好算计我的催命符。

  三公主云淡风轻道:「无妨。女小仙今夜也有功劳,我这里有颗续命的仙丹,送予她服下,也算她的奖赏。」

  「只是」她忽地一笑,「这位女小仙,看你模样年岁过千,却只有三百年灵力。日后应当勤奋修炼,才不会如此狼狈。」

  我红着眼,几乎都快气绝,正要反驳,忽然有天降之音替我说:

  「玉虚兽一族修行困难,能化出千年形态还攒了三百年灵力的,已是其中翘楚。尔等不可妄议!」

  待天际一抹白亮冉冉升起,从曙光中走出一名少年。

  他一袭神军战袍,如琼树一枝,立于天地之间。

  4.

  「啊!快看,是晋华上神!」

  三公主眼波流转,娇怯怯地叫了句:「上神。」

  晋华上神没有理会她,如深潭般的眸紧盯着徐子恒说:「我方才路过东海,见天色有异,前来查探。竟然听到了你们在虐杀玉虚兽取乐!」

  「你!出来!」他略施捆仙术,把徐子恒单独揪出,「你可知,两万年前神魔大战,神族何以平定战乱,将魔族全数赶到北冥圈禁?」

  徐子恒吓得瑟瑟发抖,小声答话说:「是……是神军英勇骁战?」

  「废物东西。两万年前本君才刚诞生,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上神随手将徐子恒扔到百米开外,又顺手往我嘴里塞了一粒仙丹。

  我感觉周身都暖和了,伤势也很快在愈合。只除了内丹——那里永远都只能空荡荡了。

  他聚齐柔云,将我轻轻托起,置于群仙环抱间。

  「两万年前神魔大战焦灼,是玉虚兽用他们保命之术——烁玉流金,破了魔族的阴煞,才使得神军势如破竹,大获全胜。」

  「而玉虚兽一族,全族陨落,无一生还。这两万年了,本君一直寻找玉虚兽遗孤下落,却不想当日功臣竟被你们虐杀取乐。」

  他双手合十,指尖光影闪动,「烁玉流金好看吧,行啊,本君再表演一个漂亮的。」

  只听他大喝一声「九重天雷!」

  数道雷电从天上降下,忽地劈裂海面。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